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樹:俄烏戰爭觀察 論刻赤海峽大橋的垮掉

橡樹:俄烏戰爭觀察 論刻赤海峽大橋的垮掉

爆炸中的刻赤大橋。

刻赤大橋爆炸位置。

2022年10月8日,俄烏戰爭持續第226天。

確實是打人打臉。

這一次,在一個非常特殊的日子,烏克蘭重重的一巴掌,落在了一個非常敏感的地方——連接克裡米亞至俄國本土的刻赤海峽大橋。

綜合媒體消息,當地時間10月8日清晨,一輛來自塔曼半島方向的卡車在刻赤海峽大橋的公路橋上發生爆炸。

很快,公路橋爆炸波及鐵路橋,使得7節前往克裡米亞半島方向的油罐列車爆炸起火。

爆炸發生後,克裡姆林宮指示即刻在刻赤海峽大橋上成立一個「與緊急情況有關的」政府委員會,負責調查爆炸原因和善後。同時,俄國克拉斯諾達爾邊疆區負責人、「克裡米亞負責人」及俄國安全部門、全俄保險公司聯盟負責人等相關人員趕往現場,開啓事故救援調查工作。

目前,爆炸已經使得刻赤海峽大橋出現兩處坍塌,鐵路公路運輸隨之中斷,好在大橋可供通航的拱門結構部分沒有損壞,俄國方面開通了克裡米亞和克拉斯諾達爾邊疆區之間的渡輪服務。

據初步估計,刻赤海峽大橋這次爆炸或造成2億至5億盧布損失。

至於爆炸原因,俄方既有爆炸為普通安全事故說法,也有俄方「克裡米亞負責人」謝爾蓋·阿克西奧諾夫指認這次爆炸為烏克蘭方面作為。

此外,來自俄統一俄羅斯黨的國家杜馬代表奧列格·莫羅佐夫則認為,這次爆炸事件是一次「烏克蘭不懂規矩的宣戰」行為,是「一場毫不掩飾的恐怖主義戰爭」。

比較戲劇性的是,烏克蘭總統辦公室主任米哈伊洛·波多利亞克在10月8日談起刻赤海峽大橋發生爆炸,猶如8月9日談起克裡米亞俄軍新費多羅夫卡機場發生系列爆炸,10月1日談起克裡米亞俄軍貝爾貝克空天軍基地一樣,一邊總結當天在其他戰場對俄軍的打擊戰果,一邊又暗示「爆炸行動」是對俄國的一種清算,最後還不忘語重心長地提醒俄方,秋風正高,一定要註意「煙頭」、「棉花」等易燃物。

下午,烏克蘭真理報援引匿名人士發聲,披露炸毀刻赤海峽大橋是烏國家安全局的一次特別行動。不過,烏國家安全局則對此消息保持緘默,尚未發表任何聲明。

無聲勝有聲。

此刻,俄方沒有證據,只能恨視烏克蘭,捂臉猜想……

爆炸之前的刻赤海峽大橋。

鐵路橋7節前往克裡米亞半島方向的油罐列車起火。

刻赤海峽大橋為一座橫跨刻赤海峽公路鐵路兩用橋梁,全長19公裡,跨海部分7.5公裡。大橋於2018年通車,造價2279億盧布,俄國克裡姆林宮頭腦為其通車剪彩。

顯然,在俄烏關系上,刻赤海峽大橋既是俄國奪得2014年的第一次俄烏戰爭全勝及占領克裡米亞地區的紀念碑,又是2022年的第二次俄烏戰爭的俄軍南方戰場的重要後勤樞紐。

然而,這個俄國頭腦「欽批」的金光閃閃的項目,在烏克蘭人眼裡,實為俄國擄走領土的「國恥紀念碑」。

早先,澤連斯基辦公室主任顧問阿列斯托維奇多次談起刻赤海峽大橋,聲稱「烏克蘭向西方夥伴承諾不使用援助武器打擊俄國境內目標,但是,克裡米亞大橋是『俄在烏克蘭領海內的非法建築』,因此這個聲明對克裡米亞大橋並不適用」。

在7月、8月期間,烏克蘭軍政方面發言人也在多個場合聲稱,烏軍如是出現「技術可能」,將會將克裡米亞大橋列為目標。

也就在這段時間,多方媒體披露,烏軍極大可能已經擬定了襲擊大橋方案。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則在多次抗議俄方試圖公投吞並烏克蘭領土時候聲稱,烏方為報複俄方「公投入俄」行動,將會採取包括襲擊刻赤海峽大橋在內的更多強硬措施。

然而,鑒於襲擊刻赤海峽大橋容易刺激俄烏戰爭升級,觸動關聯「核衡勢」及國際政治與關系,以及烏軍襲擊刻赤海峽大橋需要高度依賴北約及美英等方面提供相應情報,甚至可能是提供ATACMS陸軍戰術導彈或者其他增程炮彈等等原因,烏軍長期缺乏「政治戰機」,並沒有將此計劃付諸行動。

