這樣的父母,可遇不可求!

父母

文:@花殺七十三

我感覺我爹媽一直都比我鬧騰,對我也向來沒什么正經期許,從我上高中起我媽就希望我做個「自由職業者」,一問是希望我能儘量不工作也養活自己——毫無邏輯,直到今年還在期待我靠收租過活,口頭禪是「管他呢去逑了」。
父母
和絕大多數的父母不一樣,我爹媽很可能不僅通過了當父母的考試,說不定分還挺高。因為我現在一把年紀了,還是很喜歡跟父母出去旅遊(前幾天看到很多人說不喜歡和父母出遊,我想了想我,我爹媽的確不太一樣)。我甚至喜歡跟爸媽逛街,唱KTV。人生裡第一次進酒吧也是跟爹媽,打電動也是跟爹媽。
總之我家我最正經,我爹媽總結起來,說好了是自由,說不好了就是離譜。
小學的時候為了帶我去露營,給老師請假說我家裡有急事,好幾天都沒去上學,在山裡玩兒水摸魚。甚至還因為我五年級時體育老師看我不順眼,專門給我寫了病假條(我小時候有慢性疾病但是不嚴重)讓我再也不用上體育課一直到小學畢業。那時候學校常布置些垃圾耗時作業,我媽就讓我去睡覺,她幫我寫。我到現在都覺得,我之所以對寫作很感興趣,就是因為小學時的第一篇隨筆作業是我媽給我寫的,寫的超過了一個六歲人該有的水平,老師在班裡聲情並茂地朗讀那篇,誇獎我天資聰穎,竟然會寫「路邊星星點點的野花」。
我很懵逼,時年六歲,根本不知道星星點點這個詞。但是之後每次寫隨筆都很開心,非要我媽教我更厲害的詞。
他們一直也不肯報正經輔導班給我,給我報了個足球,還報了個什麼「周遊小小作家班」,就是每週都出去玩一天,去公園動物園的,回來學寫週記。
結果小升初就不會奧數,全靠我自己吭哧著考入學考試,要不是運氣好,很可能進不去啥好初中。但是好中學也有不好的地方,我作為散養大戶,壓力巨大,一度變得很孤僻。結果高中的時候因為實在顯得壓力太大了,我爸媽竟然跟我深度談話,內容是,不然不上了吧。
天啊竟然真的跟我討論要不然不上學了,更何況我那時候不是個差生,只是個有些討厭高中的青少年而已……
我說媽的怎麼能不上學呢,你們想啥呢。之後返回學校,有幾次在學校感覺心情很差,我媽都會開車來學校把我接走,不上當天的課,到處吃點好吃的,回家呆一陣子。
後來上大學,我爸媽大概覺得我自由了,又開始給我的老師打電話,說家裡有非常緊急的事情必須帶我離開兩週。兩週啊,我就走了,我本來還想著啥急事呢,結果就是到處旅遊。我當時也是懵逼的,一路上聯繫我的老師,要作業去寫。老師安慰我,說有急事沒有關係,先處理家裡的事。
家裡沒事啊老師!——說不出口,只好每天趁睡前的時間,瘋狂寫作業。
這一趴甚至延續到我研究生,考試周的時候爸媽出現了,說走啊玩兒啊!我思慮半天,莫名覺得玩兒很重要(……完了同化了),和老師商量了一下提前考了一門試,然後結課的presentation都錄的視頻。就上路了(含淚)。一路在車上、餐廳、山上、路邊台階上寫論文,有天夜裡寫論文寫到很晚還被爸媽說了(含淚。完全憑藉我的意志把結課論文在旅途中都寫完了,成績也還行。多虧了我離譜的爹媽鍛鍊我的意志(含淚)
因為我的父母生性浪漫,一路上經常上當受騙。買一些莫名且不值當的東西,我從十五六歲起就要苦口婆心地勸他們,不要買測毒的銀碗、不要買夜裡發光的水晶球球。勸不住,家裡有很多奇怪的東西。一遇到水泊,大山,就要強迫我吼,小時候我害臊,不吼。他們就漫山喊叫。現在的我也漫山喊叫,我變了。
