贅婿排隊,魔幻加倍

文:綠牙齒

昨天刷抖音的時候,刷到一條魔幻的新聞,杭州蕭山的一家贅婿中介所的中介費用從單方1500元提高到了每單15000元。

匪夷所思的是,還需要排隊。

更匪夷所思的是,排隊人數還有350人。

更更匪夷所思的是找贅婿的條件比較高,導致供不應求。

這裡的300多指的是要招的女方家,在登記中符合條件的男青年100來人,都是經濟實力還行的。

鑽石王老五的確稱不上,不過人工鑽王老五算是勉強夠資格了。

杭州真不愧是搖號之都,車搖號、房搖號,連當贅婿也要搖號插隊。

蕭山招上門女婿這事兒其實我不陌生,畢竟我來杭州十多年了,大學就在杭州上的,蕭山的同學朋友同事一把一把的,蕭山和溫州號稱浙江兩大贅婿之都。

當然隨著拆遷,餘杭也火速加入了這個家庭,並稱贅婿三巨頭。

之前我對招女婿這件事情的理解是因為家裡太有錢,所以不想女兒出去,所以隨便招個男孩子上門就好。

結果現在一看,門檻也不低。

一開始我覺得很奇怪,一個男孩子有這個條件為啥會入贅呢?畢竟入贅之後普遍是沒太有自主權了,離譜。

直到我翻閱了蕭山女婿的最低標配,「 一套房丈母娘解決包裝修,一部奧迪A6級別的車陪嫁,外加20萬以上的嫁妝。婚後普遍丈母娘帶孩子,晚飯也是丈母娘報銷,不強制要求和父母住一起」。

然後我又順手查了一下蕭山的房價。

阿姨,我還有機會麼?

叔叔,咱們贅婿介紹所支持插隊嗎?

雖然我還在北京出差,但我立刻買了回杭州的機票。

因為杭州機場,叫蕭山機場。

關鍵時刻,還得快。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在杭州,贅婿也是天堂。

嚴格來說,做贅婿的性價比要好過在互聯網公司修福報,畢竟贅婿不需要996,007,也不會35歲之後被踢出去。

對不起,說蕭山不准確,有很多蕭山朋友糾正過我,不是杭州蕭山。

是浙江蕭山,如果不理解,就只說蕭山就行。

對此我表示理解,畢竟我是山東濟南人,山東有中國青島。

富庶之地蕭山歷來有招婿的歷史。蕭山最出名的上市公司市值160億,其二把手就是蕭山女婿,aka贅婿之王。

堪稱現實版寧毅。

雖然蕭山有22家上市公司,但這並不代表有這麼多上市公司女婿的崗位。

蕭山可以吸引到全球範圍內的軟飯之王,一個是強大的工業基礎,蕭山人均有廠不是瞎說,另外還有樸實無華的拆遷戶。

有廠就不說了,浙江本來就是民營經濟發達的地方,主要是拆遷猛。

蕭山農村戶口每個人可以分到55平米,按照現在的房價四捨五入就是二百五十萬。

注意,不是每個戶口,而是戶口裡的每個人,包括嬰兒。

如果成功入贅,自己能分一套,稍微努努力、勤奮一點生個二胎,兩個小孩都能分到一套。一家四口就是千萬。

我家做飯的阿姨就是蕭山人,一直在給她的幾個女兒找女婿,只要進去,只要狂生,生出來的都不是孩子,而是人民幣。

我甚至一度懷疑產房裡面是不是常年閃爍著金光。

與此同時,他們還擅長建築行業。

我有個蕭山同學給我講過,因為村里拆遷除了按戶頭,還與面積有關,如果一個村要拆了,機靈的村民們會連夜給自己的鄉村別墅增加一堆地下室和閣樓,一個三層小樓最誇張的可以在一個禮拜變成7層,下面2層,上面5層。

但不要覺得房子變質,因為能住人的還是只有3層,可謂不忘初心。

我非常羨慕,如果我們濟南的拆遷也能這麼算,大家一起火熱朝天的挖起來,濟南又豈止72名泉。

想到這裡,我覺得自己得給自己加個標籤,例如 「 男德值爆表,借唄欠款不多」。

在排隊的時候,說不定更有感覺。

考慮到新聞裡面婚介所的人說今年來排號的人格外多,我得讓自己看起來有點競爭力。

我記得08年的時候,有篇《我花了十八年才和你一起喝咖啡》帖子非常火,作者是一個農村戶口的青年。

他經過重重闖關,在獨木橋上奮勇拼殺,終於擁有了一份年薪七八萬的工作。

這時候才覺得可以和他出生在上海的大學同學一起安然在星巴克喝咖啡了。

他能安然地喝咖啡的背景是,上海寶山的房價還只是1萬出頭,一套房子不過百萬。

年薪七八萬,如果不考慮稅的話,三年就能攢個首付。

當時開盤的一個僅僅78萬的房子現在是370萬,翻了差不多五倍。

而深圳,想像力還要再加倍。

但應屆生的收入並沒有翻五倍。

這位「 十八年」仁兄如果晚出生幾年,可能這篇帖子就會更名為《我花了八十年才和你一起喝咖啡》。

很多人覺得自己把握了時代,並不是,只是爸媽生得早。

我就一直覺得我要是今年畢業,我早給捲成麻花了。

十幾年前要成為蕭山贅婿,算是走捷徑,還有正常的大道可以走。

現在這個時間節點當贅婿,可謂是逆天改命,成為為數不多可以變成中產的手段了。

這篇文章如果放在現在,應該叫做《我花了十八年,才拿到了贅婿的號碼牌》。

不對,如果這人老家拆遷了呢?

