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情婦身份混上來 當拜登副手只是幌子

文:李子木

8月19日晚,民主黨全國大會的第三天活動,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的家鄉特拉華州威爾明頓,會議主席本尼·湯普森繞過了唱票表決,宣布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女參議員卡瑪拉·哈裡斯(Kamala Harris)當選為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為什麼呢?怕她落選,怕壞了奧巴馬的事。

被稱為「女版奧巴馬」的混血參議員哈裡斯是牙買加和印度的混血兒,血液裡沒有半點華裔的成份,但她曾經為了爭取華裔的好感,得到華裔美國人的支持,還讓人給起了個中文名「賀錦麗 」。經過媒體一宣傳,哈裡斯的本名在華人圈沒幾個人知道,但「賀錦麗 」卻眾所周知,這讓哈裡斯在政治上占了不少便宜。

哈裡斯出身學者家庭,父母分別是經濟學家和醫療領域學者。但哈裡斯沒有跟隨他們的腳步投身學術,而是選擇從政,她的政壇上升之路與中共的不少女黨官們非常相似,是從當情婦開始的。

● 以情婦身份打入核心政治圈

1994年,29歲的哈裡斯認識了60歲的加州2號人物、州議會議長威利·布朗(Willie Brown)。在沒有經過選舉的情況下,被任命為議會中兩個委員會的成員,一步登天。

雖然布朗比哈裡斯(賀錦麗)大30歲,且是已婚人士,但他有權,於是哈裡斯從床上走通仕途

威利·布朗當時在舊金山社交圈無人不知,他生活奢靡、頻換女友,多次因巨額收入來路不明而受到調查。

雖然布朗比哈裡斯大30歲,且是已婚人士,但他們很快便開始交往,哈裡斯的母親還公開為二人辯護。

這段不倫感情給哈裡斯帶來了人生的轉折,1994年,布朗安排她到加州失業保險上訴委員會、加州醫療援助委員會等機構掛名,每年可收到數十萬美元的報酬。另外哈裡斯還收了布朗送的豪車。

哈裡斯公然以情婦的姿態出入各種奢華聚會和晚宴

但布朗送給哈裡斯最大的禮物,是打入加州政界核心圈的門票和隨之而來的人脈。哈裡斯跟隨布朗出入各種奢華聚會和晚宴,在他當選舊金山市長時也一路相伴。就在很多人以為布朗會為了哈裡斯離婚時,他們分手了,沒多久哈裡斯便開始和主持人蒙特爾(Montel Williams)交往。

不過哈裡斯對從政的野心已經形成。布朗和她雖感情不再,卻在分手後結成政治盟友,並一路為其保駕護航。

在布朗成為舊金山市長三年後,哈裡斯進入舊金山檢察官辦公室的職業犯罪部門任職。沒多久,檢察官特倫斯(Terence Hallinan)把哈裡斯看中的職位空缺任命給了別人,二人發生不和。布朗為此公開批評特倫斯沒有做好工作。

兩派人就此結下梁子。在布朗的安排下,哈裡斯離開檢察官辦公室,進入舊金山市政廳工作,並在2003年競選舊金山地方檢察官職位,挑戰特倫斯。

在布朗這個強大靠山的幫助下,哈裡斯順利當選舊金山地區檢察官。但由於她的團隊募集的資金遠超過法律規定的211000美元,達到了621000美元,因此她的團隊事後又繳納了34000美元的罰款。

2014年,哈裡斯與埃姆霍夫結婚,利用職權幫丈夫牟利

面對媒體質疑,2019年布朗在舊金山紀事報上發表了一篇題為《當然,我和卡瑪拉·哈裡斯約會了,那又怎樣?》。他寫道,他可能通過任命她為議會委員會成員並支持她競選地方檢察官來「影響」她的職業生涯。他還公開承認自己幫助了其他一些禍害美國的政客擁有權力,例如眾議院民主黨籍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加州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文末,他大言不慚的說,這就是政治。

作為檢察官,哈裡斯在決定是否起訴某案件上有極大裁量權,因此與布朗有密切關係的個人和機構,往往會在哈裡斯這裏逃過一劫。

布朗當年成為舊金山市市長後不久,便任命律師欽奇利亞(Hector Chinchilla)為舊金山規劃委員會主席。該職位在決定項目的執行與否上有巨大權力,欽奇利亞藉此牟利數十萬美元後被指控。哈裡斯上任僅八個月後,便撤銷了針對他的所有八項指控。

