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見過哪些讓你目瞪口呆、腦洞大開的騙局?

文: 張嶔 

比起現代社會裡,那些五花八門的「 騙術」「 花招」來,中國歷史上的幾場鬧出「 大動靜」的騙局,何止有著「 腦洞大開」的風格,更有著永不過時的深思回味。首先很有現實意義的,就是唐朝一樁「 簡單粗暴」的鬧劇:張祜挨坑。

張祜挨坑

大唐詩人眾多,被《全唐詩》收錄了349首作品的張祜,或許算不得大唐最傑出詩人,卻一定是唐朝最「 真性情」的詩人。此人一生以「 處士」自居,為人處世大大咧咧,且最嚮往快意恩仇的「 江湖生活」,見到大俠式的人物,也是發自內心的崇拜。哪怕寫起詩來,也常是「 按劍從沙漠,歌謠滿帝京」的豪情,字裡行間全是血脈噴張。但以《桂苑叢談》的記載,這大唐「 熱血真男人」張祜,卻也栽在這「 熱血」上。

當時這「 仰慕江湖」的張祜,有一天家裡突然來了個不速之客。此人手提寶劍腰掛人頭,生得一派威武風採,叫張祜當場就看得心潮澎湃。然後這客人侃侃而談,大談自己浴血報仇的事蹟,然後請張祜能給自己十萬錢,幫自己找另一位恩公報恩。如此開門見山,叫張祜也熱淚盈眶,當場痛快拿了十萬錢出來。那客人也不客氣,留下人頭就飄然而去。這一場偶遇,叫張祜半天緩不過勁來,大有今天粉絲在網上遇上「 偶像真身」的感覺,全身熱血翻騰。

可「 翻騰」了一天多,那位大俠卻再無動靜,有點回過味來的張祜,也發現這「 人頭」不對勁,壯著膽子一驗看,這所謂「 人頭」,竟然只是個肥碩豬頭。所謂「 大俠」,不過是個投其所好的騙子。就靠幾句狠話,一顆豬頭,輕輕鬆鬆就從張祜身上摟走十萬錢,還叫他白激動一場。

如此操作,也叫才華橫溢的張祜,在典籍裡留下了千年笑臉。可這「 冒充大俠提著豬頭坑錢」的套路,直到今天還衍生出無數種新花樣,比起那些「 冒充X普騙人轉錢」的簡訊,或是「 冒充明星騙你投資」的「 項目」,更可以說是祖師爺級別。也都是「 明明看上去反智」,卻總有人心甘情願上當。 「 有才」如張祜都被坑,現代生活中的我輩,也要對這類騙子擦亮眼睛。

而和這些簡單粗暴的騙子比起來,歷代當然不乏「 套路深」的操作。而倘若看上去一身正氣的官員們,也「 跨專業」轉型做騙子,其「 套路」也往往讓人哭笑不得。最典型的,就是宋真宗年間的一幫「 精英文官」們。

你見過哪些讓你目瞪口獃、腦洞大開的騙局?

北宋號稱「 與士大夫共治天下」,經過激烈科舉選拔出的文官們,理論上說該是正氣凜然的一群人。特別是身為「 父母官」的地方官,那更要滿滿透著誠意。可在宋真宗年間,這「 誠意」卻是做官的笑話——《澶淵之盟》後的宋真宗,雖然不再和遼國打仗,卻開始對內折騰,沉迷起「 天書下凡」的把戲,動不動就要跑泰山祭天,還大肆宣揚祥瑞。各地的官員也是紛紛跟風,紛紛匯報自家地界上有「 祥瑞」,從東家的牛生了怪胎,到西家的山上掉下塊石頭,全都當祥瑞報。報了就證明大宋有「 老天庇佑」,不報白不報。

可報了這麼多祥瑞,老天爺卻不太給面兒,到了1016年,大宋境內爆發了空前的蝗災,密密麻麻的蝗蟲席捲南北各省。那這不是打臉?如果說先前「 報祥瑞」,還算是官員們被動跟風,這下「 父母官」們更是鐵了心:管他老百姓水深火熱,為了皇上高興,為了自家烏紗帽,那就咬緊牙關繼續騙!

你見過哪些讓你目瞪口獃、腦洞大開的騙局?

於是,天雷滾滾的一幕來了,明明各地蝗災肆虐,老百姓糧食顆粒無收。可各地「 父母官」送上來的奏報,卻都似商量好了似的海吹。有的說自家境內的蝗蟲,居然連莊稼都不吃,一排一排的主動餓死。還有的蝗蟲本來鋪天蓋地殺來,可老天爺卻突降奇雨,竟一下就淋死了幾千斛蝗蟲。為了把瞎話編圓了,好些地方官還拿出了「 實錘」,送來了幾隻蝗蟲屍體,以及長勢很好的麥穗樣品,果然把宋真宗哄得心花怒放,還在朝堂上炫半天。

