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江湖的輕功高手到底跑多快?

文 :六神磊磊

有的讀者的提問,很不負責任。真的。

比如:你號稱專業讀金庸,那請問高手們的輕功到底能跑多快?

這種題目就叫做坑人。回答吧,幾句話根本說不清。不回答吧,好奇心被你勾起來了,不算清楚的話自己也是百爪撓心。

今天就認真翔實回答一下。不可避免地會涉及一些數據,我儘量少用,但特別怕數字的就別進了,拉到後面看答案吧。

輕功這種東西確實很迷人,風馳電掣,萬里獨行,一日看盡長安花,我花開後百花殺。

而且有個規律:輕功好的顏值高,你想想楚留香、小龍女。當然什麼雲中鶴韋一笑田伯光就不要提了。

 

但是,真要一秒說出高手的準確速度,非常難。

先說中短跑,就是大俠們中短距離移動的速度。

金庸說,這叫「庭除廊廡之間,趨退若神」。一秒廚房一秒廁所,真是讓人神往。

可是翻翻老爺子的書,其中大部分時間單位是沒法量化的,不適合計算。比如「一溜煙之間」,這到底是多久?沒法算。

就像青翼蝠王韋一笑,「猶如一溜輕煙,相隔十餘丈間,便飄到了三株松樹之間」。

 

韋蝠王這一溜煙可能是一秒,也可能是三五秒,算出來的速度區別太大,有可能是每秒三四十米,也可能每秒只有六、七米。

這可是中學生和超人之間的區別。這種計算沒有意義。

不過,作為主業讀金庸的我卻可以告訴你,有一樣東西是明確的指標,可以用來推算高手速度的,那就是——馬!

能確知的是,頂級高手的輕功,肯定比普通戰馬快。

在襄陽城下,老當益壯的一燈大師輕鬆「追及奔馬」,引發了現場蒙古兵將一致喝彩點贊。

由此可見,普通馬匹的速度,是高手們奔跑速度的底線。

求助了一下關於馬匹速度的科研論文,資料真是五花八門……

我們假設用1500米距離來算,賽馬大概要跑1分50秒左右。

比如2017年,相聲皇后于謙老師的「大謙雄鷹」有一次比賽,用時就是1分49秒8 。

考慮一燈大師輕鬆追上的不是賽馬,而是普通戰馬,可以慢一點,但最慢大致也得在兩分鐘。

 

因此,2分鐘1500米,這個速度可稱之為金庸江湖的第二宇宙速度。再慢你就不好意思叫高手了。

這個速度是什麼概念?當今最偉大的男子1500米選手摩洛哥人奎羅伊,他的世界紀錄是3分26秒00。而一燈大師2分鐘就跑完,甩了世界紀錄一分半鐘。

等奎羅伊咬牙衝到終點,一燈大師已經背完了一遍《四張機》了。

之前說的是高手的速度下線。那麼高手們的上限是多快呢?也很明確。

就是他們都跑不過最頂級的賽馬,比如郭靖的小紅馬,又如蒙古大汗的「飛雲騅」。

就說楊過吧,本身武功絕頂,又出身於輕功大戶古墓派,大概是當世最能跑的了。可他也追不上「飛雲騅」:

「這 『飛雲騅』實是非同小可……楊過提氣急追,反而和大汗越來越遠。」

小紅馬和飛雲騅,相當於今天最頂級的賽馬。目前世界上最快的賽馬有多快?大致是一千米可以跑進1分鐘大關。

 

比如2018年,一匹澳大利亞兩歲的賽馬一千米跑出驚人的56秒45,堪稱風馳電掣。根據金庸的設定,大俠們撒丫子也追不上。除非金輪法王開大招,踩著輪子學哪吒。

所以,一分鐘一千米,就是楊過、郭靖們的速度極限。這可以稱之為金庸江湖的第三宇宙速度。

換句話說,假如你穿越回南宋,招惹了姑姑,又能以這個速度逃逸的話,楊過理論上是追不上你的。當然別忘了,他會扔石頭。

以上都是短途衝刺的速度。長跑又如何呢?

這就要感謝另外兩位高手——周伯通和歐陽鋒了。

話說,你聽過半馬、全馬,可是聽過六馬嗎?上述這兩位南宋傑出長跑健將,就在中國浙江境內跑了一次「六馬」,並且數據翔實可查。

《射鵰英雄傳》裡,周伯通曾對歐陽鋒說:「你從臨安追到嘉興,又從嘉興追回臨安,一日一夜之間,始終追不上老頑童。」

旁邊黃蓉特意說明了路程距離:臨安到嘉興來回五百餘裡。相當於跑了六多個馬拉松,真是鐵人。

算二人的有效奔跑時間是20個小時,跑五百里,時速大概是12.5千米每小時。

這個速度,就是金庸江湖的第一宇宙速度。

有點失望對吧,真的不算快的,也就是一部共享單車的速度。

對比一下馬拉松和168公里越野賽兩個比賽的成績。馬拉松的世界紀錄折算下來,大概是21千米每小時,比周伯通老爺子快得多了。

 

而168公里越野賽,頂級的運動員不到7千米每小時,也沒慢多少。

所以,金庸高手的輕功比想像的要慢得多,尤其是長跑。他們的主要特長其實是耐力。

但還要提醒大家,以上被提到名字的高手,無論韋一笑還是楊過、周伯通,都不是金庸江湖裡最能跑的。

作為專業讀金庸的,負責任地告訴你,有一位輕功大神從來都被人忽視,就是人畜無害的段譽公子。

金庸一直認為,內功越深,輕功越牛,所以韋一笑長跑不如張無忌。而段譽的內力之深「震古爍今」,應該巨能跑。

喬峰可算是絕頂武功了吧,同為大高手的老爸也跑不過他。可是喬峰卻跑不贏段譽。

他自知:「要在十數裡內勝過段譽並不為難,一比到三四十里,勝敗之數就難說得很,比到六十里之外,自己非輸不可。」

段譽,才極可能是金庸江湖裡長跑第一人。如果跑「六馬」,時速估計能上三十邁,堪稱人肉小摩托。

可是一說輕功高手,大家往往都想不到段譽。你去查各種輕功排行,通常都漏了他。

為什麼呢?我覺得是段譽的「凌波微步」和別人不一樣。別人跑的是物理,他跑的是哲學。

七高手相遇,一般總要比比誰跑得快,彈得高,爭雄稱霸。竄奔起來,褲衩都追不上。

 

段譽卻是個例外,他這個人不爭,而是一派悠然:

「身形瀟灑,猶如庭除閒步一般,步伐中渾沒半分霸氣」。別人是奔騰如虎風煙舉,他呢?是微步縠紋生。

而且他還沒有偶像包袱,能瀟灑前行,亦能落荒逃跑,偶爾甚至踉踉蹌蹌、滑稽搞笑,到枯井底污泥處打個滾,他也不在乎。沒人能管得了他下一步會邁向哪裡,管我怎麼跑。

速度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情、風物——所歷是險峰,還是馬疾香悠?還是茶花滿路?

所以兩人跑完半馬,喬峰說段譽:「我今天真服了你啦!」他服什麼?不全是絕對速度,而是服了這種鬆弛、自在的狀態。

這門道家的輕功,還真被段譽跑出了本身的精髓了,像老子說的:

不爭,而天下莫與之爭。

只有我心,而無人言,只有腳下,不設終點。

什麼,你也想學習這隨心所欲的凌波微步?沒門,神仙姐姐已經不在了。

但是這種節奏感,這種「管我怎麼跑」的范兒,我們可以試試的。

來源:六神磊磊讀金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