布朗的另一個長期捐贈人拉米雷斯(Ricardo Ramirez)也因此受益。他經營一家名為Pacific Cement的水泥公司,靠著和布朗的關係,截至2003年,舊金山三分之一的公共工程項目使用的都是Pacific Cement的產品。

由於該品牌混凝土品質不達標,拉米雷斯在事情暴露後沒能逃過被指控的後果。但哈裡斯和拉米雷斯達成了一項秘密認罪協議,最後將這個涉及公共安全的問題,以環境污染為由,罰款42.7萬美元了事。

2010年,哈裡斯在布朗的支持下贏得加州司法部長選舉後,依舊延續了她選擇性執法的風格。2014年,她與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結婚,後者在一家名為Venable的律所工作,該律所代理了許多大公司,而這些大公司的業務中有許多需要哈裡斯的「支持」。

2015年,美國有14個州因虛假宣傳,對一大批營養食品公司展開調查,而哈裡斯的加州司法部辦公室也收到了大量投訴,單是Herbalife這一個品牌便有七百多份投訴件。但整個過程中,哈裡斯彷彿失聰盲人一樣,沒有對任何品牌展開調查。原因很簡單:這些問題品牌幾乎全是她丈夫埃姆霍夫所在的律所代理的,其中包括GNC、Herbalife、AdvoCare、Vitamin Shoppe等等。

2015年8月,埃姆霍夫被升職為律所的西海岸運營董事總經理。

此外,哈裡斯對其他民主黨老朋友也關照有加。加州前州長傑瑞·布朗的姐妹凱薩琳(Kathleen Brown)是能源公司Sempra Energy的董事會成員。該公司因重大失誤,在2016年爆發了號稱美國史上最嚴重的天然氣泄露事件,上萬民眾被迫搬離。然而,哈裡斯拒絕調查此事。

● 女版奧巴馬

哈裡斯和奧巴馬也是老相識,因為理念相同,她早在2004年起就開始支持奧巴馬,2007年總統競選中,哈裡斯把妹妹瑪雅(Maya Harris)和妹夫韋斯特(Tony West)也拉來一起幫助奧巴馬的競選活動。

2013年,奧巴馬在一次公開講話中,讚美哈裡斯是「全美國最漂亮的司法部長」。

奧巴馬和哈裡斯都在加州上過學,哈裡斯研究生階段在加州的哈斯汀法學院(位於舊金山)就讀。奧巴馬也在加州洛杉磯的私校 「西方學院」念過兩年,然後轉學去了哥大。

哈裡斯比奧巴馬小3歲,今年56歲,也想效仿奧巴馬在首屆聯邦參議員任內就競選總統,但幾場電視辯論過後,民望從10%跌落到2%,競選資金又枯竭,只好早早宣布棄選。這把奧巴馬急的半死。

現在呢,連哈里斯本人都沒想到,自己會「峰回路轉」被拜登選中,不僅有機會成為副總統,而且興許因為瞌睡拜登在總統任上就睡過去了,自己能借桿爬上美國總統寶座。

拜登怎麼可能選擇她當自己的搭檔呢?去年哈裡斯(賀錦麗)就因為爭奪黨內總統候選人,在辯論時狠狠的得罪了拜登,選誰當副手拜登都不能選她!

原來,哈裡斯是奧巴馬選中的,而不是拜登。

這事要從拜登已故長子博·拜登(Beau)說起,在哈裡斯擔任加州檢察總長期間,博是特拉華州的檢察總長。通過與博的交往,她認識了博的父親喬·拜登。

博是父親在政壇上的指望,但是因患腦癌,在2015年去世,年僅46歲。

2016年,哈裡斯競選加州參議員,不僅獲得了奧巴馬的支持,還獲得了拜登的支持,因此成為十多年來首位進入參議院的黑人女性。她在擔任加州資歷淺薄的參議員的那段短暫時間裡,以對川普政府官員和提名人發起敵對式質詢聞名,包括在最高法院確認聽證會上對卡瓦諾(Brett M. Kavanaugh)的無理質詢。這些表現都是哈裡斯獲得更大權力的敲門磚。

黨內候選人電視辯論中,哈裡斯是打擊拜登 最深的那一個

從情婦坐火箭上來的哈裡斯政治野心越來越大。2019年,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生日那天,她宣布加入黨內競選2020總統的隊伍,成為前副總統拜登的黨內角逐對手。

