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鞋如何暴漲31倍?揭祕炒鞋江湖:有人通宵蹲守南京路搶限量鞋,有人與店員勾結拿貨

炒鞋

「原價一千五,炒到四萬八,暴漲31倍!」

這兩天,國產球鞋

爆款漲價、缺貨的消息

在微博和朋友圈「刷屏」

新疆棉」事件後,不少消費者轉而關注國產運動品牌,卻無奈發現,「連喜歡的國產鞋都買不起了」,有人甚至調侃:以前沒錢買李寧,現在沒錢買李寧……

一件商品短短幾天漲價數十倍,顯然不是市場運行的正常現象,這甚至引起了新華社等官方媒體的關注,痛批「炒鞋」行為。

「炒鞋」熱

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常逛街的人對這樣的場面大概司空見慣:耐克、阿迪達斯等運動品牌門店前,人群排起長隊,購買所謂的限量款球鞋。

不少上了年紀的過路人好奇:打幾折?便宜嗎?多少錢?

真實情況卻是,不僅不打折,還要排隊、抽籤、搖號才能買。付完款出來就有「黃牛」問你,「加300齣嗎?」當然,如果沉住氣回家掛上網專賣,大概率能賺更多錢……

一雙穿在腳上的鞋而已,居然如此搶手?這無疑挑戰了不少人的認知。

更誇張的是,類似現象這些年已經成為常態。

2016年,一家鞋店門口,購買限量球鞋的消費者排起長隊。

當火車站的「票販子」、醫院的「號販子」都逐漸成為記憶中的名詞,「鞋販子」開始為人熟知,球鞋市場則成為「黃牛」們的新戰場。

在這個日益龐大的球鞋市場裡,有人是出於喜愛,有人被營銷裹挾,有人則試圖牟利。原本只是日常消費品的球鞋被賦予了另一種意義,「炒鞋」也變得像炒股一樣複雜起來。

一雙球鞋漲價數十倍

球鞋市場越來越「畸形」

就在前幾天,吳琦在阿迪達斯的官方網店上為剛買的新球鞋辦理了退貨,「這個節骨眼上,再喜歡也不買了」。

這是一款2003年推出的經典籃球鞋,最近重新生產發售,一度引起不少球鞋愛好者熱捧搶購,二級市場售價也一度水漲船高。

可緊隨其後的風波,讓該品牌幾乎所有鞋款的銷量都遭遇斷崖式下跌,在一些二級市場銷售平台上,球鞋的市場價也明顯走低。這是吳琦選擇退貨的另一個原因。

18年前,為了和自己崇拜的籃球明星穿上同一款球鞋,小學5年級的吳琦發奮學習,用全班第一的成績央求媽媽買了這雙鞋。也是從這雙球鞋開始,吳琦對球鞋產生了興趣,「穿上連走路都感覺不一樣了!」

在吳琦的印象裡,十多年前的學生時代,即便是最搶手的球鞋也是可以在商場貨架上隨便購買的,多數還可以享受折扣。

不過近些年來,他越來越感覺到,和自己有著相同愛好的人越來越多了,想要延續自己的這項愛好,卻變得越來越難。

一雙球鞋漲價數十倍,也是球鞋市場越來越「畸形」的產物。

球鞋交易像炒股

有人每天分享心得

一定程度上,打破市場本來的平靜的,是一批球鞋交易平台。

這些平台一方面主打「真假鑑定」,解決了不少消費者買球鞋時害怕買假的「痛點」,同時又打造出了一種與淘寶不一樣的交易模式——平台按照賣家的最低出價顯示價格,出價最低者先成交,個人賣家將鞋寄往平台,鑑定通過後發往買家。

