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開店,多數掛了

開店
文 | 李波

等到本季度房租到期,劉佳或許就會關掉她的第一家花店

這是成都市錦江區一間約為40平米的臨街花店,附近有中學、醫院,劉佳一眼就看中這個鋪位。每天清晨一營業,門口兩側的架子上就會擺上鮮花綠植。台階上,青翠的綠蘿招展著肥大的葉片,一盆盆多肉小巧可愛,鮮豔奪目的月季紅火地燃著。矗立的木黑板寫著「今日特價玫瑰」等字眼招徠客人。

這間洋溢著美好的花店符合了文藝女青年劉佳的完美想像。只是,唯一但也最致命的缺點就是:花店不掙錢。

虧損很嚴重,十分慘澹。8月12日,房租賣不回來就直接轉讓了。」劉佳苦澀道。

開一間自己的店,自己做老闆,將興趣和賺錢相結合……辭職開店被許多年輕人視為在職場受錘後的退路。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電影《天堂電影院》

開店幾個月,劉佳耗光了上班的積蓄,看著店裡似錦的繁花,她五味雜陳;去年開了一間乾貨店的楊功誠一年虧損三十萬,他一邊上班一邊創業,用工資收入維持盈虧;第一次開奶茶店的凌怡君熬過了最冷清的時候,她最想告訴那些小白,奶茶店靠情懷是活不下來的;葉飛僅經營菸酒副食店三個月時間,很快從賺錢夢裡清醒過來,如今到東莞的工廠裡上班。

開一家屬於自己的理想小店不難,難的是要靠這個小店實現最初想要的理想生活。一不小心,退路可能就成了死路。

店的理想

劉佳的上一份工作是廣告投放。五年時間來,她過著典型的白領生活:朝九晚七,週末單休,手裡有固定的幾個廣告客戶,節奏穩定。

開店的衝動來自於一次和老闆的吵架。去年10月,因為工作上的摩擦,劉佳和老闆產生了衝突。「不幹了!」性格強勢的劉佳直接裸辭了。她沒有急著找下一份工作,而是給自己放了一個月的假,去了夢寐以求的西藏。

日劇《大叔的愛》

高原的風光讓人沉靜。在西藏的每一天,劉佳都在想:「難道我就這樣打一輩子工?」從拉薩回成都的飛機上,劉佳突然下定了決心:「一定要開個屬於自己的花店!」這是一個權衡了理想和現實的結果,她也考慮過奶茶店,但高昂的加盟費令她卻步。

下飛機以後,行動派的劉佳馬上執行起來。她向有經驗的朋友了解花藝行業,同時在網上學習包花、做花籃。由於不懂裝修,劉佳直接花了6萬元接手了一個舊花店。

她簡單地歸置了原有的家具,按照自己的想法分出了乾花區、鮮花區和禮盒區,買了包裝紙和網紅爆款裝飾,購入了喜歡的禮盒和婚慶花藝禮品。

劉佳一個人搞定了所有事情,全部成本投入在10萬元左右。從打工人變成花藝掌柜,劉佳似乎觸摸到了理想生活的模樣。

劉佳的花店一角

某諮詢機構曾對年輕白領群體做過調研,結果顯示,80%的白領上班族有開店打算。開店夢非常普遍,其中奶茶店是大家開店的首選。另一份小店店主報告調查顯示,小店店主以80、90後為主,小生意人、白領和工人是小店的主要創辦人群,近三成的店主曾為企事業單位白領。

對於他們而言,開一家小店是戰勝失業焦慮、追求夢想和自由的有效通路之一。夢想和愛好,驅使著年輕人們勇於拋棄一份看似無味的工作,轉而追求一間承載著諸多自由和幻想的小店。

微博平台上有多個關於辭職開店的熱門討論

葉飛曾經是餐廳的學徒,他那時的未來規劃是學好廚藝,開一間飯店賺錢。他做了一段時間以後,發現自己不喜歡餐飲行業。「我不想做這樣單純勞動力的工作,而且廚房每天就幾個人,和外界幾乎沒有交流的機會。」

2019年10月,葉飛拿出了全部的幾萬元積蓄在贛州某縣城開了一間菸酒商店。

店面位於三岔路口,樓上和旁邊就有兩家網吧,附近有菜市場,人流較為密集。從籌備到開業,一切都很順利。家人都很支持,還托熟人介紹靠譜的供應商供貨。葉飛還記得開業那天雀躍的心情,因為據他所知,開這種小店的熟人都賺錢了。於是,葉飛也格外憧憬當老闆的小日子。

有些人出於一種衝動就能雷厲風行地去開店,有些人則需要長久的醞釀,理性地將心中的念頭落地。

楊功誠的家裡是經商的。17歲時,他就獨立幫家裡做生意,雖然沒有虧錢但生意失敗了,導致失去了江蘇市場。從那時起,他就清楚地認識到:生意並沒有那麼好做,自己還沒想像中那麼有能力。楊功誠開始不斷提升自己,學習、分析家裡做生意的邏輯和成功原因。直到2020年,他終於等來了第二次經商實踐的機會。

