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生斌不該被追問嗎?憑什麼?!

林生斌

文:海邊的西塞羅  

那些為林生斌辯護的大v們,都犯什麼低級錯誤。

在寫過《林爸爸的「重啟人生」,為何讓公眾如此憤怒》一文後,林生斌的事件,本來我已經不想談了。

記得在決定玫瑰戰爭走向的陶頓戰役中,天才的戰略家愛德華四世,面對敵方的潰軍,曾縱馬高呼:「放過平民,干掉貴族!」

這是很准確的一句話,任何一個時代,我們都應當首先集中精力抓時代的主要問題。打仗如此,寫文章也是。

杭州保姆縱火案之後,林生斌依靠賣深情人設名利雙收、近期卻突然宣布再婚得女,然後面對曾經對他施與公眾的熊熊質疑,甩下一句「江湖再見,後會無期」就拍拍屁股走人了,雖然事情做得極為不地道,但用一篇文章譴責一下也就得了,多寫與我來說就是浪費。

是的,林先生這種人,本不值得我費這個筆墨。

但最近,陸陸續續有很多朋友給我轉了一些大v寫的為林生斌辯護,他們說公眾追問、譴責林生斌,是「嫉妒」、是「多管閒事」、是「炒熱點」、是「道德審判」。

我看了以後感覺如鯁在喉。

誠然,這些大v中,有很多是成名已久的「號壇名宿」,有些對我這個萌新還有提攜、指點之恩。

但他們為林生斌進行辯護的理由,恕我無法苟同——不僅無法苟同,我覺得甚至很多環節上,我覺得他們犯了很多低級的邏輯、概念錯誤。

所以我覺得我有必要寫一篇文章出來,對這些基本概念和邏輯進行辨析。就像愛德華四世說的,林生斌作為一個個體,簡單的道德譴責後可以也不得不被放過,但此事件當中涉及的一些基本社會規則認知,必須被講明、釐清。這些東西,是這場時代之戰中的「貴族」。

聲明一下,我下面說的這些話,對事不對人,只討論問題,我不想和任何朋友抬槓或翻臉,吾愛吾師,但更愛真理,如此而已:

首先,林生斌輿論翻車之後,公眾對他縱火案發生後種種行為的追問與探究,很多大v說,你們這是侵犯了他的隱私權,是在「追求完美受害人」,是對他個人私生活的一場「苛責的狂歡」。這種說法對嗎?

我的回答是,這種說法錯的離譜。

誠然,隱私權是現代社會賦予公民的一項重要權力,我知道幾乎所有自由派知識分子都很強調它。所以當公眾對某個個體展開一次「隱私追問」時,很多人第一反應就是「哎呀呀,你們不能破壞他的隱私權」、甚至直接開罵「什麼時候續弦,是人家的自由,關你們屁事!」

但這樣說的人,卻忘了一點:在絕對正確的尊重隱私權之上,還有另一種絕對正確的社會規則存在:任何人所享有的權利和義務,都必須對等。

這個道理不僅今天適用,其實古代亦然,孔子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本意其實就是君要有君的義務和權利,臣要盡臣的義務和權利。每個人明確權責,社會才能正常運轉。

也同樣是基於權利和義務對等的原則,當代社會我們才有權要求那些掌握公權力的人部分犧牲自己的隱私權,公布自己財產、婚姻、家庭狀況,以保證他們所掌握的權力能正常運行。這就是官員必須接受的所謂「被迫的坦誠」。

這些事實證明,隱私權在權責對等這條鐵則面前,是居於次位的,隱私權是可以被讓渡和主動放棄的。而林生斌先生,之前就在事實上放棄了他的隱私權。

我建議那些說「公眾無權干涉林生斌隱私」的大v們,去看看水滴籌上那些家裡有人得了急病、急於募捐救命的人是怎麼做的:

在水滴籌上,公開募捐的一個必要步驟,就是募捐者要公布自己的家庭財產狀況和患病者的病況,還要有足夠公信力的公證。因為唯有如此,才能換取公眾的信任,證明自己並非那種自己有車有房,卻到網上來騙捐的「良心騙子」。

