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脫貧就染上了「 貴族」的臭毛病?

文:寶庫斯基 

豐亨,王假之;豫大有得,志大行也。

這句來自《易經》的卦辭讓宰相蔡京如獲至寶。

按照他的解讀,這句話的意思是:「 王者在最盛之時,應當一切都崇尚盛大,不必過分憂慮財貨不豐,應當順天理而動,王德自然如日行中天般地普照天下。」

還可以再濃縮成八個字——「 揮霍有理,敗家無罪」。

這可是重大創新。

自古以來,臣子就應該監督君上的過失,勤儉持國是萬古不易的為君之道,可做君王的時常容易大手大腳,圍繞這一點,君臣之間發生摩擦在所難免。

但蔡京大膽向宋徽宗進言,給領導安排了一個艱鉅的任務——希望他老人家帶頭多花錢。

徽宗文采風流,品味高雅,正是花錢的好手。

聽完蔡京的匯報他當即表示,既然這件事利國利民,前方就算是刀山火海寡人也義不容辭。

大家只有盡量花錢,才能迅速生產財富,天下如果有一個人捨不得花錢,就會有很多人沒錢賺,如果所有人都捨不得花錢,天下人就都沒錢賺。

以此理論為指導,以皇家園林「 艮嶽」為代表的一批工程紛紛上馬,滿載全國奇花異石的「 花石綱」雪片般向京城湧來……

徽宗開心,蔡京得寵,大小臣工有了油水可撈,這可真是個好政策,最關鍵的是可以心安理得地揮霍。

人人都在金錢裡狂歡,沒人需要買單。

2015年,陝西鎮安縣啟動建設新鎮安中學項目

再窮不能窮教育,讓學生們在乾淨明亮的教室裡學習,這是一件大好事。經過幾年建設,新學校終於竣工了,請允許我帶大家參觀一下。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仿古牌坊式大門,4層噴泉水景沿步道拾級而上,16尊石刻鯉魚分佈兩側,一方約8米長、1.5米高的校訓大理石碑位於噴泉盡頭。

校門取「 鯉魚跳龍門」之意,氣派,光這塊從西安拉過來的校訓石碑就得花費五萬多。

重頭戲在後面。

穿過學校行政樓巨大的方形拱門,高台之上矗立著一座宏偉別緻的圖書館,以天壇祈年殿為原型建造,雕樑畫棟讓人流連忘返。

可圖書館不該是藏書滿滿供師生閱讀的地方嗎?而這裡書沒幾本,巨大的挑高中庭內僅擺放了一張沙盤。

還以為進了售樓處。

校園里處處氣勢不凡,石砌欄杆隨處可見,每棟建築均有仿唐式建築屋頂。西南角一處長約50米、落差達15米左右的多級瀑布群上建有涼亭,四周有假山、水車、棧道、水景、石拱橋等。

走進辦公樓內,掛有「 副書記」門牌的辦公室面積超過30平方米,另一間掛有「 課管處主任」標牌的辦公室面積在30平方米左右。

總面積1.4萬平方米的學校餐廳,除了學生們的就餐區,4層還有多個包間,紅木鋪地、座椅扎花、餐具精緻。

這也不比外邊的酒店差吧。

4棟教師公寓樓,其中104套為兩室一廳一廚一衛,334套為一室一衛,所有公寓「 席夢思、衣櫥書櫃、沙發桌椅、餐桌灶具、衛生洗浴、電視寬帶一應俱全,可直接拎包入住」。

報個總賬,截至目前建設這個學校一共花去了7.1億人民幣。

號稱華為攜手清華打造國際「 貴族」學校——清瀾山學校,已經是中小學頂級配置的校園了,也就投資5億,輸給了這個貧困縣的中學。

想必這是當地的最貴族學校,一年學費少說得二三十萬,不然怎麼匹配這巨額投入呢?

