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錢學森沉默以對 江澤民轉頭崩出狠話

錢學森

文:林立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特異功能」現象突然出現在中國各地。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報》發表了一篇記者張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縣發現了一個能用耳朵辨字的兒童。」隨後一個月中,《安徽科技報》《北京科技報》等報紙,分別再次報導發現了特異功能兒童。

與此同時,具有中國傳統色彩的「氣功」,隨著文革結束,如雨後春筍般在中華大地湧現,在1980年代進入高潮,上千種氣功風靡全國,還出了一批張寶勝等有名的特異功能者和氣功大師。

錢學森以他超前的洞察力和戰略家的眼光,將中醫、氣功、特異功能等與人體有關的部份,稱為人體科學,隨後擴展成為整個生命科學的內涵,並與他當年的老上級、時任國防科工委科技委主任張震寰連手,在中國科學界掀起了一場中國人體科學的浪潮。

1980年2月《自然雜誌》在上海召開的第一屆人體特異功能討論會上,會議邀請了一些特異功能者進行現場測試。胡耀邦派秘書帶上他親自寫的並密封的幾個字到現場鑒定,結果字在沒有拆封的情況下被幾位測試者準確看了出來,帶回去的準確識別結果令胡耀邦驚訝不已。


《自然雜誌》右下圖就是「耳朵識字」的唐雨。

1982年5月5日,科學泰斗錢學森給中宣部副部長郁文寫信。信中說:「中國科協四月廿八日通知說,『耳朵認字』之類不是我們科研方向,不准在報刊上介紹和宣傳。您是知道的,一到下面去執行,就會一棍子打死。上海出版的《自然雜誌》就接到命令,把即發排的《五月號》中撤出幾篇有關人體特異功能的科學研究論文。難道黨對有爭議的科學研究能這樣處理嗎?難道前車之鑒還少嗎?不是發動批判過摩爾根遺傳學嗎?還有批判控制論,批量子化學共振論,批人工智能;還有批數量經濟學,批形象思維。……我建議您通知上海市宣傳部門的同志,正確處理《自然雜誌》的問題,不要禁止它刊登科學論文。」

錢學森的信中還有這麼一段:「人體特異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騙人的,但那不是人體特異功能。人體特異功能和氣功、中醫理論是密切相關的。」

這封信最後被轉到了胡耀邦手中,一個星期後,5月13日胡耀邦對錢學森的信作了如下批示:「這不是我們的科研方向和在科學上還沒有充分證實之前,報刊上不宣傳,不介紹,也不批評,這兩者我看是穩妥的,公正的,要堅決這麼辦。但可以允許極少數人繼續研究這個問題,也允許他們辦一個小型的定期的研究情況匯編,發給對這方面有興趣的科學工作者閱讀和繼續探討。」

不久胡耀邦指示中宣部下達「三不政策」,對氣功和特異功能不宣傳、不爭論、不批評,並允許少數人研究和探討。

1983年科學界泰斗錢學森首創「人體科學」概念,並籌建中國人體科學研究會,1986年又提出「唯象科學」,即總結現象「知其然不知所以然」。他鄭重保證人體特異功能確實存在,並認為氣功、中醫和特異功能蘊育著人體科學最根本的道理,會導致人認識客觀世界的一次飛越。由於錢學森的特殊身份和影響力,軍隊系統的國防科工委及很多著名高校等科研機構,都對人體特異功能展開了廣泛的研究。

文革結束後,原「航天醫學及工程研究所」(常稱507所)在錢學森主導下,向人體科學方向發展。錢學森在1983年到1987年,在507所為此做了一百多次報告和發言。

1988年到1989年,武術家和中醫師李有甫在507所擔任中國人體科學研究會研究中心副研究員,最近他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講述了當時所研究和聽到的一些神奇實例。

「那個時候他們(507所)想找一個,這個人既要會特異功能,又能夠研究。」他解釋道,因為當時有些人功能很強,但不懂科學,只屬於被研究對象,不會去研究別人。

「又要能夠研究,又能夠被研究,又有功能,這個人他們很難找到。他們最後經過北京寬街中醫院何慶連(音)教授,還有北京中醫藥大學的劉伯龍(音)教授,他們介紹我、推薦我去。」

「當時那個學會的人、常委就給我打電話,他們就叫我來測試我,測試以後呢,他們感覺到我的功能是穩定的,就去了解了我的學術背景。當時我是大學講師,我研究生畢的業,做過很多、寫過一些研究的東西,他們很贊成,我就留在那裏了。」李有甫說。

「當時(測試),他們主要是讓我給『遙診』,一個人坐在我對面,他就說你看我有什麼病,我從頭到尾都給他說清楚了。然後換一個人來還是一樣遙診。」李有甫說。

「507研究所是國防科工委的一個很重要的研究機構,它研究宇航員的生理、身體狀態,是培養宇航員的機構,也研究航天醫學。」「它的上司最高的就是國防科工委主任張震寰將軍,張震寰對錢學森提出人體科學的研究非常支持,所以他就說,把這個研究所設在我這裏吧。」

