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解讀:節約與浪費

節約與浪費

文:worldpupil111 

有大智慧的人,總是能把深刻的問題用簡潔的方式表達出來,著名經濟學家米爾頓·弗里德曼就是這樣的人。他指出,人類社會有四種花錢方式:

  

米爾頓·弗里德曼

1、花自己的錢辦自己的事

這個最容易理解,也是日常生活中每天都發生的事情。人們會認真考慮,把錢花到刀刃上。

這種支出是節約的。

2、花自己的錢辦別人的事

大部分情況發生在做慈善。有請客、送禮等,嚴格說應歸結到辦自己的事。

這種支出是謹慎的。

3、花別人的錢辦自己的事

這很容易理解,比如公款請客和送禮。看看世界各地的辦公樓,大家心裡就有數了。

這種支出是浪費的。

4、花別人的錢辦別人的事

這是現代社會中,關於公共支出和社會救濟的問題。理解這個問題,需要建立二個常識:任何財政收入和公共支出,都來自於納稅人的支付;政府只是消耗財富,不會增加任何財富

這種支出是浪費的。

生活中的案例,不勝枚舉。

前幾天某北方某城市爆出體育官員操辦國際馬拉松貪腐案,就是納稅人出錢、官員化錢的典型案例。全國數十個城市蜂擁舉辦的所謂國際馬拉松,用出場費和獎金吸引幾個黑人參加,就可以堂皇地冠以國際馬拉鬆的名頭了。這裡面的名堂,大家不難想像。

美國的公款浪費,也是驚人。前些天美國紐約市應對疫情,匆匆建立了方倉醫院。花費5200萬美元,最後接收了79名病人,每個病人的平均支出超過60萬美元。從外地緊急支援的醫生護士紛紛抱怨,雖然每天得到一二千美元的高額補貼,卻無聊得成天玩手機。

東海岸也不甘落後。加州上屆州長任期內比較節儉,卸任時有超過216億美元財政盈餘。而油頭粉面的Newsom上任後以來,不僅把原來的積蓄揮霍一空,還創下了五百多億美元的赤字。他乾了什麼?給非法移民增加醫療健保,給無家可歸者大量補貼,把罪犯從監獄中放出來,……。當然,入不敷出的結果,自然就是加稅。

現在,加州有全美最高的企業和個人所得稅,並成為2019年全美流失人口最多的州。新的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大約20萬人在2019年從加州搬到了其他州,而第二名是紐約州,失去了大約18萬人。率先離去的,肯定是精英階層。

東部的紐約和西部的加州,這二個地方,從州長到議會,長期被民主黨控制,那麼官員上下其手,也就不奇怪了。前些天加州洛杉磯官場爆出了醜聞,從現任規劃負責人、市議員,到前任副市長、建築安全官員、公共工程官員,被FBI一網打盡。

但這些官員和克林頓奧巴馬比起來,又是小兒科了。這二人混入官場最高位置,資產增加幾百幾千倍,最後都成了億萬富翁。而絕對值增加最多的是前紐約市長佈隆伯格,這個變色龍在任職後巨額資產翻了一翻。

各類世界組織也是浪費的高發地。以WHO為例,2018年WHO總支出為22.92億美元,其中約8%為差旅支出。對比一下,七千多名員工的世衛花費1.8億美元於旅行,而3.7萬人的獨立國際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MSF),一年的旅行支出為四千多萬美元,兩者的人均差旅支出的差距達20多倍。媒體爆料,WHO管理者出行經常是頭等艙和豪華酒店

小結

討論浪費和節約,需要明確前提。

個人的錢怎麼支出,是個人的自由。每個人有自己的消費能力和觀念,有的人喝二鍋頭,有的人喝茅台,有的人買一百元的T卹,有的人買一千元的T卹。只要自己花錢,都屬於正常。

公共支出,都是納稅人的貢獻,這應當盯緊。所以,討論節約和浪費,主題是公共財政的透明度問題。公共財政的透明度問題,本質上是公權力的監督和製約問題

在弗里德曼看來,社會最佳的節約方式,就是保護個人產權、保持低稅收。個人產權受到保護,一方面是個人財產的自由支出,一方面是公共稅收和支出必須被公眾警惕並嚴格監督。

簡單的說,老百姓的浪費和節約,不需要別人操心。

來源      歷史之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