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的真相探秘

文:梁惠王

1

屈原這個人,曾經學術界以為他根本不存在,近現代的經學家廖平說,屈原在先秦的文獻中從未提到過,只見於《史記》,而《史記》是西漢的作品,且記載屈原的事蹟也頗錯亂。胡適也相信他的說法,說屈原大概是秦末起義時,楚國人生造出來以鼓舞楚國義軍鬥志的,帶有濃厚的民族主義情緒。我感覺全是情理推斷,沒有文獻證據,邏輯其實也成問題。先秦文獻被毀了那麼多,不一定沒有記載過的人就不存在。雖然屈原是非常有名的文人,好像應該記載,但畢竟也只是文人,對於注重思想和政治、外交、軍事的先秦文獻來說,不記載他,也不奇怪。因為先秦文獻沒有記載,就判斷他不存在,被稱為「默證」,其實是很危險的。就像我從未見過活的帶魚,難道我就能否定帶魚根本不是一種魚,而是一種像魚的真菌?只有真菌才不會動彈嘛。這個道理是不對的。況且屈原在《離騷》中明明白白寫了自己的身世,很難想像有人能偽造出這麼詳細的履歷。再說了,如果根本沒有屈原這個人,如此大費周折地偽造一個姓屈的人的那麼多作品,到底有什麼意義呢?總而言之,我認為屈原實有其人,將來一定會被出土文獻全面證實。 

2

一般對屈原的介紹,都承認屈原死於公元前278年。這一年,楚國發生了重大變故,楚國經營數百年的古都郢,被秦將白起攻破,地除為郡。楚國舉國東遷,東保於陳城。從此,楚國的政治中心,就轉到河南安徽山東交界處的區域,再也沒有回過湖北。楚國幾十代先王的墳墓,幾十代各種貴族的墳墓,就此遺落在湖北,楚人再也無法回去祭祀。

而就在這年,屈原正好自沉在汨羅江。這就讓人起了懷疑,屈原是真的抑鬱症爆發,因而自沉的;還是因為不可描述的原因,被組織脅迫自殺甚至乾脆直接扔進汨羅江餵魚的?而我認為,前一種可能性當然有,但後一種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  

作為一個滿腹牢騷的公知,一生唱衰楚國,因此為楚王流放到南方的屈原,說實話,楚王對他的待遇並不壞。他可以每天不幹活,天天在外徘徊作詩,而且允許他發表。我想當年沙皇俄國對列寧,也不過如此。屈原的身邊,肯定也是有僕人侍候的,要不然以他六十來歲的年紀,是支撐不住的。楚王對屈原為什麼這麼寬容,我想主要還是因為有「制度自信」的緣故,他就想讓屈原這個公知看看,你想唱衰楚國,我偏不讓你如願。我一定把楚國治理得蒸蒸日上,楚國雖然比秦國差一點,但至少還是老二,好東西你是唱不衰的,只會自取其辱。  

但前278年這一仗慘敗,狠狠打了楚王一記耳光。楚國在湖北經營了數百年的基本盤都丟光,整個國家要遷徙到陌生的新地。這時候,楚王的心理是怎樣的?我想正常人都能猜到:肯定是羞慚、氣憤、痛苦、暴怒。堂堂五千里的楚國,怎麼一下子搞成這樣,怎麼真的被公知屈原給猜中了。這個時候,他會怎麼做? 讀過《三國演義》的都知道,袁紹有個忠臣叫田豐,和屈原一樣,為人剛直,多次向袁紹進言而不被採納,都說他「剛而犯上」。袁紹要打曹操,田豐極力勸阻,認為應該以逸待勞,拖垮曹操。袁紹不聽,還把他監禁。官渡之戰,袁紹大敗,軍士都捶頓足,說,要是田豐在,我們不至於敗到這麼慘。獄吏也祝賀田豐:「這些您可以得到重用了。」可是田豐很清楚袁紹為人,說:「要是袁紹贏了,我還可能活命。現在大敗,我死定了。」果然,很快獄方接到袁紹命令,將田豐處死。 

把屈原留在流放地長沙附近?聽之任之?不行,萬一被敵對勢力秦國接去,作為反面教材,天天用來攻擊楚國,那我楚王的臉往哪擱?  

把屈原帶到陳城?也不行,怎麼面對他?向他道歉?那不等於打自己的臉嗎?鬧了半天,自己真是昏庸之主啊?這個,在心理上絕對無法接受。我楚國雖然被秦國打敗,但我至少也滅了宋國,奪取了淮北十五城好吧?我治理得還不算差是吧?  

那麼剩下就只有一條路:火速派人到流放地,找到屈原,直接從床上拉起來,給他套上麻袋,綁塊石頭,扔到江裡餵魚。  

好在屈原是個詩人,平時寫些牢騷詩,就要死要活的,隨便翻出一首,宣布為屈原的絕命詩,證明他是自殺的,一點也不難。於是屈原的一首要死要活的牢騷詩《懷沙》,就被當成了他的遺書,說他是「抱著沙袋」自沉的。但事實上,我和另外一個學者都考據過,「懷沙」並不是這個意思。楚王完全是誣陷!

