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給諾蘭10分,但也有人比賽人更辣手

信條

文:虹膜

1.U 10電影書籍譯者,電影活動企劃。

這片跟科幻也沒太大關係,就是借幾個概念做個設定,形成一定的規則,從而在敘事和影像上做出有意思的東西。諾蘭說什麼就聽唄,然後享受他在自己的遊戲規則下肆意創造的好玩的視覺奇蹟就可以了。對創造影史的行為向來鼓勵,一方面我熱情擁抱新技術,一方面特別欣賞那些能把那些已被人類熟悉的東西進一步發揮到極致的行為。第一遍覺得基本規則看懂了,二刷可以再看些驚人視效背後的細節。一開始故事總覺得有點冷冰冰的,大戰後發現,果然還是那個感性的諾蘭。「主人公」線性時間這一點用得很好,個人意志問題和祖父悖論依然不可避免啊。

2.陸支羽 8影評人,微信公眾號「看電影看到死」運營者,著有《小丑,馬戲團的眼淚》。

1.這可能真的是諾蘭有史以來最難解讀的一部電影;從一刷的懵懵懂懂,到二刷的似有所悟,再到三刷的醍醐灌頂,諾蘭再次用實力證明,他在時空概念上的攀越讓他無愧為遙望巔峰的造夢者。

2.這絕非《盜夢空間》的穿越式延續,而更是《記憶碎片》的交織式延宕,正敘倒敘+正向逆向,繁複並進又首尾勾連,如片名TENET形成命脈交融的套環。

3.男主通過紅藍傳送門進入逆時空那一刻的「風鳥水船」的奇觀,相比以往諾蘭電影中的華麗造境,有著更為細密的血涌與呼吸。

4.帕丁森對男主的那場遺願般的告別,是全片最為觸動心扉的時刻。

3.小水 7偶像宅。

喜歡的地方就是對時間旅行題材的創新,和一些技術上看來很不可思議的奇觀場面,特別是動作戲,應該會經常拿出來回味。關於時間悖論問題,電影稍有討論但最終還是輕輕滑過,簡單說,因為主角的目標一開始就設定為「讓過去維持現狀」,因此「改變過去」這件事在電影中一次也沒有發生過,也就避免了悖論;結果早已註定,主角要做的只是去「成為原因」。

有問題的地方在於宏大故事設定和核心情感故事之間的失衡感(大量情感戲都給了俄國大佬的狗血虐戀,而這甚至和主人公沒啥關係)。和《盜夢空間》相比較,這種失衡和割裂感尤為明顯。更合理的做法是把重心移到雙男主之間跨越時空、生死相托的友情上,多一些對羈絆的鋪墊,格局上比較符合,結尾的時候也能讓感情再推上去一點。

這暴露出的另一個問題就是,這是一個人物和情節完全為設定和場面而服務的電影,因此出現了大量的工具情節。比如就是為了製造點緊張感,女主最後莫名其妙十秒鐘也摒不住,一定要掏槍,我簡直懷疑在黑女人,因為符合女人感情用事、總是搞砸事情的刻板印象。又比如就是為了拍一個分道揚鑣的場面,剛剛還戰火紛飛的戰場突然就變成了荒無一人的曠野,留下三個人篤定地在那兒瓜分終極武器。

最後想吐槽的是,看完電影,再回想一下最開始的盜畫事件,難道不覺得非常可笑嗎?這麼一個進可殺人、退可家暴,隨時能毀滅世界的大反派,老婆怕他居然只是因為一張畫?怕坐牢?又或許我應該為此欣慰,因為這說明原來在這電影裡,它還有法律?

4.奇愛博士 7電影學者、影評人。

大炮打蚊子——用最複雜的方法和過程,表現了一個毫無新意的主題。讓人看完頗有「就這?」的疑惑,但確實也就這樣了。不多說了,我去三刷了。

5.西帕克 6分影評人。

二刷,算是把第一遍的疑問給搞懂了。最大的概念無疑來自於100多年前盧米埃爾的《拆牆》,除此以外整部電影則完全是一部黑人版《007》。從瘋子手中拯救世界,炸毀壞人巢穴,甚至勾搭大嫂,都是典型的《007》橋段。諾蘭把整個逆轉時空的題眼放在了最後男主和帕丁森的告別上。他看透了命運的安排,淚送這個未來的朋友離開,是終結,也是開始。

6.閔思嘉 6分影評人。

概念很好,故事傻大粗,在「逆熵」和「逆向走入時間」的統領下,一方面依舊是諾蘭式敘事章法,一方面需要突破的則是參照系的問題,不僅是時間維度上的概念設定,也直接關係到視覺系統、力學原理、行動方向、乃至動作打鬥設計方面。相當於整套動作片語法都變了。但其實在具體的呈現上,並沒有達成這種系統語法的更新。

7.風間隼 6分影評人。

那些「順流逆流」的戰鬥場面還算有趣,副作用則是破壞了對動作片最要緊的「懸念」。故事和設定借鑑《終結者》+《你的名字》,毫無新意,只是嫁接到了特工題材,把好萊塢的各種俗套更加發揚光大。你們眼中的電影大師諾蘭,在我看來無非就是個在電影的末法時代玩弄詭敘的工匠罷了。另:討厭一切靠「duangduang」的音效強行帶節奏的敘事,蠢。

