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的辮子究竟長甚麼樣?

清朝的辮子究竟長甚麼樣?

文:老梁

前額光亮無毛,後腦拖一大辮子,這就是我們對末代王朝一個男性發型最外在的記憶。

其實,要說大清男人的發型,原本也不是這樣子的。历史的細節處,總會展露她豐富多彩的迷人之處。清朝男人的發型,也有過潤發無聲的時尚潮流。

清朝的辮子究竟長甚麼樣

按照儒家經典的說法,「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所以,一般講來,漢族男子的頭髮,不剪不剃,延續到明朝時,基本採用的仍是束發為髻的發式。

晚明時期曾有西洋傳教士巴克士(Martin de Rada)如是描述,

「明代男子為有滿頭長發而驕傲,他們把頭髮留得很長,然後在頭頂上盤成發結,再用一個中間分開的發網套住,使頭髮被夾住並被固定在這個位置上,在發髻頂上戴上一頂帽子,這是他們一般最常見的頭飾……每天早晨他們梳理和裝飾自己的頭髮要花去很多時間。」

● 明代繅絲工圖(圖中挽髻發型可見),圖片出自1637年《天工開物》

清王朝由滿洲人建立,彼時在明朝稱女真。女真的先人,兩晉時稱肅慎(或挹婁),唐代稱靺鞨,以及宋時的大金王朝。史書有言,該族發式「皆編發」,也就是說一直以來都是辮發。

晚明時期,北韓人曾留下了對滿洲人辮發的記載。北韓使臣申忠義曾說,「胡俗皆剃發,只留腦後少許,上下二條結辮以垂。」

另一位北韓人李民寏在其所著《建州聞見錄》一書中,也說「頂後存發如小指許」,「編而垂之左」。如此數量稀少、又編辮子的發型,在明朝人的眼中,簡直可說是「削發如僧」,李自成領導的農民軍還稱之

「海和尚」。

民國時印鑾章所編《清鑒》一書,總結此種現象相當到位,評論說「時南北兩方,以長城為界限,南為束發,北為辮發,兩民族之繁衍,呈历史上之奇觀」。

隨著八旗兵由北向南推進,並最終統一全國政權,滿族人也相應地把本族的發式推廣到了漢族聚居的廣大地區。

皇上的發型也變過

有趣的是,清軍在入關之初,發型其實也經過了一番「微整」。

當時留居北京的日本商人竹內籐,在《韃靼漂流記》一書中寫道:

「(滿洲人)都剃頭,把頭頂上的頭髮留下來,分成三綹編成辮子。他們男子把唇上的胡須留下來,把下面剃掉,無論是大官、小官和老百姓都一樣。」

也就是說,滿洲人的留發部位變了,由先前的腦後移到了頭頂。

據學者分析,發式「微整」,一方面是堅持他們的剃發政策,另一方面則是改變漢人對其禿頂似僧的印象,用以表現統治者的莊重與尊嚴。

但當時的民族矛盾尖銳,這樣的發式,在漢人的眼中,又變成了另一番可描述的言語。彼時有稱「金錢鼠尾」式,「金錢小頂」或者「小頂辮發」,也就是說,把腦袋四周頭髮全部剃掉,只留一頂如「錢」大小的面積,再編成小辮。頭髮量少,自然酷似老鼠尾巴。

● 《清俗紀聞》中梳理工具圖,中有剃頭刀

清軍在推廣標準發式的過程中,對於那些不合規格的發型都會嚴懲不貸。當時有稱「剃不如式」、「頂辮微大」或者剃後「續長寸餘」而不「速剃」者,都會被

開刀問斬。

黑長粗:男人的審美關鍵詞

等到滿洲統治者穩定社會秩序,由「革命黨」向「執政黨」轉變之際,政府對於發式問題似乎變得寬容了。

1799年,日本出版了一本反映清朝中期社會生活的書,名為《清俗紀聞》。該書《冠禮》篇中有一教書先生的發式引人關註。圖中教師留發部位與清初相同,不過蓄發數量明顯增加,約有一掌心大小,辮子也長了許多。

● 《清俗紀聞》中辮子、花帽、總角圖

晚清之際,國人的發型又有新的變化。1865年,曾經在中國生活多年的美國傳教士盧公明(Justus Doolittle,1824-1880),出版了一本書《中國人的社會生活》。書中寫道,

「除了道士與和尚,一般人包括官員的腦袋每隔十天半月就要用剃刀刮幹淨,只留下頭頂後部圓圓的一塊,任頭髮無限制地生長,編成一根三股辮,自然垂在背後,辮梢紮上絲帶以免散開」。

然而此時,隨著「金錢鼠尾」原教旨的衰落,中國人對辮子的審美是「又長又黑又粗」。

盧公明在那本書裡記錄到,「有人覺得自己的頭髮不夠長,辮子不夠好看,花很大的精力把別人的落發細心地織進自己的辮子來加長。有些人的目標是要留出一條幾乎長及地面的辮子」。