電視劇《雞毛飛上天》

4月下旬,楊功誠想到開一家經營自家乾貨的店鋪。

因為他父親有羊肚菌基地和蘋果基地,楊功誠希望能為自己家產品開闢新的市場,同時想經營好新的副業,為自己提供多一個經濟來源。「我是一個行動和想法同步的人,我的念頭一開始就很精準。這不僅僅是一個店,我想要在三十歲前有自己的生意。擁有獨立的經濟來源,是很大的驅動力。」

楊功誠與父親商量以後都覺得可行,他回到深圳以後便開始尋找店面。開店中最大的困難是找到一個合適的店鋪,在預算內滿足乾淨大氣、停車方便等需求。每天下班後,楊功誠就會沿著計劃的路線一家家店看過去,在物色了上百家店鋪之後終於在龍華區錦繡江南龍華大道臨街找到一間滿意的門店。

楊功誠一共投資了30餘萬。6月,乾貨店如期開業。雖然內心有所預想,但當一切變成現實,他的心情還是沉重了起來。「因為我知道要投進多少錢,當時投入以後還看不到任何回報,賺錢依然有未知數。我滿腦子都想著怎麼去讓這家店盈利。」

生存

新店開張,心情總是雀躍的。但新手老闆們很快要面對經營現實的拷問:店,怎麼活?

不久前,閒置交易平台閒魚發布了一份《2021創業避雷指南》。通過轉賣數據,我們能從側面窺見各行業創業的成功率。2021年第一季度,創業者最應該避開的項目是:奶茶店、咖啡館、花店、茶葉店、服裝店、便利店、劇本殺店、美容院、密室逃脫店等,相關商品轉讓最多。

閒魚近日發布的創業避雷指南

諷刺的是,奶茶店、花店、劇本殺店等都是近年來在年輕群體中討論最為熱烈的開店理想。「奶茶店不做了,低價處理全套設備。」「品牌奶茶店帶鋪轉讓。」每一筆轉讓背後,都意味著一個開店夢的破碎。

「沒什麼苦難,因為都是困難。」凌怡君如此形容開第一家奶茶店的感受。2017年8月底,她在杭州開了第一家奶茶加盟店,總共投資了40萬元,裝修、房租費用約為17萬,剩下的大頭就是加盟費用。她慶幸,在沒有開店經驗和他人領路的情況下選擇了加盟,品牌公司會在奶茶製作、門店經營、活動運營等各方面給予一些指導。

奶茶店開業情況

儘管如此,開業的冷清還是令凌怡君吃了一驚:第一天奶茶店的營業額僅有500元。那時的她完全不知道如何去推廣,這種慘澹的情況一直到次年夏天才有所好轉。當時,凌怡君老公策劃了一個2.99元喝珍珠奶茶的團購活動,極大提升了營業額以及點評網站的好評。

「真正有提升作用的,還是行業的紅利和品牌的崛起。只靠個人的努力是沒有用的。」凌怡君總結道,2018年開始好轉以後,她才有了信心在奶茶行業堅持下去。2019年她開了第二家,如今一共開了7家連鎖店,還有3家在計劃中。

目前凌怡君開了七家奶茶連鎖店

對當下的成功,凌怡君顯得冷靜:「沒有充足的資金支持和足夠的心理準備,奶茶店對於新手而言並非好的選擇。現在開奶茶店的成本越來越高。一些『幾萬元開奶茶店』完全是割韭菜的。奶茶店的位置要核心,品牌要有競爭力,經營要捨得投資,這些都建立在充足的資金投入上。」

她認為年輕人辭職開奶茶店的選擇草率、不理智:「很多人對自己的能力沒有清晰的認知,覺得別人可以賺錢,自己也能賺。但遺憾的是,最後大部分人都是陪跑的。本職工作上的成功很可能是平台所賦予的。」

電視劇《平凡的榮耀》

凌怡君的成功是少數的,當下奶茶店的生存之爭堪稱殘酷。有數據顯示,僅2020年全國就新開了9萬家奶茶店,其中90%都經營不善,7成線下咖啡館也經歷著虧損。在閒魚上,與奶茶店相關的商品占據相關轉讓品類的一半。

劉佳還沒等到花店的春天。每天,花店的房租成本加水電雜費約在400元左右,但平均一天的營業額僅有200元。有時候守了一天,都沒有一位客人走進店裡。滿屋子的花團錦簇,沒有人欣賞。

劉佳的花店裡盛開的各色玫瑰

劉佳想到實體店客流量太少,便嘗試開拓線上賣花。但這個想法也遇到了困難。花店的鋪子是在老城區的居民樓,年代久遠,無法辦理線上平台所需的營業執照。最後這條路也被堵死了。