可它的的確確是一所普通的縣級中學,並且,這還是一所位於貧困縣的豪華中學。

作為2019年5月才摘帽的深度貧困縣,2019年鎮安縣完成地方財政收入1.78億元,公共預算支出主要靠財政轉移支付。

這是一座要靠外來輸血才能運轉的縣城。

鎮安中學項目2015年啟動後,工程造價節節攀升。

知情人透露:「 現在幾年過去,決算造價又有變化,目前投資已達7.1億元。」除了按概算需連續12年每年向銀行還款5337萬元以外,還有2億元左右欠款。

將來縣上拿錢還一部分,再想辦法爭取上級資金解決一部分。

根據鎮安縣《2019年財政預算執行情況和2020年財政預算草案的報告》顯示,2019年「 防範化解政府債務風險任務艱鉅,償債壓力不斷增大」。

2020年1月至5月,全縣地方稅收收入完成6081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7.2%。報告稱,2020年「 政府債務還本付息激增,收支矛盾更加尖銳」。

為了建這所學校,整個縣城都背上了沉重的財政負擔,這些債歸根結底都是老百姓買單。

當地一些幹部認為,高標準建學校體現了「 再窮不能窮教育」的理念,即使建得超前一些也無可厚非。

可這也太超前了吧。

校園乾淨美觀即可,要雕樑畫棟幹什麼?

食堂寬敞明亮即可,要豪華包間幹什麼?

辦公室大方夠用即可,要這麼大面積幹什麼?

這到底是不是以辦教育為名,行大興土木之實?

不過,大手花錢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可以拉動GDP,可以為屬下謀福利,可以為地方增光彩,可以為升遷打基礎……

花錢的好處有一萬條。

可蔡京的理論並不正確。

沒有科技進步,沒有合理的分配製度,蔡京所謂的「 花錢拉動經濟」政策只能變成劫貧濟富的推手,民脂民膏被揮霍一空。

我們現在甚至有了凱恩斯這樣更高級的理論:擴建工程、完善公共設施,不僅能提升生產效率,還讓人們賺到錢,這樣就能刺激經濟繁榮。

否則,沒人消費,生產者就賺不到錢;賺不到錢,生產者就會壓縮生產;壓縮生產,就會產生更多失業;更多人失業,就會進一步壓縮消費。

修水利建高速鋪鐵路,這套理論辦了不少好事。

但是再高級的理論也要遵循最基本的道理——欠債是要還錢的。

貴州的獨山縣,每年財政收入不足10億元,盲目舉債近2億元打造「 天下第一水司樓」、「 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等形象工程。

主導項目的縣長被免職時,獨山縣債務高達400多億元,絕大多數融資成本超過10%。

每年光債務利息就超過40億元,全年財政收入不吃不喝也遠不足償還利息。

當年重慶市德感街道辦事處篆山坪村辦公樓,進樓需過兩扇高約4米、寬可進轎車、上面鑲嵌獅子的大鐵門;站在直徑1米多的羅馬柱門框下,需仰頭才能看到房頂;樓內有21間房,面積1200平方米。

以前豪華辦公樓、形象工程、爛尾工程的新聞屢見不鮮,上面三令五申可還是有人鋌而走險。

早在2013年2月,有關部門就發出《關於勤儉節約辦教育建設節約型校園的通知》,提出要按照樸素、實用、適用和節約資源的原則建設學校校舍,嚴格控制校舍建設項目的造價標準,不得搞豪華裝修,堅決杜絕「 豪華校門」、「 豪華辦公樓(室)」等。

陝西鎮安縣中學應該稱得上是豪華了吧?

大學者,有大師之謂也,非大樓之謂也。只會蓋大樓不算會搞教育事業。

如果鎮安縣真的有錢花不完甚至為此發愁,我提幾個不成熟的建議。

多發放伙食補貼,讓全縣的中小學生能多吃點肉;

多提高教師待遇,吸引更多更優秀的老師來任教;

多設立獎學金,讓家境貧寒的孩子活得有尊嚴,讓品學兼優的學生飛得更高更遠;

多給圖書館買點書,多給學校配點保安,多配點副科老師,多添點文體設施,需要錢的地方太多太多了。

這些項目,並不會增加多少GDP,也沒有看得見摸得著、氣派漂亮的高樓大廈。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這些才是灌溉人才的涓涓細流,它能流進每個學生家長的心裡。

可唯一的缺點就是,這些錢流不到某些人的腰包裡。

來源:老斯基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