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輪回轉世的故事被核實

輪回轉世

有不少人找到連茲博士,講述困擾他們或他們家人的輪回問題。

四歲小查裡的前生悲劇

佛羅里達州一位地產經紀人瑪麗女士,帶著四歲大的兒子查裡到墨西哥度假,突然,小查裡對媽媽講出一段可怕的前生悲劇…

瑪麗女士找到連茲博士,講述其經歷:

我們正在墨西哥阿卡普哥度假,欣賞懸崖的飛人跳水表演,小查裡突然好象陷入了半昏迷狀況般地,對我和他阿姨說:「我死過一次!」

我們都當這孩子胡說好玩,我就問他:「小查裡,你怎麼死的?」
小查裡說:「我死過一次,好痛啊!」
「小查裡,那就說說你是怎麼死的呢?」
小查裡說:「我腿上被擊傷了,好痛啊!」說著,他就哭起來,他的腿痛得受不了。

我就問他怎麼受的傷?他說一九四一年在美國海軍一艘大戰艦上服役時受傷

我就問:「你家在什麼地方?叫什麼名字? 」
小查裡說:「在加裡福妮亞州北部。我的名字叫。我們四個人一起在一隻救生筏上。後來,救生筏漂流到一處海灘,我把剩下的一個人拖出來,然後我就死了,好痛!是痛死的。 」

我妹妹問他:「小查裡,到底發生了什麼嘛?」
小查裡說:「是船上發生大爆炸,好大的爆炸,大家都狂喊……」

四歲大的小孩會講這些話,不是太奇怪了嗎?
又問他是不是一個水兵,小查裡說:「我是一個軍官,不是兵!是獨生子,父母住在三藩市,他們很傷心,因為我死了…」
小查裡好象從恍惚狀況中甦醒過來,我們就問他的船名,聽他說好象叫做阿拉巴馬號ALABAMA。

從墨西哥回到美國之後,他們到阿拉巴馬州摩比港Mobile去,找到了當年的軍艦「ALABAMA阿拉巴馬號」–已經退役,停放在當地做紀念品供人們參觀。該艦艇的當年艦長已經退休了, 瑪麗女士找到艦長,翻閱該艦當年的官兵名冊,並無詹姆斯·剴路其人。

艦長說阿拉巴馬號戰艦從未被敵人炮火直接命中過,不過「ARIZONA亞利桑那號」曾被敵人炮火擊中過,最好查查「亞利桑那號」軍艦。

瑪麗女士帶著妹妹和小查裡,找到了已退役的「亞利桑那號」軍艦,發現:「小查裡從未上過戰艦,可是這一次他等艦,就表現出樣樣熟悉,好象是一個海軍軍官。」

「幾個月之後,我們終於找到一份亞利桑那號軍艦的官兵名冊,果然有一位軍官的名字叫詹姆斯·剴路,而且他是三藩市人!」

瑪麗女士非常驚愕!她說本想立即到三藩市去找剴路的父母一談,但是又怕老人家念子心切,將來時常打擾小查裡。 於是想等到小查裡長大一點,才告訴他那兩位前生父母地址,讓他自己決定是否去探望他們。

連茲博士聽瑪麗女士講述之後,他向美國軍部取得一份亞利桑那號當年的官兵名冊及資料,證實了確有一位名叫詹姆斯·剴路的軍官。該船被擊沉時,剴路與官兵三人乘筏逃生。後來他的屍體和同伴們都在沉船附近的荒島海灘上被發現。

這一段四歲小孩的前生故事,完全真實,經過專家查證。四歲大的小孩,一般連話都不清楚,怎麼會講出那麼奇怪的事情來呢?他又怎會知道海軍軍艦亞利桑那號被擊沉,軍艦上有詹姆斯·剴路其人?

小孩的母親是一位成功的地產經紀,非常富有,隱名向專家講此之事,並非為名為利,只想探尋究竟,她也沒可能知道這樣的海軍的舊事呀!

我們在中國

另一位美國加州威妮斯的作家菲力普對連茲博士訴說其前生經歷。

菲力普說:有一天晚上,安妮打電話給我,我掛了電話之後,突然看見她和我前生曾在一起的景象,我看見田野農舍、牛羊、欄柵,我看見安妮身穿中國長袍!我突然記起我和她同坐汽車內,也記得她前生的名字叫瑪泰-威廉斯。我又記起我前生是位牧師,我們是一對愛侶,我們在美國科羅拉多州駕車出遊。

我又記起我向一大群聽眾講道,然後我突然又看見我對我的太太說我愛上了安妮,我太太哭了,我硬著心腸離開太太。

我和安妮一同到了中國傳教,我記得最後的一幕令我心中烙傷難忘!我們一同乘船回美國,因為侵華日軍已經侵略中國,殺死了很多人。我們很多中國朋友也被殺死了。

最後的一幕,侵華日軍軍艦出現了,開炮擊沉了我們的船,把我們從海中救起,侵華日軍軍人當著我們面前,強姦了所有難民婦女,輪姦完畢就一個個殺掉,棄屍海中!