由於每一雙球鞋的交易記錄都實時顯示,價格波動和銷量一目了然,因此也成為了球鞋市場的「晴雨表」。

去年12月19日,「SneakerCon」上海球鞋潮流展在上海開幕。瀋陽 攝

這一銷售模式最早來源於美國一家網站「StockX」。正如其名稱一樣,球鞋交易成為了像炒股一樣的行為。

「當一雙球鞋流入二級市場,其實就完成了從『商品』向『股票』的轉變。」一位揚州的專業球鞋賣家陸皓這樣理解「炒鞋」,他做這門生意已經12年了,從愛好變成職業,近兩年收入尤為可觀,一雙原價不到800元的耐克球鞋,轉手就能買到一兩千元,有些款式甚至賺得更多。

「一雙鞋能不能漲價,能漲多少,取決於它的稀缺程度,以及它本身所代表的球鞋文化的受認可程度,或者說是大家的需求量。」

而每一次的限量發售,以及明星「帶貨」,都會在二級市場掀起更大的波瀾。「王一博上腳」「肖戰同款」「吳亦凡代言」……成為「鞋圈」的「財富密碼」。

陸皓介紹,「鞋販子」有時會把平台掛出的低價鞋全部收購,再加價賣出,「其他人看到這雙鞋最低價上去了,就會跟風買,有點像買股票、買期貨。」他甚至加入了一個微信群,群裡每天都有人分享市場動態和心得,討論該去「沖」哪雙鞋……

人人都恨「鞋販子」

人人也都是「鞋販子」

平台的出現,真正讓每個人都兼具了買家和賣家的「雙重身分」。

「今天嘴上罵著販子,明天轉頭又去抽自己根本不喜歡的鞋,拿去賣錢。」在28歲的斌傑看來,自己的心態代表了不少人,這也是如今球鞋市場如此「繁榮」的原因之一。

斌傑是朋友們眼中的「鞋王」,他常在微信朋友圈裡晒出新入手的球鞋,身邊同事們則發現,他腳上的鞋常常是從沒見他穿過的。

上班時間,他的穿著與單位其他同事並無二致,都是統一的制服,下班後,他則會換回休閒裝和球鞋,「這樣才感覺又做回了自己。」

斌傑至今還記得,上大學時第一次被室友拉去排隊買球鞋時的場景。

「一雙鞋原價1800塊,買到了賣出去能賣8000塊,這便宜誰不想撿啊。」起初,斌傑對球鞋並不感興趣,只是有次偶然聽室友說起,抱著掙點生活費的心態跟著室友「入了坑」。

為了買到這雙限量版的球鞋,斌傑和室友提前一天傍晚就來到了南京東路上的耐克專賣店,此時的隊伍已有十多人——這雙鞋第二天上午9時才開始抽籤發售,現場派發80個簽,而鞋只有10雙。所以,來得早並不保證能買到。

即便如此,還是有不少人通宵蹲守。冬夜的南京路,寒風吹徹,五光十色的霓虹燈都已熄滅,更顯得冷清。有經驗的老手們帶來了大棉襖和小板凳,初來乍到的斌傑禁不住直打哆嗦,只能和室友輪番到附近通宵營業的麥當勞休息取暖……滿滿「誠心」並未讓他們獲得幸運女神眷顧,打了一夜冷戰,兩人最終卻是空手而回。

不過這次挫折沒有讓斌傑知難而退,反倒從此正式加入了倒賣球鞋的大軍。只要有機會,他就會去排隊購買限量球鞋,或是在網上「秒殺」搶購,通過網絡論壇與其他球鞋愛好者們交易,每次可以賺到幾百到上千元不等,這對大學生來說著實是一筆不小的收入。他自己也越來越喜愛,並用賺來的錢買了不少球鞋,「反正也沒有什麼成本,搶到就是賺到。」不少同學都開始加入進來。

「散戶」尚且如此,更不必說靠做球鞋生意掙錢吃飯的生意人們了。

為了儘可能多拿到搶手的球鞋,他們各有各的辦法:有人僱傭賦閒的大爺大媽去實體店排隊,有人與專賣店店員勾結直接「走後門」拿貨,還有人甚至運用一些「外掛軟件」參與線上「秒殺」或抽籤……真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這些專業的「鞋販子」收走了市場大多數貨源後,就掌握了定價權。