8 悉尼卡通 6分編劇。

別聽那些「燒腦」營銷,片方看了估計會氣死——這是實力勸退觀眾啊。其實根本不難懂,跟著duang duang節奏走下來也挺順暢的。諾老師特別貼心,說明性台詞密集得跟拖個高中物理老師開評論音軌似的,只是我尋思《Rick & Morty》那麼奇思妙想大信息量的戲也不會折騰成走近科學啊,你這就玩了一個順逆時間的概念,有必要搞成理論物理課課件嗎?倒是做戲最需要的東西丟了,啥?人物啊!都成了光滑斜面理想狀態滑上滑下的小方塊了。情感戲一如既往糙得莫名,布拉納的莎劇咆哮和德比齊的身段氣質全浪費了。也就嫩牛五方還有點人味,還致敬了一把《卡薩布蘭卡》。至於所謂不看多少多少遍,搞不懂細節啥的,只要不是粉絲或研究者,完全沒必要。

9. 耳朵 6分「奇愛博士講電影」責任主編,獨立戲劇人。

可能因為期望太高,其實還是比較低於預期。屬於常見的概念先行動作片,套了一個看似科學觀很正的新理念,實際上還是好萊塢救贖的一套。弄清楚正逆向,也算不上有解讀的樂趣。

10.大奇特 5分老電影研究者,自由撰稿人。

就是《東成西就》「三花聚頂」的高概念演繹,之後在自由意志不可逆的前提下做的一個規定命題。敘事碎片化,更適合寫成小說而不是影視化改編,高密度強制性向觀眾上課的心理,解釋性的內容太密太直白,全都是說明書,缺少電影的造夢感和應有的戲劇張力。

11. 王昕 5分電影研究者。

基本靠快節奏音樂和音效拖拽全片,沒能像《盜夢空間》《星際穿越》《敦刻爾克》那樣設計出新鮮的形象奇觀、視聽形式。

全片基本是對一個設定/概念的枯燥演練(短篇小說或錄像藝術裝置可能是更適合的媒介),作為技術流的諾蘭,以各種倒放影像,搭建了一棟缺乏情感的電影工程。和最早發現這類技法的喬治·梅裡愛相比,諾蘭在該片中缺乏真正的想像力和幽默感。

唯一讓人喜歡的是結尾致敬《卡薩布蘭卡》的時刻,「一段偉大友誼的開始」,隱祕戰線的英雄周而復始地阻止人類的毀滅(從二戰到作為「冷戰」的時間之戰,對當下世界情勢的影射)。

該片能夠出現,一方面是商業影視「玩弄時間遊戲」敘事的內爆,另一方也是遊戲對影視影響日深。但在電影高度限定的非交互時間內,這種對遊戲的模擬註定事倍功半。

而能以巨大的電影資源,玩弄這個不甚成功的實驗,是諾蘭獨有的特權和枷鎖(藝術電影大師們早已創造了更加豐富奇異的時間形態,但作為商業片導演,諾蘭卻只能拍攝可以畫出清楚線路圖的所謂「非線性」)。

12.LOOK 4影評人,電影研究者。

純高概念遊戲電影,甚至連電影都算不上,就是遊戲。燒腦的部分是遊戲規則,你可以說這款遊戲的規則設定很厲害,掌握了、洞悉了以後看這幫人折騰來折騰去挺爽。但這和一部電影好壞真的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13.路西法爾 3分文藝學博士。

在動作發生之前結果已經註定,正適用於是最幼稚的言情小說對於愛的理解。結尾揭露的帕丁森和華盛頓的兄弟情本該是最動人的一筆,但在長達兩個半小時的影片裡二人卻無法建立任何可信的情誼,就算結局時突然塞給我的一顆糖又如何能夠感動?簡直是對《星際穿越》的自我解構。

14.賽人 3影評人。

以前諾蘭還可以靠一些奇技淫巧,刷一些令自己和他的受眾尚能自足的存在感。而這一次,他只剩一些概念和視覺效應所勾搭起的外包裝。我朋友說這是用鐵杵在繡花,我完全同意。花是早就謝了,鐵杵更是銹跡斑斑。核心敘事的驅動力來自一個名存實亡的婚姻,拯救的人想毀滅整個世界,想逃離的人倒想幫這個永不完美的世界一點小忙。婚姻的破滅與世界的消亡,本可以形成互為表裡的雙重指涉。婚姻內部的形成與瓦解,同樣也包含著時間的正向和逆向,但諾蘭毫不留情地放棄了。只是徒勞地證明肯尼思·布拉納演戲比他導戲,要好很多。關於以時間為命題的電影,最為經典的是《去年在馬里昂巴德》,華語電影中,也有不少,像大家熟悉的《大話西遊》《太陽照常升起》和《路邊野餐》,都比《信條》好。諾蘭的這次老生常談,只能證明他已經是老生了。

15.開寅 1法國巴黎索邦大學電影學博士,電影理論學者。

儘管片子神乎其神地把時間正反倒帶式地折騰了一通,但它本身的敘述結構卻是最傳統保守的正向線性敘事,在劇作本身的時間架構上毫無新意可言。我們好像坐著驢車意淫了一通火箭發射,腦子裡充滿的僅僅是眼花繚亂的馬戲團奇觀想像而已。想想雷乃和羅伯-格裡耶如何在60年前的馬里昂巴德以輕盈飄逸的姿態在同一個空間裡於過去、現在和未來之間往復無痕穿梭,所謂的「信條」真是笨得像鐵杵繡花。在《時間-影像》的最後一章,德勒茲認為,只有反吸引力和非信息化的電影才能在未來生存下去。從這個角度看,一向標榜自己愛電影膠片的諾蘭是在用脫軌的吸引力奇觀和狂亂堆積的信息為電影掘了一個自我毀滅的大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