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6 日

維護律師制度,就是維護我們每一個的權利

文:漫天霾

王振華案件引起了公眾的普遍關注,陳有西作為王振華的辯護人,發表了一份聲明,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加之「收取1200萬律師費」,更是挑起了民眾某根敏感的神經。

在張是之老師寫的兩篇文章(見文末鏈接)的留言區,看到大量先入為主的判斷和站在道德制高點上的指責,並妖魔化律師群體和律師制度,讓人不禁感嘆「常識遠未為普及」,也不免對法治的前景感到悲觀失望。

我在文章下進行了評論,談了幾條法律常識,張老師已將其置頂。這裡略作修改和拓展予以發表,為普及法律常識、推動法治進步貢獻自己綿薄之力。

不講故事,不說案例,也不搞燒腦的推理論證,直接上乾貨。

1、法院沒有終審判決前,不能認定任何人有罪。這叫「無罪推定」原則。

2、即使一個人罪大惡極,獲得辯護也是他的權利,這是現代法治和程序正義的基本要求。要破除一種極端錯誤的認知:程序正義是為了實體正義。恰恰相反,沒有程序正義,就沒有實體正義。程序正義有其獨立的至關重要的價值,它直接關乎每個人的權利。

3、委託人和律師之間是「委託-代理」關係,是經濟行為,因此收取律師費無可厚非。收多收少或者不收,是交換雙方自願的協議,價值是主觀的,沒有所謂「客觀的」「合理的」價格,市場形成的價格就是合理的價格。交換必然對雙方有利,別人無權干預。

假如有某個規定要求律師費最高只能是多少,那是一種價格管制。價格管制必然造成匱乏,或者現實中的各種隱祕規避和灰色交易,使正常的交易變得非法化,將每個人置於巨大的風險中。

本條是經濟學的論題,本號多篇文章已經論及,不再重複。

4、有人說富人可以出高價請好律師,窮人請不起,這不是對窮人不公嗎?恰恰相反,律師為富人打官司獲取更多的律師費,促進律師行業蓬勃發展,才更有利於為窮人打官司。這和富人先用抽水馬桶和大哥大,現在我們都用上了它們,道理是一樣的。即便不是如此,律師為了長遠利益,也會為弱勢群體免費或者低價打官司,那是他贏得公眾信任、擴展自身利益的一種方式。這個張是之老師在文章中已經講得很清楚,不再贅述。

5、律師的職業倫理是為委託人爭取最大利益,最大限度減少其損失,不是去追求什麼「正義」,否則殺人犯就不需要任何辯護了,因為這不符合正義的要求。用彼得·德恩里科的話說:「正義是檢察官們口中的奢華享受,唯獨不是律師的」。但是律師為委託人爭取最大利益的過程,就是正義的實現過程。

6、法院也會犯錯。培根說:「一次不公正的判決,其惡果超過十次犯罪。因為犯罪污染的是水流,而不公正的判決卻污染了水源」。律師制度就是為了防止和減少這樣的錯誤。

普通法系國家有陪審團制度,陪審團「得無視現行法律」,憑常識判斷,憑良知裁決,且必須「一致裁決」而不是「多數決」,其目的也是為了防止司法專斷、遏止「能動主義」司法,減少錯案發生。陪審團首先是一個政治機構,他有著彰顯民權、尊重自發秩序、成文法必須服從自然法、警惕權力擴張、疑罪從無等等豐富而又深刻的內涵。

7、刑事案件疑點證據,應從有利於被告角度解釋,這叫「疑罪從無」。程序上出現任何瑕疵,都應啟動「非法證據排除規則」。這就是著名的「毒樹之果」論。其目的是防止公權力製造冤假錯案,因為任何人再強大,都不是公權力的對手。

8、張是之老師的文章,跟富豪是否犯罪,律師是什麼動機沒有關係,他是在闡述法治社會應保障任何人的辯護權,是在告訴人們律師制度對於法治社會建設意義重大。一個不允許為「壞人」辯護的社會,好人也會失去辯護權。

王振華是什麼樣的人,陳有西道德水平高不高,每個人當然可以有自己的內心評判,但是這絕不能成為攻擊律師制度、污名化律師這個職業的藉口。也不想一想:刑辯律師本來就生存堪憂,處境岌岌可危,還經得起攻擊,再掀起一股民意的風浪?行行好吧!

總之,不要惡猜動機,不要道德審判,讓法律的歸法律,道德的歸道德。套用胡適先生的一句話:一個整天談道德的社會,是一個偽君子遍布的社會;一個講法治的社會,道德就會慢慢回歸!

維護律師制度,就是維護我們每一個的權利。

張是之老師文章鏈接:

1、你可以痛罵王振華,但應該支持陳有西

2、有多少人認為陳有西是衝著錢去的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