在家的時候幾乎總要到處去爬山,無數個週末和我爹媽在那種幾乎沒有遊客的山中小溪邊鋪一張涼蓆,開氣罐煮東西吃。我舅舅也這一類的,很離譜,在山上看到很危險的果樹,都要去爬,要摘顆果子。我老媽也爬。長輩們時常爬上樹,或跳進河裡,瘋狂呼喚我,來啊,上來啊,下來啊,來啊!我小時候都不去,瘋狂搖頭。
現在就去,現在我也開始往有些危險的坡下面滑,滑到底了再往回爬。
我不管要幹什麼我爹媽都說趕緊去。小學的時候很好奇煙,我家裡沒人抽菸,我問父母煙是什麼,為什麼好多人抽啊。他們就給我點了一根(……)。他倆也點了一根,我們三個人一人點了根煙,一起抽,都咳。我到現在都記得我爸說,嗨呀好難抽啊。我眼淚都嗆出來了,說不抽了。我媽說你才抽了一口啊。我說我不抽了。
我特麼到現在壓力這麼大,也不抽菸。問就是七八歲時戒了。
酒就另提了,我父母都是酒鬼,我一直不肯喝酒,一直到大學畢業我都不肯喝酒。後來有天很愁,喝了些,大為虛無縹緲,豁然開朗,於是越喝越多。我爸媽知道我終於肯喝酒了,十分感動,在家裡屯了好些他們覺得值得一喝的『好東西』,年年等我回家一起喝。
我經常跟爹媽凌晨吃夜市,吃炒田螺,烤腰子。他們也常去山裡烤肉,見山裡的出家人。他們經常兩個人自駕游,走川藏線,稻城亞丁和西藏時都沒有帶我。曾經帶著我開車去過敦煌(從西安),開車去杭州去上海,開車去廣西北海。只要我放假,我們就到處跑著旅遊。
我過去時常很不喜歡說走就走的東西,週末本來要休息,突然說要去吃某個車程4小時外隔壁市某家店的涼皮,就非要我也去。但現在我已經習慣這種流程了,爹媽突然坐起來說,明天去成都吧。第二天我們就在成都了……
每次聽我說學業很難,他們都勸我隨便做做,玩兒是大事。每次遇到什麼困難,他們都說隨便過過,人也就活七八十年。看到什麼喜歡的事或東西猶豫不絕,他們都說趕緊做趕緊買,過了這村兒沒這店了。有時候後悔,他們都說不要後悔,當下的經歷永遠有當下的可貴。
我就覺得我特別幸運,直到今天我說不出一點我爸媽的不好。
除了一點兒離譜哈。
我現在可能也變了。前幾天我的室友突然說,你為什麼老買些奇怪的東西。我說啊?有嗎?當時我正拿著一個新買的巨大的水槍,在院子裡瘋狂呲狗。
淥水荷田:父母天真浪漫的性格說明他們的父母條件不錯,如果家道艱難如何孩子氣
花殺七十三:我爹媽的確家道艱難,我爸來自大山裡的單親家庭,養不了被扔過一次,姑姑撿回去的。高中靠賣豬草換學費,大學靠勤工儉學和獎學金還有賣汽水自己掙的學費和生活費,當年整個村兒就他一個大學生。我媽是貧農家庭的,保送去了交大,我爸太窮家裡不讓嫁,私奔的
花殺七十三:回復@marixu:我爸媽大學畢業後沒多久國企合併了下崗了,我爸開始做小生意我媽帶我,沒錢的時候常去近郊的山上玩水找石頭挖小螃蟹,我爸生意賺一點錢我們就去旅遊,從近市到遠省,中間干過太多活兒了,住過一年貨場倉庫,還住過兩年洗澡堂的隔間呢,後來我爸生意起色了才買了房子,全國游然後出國游。在努力啊一直。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