10月以後,烏克蘭繼續迎來轉機。

隨著俄國慘敗哈爾科夫,手忙腳亂匆忙實施了「部分動員」、「公投入俄」、「核威懾」新戰略,並且在9月30日無視聯合國祕書長及世界多國抗議、反對,克裡姆林宮簽署關於頓涅茨克、盧甘斯克、赫爾松和紮波羅熱地區臨時占領領土「進入」俄羅斯聯邦的「協議」。

之後,進入10月,北約、烏克蘭、英美及50多個拉姆施泰因會議國家受此刺激,對俄戰略即刻全面調整,轉向進入了對俄國予以不妥協、不回旋、不留餘地的戰略反制軌道。

就此,烏克蘭得到了打擊包括克裡米亞的俄軍防禦縱深的「政治戰機」。

刻赤海峽大橋爆炸事件的炸點圖1。

刻赤海峽大橋爆炸事件的炸點圖2。

刻赤海峽大橋爆炸事件全景圖。

刻赤海峽大橋爆炸事件全景圖。

從刻赤海峽大橋爆炸事件的炸點圖可見,10月8日在刻赤海峽大橋的克裡米亞橋身有多個爆炸點,明顯屬於非常規事故、非小規糢游擊戰的規糢化軍事行動的結果。

換言之,在俄國人及克裡姆林宮對俄烏關系最為敏感的地方,遭到了來自烏克蘭的遠程火力的精確打擊。

那麼,俄國會像梅德韋傑夫曾經放言「如果打擊克裡米亞大橋,那麼烏克蘭將會遭到審判日式」那樣,對烏克蘭的打擊作出極端回應嗎?

我的分析為:不敢!

此前,當別人尚未意識到俄國「核威懾」之時,我在3月-9月間多篇文章強調核威懾。甚至曾被多家自媒體噓指為「俄粉」,為俄國壯大聲勢」。

但是,從9月21日-9月30日,在判讀俄國錯誤實施「新戰略」之後,面對現在很多媒體、自媒體開始熱議誇談俄國「核威懾」的時候,我卻認為俄烏戰爭最具壓力的「核威懾」時間段已經過去。

基於核武器的最大戰略力量為「核威懾」而非「核戰爭」的原則,以及克裡姆林宮草率啓動「核威懾」戰略,嚴重影嚮「核衡勢」及國際政治結構,正在遭到空前嚴厲的戰略反制等情況,基於俄國雖然有著相當的核武器、常規武器體量,但是相比北約、英美及50多個拉姆施泰因會議國家一方,實為絕對的弱者等現實。可以認為,俄國不能,也無法因為10月8日的刻赤海峽大橋爆炸事件,向烏克蘭予以對等反制。

當然,更談不上俄國會在「核威懾」失效以後,為一次明明可以隱忍的「打臉」式襲擊,而真正發起一場沒有「勝望」的核戰爭。

此前,我在4月、5月間,談及俄國在俄烏戰爭的三條重要後勤線。

第一條為俄國別爾哥羅德經哈爾科夫往頓巴斯北線戰場的後勤線;第二條為俄國羅斯托夫往頓巴斯地區、紮波羅熱地區、赫爾松地區的後勤線;第三條即為克拉斯諾達爾邊疆區經刻赤海峽大橋至克裡米亞、赫爾松地區的後勤線。

到了10月,戰局變化,俄軍隨著哈爾科夫及頓巴斯北線戰場崩潰,現在則以剩餘的第二、第三條後勤線,支撐頓巴斯戰場、紮波羅熱戰場、赫爾松戰場。

刻赤海峽大橋作為克拉斯諾達爾邊疆區至克裡米亞、赫爾松地區的後勤線的咽喉通道,可謂現階段俄烏戰爭的戰略級目標。

如今,烏克蘭方面打掉這個目標,既在軍事上炫燿了己方遠程精確打擊能力,破壞了俄軍後勤線短期內的通暢,為俄軍本就不利的赫爾松戰局蒙上陰影;也在政治上否決了俄國對克裡米亞地區的控制權,並且對俄國「公投入俄」戰略進行了有效反制。

同時,烏克蘭這次精選特殊日子,直接打擊俄國非常敏感的刻赤海峽大橋,還向世界輿論高調證明,俄國的「核威懾」戰略,已經徹底失敗。

刻赤海峽大橋爆炸、坍塌事件對俄方而言,可以說是俄烏戰爭爆發以來最具羞辱感的一次打擊。

如何回應?

被逼到懸崖的俄國非要發起一場核大戰?

又或者只能繼續捂臉,假裝這次又是一次「莫斯科號」沉船事故?

唯有搓手,左右為難。

來源:流浪的橡樹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