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攤經不起捧殺

文: 三角君

萬萬沒有想到,地攤也有春天。

這些天,從廟堂之高到江湖之遠,處處流傳著地攤的美名。

放水養魚,水大才能魚大,這是好事。回歸常識,回歸人道,回歸生活。

白岩松不喜歡「 擺地攤」這個詞。他說:

「 我們應該用更前瞻的思維,不是說要應急就擺地攤吧。我不喜歡「擺地攤」這個詞,而應變成室外經營和有序佔道經營, 尤其是激活夜經濟方面。」

雖然擺地攤的還是會繼續喜歡白岩松,但他這番話真有點矯情。

擺地攤掉價,有序佔道經營就高大上了?高大上能當飯吃嗎?

這個時代,最缺的不是各種高大上能唬人的新詞、大詞,而是對普羅大眾日常需求的尊重與體察。

我們被新名詞傷害的還少嗎?忽悠不叫忽悠,叫互聯網思維;騙人不叫騙人,叫區塊鏈;壓榨勞工不叫壓榨勞工,叫彈性工作制;工資3千不叫3千,叫3k-20k。

如果修改名詞就能幫我們度過現實中的難關,那麼義和團早就通過念咒戰勝洋人了。

擺地攤的人,不求寫出多麼華麗的PPT,也不打算去騙投資人的錢,或者去割誰的韭菜。他們只是希望想要通過自己的雙手,守護自己的一片天空。

擺攤所得,贍養老人,撫育孩子,還有結餘,改善改善自己的生活。僅此而已。

這不崇高,也不偉大,但是自食其力、真實可敬。

擺地攤的人,不需要美化,不需要拔高,甚至不需要過度的關注。他們最需要的是不被打擾。

春風不說話,桃李滿山開。

所以我看到最近有些媒體關於擺地攤的報導,特別難以認同。

一會說,成都90後女子業餘擺地攤日賣4千,入手奧迪。

一會說,濟南有個小哥擺地攤每天營業額4萬多塊。

一會說,有大排檔業主每天收入3萬多元。

……

我倒不是懷疑這些擺攤造富神話都是虛假的,行行出狀元嘛。問題是,這些每天收入三四萬的,在地攤界到底佔多大比例呢?有多大的代表性呢?

如果這些只是鳳毛麟角,大力宣傳又有什麼意義呢?

如果只追求財富效應,不如直接去彩票站找選題。可是這又違背了鼓勵勞動致富的初衷。

地攤再好,只是經濟汪洋大海中的一個小港灣。這個港灣不可或缺,因為它是無數家庭賴以為生的「 漁場」。

但是地攤也經不起捧殺。

地攤在本質上屬於「 窮人生意」。有人將窮人稱為「 天生的企業家」,因為在全世界範圍內,窮人都會隨時隨地利用自己勤勞的雙手做點小生意。

在《貧窮的本質》一書中,經濟學家阿比吉特·班納吉與埃斯特·迪弗洛發現,「 關於窮人創業精神的故事不在少數。在我們針對18個國家的調查數據中,城市地區50%極度貧窮的人都從事著非農業生意。」

但是同樣在這本書中,作者們發現,「 窮人企業」有個普遍特點:很難掙到很多錢。也就是說,小攤小販養家糊口勉強可以,但是要想掙大錢難比登天。

這很殘酷,卻很現實。原因何在呢?

這就需要了解一些經濟學的基本常識了。窮人生意最開始的邊際收益很高,但是如果你想把生意做大,投資越多,邊際收益越低,所以總體收益很低。

簡單來說,窮人生意的天花板很低,一抬頭就碰到了。

而且窮人即使偶爾遇到擴大規模的機會,也會面臨借不到錢的困境。

兩位作者忍不住感慨:「 真的有10億窮人企業家嗎?……或者,這只是因我們對於「 企業家」 一詞的模糊而產生的幻想?其實,的確有超過10億人在經營著自己的農場或公司,但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這樣做是因為別無選擇。他們只是想生存下去,因為他們沒有才華、技能或是任何必要的風險承受能力。」

書裡還有一段非常扎心的話:

「 在對全球窮人展開的調查中,我們問了一個問題:你對自己孩子的期望是什麼?結果令人震驚。無論我們在哪兒提出這個問題,窮人最常見的夢想就是,他們的孩子能夠成為政府職員。」

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

捍衛擺地攤者的生存權利,是媒體應該做的正經事。但是任何一家負責任的媒體,都不應該將擺地攤這件事浪漫化,因為這是對每一位底層人民的惡意消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