在這「 密切配合」下,一些「 感動大宋」的故事,也在官員們的渲染下迅速流傳。比如有人說,蝗蟲過境時主動撲向莊稼,給莊稼做了肥料,所以越鬧蝗蟲莊稼越旺。還有人說,有些地方的農民一看蝗蟲來了,家家嚇得不行,沒想到蝗蟲走後,自家的糧食一點也沒少,頓時感動的涕淚交流……就連宰相王旦也附和說「 如果沒有神靈保佑,今年莊稼不保啊。」宰相都跟風了,各位官員們自然也鬧更歡,各個忙著報祥瑞,沒幾個關心抗災救災。

如此操作,比起現代某些「 海外精英」們「 喝消毒液能抗疫」「 5G天線傳播病毒」的思路,可以說「 心有靈犀」。

饒是大宋官員們編得圓滿,卻也攔不住現實打臉。沉浸在「 祥瑞」「 感人故事」裡的宋真宗,有一天正在汴京皇宮裡吃午飯,沒想到天突然黑下來了。原來傳說中「 不吃莊稼」「 自覺死去」的蝗蟲,在席捲中原大地後,竟直接朝汴京城撲來,以至於汴京上空全是蝗蟲,連陽光都被遮擋住,現場頓時一片黑暗。被啪啪打臉的宋真宗,當場獃立在原地,不久後就臥病在牀……

你見過哪些讓你目瞪口獃、腦洞大開的騙局?

為什麼說富庶的大宋,一百多年裡「 積貧積弱」?看看這幫「 精英」如此嫻熟的「 戲精」操作,這大宋就算有再多錢,再「 共治天下」,照樣得弱。

說過了古代史的兩個「 騙局」,最後值得一說的,是一位近代史上的「 外國友人」:英國布朗公司駐華代表巴克斯。

在那個帝國主義列強掀起瓜分中國狂潮的清末民初年間,巴克斯只是外國公司的一名員工。但這麼一位員工,卻在英國駐華的官員圈子裡「 很紅」。一來此人語言天賦極好,能把英國人一頭霧水的老北京土話說得賊溜。二來此人口才極好,平日說話雲山霧罩,動輒滿嘴跑火車,卻都跑得讓人心服口服,不知不覺就心生敬意。三,也是最重要一點,此人據說人脈很廣,北京的外國人圈子裡,到處流傳著他的傳說,甚至有人說他是慈禧太後的「 知己」,袁世凱的把兄弟,相當的神通廣大。

要是在平時,這個人也就是被當做個傳說,但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打紅了眼的1915年,巴克斯卻成了英國駐華大使館的救命稻草:西方列強原本以為「 打幾個月」的「 一戰」,打到1915年還沒個頭兒,可各國的庫存武器彈藥,卻都幾乎見了底兒。眼看早武器來不及,英國就動起了歪腦筋——要不在中國回收點?要知道,從「 晚清新政」起,中國就是西方軍火的大買家,僅1912年到1914年(一戰爆發前),中國單進口步槍就有四十萬桿,至於機關槍火砲等裝備,那更是在倉庫裡堆積如山。

於是,英國政府就打起了算盤:既然眼下英國缺軍火,那不妨就從中國回收一批?可這事兒也不容易辦。當時的中國,還是「 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一戰爆發後,就乖乖聽列強的話嚴守中立,絕不敢把武器賣給任何一家。 「 明著買」不行,英國外交部就想「 偷著買」——你巴克斯不是號稱在中國人脈廣嘛,搞點武器來?

對這個高難度要求,巴克斯眼皮都不眨就拍了胸脯——20萬支步槍,900挺機槍,200門火砲,請好吧您吶。然後,按照巴克斯給英國外交部的電報說,他與北洋政府展開了多輪艱苦的談判(花了英國大筆公關費),談判談了好幾個月,終於取得突破性進展,裝備齊活了,船也齊活了,滿載軍火的船舶將從九江出發抵達香港,然後浩浩蕩蕩去英國。英國政府就等著領軍火吧。

再然後?竟然就沒有然後了,巴克斯的一頓電報後,運送軍火的船出發了,香港這邊的英國人眼巴巴等,竟然連影子都沒等著。至於神通廣大的巴克斯?那更是找不著人。悲憤的英國政府出面查實,更查出個雷結果:巴克斯匯報的「 與北洋政府談判」,居然全是他自己瞎編的,北洋政府根本就不承認。甚至,所謂巴克斯的那些「 鐵哥們」,即北洋政府的各位官員們,更是賭咒發誓,從不認識巴克斯這個人……

英國政府在白搭了大筆電報費與公關費之後,得到的卻是這麼個結果。而這位玩失蹤的巴克斯呢,一年後又出現在北京,還又折騰了一樁古董詐騙交易。而當時的英國政府,已經被他坑了個慘。英國駐華大使朱爾典更怒斥說「 關於巴克斯為英國政府取得武器的事從頭到尾都是虛構的」。

但話說回來,這麼大的一件事,巴克斯來回倒騰,把「 談判」「 提貨」「 起運」全套戲做足,還能完美虛構出一個在北京的朋友圈,「 騙子」這一行當裡,他也是「 頂級高手」。這麼一出鬧劇,見證的不止是一戰的慘烈,更有那時的西方列強們,「 中立」下的虛偽畫皮。

參考資料:《洪憲帝制外交》《北洋外交史》《宋真宗傳》《中國遊俠史論》《遊俠史》

來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