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王振華給小學生上課說起

王振華

文:此間飛

王振華猥褻女童案喧囂兩天之後,漸漸趨於平靜。以李大眼昨天的那篇《哪有什麼歲月靜好,不過是別家孩子先幫你挨刀》被刪連帶封號為標誌,我們能很明顯地感受到,雖然坊間討論得很熱鬧,但其實一直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在左右著輿論。意思很明白:這個事談是可以談的,畢竟罪行已經坐實,但只能就事論事,不能聯想過多,更不能擴大打擊面。

這幾乎是所有公共事件的宿命:你只能痛打落水狗,但你不能大聲告訴別人:岸上還潛伏著許多已經露出獠牙的瘋狗。

問題是:世上只有一個王振華嗎?受到傷害的只有那個9歲女童嗎?一個橫跨政、商兩界的千億富豪,膽敢冒著身敗名裂的風險,把魔手伸向無知女童,如果只歸結為突發的孤立的個案,也未免自欺欺人,它的背後一定意味著某種社會層面的系統性崩塌,也一定有適宜罪惡生長的土壤。不把這個膿瘡刺破,所有的譴責、憤怒和聲討,都註定是蒼白無力的。

所以今天,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談這件事,從一張照片談起。

關心這個案子的人,應該都看過下面這張照片,它頻繁地出現在自媒體文章中,卻似乎很少引起人們的注意。但我認為,這裡面可能就藏著我們需要的線索。

王振華

照片裡這個眉飛色舞、裝腔作勢的老男人,就是舉國皆知的王振華。下面坐著的,正在認真聽講的,毫無疑問是一群小學生,有男孩有女孩,年齡大概就和那個被猥褻的女童差不多大。

我為什麼要強調一下小學生呢?因為如果這場景發生在大學,根本不足為奇。現在的大學很熱衷於請一些社會名流、知名企業家來給學生做演講,大學生們似乎也很有興趣聽這些成功人士講講成功之道。

但是發生在小學,這事還是奇怪的。我們知道,王振華是身價達幾千個億,財富超過特朗普,實際控制三家上市公司,同時還擔任多種社會職務。這種級別的企業家,時間有多珍貴,每天有多少重要的事要處理,要見多少重要的人,是我們普通人難以想像的。

我們還知道,王振華也是個時間管理大師。舉個例子。在這起猥褻案中,人是被周燕芬直接帶到酒店房間的,王振華出入房間前後不過13分鐘,這固然是出於安全的考慮,但也可以看出,王振華有很強的時間規劃,以至於這種事,都省去了所有的中間環節,直奔主題而去。說不定他在猥褻完女童後,轉身就去會見某個省部級領導,或者參加某個重大會議去了,這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王振華為什麼會出現在小學,給小學生上課?沒人要求他,這是肯定的。以他的身分地位,也不需要刷這個存在感。唯一的解釋就是,他是真的感興趣,能夠從中得到心理上的滿足。至於什麼樣的滿足,想想陳有西大律師說的,「王振華喜歡找年輕漂亮的女性進行嫖宿這個是真的」,細思極恐。猥褻幼女的變態心理,也許早就埋下伏筆。

這張照片我已經找不到出處,發生在何時何地,什麼背景,學校有沒有搞點什麼儀式環節,諸如讓學校最漂亮的小女孩給王伯伯敬禮、獻花,王伯伯親切地拉著小女孩的手,告訴她要好好學習之類,更是不得而知。但以我十幾年的媒體從業經驗,這張照片的真實性是不用懷疑的。

我記得我小時候,學校偶爾也會請一些老紅軍、老戰士來給我們講革命先烈的故事。時代發展了,現在小學開始流行請企業家來上課了嗎?我很困惑,他們能給孩子教什麼,企業管理,賺錢之道,還是向孩子們展示一個成功人士的風采?或者僅僅是學校覺得請來一個知名企業家,顯得自己很牛逼、很風光?

這一幕看似尋常,實則詭異,它默認的一種價值觀就是:只要是成功人士,誰都可以來給小學生上課。這是我們的教育最失敗最猥瑣的地方。

米國總統牛不牛,成功不成功?2009年,時任米國總統奧巴馬準備對全國公立中小學發表電視演講。消息傳出,米國社會譁然,學生家長的抗議直接把學校電話打爆。家長認為,孩子要按自己的理念和選擇自由成長,政客不能對他們灌輸。

國情不同,但這句話全世界通用,「孩子要按自己的理念和選擇自由成長,政客不能對他們灌輸」。孩子還小,別打擾他們成長。孩子是一個國家唯一有特權的群體,成人社會請遠離。

總統連個電視演講都不行,怎麼到了我們這裡,連企業家都成了貴賓?因為臉大,因為錢多?不僅如此,這種場合,學校常常表現得誠惶誠恐,生怕照待不周,這也實在是件很悲哀的事情。

理論上,我們要把每一個成年人視為壞人,因為未成年人還不具有認知能力,無法保護自己。學校應該是一個社會的禁區,權力、財富,可以進入任何一個領域,唯獨要遠離學校,地位越高,身分越顯赫的人,越要對學校保持敬畏。當然不是每一個走入校園的都是王振華,但要警惕,社會對成功的諂媚,都在埋下危險的種子。

恕我直言,別看現在中小學校的大門口戒備森嚴,但其實對權貴們是不設防的。讓小學生冒雨為領導表演節目,這種居高臨下的打量,難道不是權力意淫?我們這個社會對成功人士的迷戀幾乎已經到了失態的程度,好像你成功說什麼都對,可以當一切人的導師。當王振華帶著他那張明顯縱慾過度的臉出現在小學校園,我們知道,其實是學校首先脫下了底褲。

這中間是有關聯的。當一個成功人士處處享有特權,走到哪裡都被人膜拜的時候,他的慾望會不斷膨脹。陳有西說,「王振華不碰16歲以下少女,這是底線」,這不像是陳有西的杜撰,王振華應該是說過這樣的話。那麼他為什麼還會向未成年人下手呢?原因很簡單,因為他的財富和地位,他享有某些法外特權,「16歲以上」已經無法滿足他了,他要尋求更刺激的,來試探自己特權的邊界。說句難聽的,如果性侵、猥褻女童不被嚴懲,他甚至會向嬰兒下手,你信不信?

沒有人生來就是變態,權力和財富是一個人走向變態最好的催化劑。當別國的總統為7歲女童被遭性侵向國民下跪,我們還在為無罪辯護而爭論,這不是法律和制度的問題,而是寬容度和羞恥心的問題。凝視這張照片,如果我們感受不到詭異和陰冷,那麼我們也不必為王振華們的獸行而莫名驚詫。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