要換取社會同情,先讓渡部分隱私權,這是常識。

這種做法的本質是什麼呢?其實就是個體通過讓渡自己隱私權,來換取使用社會同情的機會。

以這個角度去審視林生斌事件,我們就能更清晰的縷清,此事從頭至尾,林先生與公眾輿論之間究竟發生了怎樣的交換:

2017年縱火案發生後,林生斌長時間在互聯網上展現自己悼念亡妻逝子的痛苦照片和文字,並借此博取大眾的同情。

這種做法的本質是什麼?其本質和水滴籌的規矩一樣,就是通過公布自己的隱私,換取使用大眾同情心和注意力的權利。

這個過程當中,沒有跡象顯示是有人逼他這樣做。所以用公布隱私來換取同情的操作,應該被視為是他自己的主動選擇。

而且他在網上公布他的隱私一度公布的非常賣力,大眾給予他的同情也足質足量。依靠著這些同情,這位「林爸爸」打贏了和物業的官司,獲得了1.2億的天價賠償款。僅在微博上就積累了高達四百多萬的巨量粉絲,並利用這些關注度實現流量變現,直播帶貨,賺的盆滿缽滿……

可以說,林生斌不僅使用了公眾給他的權利,而且嚴重透支了這種權利。但在他應盡的義務:對自己公開的那些隱私做到坦誠這一點上,他做的怎麼樣呢?

他做的很不好。

直到他最近那條翻車微博發出之前,他對自己早已另行結婚,並且誕育新子的感情狀況,沒有公布半個字。

更別說1.2億賠償的去向如何(按他前妻朱小貞娘家人的說法,林一分也沒有主動分給他們)。

還有他在此期間的各種感情生活經歷。目前都被懷疑對公眾進行了有意的隱瞞和欺騙——那些曾經同情他的公眾。

我想請問,請問那些為林生斌辯護的大v們。

一個人,真的可以這樣做嗎?

一個享受甚至透支了公眾給他權力的人,可以這樣不誠實、不守信的履行他本應付出的職責嗎?

我特意去問過業內人士:如果在水滴籌這樣的籌款軟件上,有籌款人在公布自己的隱私信息上存在有意欺騙的行為,那麼正規操作是什麼呢?

得到的答復是:這樣的行為一經發現,受捐人所獲得的所有捐款將可能被追索、退回。

我覺得同樣的邏輯,應當適用在林生斌身上,作為一個曾主動站到輿論的風口浪尖上,募捐公眾對他的同情心的人,他沒有切實履行他向公眾坦誠其婚姻財產隱私的義務。

因之,他也不配享有公眾錯付予他的同情和幫助的權力。

公眾沒有侵犯他的隱私權,我們現在討論的那些他的「隱私」,難道不都是他最初自曝公眾的嗎?

當初博同情,什麼「深情」都裝,如今要收手,啥都成了「隱私」,天下哪有這麼雙標的便宜事?

所以,公眾現在對他所隱瞞的那部分真相的討論,其實是在完成一次對不履行契約者的追責。社會輿論付出了關注和同情,當然有權問一問此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交易,林先生自己本來也是認的。只不過他現在想賴賬了而已。

再強調一遍,權責要對等啊!權責對等!這是一切社會運行的基石!林換取了同情,卻在自願交出的隱私權上涉嫌隱瞞甚至撒謊,這事兒難道不該問一問嗎?

為他辯護的大v們請先想清楚這個問題以後,再教育我們「尊重隱私權」。

其二,我看到有位大v老師角度刁鑽,說「我們都不是靈魂的鑑定師」雲雲。

他的意思是說,其實我們都不知道林先生是怎麼想的,也許他內心很淒苦呢?也許他雖然娶了新人,造了新人,卻依然在心中悼念死去的舊人呢?對不對?所以大家不要譴責他了,他可能很善良,很痛苦啊。

我看了這套辯解之後非常失望,因為這位我所尊敬的大v老師,是通過解讀金庸小說出名的,可是他講的這套邏輯裡,我絲毫看不出他真的懂金庸。

我覺得,金庸恰恰就是個「靈魂鑑定師」,因為金大俠的小說是善惡分明的。他的大部分小說寫到最後的,令狐沖與岳不群,熟善熟惡,誰正派、誰是反派,誰是真俠客,誰是偽君子,他們的靈魂成色幾何,只要你智商正常,都看的非常清楚。

難道會有金庸迷,在看過《笑傲江湖》之後,得出這樣的結論:我覺得岳不群是個好人,雖然他逼走了令狐沖、逼死了自己妻女、揮刀自宮、妄圖稱霸武林、做下諸多惡行……但我們都沒有經歷過他經歷的人生啊!我們沒有揮刀自宮啊!我們不知道他的內心所想啊!他可能內心很淒苦啊!我們都不是靈魂的鑑定師,對嗎?

