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還不能死

文: 生薑斯基

520是個特殊的日子。

男孩女孩們心潮容易澎湃,一澎湃就想嘮點什麼。

沒有感情的時間管理達人,出手就是洋洋灑灑幾千字,訴說著多人運動都無法掩蓋的深情。

元氣滿滿的董事長,忍不住在深夜透露自己元氣其實沒有這麼滿,到了深夜也會睡不著覺。


時間管理達人的長文夠長,水分也大,沒人吃他那一套,想繼續在咱這圈錢,難了。
 
元氣滿滿董事長的長文雖短,但是感情真摯,悲傷悔恨溢於言表。

更重要的是,他給自己找到了一個瑞幸不能死的理由:我們有上萬名員工

哪怕全世界都覺得瑞幸岌岌可危,他們二季度依然保持每天十家店面的速度進行擴張。

這種深陷自己故事裡的自信,堪比馬老先生。

寶庫說這是演技後遺症。

演得太久,演員會沉浸到角色裡面,進而相信故事裡的都是真的。

關於瑞幸涼掉的消息,最近一個月其實出過不少。
 
4月2日,瑞幸自曝,第二天大家瘋狂擠兌免費券。
 
當時就有人擔心瑞幸會被薅羊毛薅到破產。
 
幸虧瑞幸服務器及時當機成功,抵住了第一波攻擊。
 
4月6日,又傳來瑞幸服務器被上門查封的消息。
 
後來弄清楚了,市場監管部門上門調查是真的,查封服務器是假的。
 
「 服務器要是拿走,公司就癱瘓了。」
 
一直到昨晚,納斯達克一紙禁令,要求瑞幸必須退市,完成了致命一擊。
 
如今的陸正耀,不知道會不會想起康美藥業。
 
同樣是主動暴雷,康美藥業在2018年5月發布一份《關於前期會計差錯更正的公告》,聲稱由於會計錯誤,貨幣資金多算了300億。
 
誤以為自己身家多了幾百萬這個錯誤我也經常犯,不過是在夢裡面。
 
很快康美藥業告訴我們,300億不過是個小數字。 2019年6月,證監會的《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公佈了調查結果:2016-2018年,康美藥業虛增營業收入291.28億元,累計虛增貨幣資金886億元。
 
相比之下,瑞幸不過是虛增了22億銷售額。
 
結果康美藥業被證監會處以60萬元罰款,股價應聲漲停。
 
瑞幸股價縮水90%,被納斯達克勒令退市。
 
不僅僅是美國機構要搞瑞幸,我們證監會也要強烈譴責它。 

這基本意味著,瑞幸回國上市的路子也被堵死了。
 
證監會發這條微博的時候,下面有人留言:關你啥事?
 
康美造假幾百億的事情你是怎麼處理的?
 

 
票友的憤怒之情當然可以理解,但是瑞幸這一次絕對不是割了國外韭菜這麼簡單。
 

瑞幸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它擋住的不僅僅是中概股的路,而是整個資本市場的路子。
 
細心的朋友可能早就發現了,今年以來關於外資的一系列大動作。
 
4月1日起,取消對券商的外資持股比例限制,外商來中國開證券基金公司,再也不用搞合資了。這個措施比計劃中整整提前了八個月。
 
5月7日起,進一步放開了合格境外投資者的資金管理和額度要求。
 
更重要的是,要立法保護私有財產,讓私有財產和公有財產處於平等地位

 
這才是真正的定心丸,在一小部分外國人印象裡,我們仍然停留在大鍋飯時代。所以他們覺得在這裡做生意缺少安全感,就是害怕突然有一天政策變了,辛辛苦苦賺的錢被悉數充公。
 
如今拿出這顆定心丸,就是要讓外國資本放心地走進國門,踏入A股。
 
說明什麼,說明我們現在太需要熱錢進來了。
 
雖說美聯儲的印鈔機日夜不停,大水洶湧,肆虐全球。
 
但是美元有個特點,無論他們在外面混得多麼浪蕩,美國國債是他們永遠的家。
 
美元加息的時候,美元往美國跑;

經濟危機的時候,美元還往美國跑;

美國人在全球買買買,美元流到各國的外匯儲備賬戶裡,各國最後購買美國國債,還是要往美國跑。
 
原因無非有一個:美國國債是全球流動性最高的低風險資產。
 
現在要想外資進來接盤,當務之急就是要塑造資本市場乾淨透明、流動性好、法規完善的良好形象。
 
這邊家長要請人家進來喝茶,那邊你就給人表演一個鐵鍋燉自己,不查你查誰?
 
現在瑞幸面臨最大的問題是,失去了境內境外上市渠道,誰還敢投瑞幸?
沒有了上市機會,再投瑞幸性質可就不一樣了。
 
以前投瑞幸,主要是想去股市上賣個好價錢,賺個差價。
 
現在投瑞幸,那就真的是信仰了,元氣滿滿地相信,瑞幸真的能夠盈利。
 
以前的瑞幸高傲地昂起頭顱,外人想投一點,他連看一眼都不想看。
 
如今的瑞幸愁容滿面,被忽悠進來的資本拼了命地往外逃。
 
4月2日瑞幸自爆造假,第二天,瑞信就代表六家機構向陸正耀發出強制性提前還款通知。
 
為此,5月6日,加拿大人陸正耀還在香港法院起訴瑞信,上演了一出瑞幸起訴瑞信的繞口令。
 
瑞幸這邊忙著告別人,那邊別人也忙著告瑞幸。
 
早在4月底,已經有投資者向廈門中院(瑞幸咖啡註冊地法院)郵寄起訴書,申請起訴瑞幸咖啡。
 
該韭菜自曝「 26.9美元買入,6.3美元賣出,損失超過70%」。
 
5月15日上午,14家境外投資機構起訴瑞幸咖啡案在香港開庭,他們要尋求1.1億美元的賠償。
 
這只是一個開始,按照瑞幸咖啡1月份最高市值119億美元來算,瑞幸要賠的錢還有很多。
 
等到上百億美元的索賠一一落實,哪怕是加拿大人陸正耀,也不得不與瑞幸咖啡完成切割。
 
到時候苦的就是瑞幸的上萬名員工。

 
特殊時期,穩住就業是關鍵。

希望加拿大人陸正耀洗心革面,積極承認錯誤,免費券就別送了,咖啡價格也提一提。
 
錢留自己手裡,多給員工發兩天工資。
 
這樣可以涼得慢一些,讓大家有時間找下一份工作。
 
另外奉勸各位年輕人,創業失敗、表白失敗、新婚被綠都不用過於悲傷,洗個熱水澡,睡一覺。

明天太陽照常升起,日子還是這樣。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