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的「 檢討書 」

宋徽宗

文: 醉翁老吳 

大宋王朝的第八代元首宋徽宗在歷史上可謂大名鼎鼎,雖然沒有創下雞的皮新高,也沒有設立幾個大型國有企業,更沒有建立全民保障制度,可以說不是一個稱職的元首。但他確實是個成就不俗的藝術家,寫的字、畫的畫為後世製造了不計其數人大富翁。

徽宗先生在位時間達四分之一世紀,不能算短。這期間,他大力鼓吹傳統文化,定下了文化強國的策略。他堅信,憑藉中華傳統文化這塊千年老店的招牌,那些四方蠻夷必定會聞風臣服,不戰而屈人之兵,堂堂中華讓四方來拜只是個時間問題。

至於具體的行政問題,那根本不用費神。有什麼問題是文化教化所解決不了的?神宗老老爺爺搞什麼變法,害的領導班子不團結,民間怨聲載道。那些花哨的政策都是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哪裡比得上文化這根定海神針?

徽宗先生可不是嘴上講講,他不僅大力宣傳,還親自出馬,捋起袖子加油幹,夜以繼日的寫字畫畫,雖然每天搞得渾身臭汗,但為了國家大計,他從來沒叫過一聲苦。

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他成了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畫家之一

可大宋王朝在他的文化治國的策略下越走越糟,以致走上了日薄西山、氣息奄奄的不歸路。

北方的金人金戈鐵馬,兵臨城下。

眼看祖宗基業要在自己手裡玩兒完,宋徽宗痛心疾首,抓耳撓腮,萬般無奈之下,祭出了很失面子很不情願的一招——「 罪己詔 」 。其實也沒有什麼丟面子的,以前怎麼幹的皇帝老兒也不少,大名鼎鼎的漢武帝、唐太宗都玩過。

中國歷史上,皇帝一般是不會寫檢討書的,但也有「 二般 」 的,非常時刻必須有手段,拿起自我批評的小繡花針向自己刺一下,苦情戲、苦肉計有時候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有的還表演得很精彩。

不過話說回來,能夠裝模作樣地自我批評一下也算不錯了,老大畢竟是老大嘛。雖然不能排除其中的作秀成分,但畢竟自己打臉還是需要勇氣滴,不是所有的天之子們都做得來的,畢竟那時候也沒什麼報紙、網絡、社交媒體來監督。當今世界,全網、全天下都在督促某些天子自我批評,可人家愣是不理不睬的也不是沒有。

扯遠了,還是來談談宋徽宗。眼下,宋徽宗決心學習前輩好榜樣,秀一把大宋天子勇於「 自我批評 」 的個性擔當,將非主流傳統文化也推一把,從側面反映大宋海納百川的情懷,讓那些番邦蠻夷看看,什麼是文化優勢,最好能嚇得他們跪地臣服。

1125年歲末,徽宗先生正式向全國子民頒布自己的「 檢討書 」 ,在這份檢討書中,宋徽宗對自己執政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做了深刻反思:

「 朕承祖宗恩德,置於士民之上,已經二十餘年。雖兢兢業業,仍過失不斷,是我禀賦不高之故。多年來言路閉塞,導緻小人得志,賢良之士遭陷貶謫,奸邪掌權,朝政紊亂,痼疾日久。而重賦奪盡百姓之財,戍役奪盡兵士之力,多作無益,侈靡成風……災異屢現,而朕不覺悟;民怨載道,而朕卻不知。追思所有的過錯,悔之何及! 」

不知到是哪個老滑頭起草了這份檢討書,還真把宋徽宗這張老臉扒開了。這份痛陳己過的「 檢討書 」 ,態度不能說不誠懇,查擺問題不能說不到位,檢討過失也不能說不深刻,遺憾的是,宋徽宗的「 覺悟 」 實在是太遲了。大宋王朝已經衰敗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一紙檢討已經救不了大宋的命。

於是徽宗先生祭出了殺手鐧——「 下野 」 ,扔下爛攤子,榮陞太上皇。也許他認為後生可畏,那就讓兒子來重整舊河山吧,說不定這兒子爭氣,整出個人間奇蹟也未可知。結果繼任者欽宗還不如他老爸,上台僅一年出頭,竟然成了北宋王朝的終結者。

1127年,北宋太上皇宋徽宗和末代皇帝宋欽宗一同作為「 靖康恥 」 的主角上了金人囚車,爺倆並肩做了俘虜,創造了中國歷史上亙古未有的唯一。 1135年,宋徽宗悲慘地客死五國城,21年後,宋欽宗也追隨而去。

倘若不是大宋的傳統文化厲害,大大地熏陶影響了番邦蠻夷,恐怕徽欽二帝的命運要和傻大母、卡炸飛差不多。雖然爺倆最後老死在天寒地凍的北方,但好死不如賴活不是?

可見,這傳統文化確實有大力發揚之必要。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