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饒殺狗事件:當寵物狗遇上工作犬

寵物狗

文:邱開冒 

江西上饒信州區一居民在酒店隔離期間,防疫人員撬門進入其家中,打死寵物狗,此事引發網民公憤。

這段時間,江西頻頻衝上熱搜,先是鉛山縣確診一例新冠陽性,全縣居然一律紅燈,縣城成紅燈區,上演了新版《紅燈記》;前幾天,省城南昌再出大瓜,瑪莎拉蒂醉駕女司機差點牽出全須全尾的大魚;這兩天,上饒以防疫名義撬門入戶殺死寵物狗。同時,為當代漢語貢獻了幾個新詞——鉛山紅燈,魚尾代駕,撬門殺狗。

據說,寵物狗主曾披露,防疫人員稱,之所以入室打狗,是因為「領導要求就地解決」。真慶幸遇上了明白領導,若領導口齒不清,家裡若有其他活口怕也被「就地處理」了吧?

連人民日報都說:「寵物不會傳染病毒,請善待每一個生命。」上饒就不能繞了狗狗?寵物狗和殺狗的都是做狗的,狗何必難為狗!殺死寵物狗的是執行主人命令的工作犬,奉命把人家的寵物狗咬死了,這不但違法違規,而且還違背了做狗的倫理,同類相殘,於狗何忍?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事發後,寵物狗主人找工作犬主人要說法,隨即就接到威脅電話,讓其閉嘴。寵物狗不敵工作犬,若拼主人,前者的主人哪是後者主人的對手?

在輿情洶湧下,犬主子發了個貽笑大方的通告,說對寵物是進行「無害化處理」,對手下幾個工作犬已調離崗位,並取得寵物主人的諒解雲雲。

面對如此霸道的犬主人,寵物主人敢不「諒解」嗎?還要不要工作了?還想不想在上饒地盤上生活了?若敢不「諒解」,上饒能饒了你?相信寵物狗主人的發聲已經被「無害化處理」了。

這事件可以提煉出一些道理,第一,狗路相逢兩腿犬勝,四條腿的寵物狗永遠打不過兩條腿的工作犬。第二,打狗還得看主人,寵物狗的主人無權無勢,千囑咐萬叮嚀甚至在家安裝了攝像頭也阻止不了狗狗被殺。工作犬惹禍後,犬主子立馬全方位呵護,你們網民再嚷嚷,罵狗也得看主人嘛,先調個崗位避避風頭拉倒吧。

做狗命不苦,選錯了主人命才苦呢。

網友這次要把目標搞準確,要追究工作犬主人的責任,打狗還要打主子。

很久以前,有個網絡段子——某大富翁在遛狗散步,草叢裡衝出一刺客,對著狗狗連開數槍。富翁一臉錯愕,問「為什麼殺死我的狗狗?」刺客見任務已完成,就說了實話:有人出五百萬元要你的狗命!大富翁嚇得結結巴巴:我謝謝你的語文老師救了我……

現在負責寫通告的語文老師水平今非昔比了,一句「無害化處理」就語驚天下,從此體育老師再也不敢客串語文課了。如果用毒藥毒死寵物狗,狗屍帶毒,還有個二次處理問題;用鐵棍物理擊殺,無毒無副作用,確實稱得上是「無害化處理」嘍。上饒有司真調皮,撬鎖侵犯私宅,棒殺無辜的寵物,傷害寵物主人的感情與財產,一系列有害化行為,居然以「無害化處理」完美收官,像當年王護士長「休假式治療」一樣,為豐富漢語詞庫做出了貢獻。

對殺寵物狗的幾個兩腿犬「調離工作崗位」,才算是「無害化處理」呢,能否對下命令的主人也進行「無害化處理」做做樣子?

據湖南大學杜鋼建教授的研究,湖南湘西是英語的發源地。那麼最近密集貢獻了新詞的江西就是當代漢語的高地了,「鉛山紅燈」「魚尾代駕」「上饒不饒」「撬門殺狗」「無害化處理」,再加個被處理的狗狗「情緒穩定」,就把漢語的表達能力提高到一個嶄新的階段了。

海德格爾說「語言是存在的家園」,北大某教授說「語言的腐敗是最大的腐敗」,希望有關部門在治理環境污染時,也加強對語言進行「無害化處理」吧,別再污染漢語了。

 

來源  一丘萬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