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如何暴打瑞幸咖啡

文:谷溪

瑞幸承認財務造假

2020年4月2瑞幸咖啡日,號稱「割資本主義韭菜請中國人喝咖啡」的「民族企業」瑞幸咖啡,披露了關於高管COO劉劍及幾名員工對銷售收入進行造假、偽造了22億人民幣交易額的內部調查報告。

公告發出後,瑞幸咖啡股票盤前暴跌85%,盤中臨時停牌,截至收盤時跌去了3/4的市。同時,多家美國律師事務所表示,已就證券欺詐行為對瑞幸咖啡公司和特定管理人員提起集體訴訟。

首先聲明,我並不支持「瑞幸咖啡割資本主義韭菜請中國人喝咖啡」這個說法。

生意就是生意,不是什麼愛國情懷,最終都是為了賺錢而已,再大的優惠券也不能改變「瑞幸咖啡最終還是要盈利」這個事實。難道未來在美上市的瑞幸咖啡盈利了、替股東賺了錢,我們再說瑞幸「暴打社會主義」嗎?

瑞幸赴美上市,又不是替中國人出去行騙,怎麼能把通過融資來進行市場推廣的行為,叫「暴打資本主義」呢?而且,當今資本全球流動,我們也很難說瑞幸融到的資本全部來自於美國。這種把生意和民族情緒捆綁在一起的說法,其實蠢的狠——用資本主義的經營手法、去資本主義國家上市、再用資本主義的金錢來擴大經營的瑞幸咖啡,本身不就是一家資本主義公司嗎?何來「暴打資本主義」之說?自己暴打自己嗎?

造假就是造假,騙人就是騙人,欺詐行為無論出現在哪裡,都為人所不齒。正如我們不會因為孫楊是中國人,就袒護他的違規行為;也不會因為瑞幸咖啡的創始人來自中國,就為其證券欺詐文過飾非。

在承認了自己造假之後,「民族企業」瑞幸咖啡,迎來了集體訴訟和股價崩盤,高管們也必將為他們的證券欺詐行為付出法律代價。

今天我們來看看,造假的瑞幸咖啡,是如何反被資本主義一通暴打的。

渾水實錘,暴打瑞幸

早在2個月前的2020年1月31日,專門通過做空中國在美上市公司股票的渾水機構,就發布了一篇關於瑞幸咖啡造假的報告。

報告裡指出:

  1. 財務造假:瑞幸咖啡虛增商品銷量、消費單品數持續下滑、虛增客單價、虛假陳述廣告投入、虛增非咖啡類產品占比等等,通過一系列從上到下的系統性手段,偽造出了瑞幸咖啡欣欣向榮的假象,而實際上這一「通過大量補貼爭奪市場、然後靠高毛利產品盈利」的商業模式完全不成立。

 

  1. 管理層套現:公司管理層通過股票質押等方式將49%的持股套現、股東和關聯方有過不誠實掏空公司的行為、公司增發的錢不用於好好經營主業(和樂視類似)。

 

  1. 經營模式不成立:報告質疑瑞幸的經營模式,認為中國以茶為主要飲品,咖啡市場增長緩慢;客戶對價格敏感,漲價會輕易流失客戶;經營模式在未來看不到利潤;產品無明顯優勢;小鹿茶等品牌面臨法律風險等。

這份報告的寫作團隊非常厲害,用了最傻、最貴、但也最可靠的方式,僱用了92個全職,1418個兼職,選取了瑞幸4409家門店裡,比較頭部的1832家門店,都挨個去單天留守12個小時,通過全程錄像的方式,作為證據,用數人頭去估算瑞幸這部分頭部門店的平均售賣杯數。

同時,為了確保數據無瑕疵,他們甚至對視頻進行了極為苛刻的篩選,只要視頻時間不夠12小時、哪怕只缺少10分鐘,也直接扔掉,不計入統計樣本,以此確保數據的真實性。

此外,該團隊收集了25843張小票,作為銷售數據的統計樣本——在統計學上,5000張小票就能達到95%的置信水平,而他們取樣了25000張,將置信水平提高到了99%,誤差1%。這一數據非常具有說服力,可以說是無法反駁的鐵證。

報告發出後,瑞幸咖啡當日股價下跌10%,瑞幸官方回復「 這份報告顯示了對公司商業模式和經營環境的根本誤解。瑞幸咖啡打算採取追索行動來保護自己免受這些惡意指控,以保護股東的利益」。

瑞幸面臨集體訴訟

可笑的是,自稱要「保護股東利益」的瑞幸咖啡,最終承認自己對股東進行了欺詐。

4月2日,瑞幸咖啡向美國證監會提交監管文件顯示,在審計2019年年報,發現問題後,董事會成立了一個特別調查委員會。該調查委員會今日向董事會說明,發現公司2019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期間虛增了22億人民幣交易額,相關的費用和支出也相應虛增。目前調查仍在進行,公司將進一步對財務數據等調整進行公告。

瑞幸咖啡這樣大規模的欺詐,必然面臨集體訴訟,而受損股東有權向瑞幸索要高額懲罰性賠償。美國律師事務所Block & Leviton在4月3日宣布,已就證券欺詐行為對瑞幸咖啡公司和特定管理人員提起集體訴訟。而此前,美國加州的GPM律所、 Schall律所,紐約州的Gross律所、Faruqi律所、Rosen律所和Pomerantz律所等均表示,可以協助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1月31日間購買過瑞幸咖啡股票的投資者追討損失。

根據美國法律,提供不實財務報告和故意進行證券欺詐的犯罪要判處10至25年的監禁,個人和公司的罰金最高達500萬美元和2500萬美元。公司和信披義務人將承擔民事責任。由SEC或私人提起民事訴訟。由於美國對證券違法行為實行集團訴訟制度,造假的公司及其相關責任人將會面臨巨額民事賠償了;甚至負有責任的中介機構及其責任人也會面臨刑事制裁和民事賠償。

不僅如此,根據3月1日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第二條第四款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外的證券發行和交易活動,擾亂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市場秩序,損害境內投資者合法權益的,依照本法有關規定處理並追究法律責任」,瑞幸咖啡也極有可能違反了中國證券法。

瑞幸咖啡的相關人員,無論在美國還是在中國,都跑不了牢獄之災和天價罰款。

騙子,終將被暴打,無論是被「資本主義」暴打還是被「社會主義」暴打。

更有可能的是,兩邊一起暴打……

總結

多年前,《古惑仔》中的靚坤曾經教育我們:做錯就要認,挨打要立正。

明明自己虛構誇大了營業收入,以欺詐的方式騙來了擴張的資本,還恬不知恥的稱之為「暴打資本主義,請中國人喝咖啡」。這樣的公司,應該得到最嚴厲的處罰。

我們應該感謝這些研究機構和做空機構,雖然其直接目標是自身盈利,但客觀上極大的促進了整個市場的健康與繁榮,保護了市場和股東們的利益。他們如同非洲草原上方盤旋的禿鷲,時刻緊盯著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老、病、殘」公司,並時刻準備對之進行「暴打」。

對於那些把騙子公司「民族企業」概念捆綁在一起的人,我只想說:

要捆綁,請捆綁你自己,希望你能和瑞幸共進退、最好也去承擔一下集體訴訟的天價賠償。

而我,絕不與騙子為伍。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