「線上平台低價競爭、位置是老小區沒有消費能力以及我的盲目自信,所以花店難以盈利。」劉佳總結道。她自覺是一個典型的90後,放棄不是自己的風格,所以一路累並快樂著地堅持了下來。但一點點耗光積蓄的她只能面對關店的結果:「開店真的不是退路,或許在這個季度完了之後,我依然會去打我的爛工,創業路上處處是坑。」

日劇《凪的新生活》

葉飛的興奮也沒有持續多久。他記得,開業第一天只有一個人進來買了包煙。葉飛沒想到,這種從早到晚等不到客人的情況會變成常態。那條街上,除了葉飛的店,還有兩家菸酒副食店。顧客們也習慣到老店消費。起初,他每天早上九點開門,晚上兩三點鐘關門;後來,葉飛發現有些老人會早起到附近的菜市場買菜,他就將營業時間提早了兩個小時,就為了不放過早上的買賣機會。

有小店報告指出,「競爭壓力大」、「店鋪租金高」成為小店店主反映的主要問題。小店運營面臨著越來越激烈的市場競爭。當上小店老闆也不意味著逃離996,近四成小店店主表示每天的工作時間在12小時以上。

投入的時間、精力往往得不到相應的回報。小店只有葉飛一人守著,他醒著的時間就在店裡,每月都沒有休息日。「如果關門的話,那就代表沒有收入;如果開著門的話,可能還會有人會進來買東西。那種感覺就有點浪費時間,我就想進廠做流水線算了。」

抉擇

堅持了三個月,葉飛最後還是選擇了關店,南下東莞打工。他當時算了算,前兩個月都在虧錢,只有第三個月賺了4000元,但也只是剛好夠一個月的租金。「辛辛苦苦。結果到頭來是給房東打工。那還是算了吧。」

葉飛投入的資金虧損了一半。由於個人原因,他還欠了些債務,因此選擇到工廠上班,尋求一份穩定的收入來源。他反思自己的第一次創業:「衝動肯定是有一點的。我想先工作沉澱幾年經驗、積蓄,到時候再試一下別的生意,目標就是比上班掙得多一點。」

葉飛曾被一個騎摩托車的人用100塊假錢騙過,也在深夜裡行徑奇怪的醉鬼嚇到,他見識了那些占便宜、耍無賴的人。這些對他而言都是前所未有的經驗,所以並不後悔。

電影《天堂電影院》

「花店開了,錢也賠了,文藝女青年最後都是血本無歸。」劉佳感喟道,文藝的幻想並不能當飯吃。店開不下去,關掉就意味著上班的血汗錢全部付諸東流。如果失敗了,劉佳還是會先乖乖回去上班賺錢。

但劉佳開店的心並未因此受挫。「畢竟不是每個人第一次創業就成功吧!我是個積極的人,只要自己喜歡的,一定會遵循內心,大膽地去嘗試。創業肯定還是要繼續的,可能是火鍋店、奶茶店,或許還是花藝店。」

劉佳第一次做完20個花籃,很有成就感

從店主關店的理由來看,經驗不足是店鋪關閉的首要原因,此外還存在經營不善、被加盟商坑、合伙人跑路、競爭激烈等情況。

前不久,「辭職開店是年輕人的退路嗎」登上熱搜。此話題裡看得到蠢蠢欲動的野心、百折不撓的理想主義,也看得到過來人的血淚教訓。

楊功誠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人覺得開店就能賺錢?為什麼有人覺得開店可以避免社恐?在店裡一天不說一句話,有可能嗎?打工都受不了,你覺得創業會更好受?你喜歡的不是開店,只是不工作。」他認為,很多人都不明白,開店本質上就是創業。

人們將開店與種種興趣愛好、小而美的理想以及完美平衡星空與平地的憧憬掛鈎,店是美的、是鮮活的。等到剝去迷人燦爛的糖衣,創業才是冷冰冰但更為實際的真相。創業,篳路藍縷,披荊斬棘。

楊功誠很清楚,他開店的目的是為了賺錢不是為了理想。去年8月到年前,乾貨店面臨零收入的困境,那是他壓力最大的時候。直到過年期間,店鋪首次實現了正向盈利。楊功誠更篤定了:「這生意還能做。」

「理想是需要成本、需要代價的,想開店的年輕人應該評估一下自己是否有能力去承擔理想。我不建議年輕人盲目地去開店,因為大多數人自己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

電視劇《平凡的榮耀》

楊功誠是一位項目經理,月入在兩萬元以上,因此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可以平衡店鋪的盈虧。他早已做好第一年虧損的準備,三十萬的虧損也在承受範圍內。如今生意比預期要更好,楊功誠預計乾貨店明年就能實現盈利,堅持兩三年就能回本。

楊功誠、凌怡君們有充足的資金去開店,是物質而非理想澆灌新店使其生存、成長。他們冷靜、純粹地將開店作為盈利的手段,而非逃避職場生活的理想寄託。如若將開店視為黃色樹林裡的另一條路,荒草萋萋,幽寂美麗,那也要做好迷失迂迴、邂逅危險的心理準備。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人物為化名)

來源:勿以類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