「錢學森當時提出,氣功、武術、中醫、人體科學還有傳統文化都是要研究的。他主張唯象科學的研究,就是說我們把這個過程把它搞清楚了。」

● 女孩證實透視人體並放大觀察

李有甫舉例說,曾有一個媽媽帶著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從遼寧錦州來北京,她們拿著錢學森的回信來做測試。這個女孩從小就可以透視人體,還能夠放大看,可以看到許許多多肉眼看不到的東西。

「我第一個問題就問她,你什麼時候開的天目看見人的?她說,『什麼天目?我從小就能看到。』我說,那你小的時候怎麼不說呢?她說,『我以為人人都能看得到,我哪知道別人看不到。』」

「她說她吃奶的時候就能看到,她媽媽的心臟在跳動,那個肺像兩個大蒲扇一樣在呼搧呼搧的,她說她的那個小手就在那兒玩,她不知道別的孩子看不到。」

李有甫指,這個女孩不特意看的時候,看到的跟別人一樣;但只要一注意去看,就能看到很多東西。

他帶著女孩去了正在協和醫院住院的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老所長傅茂季,老先生患有肝腹水,當時已經80來歲了,在床上躺著,蓋著一張白床單,頭髮白白的,露著臉。

「我說,小傢伙你看一看這個老爺爺有什麼病?她馬上就說:『這老爺爺肚子裡都是水』。我說,什麼水?她說:『黃色的』。我說,從哪裏流出來的?她說:『從肝臟』。我說:那你看他有沒有肝腫瘤、癌症什麼的?她說:『沒有』。我說為什麼沒有?她說:『他沒有那麼多癌細胞腫瘤』。我說癌腫瘤是什麼樣的?她說:『很噁心很難看』。」

女孩說,自己能看到癌細胞,還看到老爺爺的肝細胞已經破裂了,就像葡萄一樣,有的還往外流水。李有甫奇怪,細胞是電子顯微鏡才能看得到的,而人即使天目開了能看到肝臟,但怎麼能看到細胞呢?

女孩則表示,她可以放大看,「肝臟給它放大到房子那麼大,那個時候的細胞就像西瓜那麼大,我看得就很清楚。」

後來李有甫讀了法輪功創始人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之後,才知道天目開了可以放大看東西,所謂特異功能其實就是人體的本能,只不過隨著現代工具的發達和人思維越來越複雜,漸漸消失了。

他說,這個小孩很穩,不是像別的孩子不穩、愛玩或者聽不懂,她什麼都聽得懂。更厲害的是,她知道自己從哪來,還能看到她爸爸媽媽的前世輪回關係,這是宿命通功能。

「她爸爸跟他媽媽為什麼能結婚?他們前世是什麼因緣關係?她爸救過她媽,是什麼樣,她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但是「我們做研究的,我沒辦法把它作為一個證據說出來,因為前世的東西我也沒法考證」。

● 時任國家副主席王震親歷張寶勝搬運功

「我知道有功能的人一直用它的話,會耗他的元氣、耗他的能量;另外一個隨隨便便地用,或者他出了顯示心了,功能就會沒了。所以後來,比如說張寶勝的功能說是不行了、表演不靈了,當初他可是很靈的。」

他聽說,張寶勝早期功能特別強,跟國家副主席王震做過測驗。旁邊用高速攝像機每秒鐘二千多格,以比普通攝像機快了一百多倍的速度在現場攝影。王震手裡握著一個健身球,在椅子上坐著,張寶勝過去之後摸他的手,就這麼一摸球就沒了,「不是一下沒的,我們看到那個攝像是刷刷,他摸的動作是慢動作,因為他是放慢的。走過去這麼一摸,就這麼一剎那這個球很快就沒了,你放快一百倍都看不出來。」

「哪去了呢?就到了他樓下的一個辦公室的一個鎖著的抽屜裡放著,用鑰匙打開,在抽屜裡頭,那個球跑那裏去了。」「他也不會魔術,他一個初中的學生哪會魔術?而且魔術怎麼表演出來都是有說法的,魔術師們都會破解的,他這個不是,他確實是有功能的。」

「但是由於他無限地去消耗,或者給他製造一個心理的環境,他就不行了,因為心性標準掉下來了,他就沒有功能了。」

● 男孩能看見外星人 還能與其溝通

李有甫還了解到,當時一位姓陳的退休軍醫特別喜歡研究,培養出了很多有功能的小孩,其中有個女孩到了他們的學術會上,大家都看到,她已經兩個星期不吃飯,卻滿臉紅光。

他還接觸過一個不到10歲的小男孩,很瘦小、動作很靈活,能夠看到外星人,給他講了很多關於外星人的故事。

「我們這個怎麼能測試?陳其生(音)說我已經測試過他了,早期報導說美國的隱形飛機已經製造出來了,這個小孩說能看到,是外星人幫助美國製造隱形飛機。」

「那個時候報紙沒有登、也沒有照片,陳其生就問隱形飛機是什麼樣子的?他就拿著鉛筆在紙上畫出來了,當時陳其生他也不敢確定,等過了一段時間報紙上照片發表了,他對照這個圖,是一樣的,基本上沒有什麼區別,當然他畫的是草圖了。」