我眼看著侵華日軍強姦我的安妮,我悲憤叫喊,卻毫無能力反抗,侵華日軍的兵把我們男子都縛住了,我們只有眼看獸兵姦殺我們的妻女! 我眼看一個兵奸完安妮後又把她殺死!我誓言必要復仇!

那天晚上,我們俘虜中有人掙脫了繩索,把我們解開,我們逃到走廊上,我碰到了姦殺安妮的那個侵華日軍軍人,我撲上去掐他的喉嚨,把他殺死了。後來,我奪得一架機關槍,掃射侵華日軍,殺了不少,最後,我肩上一陣冰寒麻痹,我中彈了。

接著,侵華日軍艦艇突然爆炸了,我被拋下海水中,我靠著一隻木箱子漂流了一夜,第二天,中國人把我救起,設法送我到澳洲,展轉經英倫回到美國之後,不久病逝。

菲力普接著又說:

我從回憶中醒過來後,就好奇的要研究一下到底有沒有此等事件,我到科羅拉多州去查訪。在一個小鎮,我果然查出一九三零年代有一個年輕牧師名叫華爾特-摩裡斯,當年確曾離開美國去中國傳教。

我訪問他的親友,獲得他們證實他確曾被侵華日軍俘虜,後來逃出經澳洲英國回到故鄉逝世。但是沒有人知道這位牧師是否有一位女友名叫瑪泰-威廉斯,也毫無資料可尋。

我正在打算放棄,突然接到一位高裡太太從南卡羅州打來的長途電話,她說她是摩裡斯牧師的女兒,聽親戚說我在查證前生,她願意幫助我。我立即乘飛機去探望她,把我的前生回憶從頭到尾告訴她。她說我講的一切細節都符合她父親生前的事跡,她父親離開她和母親,而與一個名叫瑪泰的女子同往中國。

摩裡斯牧師一直有寫信及匯錢給太太,但是太太從不回信給他,不過,所有的信件都保留著,她女兒給我看那些信。 我看了摩裡斯的信件,不勝驚駭,信上說的經歷,全都符合我所見的前生景象!

高裡太太和菲力普後來成為好友,她相信菲力普是她的父親再世,視之如父,雖然他年齡跟她差不多。

連茲博士為此也特別訪問過高裡太太,她證實確有那些事情,一切都真實的。

菲力普的故事,令研究者迷惑:他從未去過中國,也不可能知道一個無名牧師的生平,更不可能知道牧師秘密情人的名字,他從何得知那一段秘密情史?又怎會知道被俘虜和女友被日兵殘殺的慘象?

亡夫化身鸚鵡 再與妻子廝守

瑞士貝恩市的一位大學女教授法蘭茜絲.史貝克,四十九歲時丈夫去世。她郵購了一隻鸚鵡,這鸚鵡是她丈夫艾米逝世那天出生的,而且自稱為艾米,能說出五月廿五是他們結婚的日子。除史貝克外,很多人也證明這隻鸚鵡是艾米的化身。

「我的同事聽說後都以為我憶夫成狂發了瘋,但當他們親耳聽過那隻鸚鵡(我丈夫)說話後,他們才相信真有此事,」史貝克博士說,「現在他們就如我當初那樣驚愕。他們稱這是輪回轉世的最有力證明。」

她在丈夫艾米因心臟病發作,過世後六個星期,用郵購方式買下那隻鸚鵡的。她當時並不知道有此怪事,但隨同那隻雀鳥的文件卻寫明它的出生日期,正是丈夫逝世的那一天。

史貝克博士說:「那隻鸚鵡十分昂貴,而賣給我的寵物商店保證,它長大後一定懂得講話。當我第一次教它說話時,我便察覺到有些特別。我決定給它起名叫做耶維斯,並教它說出這個名字。但它不聽,卻自顧自的大叫:艾米、艾米。可我自從買了它回家後,從沒有在它面前說過我丈夫艾米的名字。過了不久,這隻鸚鵡開始表現得越來越像亡夫。而當它學懂更多話時,它甚至講出過去的婚姻生活。

那隻雀鳥的腦袋容量有限,所以我要給它補充一些遺漏。例如它說五月廿五日,我便知道它指我們的結婚日子。於是我就拿出我們結婚的相簿來,一起回味當日快樂的情景。 」

一位研究超自然事物的專家添美·基斯圖布,最初也懷疑是否真有其事。他說:「我起初還以為一定是史貝克博士故意教她的鸚鵡這樣做,但在我親自問過那隻鳥後,我再也不能不信它就是她丈夫艾米的化身。它對於艾米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除了是他本人外,便再沒有其他可以解釋了。」