岳先生的苦,你們吃過嗎?就亂說評價他的靈魂?

你能這樣說嗎?你肯定不能。因為金大俠的小說著重闡明的就是一個哲理:一個人的靈魂,是高尚還是敗壞,是可以鑑定的。而鑑定的標准,不是看你屬於名門正派,還是邪魔歪道;或是看你是否像岳不群一樣滿嘴仁義道德;而是看你在面臨人生的一次又一次選擇時,所做的選擇如何。

是的,人是有自由意志的,人需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所以人生的一次次自由選擇就是一個人靈魂成色幾何的標准。

一個人如果在人生的選擇題上屢屢做錯,在為良善與殺人放火、貪財好色之間屢屢選擇後者。等到死後見了上帝,面臨靈魂審判的時候,你覺得他能夠說:「凡人都不能當靈魂的鑑定師,但上帝你是知道的,我的靈魂是好的,我在作惡、忘恩負義的時候依然心存善念,所以請讓我上天堂。」……你覺得上帝能信嗎?

公道自在人心,而人心的善惡,自在一次次選擇中呈現。

回到林生斌的案子中,林先生走到今天這一步,他本來是有選擇的。2017年,當慘案發生時,公眾之所以對他寄予無限的同情,是因為他當時真的沒得選:一個成功男人,一夜之間突然妻子兒女全無,你讓他怎麼辦?「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啊。那時候,同情這個沒有選擇的人,的確是人之常情。

可是,在接下來的四年中,依靠公眾同情賦予他的勢能,林生斌先生有了一次又一次選擇的機會:

當民事官司告結,林生斌拿到1.2億巨額賠償款的時候,他可以選擇拿出一部分告慰亡妻的父母,也可以選擇自己獨吞。這兩個選項中,只要選前者,或者遺產上讓步,他就不會遭遇今天前大舅哥那「致命的補刀」。

而當刑事官司告結,他可完全開始新生活的時候,他更一口氣至少面臨了四個選項:

低調懷念、低調結婚生子;
低調懷念,高調結婚生子;
高調懷念,高調結婚生子;
高調懷念,低調結婚生子。

這四個選項中,只要不選最後那一個,他壓根就不會遭遇今天的輿論翻車。

可是,第一個選擇,二選一,林先生選錯了;第一個選擇,四選一,他又選錯了。

還有現如今爆出的各種這四年中他的言行,林先生每每總在「有的選」的時候做出讓公眾感到失望的選擇。

你讓公眾如何相信,他是其實是個心地善良、誠實坦誠的好人呢?

這麼多的錯誤選擇累加在一起,你覺得還不夠「鑑定」他的「靈魂」嗎?

我覺得足夠了。

一種動物,遠看像條狗,近看像條狗,叫起來跑起來都像狗,拿它應該就是條狗。

一個物件,遠看像人渣,近看像人渣,說話做事都透著一股人渣氣,那他應該就是個人渣。

如果您不同意我的觀點,還堅持認為「我們都不是靈魂的鑑定師」……

那我也不質疑您的智商或說謊,我只是懷疑您金大俠的小說,是不是真的讀懂了。

第三……

我今天看來是要一口氣把所有為林辯護的大v朋友都得罪完了,也罷,說到底吧,實在不吐不快。
再重復一遍,我對事不對人……

第三,我看到我的一位前輩大v朋友在他為林辯護的文章中公然蔑視道德和人品,說「都他媽別裝逼,拿人品說事兒……在中國,再沒有比道德更骯髒更泛濫的字眼了,我們最需要的是規則和法律」。

抱歉,我看到這段話的時候感到非常不舒服,請允許我回一句:如果連道德和人品你都不想講了,那你談個屁的規則和法律?

