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的立場問題

謝田:烏克蘭戰爭何以讓舉世失心風?

文:洛克雜譚

以前看三國的人無不挺劉貶曹,因為作者就是那麼寫的,他就是要讓你挺劉貶曹。

如今經過易老師等人的解讀,是不是感覺「挺劉貶曹」的「小人書性格」很可笑?

但是別急,很少有人能真正擺脫「小人書性格」,絕大多數人都會長期生活在自己的「小人書性格」之中。比如現在對俄烏之戰的立場。

下面的分析首先排除帶魚幫戰壕派夾頭黨那些人群,只談此岸所謂的自由派關於俄烏之戰的分歧。

此岸自由派絕大多數是烏派,甚至可以說按照之前的立場,全部都應該是烏派。最大的原因就是美國挺烏反俄,而美國是此岸自由派的燈塔。

之所以有極少數以前的自由派在此戰中站在了俄方立場,不是因為他們不再喜歡自由,而是因為他們逐漸看到了一個不那麼美好的、甚至是醜惡的美國。

都知道當今的美國左右兩派已經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右邊指控左邊倒行逆施,大搞LGBT性亂放蕩,非法難移民禍亂美國,尤其是大選舞弊謀殺了先賢們的民主。

左邊認為右邊MAGA(讓美國再次偉大)是極端主義,「半個法西斯」,為了對付他們甚至動用了FBI、司法部、國會等國家公器。

這種矛盾在美國是無法調和的,不惜一死支持特朗普及MAGA的美國退伍老兵,只身攻擊FBI機構,就是一個明證。

此岸自由派支持俄羅斯的,正是與美國MAGA同樣的原因,反對LGBT、反對黑命貴、反對零元購、反對媒體和平臺操控輿論,更加痛恨大選舞弊。他們認為,靠舞弊竊位的人是罪犯,根本不配坐在那個位子上,並且,那個位子上的罪犯的一切行為也都是犯罪行為。

試想,那名只身伐罪的老兵,如果他有獨立武裝的能力和實力,將會如何?必然將竊取選舉的犯罪團夥繩之以法,必然整治左派們多年來滋生的種種違背人倫的歪門邪道。

用這個視角審視拜登統治下的美國,以及他們所支持的澤連團夥,就有了「一場大陰謀」的發現。而普京,自然也就成了那名只身伐罪、對抗陰謀勢力的老兵,只是他更有能力和實力。

而絕大多數此岸自由派,他們也知道美國左派的種種不堪,也知道長此以往美國必然加速混亂,但除了美國,他們的精神真的無所依賴。

所以,他們只能不斷說服自己去相信,美國還能依靠自身制度糾錯;不斷說服自己去相信,即使有拜登曲線,拜登也沒有舞弊大選;不斷說服自己,即使LGBT很惡心,黑命貴很胡鬧,但那可能就是自由的真諦?

為此,他們讓自己激動在一場場澤連集團勝利的歡欣中,刻意回避正在美國發生的你死我活危急存亡的左右意識形態的血戰。

事實上,這些人正是竊選者的同夥,是LGBT和黑命貴的幫兇,是勒龐指出的被「自平博」之類假大空的口號激勵著、裹挾著、利用著的烏合之眾。

他們挺烏的理由,除了無奈依賴美國(不管誰統治)之外還有一個,就是「敵人的朋友就是敵人」。不幸的是,這正是「挺劉貶曹」的小人書性格,欲成為易老師那樣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不妨先學學人家怎麼解讀三國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