伊凡絲的七個前世

英國南威爾斯有一位催眠治療師布羅可罕(A.Bloxham),從小就常作仿如前世的栩栩如生怪夢,中學時代即對催眠感興趣,曾利用催眠術治好一位同學的頭痛。後來他如願成為一名催眠治療師,除了用來治病外,還藉催眠幫有興趣者尋找他們的前世,四十多年間,累積了高達四百多卷的錄音帶。這些「前世回憶」絕大多數描述的都是單調、平凡、甚至模糊的小百姓生活,但仍有少數案例令人側目。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一個叫珍.伊凡絲的威爾斯家庭主婦。在深度催眠下,她回憶起自己的七個前世:包括羅馬時代住在不列顛的一位主婦、十二世紀時英國約克(York)的一名猶太婦人、法國的一名高級妓女、查理七世時法國某大富商家中的一位女仆、安妮女王時代的一個縫紉女工、美國愛荷華的一名修女等。她對每一世的生活及見聞都做了不等的描述,而最驚心動魄的也許是住在英國約克,身為一名猶太婦人的那一世。

她說當時是公元一一八九年,她名叫蕾蓓卡,丈夫約瑟夫是一名專門放高利貸的猶太商人。在那個時候,約克發生了反猶太人的暴動,一群暴徒衝進猶太人的住宅區殺人放火,她和丈夫只好帶著兒女棄家逃亡。在逃亡時,她丈夫沿途撒錢,才躲開了暴徒的追殺。最後,他們逃進一間教堂,將教堂裡的牧師捆綁起來,然後躲到教堂黑暗潮濕的地窖裡。

後來,她丈夫帶著兒子到外頭去尋找食物。而就在這時候,留在地窖裡的女兒和她聽見了馬蹄聲,然後,她聽見了暴徒走進教堂的吵雜聲,將牧師松綁,牧師領著暴徒下地窖,他們把她心愛的女兒拖了出去,最後,她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她死了……。

當伊凡絲回憶起這段「六百多年前」的往事時,聲音裡充滿了驚惶、恐懼與痛苦,甚至泣不成聲,彷彿那些恐怖的景像又栩栩如生地重現於眼前。當她從催眠狀態中清醒過來後,剛走出布羅可罕的辦公室,便昏了過去。隨後還連續不舒服了好幾天。

伊凡絲這段慘痛的前世經歷的確令人動容。

比歷史更「真實」的前世回憶

英國BBC廣播及電視節目的製作人伊佛森對布羅可罕的錄音帶極感興趣,準備請他上電視。 伊佛森先就錄音帶中的幾個特殊事例,特別是伊凡絲的七個前世展開調查。

去請教一位英國史及羅馬史專家,他聽了伊凡絲在羅馬時代身為不列顛家庭主婦那一世的錄音帶後說,錄音帶中的女子對那個時代似乎具有「可觀的知識」。但伊凡絲卻堅持說,她對歷史只擁有「小學程度」的知識。

而對身為法國富商女仆的那一世,因為那位富商曾是法王查理七世的顧問,所以伊佛森還特地跑了一趟法國,請教當地的歷史學家,結果發現,從未到過法國的伊凡絲對法國中世紀的風土人情也具有「可觀的知識」。

至於在約克的猶太婦人那一世,伊佛森則去請教約克大學的歷史教授杜布森(B.Dobson)。杜布森在聽了錄音帶後說:「蕾蓓卡的故事就如同我們對於當時事件與發生時間所了解到的一樣真實。」原來當時歐洲正準備第三次的十字軍東征,英國的猶太人被視為是與回教徒同等的惡徒,1190年倫敦即爆發屠殺猶太人的血腥暴動,光是約克一地就有一百五十名猶太人慘遭殺害。

杜布森根據伊凡絲的描述,認為她和家人躲藏的教堂應該是聖瑪麗教堂。但很遺憾的,在二十世紀還存在的聖瑪麗教堂並沒有地窖,歷史文獻裡也沒有這種記載。約克一帶的中世紀教堂幾乎沒有一座是有地窖的,唯一的例外是約克大教堂有地窖,但伊凡絲卻不認為那是她前世的藏身之處。這個重要的疑點一直無法解決,但最後竟然發生了令人驚訝的新聞:

一九七五年春天,有關當局準備將聖瑪麗教堂整修成一間博物館,而在整修過程中,工人發現在聖壇之下赫然有一個房間:「看起來似乎曾經是個地窖」!

這難道就是伊凡絲堅信的前世藏身的聖瑪麗教堂地窖?

這個事件在英國造成的轟動可想而知。結果,英國這個「靈異之鄉」也興起了前世研究的熱潮。

這幾個僅僅是被證實的典型輪回的案例,越來越多的人在事實面前不但都開始相信,而且隨著對前世今生的了解,而改變了自己對人生的態度,對他人的態度。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