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覺醒,從識破語言陷阱開始

華盛頓

文:西奈山峰

不是很多,而是所有自以為覺醒了的人,全都置身於一套語言陷阱之內,這套陷阱是近現代西方知識分子們持續不斷挖成的。比如馬爾庫塞、哈貝馬斯、阿多諾、弗洛姆、薩特、福柯等人。

這些人,就是「白左」,意思是白人左派。他們是現代意識形態的制造者。至於那些擁抱難民、綠色和平、平權主義、LGBT之類的大眾,他們是上述人等的意識形態產品,是觀念依賴者和消費者,稱不上白左,叫他們「白蓮花」更合適。此岸的這種人大多都是時政類公號的粉絲,我稱之為「黃左」,或者「黃蓮花」。

無論是白蓮花還是黃蓮花,都是鑽進了白左語言陷阱裡還自以為啓蒙了的人。這些語言陷阱,用一些標志性的字眼,塑造了各種蓮花的價值觀,即令自稱為保守主義者的,其實仍然是左派。

舉個例子。上午一個雞湯徒讀者朋友跟我聊俄烏沖突,他說他不認為普京能與先知們相比,因為普京是個「獨裁者」。

我說:獨裁是一個語言陷阱,它最初並沒有貶義,是近代左派賦予了它極強的貶義,讓人以為它們是天然邪惡。

這種對比是以美國為標準的。現在人都以為美國4年一次換總統就是好的,除此之外就是壞的,獨裁的、邪惡的。

但是,美國所謂「每屆四年,連任不超過兩屆」,是1951年才成為法律規定的,之前根本就沒有這個限制!

美國總統的任職屆數最初沒有限制,只是因為第一位總統華盛頓只擔任了兩屆就自動辭職了,從而形成了一個先例,此後歷代美國總統都不會任職超過兩屆。這個慣例1940年代小羅斯福總統時期才被打破。

美國歷史上第一位提出任何人不得擔任行政首腦超過8年的總統,是托馬斯·傑斐遜。當時佛蒙特州立法機構寫信給他請他參加第三次總統競選。1807年12月10日,傑斐遜在信中回覆道,”如果終止主要行政長官任期的規定不由憲法或慣例固定下來,那他的職務名義上是4年,而實際上會成為終身制。歷史表明,這進一步演變成世襲制會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為了增強他對兩屆任期限制的說服力,傑斐遜引用了「一位傑出的前任所做出的完美先例」,即喬治-華盛頓。

但是,傑斐遜引用華盛頓的例子是不妥當的。華盛頓在兩屆任期後確實離開了總統職位,但正如他在《告別演說》中所解釋的,他這樣做並不是出於一種原則問題,而是因為他渴望「隱退」。甚至,華盛頓是不同意傑斐遜的意見的。他在1788年的一封信中曾經寫道,「在那個部門(總統職位)的職位輪換問題上,我與傑斐遜先生的意見有很大的不同」。

盡管如此,傑斐遜的意見在重視傳統的美國仍然被後代執行了下來,直到小羅斯福。

1951年3月,美國通過了《憲法修正案第二十二條》才正式規定:無論何人不得當選總統職務兩次以上。

但這只是美國的傳統,其它國家可以效仿,也可以無視。包括民主制,也是如此。比如約翰洛克就不喜歡共和國,而是主張君主立憲制。

我繼續說:如果別人反對獨裁還情有可原,可是你這樣的信徒卻毫無理由,因為摩西不是民選的,執政到死;約書亞不是民選的,執政到死;大衞不是民選的,執政到死;所羅門不是民選的,執政到死。但是神愛他們。

尤其是大衞,不僅不是民選的且攬權到死,還謀殺大將,奪其嬌妻,用無數處女為他暖被窩。為甚麼神還愛他?就是因為他做為一個有權柄的人,堅決抵禦了外道邪神。

再比如美國總統的稅表問題。從初次競選總統,到向連任發起攻勢,川普始終拒絕公開自己的納稅申報表,此舉打破了美國總統候選人公開多年稅表的傳統,川普也成為數十年來第一位沒有自願發布任何納稅申報表的總統。

許多烏合之眾都以為川普這種行為是違法的,其實總統交稅表根本沒有法律依據,之前有總統們為了顯示自己的清廉,主動交出自己的稅表,這頂多算是「傳統」,法律上毫無必須這樣做的規定。但是,美國法院竟然強令川普交出,這不是甚麼司法公正,恰恰是嚴重違憲的職務犯罪。

語言陷阱,是從構造詞匯開始的,現在人類用以評判價值觀的幾乎所有重要詞匯,都是近代以來白左知識分子定義的,以至於大眾一聽到「侵略」這樣的字眼,就立刻條件反射似的認為其天然邪惡,直到美國「侵略」它國時,才想起它可能還有其它含義。

用這樣的字眼概念思考問題,你再自以為「獨立思考」,也只是一棵自以為是的韭菜。二次覺醒,從識破語言陷阱開始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