因此,倒賣球鞋牟利的人多了,真正喜歡球鞋的人想要買到心儀的鞋款,自然也就得多花錢了。

人人都恨「鞋販子」,人人也都是「鞋販子」。

有人屯了兩倉庫鞋「砸」手裡

賣一雙虧一雙

有人歡喜有人愁。既然是生意,有賺就會有賠;既然像「炒股」,有漲就會有跌。

囤貨還是出手,盈虧往往就懸於一線之間。原本高價的稀缺球鞋,由於品牌方突然增量發售,有可能就會導致價格「跳水」。作為「散戶」,斌傑沒少吃過虧:一款被稱為「白斑馬」的阿迪達斯球鞋由於限量發售,市場價一度飆上5000元,斌傑早期以3000多元的價格買入,本想囤貨等著繼續漲價賺一筆,不料卻傳出品牌方重新生產發售的消息,這款鞋的市場價很快跌至2000齣頭,再也沒有漲起來……

這段時間,始料不及的「倒閉」,也讓陸皓結結實實挨了一記重錘。

在球鞋愛好者的圈子裡,將一款鞋市場價暴跌稱為「倒閉」。近期的「新疆棉」事件,讓消費者對耐克、阿迪達斯、彪馬、匡威等不少外國運動品牌興趣大減,球鞋價格也紛紛走低。

在球迷和球鞋愛好者聚集的體育論壇「虎撲」上,「運動裝備」板塊裡熱議的都圍繞李寧、安踏、匹克、361度等中國運動品牌展開,偶爾有些網友發帖諮詢耐克球鞋,回帖中滿是網友們的勸阻與諷刺。

以經營耐克和阿迪達斯球鞋為主的陸皓自然也受波及,屯了兩倉庫的鞋「砸」在手裡:不賣吧,收不回本,賣了吧,賣一雙虧一雙。只能靜待事態發展。

在消費者們用腳投票,下單國產品牌的同時,一些「鞋販子」嗅到商機,趁機轉戰國產球鞋市場,部分鞋款的價格因此突然暴漲。

有網友發現,一雙發售價格499元的休閒鞋,售價已漲至3699元。更有人發現,一雙發售價1499元的球鞋,平台售價竟達48889元,漲了31倍,衝上了熱搜。

消費愛國心炒鞋

邪氣須狠剎

事實上,漲價數十倍的鞋款原本就是一雙發售於多年前的限量款,數量極為稀少,市場存有量不多,決定價格的也只有幾個人。說白了,賣家想定多高的價格是自己的事,從銷售記錄來看,確實也是無人問津、有價無市罷了。

儘管整體漲幅並沒有這一極端個例那麼誇張,國產球鞋的普遍漲價確是事實。

因供求關係影響導致的正常價格漲跌可以理解,「炒鞋」盈利其實也無可厚非,但打著愛國旗號,利用消費者的愛國情懷,大肆投機斂財,顯然不利於市場發展。

近幾年,國產品牌憑藉出色的設計和技術研發已經贏得了越來越多消費者的青睞,現在更是他們進一步打響品牌的好機會。而「炒鞋」的出現,不僅導致球鞋愛好者買不到想要的球鞋,還會讓國產品牌失去消費者的信任,無異於竭澤而漁,自斷國產品牌升級之路。不管是監管部門,還是商家、平台,都應採取措施遏制這一做法。

對消費者們來說,支持國貨、選擇國貨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在購買時還是應當理性,這樣就能避免成為「韭菜」,那些擾亂市場秩序的無良「鞋販子」們自然也就不會有市場了。

如何看待千元球鞋炒成天價?

聽聽市民們怎麼說↓

歸根到底

鞋子是用來穿的,不是用來炒的

你說呢?

轉載自上觀新聞微信號(ID:shobserver)

作者:吳頔 連俊翔 狄斐 解放視覺等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