三十年後,同是教中兄弟的美國人何天爵(Chester Holcombe,1844-1912),出版《本色中國人》一書。書中也提到中國人「有一條長長的辮子」,「頭髮又粗又直,烏黑發亮」,為了讓辮子變得更長、更粗,中國人還會使用接發技術,在頭髮裡編入一些馬鬃或者生絲。

● 廣東街頭的行人,註意右一那位幾乎拖到地上的辮子

上述情形在蒙古鑲黃旗人鮑奉寬遺作中也有表述:「(男子)辮梢當綴三股黑色線穂。發短者,或續編三股假發,名辮連子,絲線制者,名線連子,此式至老不改」。

可以說,晚清時期留一條粗而長的辮子,或者添些假發續長,要放在清初,定屬不合規格的殺頭之列。

這種情況表明,在清朝統治中國的二百餘年間,滿漢之間在發型問題上慢慢找到了交點:在統治者的禁令之下,多一點,再多一點。

清末美男:大辮子+齊劉海

不幸的是,清朝男子的發型剛開始還只是個國內民族間的議題,到後來外國人也摻乎進來,又成了一個國際議題。

近代以來,隨著東西實力的此消彼長,晚清中國人的形象在老外那兒日益下跌,變成了「半開化」的民族,辮子也就成了他們揶揄、嘲笑的對象。初時老外用pigtail來稱呼辮子,本無歧視之意,後來蓄意將這個詞拆開,變成了「pig』s tail」。跟進的日本人也不忘踩一腳,直接招呼為「豚尾」

● 晚晴寧波街頭的剃頭匠

有鑒於此,戊戌變法期間,維新派大佬康有為就曾給光緒帝上奏折《請斷發易服改元折》。折子中說明剪辮的若幹理由:

1_是所處機器時代,工人「辮發長垂,行動搖舞,誤纏機器,可以立死」;

2_是軍事上「執戈跨馬,辮尤不便」;

3_是頭髮過多,易增污垢,梳洗費時;

4_是出訪外國,易遭譏諷。

這些改革者和同時期的革命者主張,辮子這個東西,等於全國人民和皇上一起玩羞恥play,又過時又丟人,不如統統剪掉。

這樣激烈的主張當然是被拒絕的。

不過人民群眾總能找到默默抵抗的辦法。在清朝最後十幾年,一些地區的青年男子辮雖留存,不過推崇在前額留發、形似劉海的發型。彼時有一首詩《前劉海歌》諷刺這類愛美男性。詩道:

「毛發排雲軟覆額,如今竟作時髦妝。

少年殷勤苦求效,不畏千人萬人笑。

對鏡朝朝自梳掠,妝成真與花爭貌。

可憐學子嬌青春,覆發亦仿尋常人。」

這「前劉海」的發型,畫風是這樣子的:

● 圖片來源:《神州日報》,1910年4月,第4版

當時,「前劉海」發型在南北各大城市相當盛行。有報紙評論說,北京浮薄少年「額前垂發,俗名劉海,形同婦女,類近娼優,不知羞恥,實屬有傷風化」。又有論「杭州人之剪去發辮者不多,而剪去者多自成一式,發作人字形,從中心披下,並無頭顱,自遠望之,無異劉海」。

1908年山東巡警道更發布告示,嚴厲禁止「前劉海」。

● 圖片來源:《時事報館戊申全年畫報》,1908年,卷36上

禁止歸禁止,直到清末,仍有報紙反映說,青年男子的發型翻新,有齊眉形、彎月形、人字形等多種劉海的樣式;發型又與服裝搭配,出現了有辮之西裝、無辮之華裝、有辮之華裝和無辮之西裝等四種人。

革命者的剪辮、時尚青年的前劉海,在在透露出大清王朝在社會治理方面越來越軟弱無力,老百姓越來越把朝廷和皇上不當回事。1911年,清政府終於下達一道諭旨,內中說,「資政院奏懇請降旨,即行剪發,以昭大同一折。凡我臣民,均準其自由剪發」。

可惜,這時候武昌已經起過義了。

● 平頭的「末代皇帝」溥儀

參考資料:

馮爾康:《清初的剃發與易衣冠——兼論民族關系史研究內容》,載《史學集刊》,1985(2);

王冬芳:《剃發——清初民族徵服政策失敗的實例》,載《第二屆明清史國際學術討論會論文集》,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3年;

北京市檔案館編:《北京檔案史料(2003.4)》,北京:新華出版社,2003年;

侯傑、胡偉:《剃發·蓄發·剪發——清代辮發的身體政治史研究》,載《學術月刊》,2005(10);

張德安:《身體的爭奪與展示——近世中國發式變遷中的權力鬥爭》,載《中國社會历史評論》,2006年第7卷;

張世瑛:《清末民初的剪辮風潮及其所反映的社會心態》,載臺灣《國史館館刊》,2009(22)。

来源 視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