這個男孩說,外星人有大的、有小的,最小的非常小,可以在他的手上跳舞,還能夠跟他溝通,他們就像朋友一樣一起玩。「比如說,我要睡覺了,我不跟你玩了,那個外星人就走了,很有意思。」

「有很多關於外星人的事,我們也測試過,也有一定的可信度。」早期有些人嘩眾取寵地指責他們,講修煉又講什麼外星人,「其實他們真的是很無知,他不知道。」

他說,當年他們研究人體特異功能,儀器也落後,科學家們只能測試什麼波啊射線啊,什麼腦電圖啊,實體則找不出什麼來。「他(特異功能者)能看到什麼?他能看到的東西你不知道,這是無限的,這是一個無法拿儀器測試的。所以還有很多東西儀器不能測試的。」

●「六四」後507所研究中心關閉

李有甫坦言,在共產黨統治下無神論的中共國,他的研究成果雖然是事實,在社會上卻沒有什麼影響,也很少有人知道那些神奇的事真的存在。

「當時趙紫陽和胡耀邦在主政,趙紫陽比較重視傳統文化,他當了總理以後首先把全國武術界的,我都知道的武術界的老先生一個不落全都叫到北京來,我的兩個老師都去了,跟他一起照了相。他給大家傳達了一個消息說:你們去挖掘整理傳統武術。」

因為這件事,李有甫決定考研究生。那時全國在挖掘整理傳統武術,成果在避暑山莊展覽,老武術家都去了,他的畢業答辯論文也是在那裏答辯通過的。

「修道人道家那個宋唯一的寶劍,霞光萬道,那個是多少年都不生銹;還有很多的古跡都拿出來。那些老武術家他們很忠心的,就說這個時候國家重視我們可以展現出來,他們還有一些書啊秘籍呀密修的方法,煉功的那些東西啊器械啊都拿出來了。」

「那個時候學術上比較自由的,他們(胡趙)的態度就是說不要宣傳,也不要控制他們,不要批判,讓他們默默去研究就行了。」

但是,「六四」以後,研究中心就沒辦法繼續了,「北京都封鎖了,基本上半年以上(研究中心)都不能進人了,去到那裏幾步就一個崗。所以說,也沒有那個條件了,這方面的研究都停止了。」

後來,他和中國青聯等部門辦過一些傳統醫學的學術會、小型氣功和人體科學研究討論會等,可惜的是,那些東西都沒有地方允許發表了。

在1982年10月召開的人體科學籌委會第三次會議上,錢學森作了題為《這孕育著新的科學革命嗎?》的報告,他說「我想真正吸引著我們沿這條曲折而又艱險道路去探索的是:這可能導致一場21世紀的新的科學革命,也許是比20世紀初的量子力學、相對論更大的科學革命。我們當中誰來作這場未來科學革命的啟蒙者?誰呢?」

張震寰在得知《自然雜誌》被迫封殺了有關特異功能的研究報告後非常氣憤,他說「天王老子也不要怕,咱們堅決幹下去,幹到底。」「自參加革命起就把生死置之度外,除了追求真理外,別無他求」。 遺憾的是,張震寰1994年過世。

5年後,由於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的人數達到一億人,超過了7千萬中共黨員人數。江澤民妒忌的發狂,說:「都去信他(法輪功創始人)了,誰還信我這個總書記?!」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動用國家機器鎮壓法輪功,並下達「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

當時江澤民開動國家所有的宣傳機器抹黑法輪功,電視24小時不間斷。至今,依然違法抄家拿走所有值錢的東西、現金,並停止工作、斷絕生活來源,活摘佛法修煉者器官,並利用器官移植牟利,至今沒有停止。

有知情人透露,錢學森晚年從來不看電視。

● 江澤民親自登門碰一鼻子灰


江親自去錢家,拿著其著作竭力誇讚,為的是求他
批判法輪功!

江澤民開動國家機器在全國範圍內鎮壓法輪功,很多宗教界的頭頭們都立即表態站在江一邊,但從80年代就在中國科學界掀起人體科學浪潮的鼻祖錢學森沒有表態,這讓江澤民陷入非常尷尬的境地。

江澤民幾次派人去說服錢學森,出來為其鎮壓站臺,錢學森都一口拒絕。後來,手握黨政軍三大權的江澤民親自去錢學森家中,拿著錢學森的著作竭力誇讚,錢老連連說「謝謝、謝謝」。

等到江澤民把話拉到主題上,央求錢學森出來批判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錢老一言不發。最後江澤民提出寫文字稿也行,由其他人代念或發表在媒體上,錢學森默然,表情卻沒有商量餘地。談話只能終止,江澤民悻悻而歸。

回去後,江大罵道:他要不是錢學森,我決不會讓他活過今天!(文/林立)△

人民報首發

(部份資料來源: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