出乎拜登家族意料的是,在黨內候選人電視辯論中,哈裡斯是打擊拜登最深的那一個。她精準狠挖拜登的種族主義黑歷史,把他多次罵到無力還擊。老熟人阻擋拜登的總統路,導致兩家親密關係出現了嫌隙,拜登夫人吉爾博士至今對哈裡斯的無情無義耿耿於懷。 拜登陣營「負責副手遴選」 的克里斯· 多德,也曾公開抱怨野心勃勃的哈裡斯對攻擊拜登的惡行「 沒有悔意」。

7月28日,拜登在德拉瓦州發表經濟政策講話後,媒體鏡頭拍到了他手中便條上關於哈裡斯的談話要點,包括 「不記恨(她)」「 曾與我和吉爾(拜登夫人)一起競選」「才華橫溢」「對競選幫助很大」「 對她的尊敬 」。

媒體鏡頭拍到了拜登手中的便條

報導說,可見拜登心裡還是過不去這道坎。這次挑選副手,拜登也想自己說了算,可他實在沒底氣。畢竟拜登能成為前任副總統是奧巴馬的選擇,此次能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也是借奧巴馬的助力。

奧巴馬卸任搬離白宮後,並沒有像其他總統一樣告老還鄉、安度晚年,而是在華盛頓特區一棟豪宅住了下來,還經常召集舊部開電話會議,像「太上皇」一樣半公開遙控著民主黨。為什麼要這麼累?搞垮美國的歷史任務還沒完成啊!

4年前,被認為強勢的希拉里·柯林頓躺著就能贏,但沒想到竟敗給了地產大亨川普。4年中,奧巴馬多了不少白髮,但也沒有把總統川普、副總統彭斯搞下去,三號人物佩洛西也沒能如願掌控白宮。眼看下一次總統大選就到了,還得安排人去完成啊!這個人不是貪婪的瞌睡拜登,而是比拜登年輕22歲的更加冷酷貪婪、不擇手段也要達到目地的「女版奧巴馬」哈裡斯。

● 親共派興奮起來

哈裡斯一踏入政壇就取了一個中文名字,叫「賀錦麗」。

哈裡斯被選為副總統競選人後,有些舊金山的親共華人政客迫不及待的發去了各種祝賀,好像在美國終於有了一個中共黨代表成了副總統競選人。

2014年,哈裡斯是時任加州總檢察長,她沒有直接表態支持或者反對47號提案。她所領導的總檢察長辦公室負責47號提案的提案的題目、選票概述和選民指南介紹等,對於哈裡斯的批評聲音認為她所領導的總檢察長辦公室在撰寫選票語言時,未能告知選民完整的信息,最終47號提案獲得60%的選民支持而通過。

那麼,2014年加州選舉中的47號公投提案的內容是什麼呢?

這項公投旨在將多項非暴力的重罪(felony)轉為輕罪(misdemeanor),包括偷東西和使用非法藥物。其中就設置了一個標準,即不超過950元的話,就是輕罪。不少華裔認為,這導致了許多人偷了不足950元的東西之後,難以檢控,被抓了又被放出來繼續作案,讓小商戶苦不堪言。很多人說賀錦麗的政治遺產就是享受放縱壞人、製造更多的壞人。

另外,作為奧巴馬的「麻友」,賀錦麗還親自撰寫了大麻合法化提案,此提案要求大麻不再是「非法毒品」,不需要被聯邦的管制,生產、販賣和吸食都屬於合法行為。所有曾經因為持有大麻而判刑的人,都應取消其罪名和刑期,歸還他們的「清白」。

曾經的吸毒者哈裡斯表示,這條法案的根本目地就是為了促進美國的正義與和平,因為在美國有色人種因為大麻而被起訴的數量比白人多得多。根據她給出的數據,非裔美國人因大麻相關罪行而被捕的可能性是白人的3.3773倍,她認為這是對有色人種的歧視。

2019年,哈裡斯(賀錦麗)還曾提議要聯邦政府撥款1000億美元,幫助400多萬非裔購房,說是這樣每個非裔可獲得25000美元。原來哈裡斯是共產主義戰士、熱衷於平均主義。當然,她沒有打算把自己的存款拿出來與非裔分享,而是想把納稅人的錢拿出來討好選民,增加自己的選票。

實際上,每位選民投下去的選票不僅僅是看誰能給自己多少暫時的實惠,而是在選擇希望自己生活在安寧中還是生活在災難裡。

人民報首發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