古羅馬的哲學家,自然法的推崇者西塞羅曾經指出過,人類的法律,不是憑空制定出來的無根之水,而是對理念世界中業已存在的「自然法」的模仿與學習,學的越像,法律就越合法。

而這種理念世界中存在的自然法,怎樣降臨到世間呢?西塞羅說,要依靠人的理性、與未被敗壞的良性社會中的公民美德。

所以康德才會在《實踐理性批判》一書中說「世界上唯有兩樣東西能讓我們的內心受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們頭頂燦爛的星空,一是我們心中崇高的道德律。」

頭頂的星空依照自然的理性來運行,而心中的道德律,它幫助我們追尋自然法的本意,制定人間的法律與規則。

關於這個問題的討論,可參看我之前的《道德最保護蠢人,可蠢人卻最厭棄道德》一文。

所以,與很多道德虛無主義者所想象的不同,一個封閉內卷的社會,道德也許衰敗淪喪的,因為這種社會沒有新事,所有舊事物都被既有規范定好了,道德會因為長久不用而腐敗變質。

但越是一個開拓進取的社會,越是要仰賴道德、信仰對人行為規范、懲戒作用的。

因為這種社會會不斷遇到新鮮的、舊有人間法律無法規范的新事物。這個時候,道德就需要以公民們公議的形式呈現,懲惡揚善,為這個領域樹立合理的、逼近自然法的規則。所以我們會看到,一個國家和社會在最充滿活力的青春時代,往往都最強調公民的道德。

具體到林生斌事件當中,公眾對這個人曾經施與的同情,和今天憤怒的討論和追索,都是依照道德來的,這有錯嗎?這沒錯。

因為信息時代,一個人通過林生斌這樣展現自己悲慘身世和「深情」來博取流量、名利雙收,這對於我們這個社會來說,是個新事物。

目前還沒有什麼法律和規范,嚴格適用於這種新生事情。我們的社會需要通過以道德為基准進行討論,才能達成一種共識:今後再碰見類似的情況,我們應該怎樣對待、監督和規范當事人的行為。

我們不能允許有人在給社會道德和公信度帶來這麼大的損害之後,說一句「江湖再見,後會無期」就拍拍屁股走人。古代江湖也要講道義,而現代社會,更要講誠信和道德。

所以,我們對林生斌先生的行為的討論、追責是必要的,有益的,更是正義的。任何人無權蔑視它,就像你不能蔑視道德一樣。

結尾我想說一件事,近期,有網友扒出林生斌曾給他死去的妻子和孩子挖了一口井,網友從風水的角度進行討論,說這其實是「鎖魂井」,是為了鎖住亡者的怨氣,因此暗示林生斌可能對妻兒真做過什麼不好的事情……

這種說法出現後,我也看到有大v出來辟謠加嘲笑,說:這種事情你們居然也信?純粹的迷信而已!

我覺得這個嘲笑很有代表性,很多為林辯護大v壓根沒弄明白公眾在探討什麼,就出來嘲笑公眾——那位網友討論鎖魂井,是真的在較真人死後有沒有靈魂?一口井能不能鎖住靈魂的怨氣嗎?

當然不是!

我們信不信「鎖魂井」,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林生斌先生自己他信不信這個說法。

請想一想,如果他這麼信了……

那這裡面,是不是就真有大問題了……

世間有沒有鬼?這事兒我們討論不清,我們真正關心的,是某些人自己心裡有沒有鬼。

同樣的道理,那些為林辯護的大v朋友們,他們像蔑視鬼神一樣蔑視了很多東西。

他們蔑視了權利和義務的對等原則。

他們蔑視了公眾對一個人的善惡的判斷權。

他們甚至蔑視了人類社會賴以發展開拓的道德律。

而所有這些,只是為了推崇他們認為林擁有的「隱私權」和「自由」。

我覺得,您還是不要輕易做這樣的蔑視為好,因為社會之為社會,需要某些底線和原則。

正如人之為人,不能不對一些底線和良知常懷敬畏。

一個社會,想良性發展,離不開輿論對公共事件的監督、討論與制約。

正如一個人,處身立世,不可不問一問自己的良知。

 

來源     海邊的西塞羅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