或許應該是《我花了十八年,發現還是拆遷爽,招贅婿招媳婦》。

得承認,現在招贅婿的條件還可以,畢竟我身邊很多看了贅婿條件的女孩也都表示不要把性別卡那麼死,給家庭一點多元化。

從這個角度看,我也不應該只關注招贅婿的家庭,很多娶媳婦的家庭裡,其實也蘊藏著大量的機會。

很多男孩子沒有遇到自己喜歡的男孩子之前,也是誤以為自己喜歡女孩子的。

想到這裡,我看了看自己的登機牌, 「 杭州蕭山機場」六個字突然動人了起來,以至於我熱淚盈眶。

財富密碼來了。

手裡的瑞幸咖啡,不禁更香了。

要說這兩年最爛俗的一個詞,「 內捲」肯定名列其中。

內捲這個詞現在更多出現在大學生們對自己困境的解釋。

國內的教育市場化和擴大化產生了大量的高校畢業生,單單是留學生一年就有6位數的求職需求。

新時代的年輕人是互聯網原住民,信息的檢索能力比起前輩們是指數級地增長。

什麼工作好,什麼工作壞,還沒畢業就瞭如指掌。

勸人安心吃苦明年就上市的招數對90後都沒有用,對00後倒是有用,可以有效幫他們罵自己。

去不了理想單位就拖長戰線,考研、考證、考公,一年考不上就考兩年。

奮鬥的戰線越拉越長,證書越來越通脹、學歷越通脹,投入產出比越來越低。

之前一個做工程的朋友吃飯的時候感嘆過一句,月薪3000塊只能招到大學生,招不到農民工,但這些農民工努力的結果就是培養出一個大學生。

真是一個魔幻的怪圈。

難怪會有很多人開始報名贅婿,這東西的合理性突然就出來了。

現在贅婿圈剛剛有捲的趨勢,不趕緊排隊,恐怕要晚了。

勞動力充足,職場中競爭激烈,一大批奮鬥逼就開始拼命幫著資本家榨乾自己和同事的剩餘價值。

奮鬥X也不想當奮鬥X,也不想讓大家都被迫成為奮鬥X。

做題做久了,就成奮鬥X了。

大家深夜下班到處找共享單車時,可能也會痛哭流涕,可能也有聲音告訴他:

「 年少不知富婆香,白首方毀入贅遲。」

想到這裡,我對著正在給我遞飛機餐的空姐客氣了起來。

也許她是蕭山籍的。

今天各路大佬們會在公開場合反复美化自己的造富故事,卻根本經不起細究,越琢磨越發現他們就只是賭對了而已。

除了東哥,沒一個真實的。

就真實的東哥,最大的問題就是過於真實了。

你得承認,這個世界上的選擇就是比努力更重要的。

買房早,上車早的人,資產膨脹的就是這麼容易,然後告訴你說這都是努力的果實、認知的變現。

他們的認知沒錯,只是時代變了。

即使打工仔也因為選擇而非努力導致同齡人之間差別巨大。

要是2006年去了阿里,2008年去騰訊,2011年去快手,2012年要是去字節跳動待到現在,大概率可以財務自由了。

但你要是2012年時去了比字節名氣更大的人人網(當時是市值第三的互聯網公司),可能財務自由的時間可能要往後拖十幾年。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還是是你不被淘汰。

同樣是四大會計事務所的審計經理,去房企當CFO就是千萬年薪,去製造業當CFO就是百萬到頭,在自己的事務所裡,就是卷王附身。

同樣是高考的高分生,有人學了金融,有人學了計算機,有人學了生化環材,大家都有光明的未來。

對的時間進了對的行業,你就比同齡人的資產翻倍快得多。

學歷固然有用,家庭背景也是助力,情商當然會讓你事業順風順水。

但是我們回顧過去,其實就是關鍵時刻的下注而已。

下注這東西,有時候看技術,但大部分時候,還是看運氣。

四十年來,技術革新疊加人口紅利,造富故事層出不窮。

但我們都知道,風是一時的,紅利也是一時的。

當供給大於需求之時,所有賺錢的地方都排滿了人。

即使躺平了、不想奮鬥了、想軟飯硬吃了,還是沒有辦法逃避排隊。

連當贅婿,也要排隊。

不過話說回來,內捲成功的要義就是,在別人都看不上的時候,拼命努力鑽進去,然後瘋狂造作。

快手如此,拼多多如此,贅婿亦如此。

我走出了蕭山機場,上了機場大巴。

車子飛馳。

但我的心,已經向著蕭山贅婿中介所飛快地駛去。

加速,加速,加速。

我雖然在車上,但其實已經捲了起來。

贅婿!戰未來!

來源     半佛仙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