3  

還有一件事值得聊聊,為什麼紀念屈原,都會提到他是愛國主義詩人?但我讀《楚辭》的感受,卻很難把屈原和愛國聯繫得起來。為什麼?  

在《楚辭》中,我感覺屈原只有一個情緒:發牢騷。楚王不喜歡他,喜歡別人,他發牢騷;楚王信任別的大臣,挖掘新的人才,他發牢騷;楚王無論做什麼,他都發牢騷。在他眼裡,除了他屈原是人才,別人都禍國殃民。可是同樣出身貴族,誰比誰讀書少呢?上官大夫就一定不如你屈原?令尹子蘭就一定不如你屈原?其他王公貴戚右尹左尹司馬連敖,都不如你屈原?你憑什麼這麼說?你屈原那麼厲害,應該會留下下治國安邦之策,比如《論楚國的憫主》《為楚國人民聲辯》《保皇黨人文集》什麼的,讓我們看看你真正的治國才華。再不濟,你跟商鞅、韓非一樣,寫本《屈君書》或者《屈子》也行啊,可你留下的是什麼,幾卷歪詩,一肚子對人民群眾沒有任何營養的牢騷。如此而已。  

在那個烽火連天的年代,楚國處境不易,在外連連遭受秦帝國主義打壓,周邊國家也見利忘義,和秦帝國主義一起對楚國進行封鎖。在這種艱難時候,楚國人民本該勠力同心,共同抵抗外侮,儘量宣揚正能量。可是,屈原做了什麼?只要一下筆,就是「哀高丘之無女」,就是「鸞鳥鳳凰,日以遠兮;燕雀烏鵲,巢堂壇兮」,就是「變白以為黑兮,倒下以為上」,暴戾恣睢,極力唱衰祖國,跟鏡外勢力一個鼻子通氣。  

按說屈原的詩一發表出來,分分鐘就該瘋號,但楚王沒有那麼做,楚國是個強國,有這個寬宏大量,有這個致度自信,任他罵任他毀,天塌不下來。隨著楚國的蓬勃發展,他罵的那一套,最終不會有什麼市場。也的確,最後他自己罵得也沒什麼意思了,乾脆離家出走。那個時候,楚國大家小巷的電線杆上都貼著這樣一張「尋人啟事」:  

屈原,曾用名屈平,男,五十七歲,郢都人,身高一米六五,體重45公斤左右,黃臉憔悴,有精神疾病史。走失時頭戴高冠,身穿黑色寬袍大袖,腰挎裝飾華麗的長劍,於五月三日在長沙附近失聯,有提供線索者,請跟郢都國營紡織廠廠辦羋女嬃同志聯繫,重謝郢都國營造幣廠所造「郢稱」金幣十鎰,決不食言。大楚頃襄王二十一年三月。  

但我們知道,屈原再也回不來了。他真的死了。他到底算不算愛國主義詩人?真的好難好難下決斷。

4

有人曾發出疑問,屈原為什麼不去別的國家發揮才幹,而要一棵樹上吊死。這就是不了解歷史了。屈原是楚國王室血統,世世代代都擁有高官厚爵。而楚國是個有著八百年歷史的國家,就算戰國末年,也是僅次於秦國的強國。楚國的文化和中原文化有差別,楚國貴族很驕傲自己的文化,一般來說,就不肯隨便流亡。不過春秋時楚國貴族確實流亡不斷,楚才晉用視為稀鬆平常,怎麼回事?因為春秋時期還畢竟還是貴族社會,一個楚國的貴族,跑到晉國去,也同樣能得到封地,照樣是貴族。但在戰國時代,各國君主看重的不是血統,而是才幹,不要問我能給你什麼爵位,首先要問你能為我們國家帶來什麼利益。梁惠王同志首次見到孟子,不就是這麼問的嗎?那還是在戰國初年呢。屈原所處的時代,已經不存在貴族出奔,還能保持生活待遇不變那樣的好事了。所以,屈原沒有出奔,也是權衡過利弊的。屈原也不是那麼潔白無瑕,不要把一個人想得太完美。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人,我是這麼認為的。

如果當時屈原知道世界上還有米國,應該不會投江。因為美好的信念可以讓人有主心骨,會變得堅強。屈原如果活在今天,也許關心米國會甚於關心楚國。米國如果變得極左,那屈原還得跳河。顧炎武如果生在今天,他會修訂自己的名言:「有亡國,有亡天下。亡國與亡天下奚辯?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米利堅燈塔熄滅,謂之亡天下……」

當然,我的這個看法,是建立在屈原確實有著理想主義信念的基礎上,他不太自私。如果他只是貪圖王室血統給自己帶來的利益和自豪感,那當我沒說。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