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浦東機場送行,赴美千米長隊出國難

文: 南洋富商 

昨天,一張照片在網上廣為流傳。這張照片的背景是:美國開放旅行入境後一大群留學生在浦東機場排隊去美國。

長超一千米的隊伍是甚麼概念?很多學校的晨跑,就是跑一千米。一千米的道路,普通人走路要走13分鐘。

今天,我去浦東機場送一個去美國留學的小夥子,也去經歷了一次這種隊伍。由我送他的原因是因為他爹媽都是公務人員,按照現在的某個防疫規定不能離開本地。而孩子第一次出國留學帶的東西真是很多。

飛機是13點50分的飛機。不是普通航班,而是去美國的留學生包機。

按照航空公司的通知,坐飛機需要提前4小時到達機場。

很多外國人抱怨在中國坐飛機容易誤機,那是因為他們低估了浦東機場和首都機場的緩慢排隊,換了登機牌就去吃飯喝咖啡,以為時間很夠。其實裡面安檢、海關都是排隊的。

9點20分趕到機場,進入T2 , 我看到隊伍很長。隊伍大致上是這樣的:

雖然距離飛機起飛還有4小時30分,隊伍已經長達幾百人。排在前面的人都是提早至少5個多小時到達機場。

大多數人帶著2個大皮箱和一個登機包,排在這樣的隊伍,若是只有一個人,上廁所都沒人輪換,需要憋好幾個小時。很多人都沒時間吃飯,餓著排隊。

出國曾經很容易,帶個護照就可以。如果不是免簽或落地簽國家,可能事先需要簽證。

但是現在出國真的複雜。

除了護照和簽證,還需要中文核酸檢測報告,英文核酸檢測報告,在美國的住址和聯繫人資訊表格,還要填海關檢疫的一個表格。

據說有些人因為英文核酸檢測填錯了名字而耽誤了出境。由於中國人的護照把姓在前面,名在後面,有時候填寫表格把名字和姓的順序搞反了,就會出麻煩。

進出境的旅行體檢報告,也是少不了的。

由於疫情影嚮和國際關系的各種微妙,簽證經常不斷修改變,還需要簽證的各種修改資料。

進入機場航站樓,需要防疫常規的四項:戴口罩、量體溫、健康碼、行程碼。當然也少不了安檢。

出境人員到了海關還需要掃「海關碼」。

這些出國留學生還得填attestation form。我不知道這是啥東西,大概是美國疾控組織要求防疫要求的一個新表格。

還需要帶還需要開學時間證明,要顯示你出境時間和開學時間不到一個月,可以打印學校網頁上的校歷和orientation時間做證明。

前幾年,迪拜機場和日本的一些機場就試行人臉識別,這樣進出境變得簡單很多。但是如今的疫情時代,出門變得無比繁瑣。當年誰也想不到在大數據時代出門還這麼麻煩。

雖然9點多開始排隊(有些人是八點就到),到10點25分才開始辦登機牌。一直延續到13點左右。

到了國際航班入口,又是很長的隊伍。有保安在隊伍邊守著,偶爾還在自己身邊噴幾下酒精消毒。圍欄入口,有穿防護服的人把關,不知道檢查甚麼。

隊伍很長,而進展很慢,有時候很久都沒動一下,後面的人焦慮不安,送孩子的家長不斷到前面打探消息,不論誰問為甚麼這麼久沒動,保安都回答「我也不知道」。

很多人插隊,根本無法阻擋。保安和穿防護服的人員呼籲大家維持秩序,不要讓人插隊。

有些人跑到前面,跟保安說飛機馬上就要起飛,能不能先進去,回答都是「不」。

大家都在排隊。看這樣子,有些航班只能推遲起飛時間。進去的速度實在太慢。

至於裡面安檢的隊伍有多長,我在外面看不到。想必安檢也會比以前更麻煩,因為人人戴口罩,又要保持更遠排隊距離,安檢人員或許還得戴手套和防護服,擔心自己摸的東西是否帶病毒。

這些留學生上飛機以後,也還是很辛苦的。由於疫情管控政策,直飛的航班非常少,價格也是天價,不是普通留學生買得起,他們只能找便宜的包機。

比如這趟包機,要從上海到香港,再從香港到波士頓,再從波士頓轉到美國的不同城市。一路上顛簸勞累,可想而知。尤其是第一次出國的留學生,這趟旅途真是高難度,稍有一點疏忽,可能就前功盡棄。

雖然出境繁瑣勞累,但是能出去還是不錯的。畢竟去年很多人因為疫情沒法出去,即便拿到錄取通知書的人也有只能在家上網課。

剛剛得到的消息,今天的航班到了香港,接下來要轉機去美國了。包機的航空公司已經打橫幅慶祝他們的成功了。

大多數留學生還能拿到護照,這算是幸運的。

很多人想出國旅游或辦別的私事,護照拿不到了,到期的護照也不給換。

其實早在疫情之前,中國公職人員的護照就要統一上交。四川大學教師宋石男曾發文聲明:他不願自己的私人護照上交,因此憤然辭職,成為「自由就業人員」。

今年中國發的因私護照據說只有以前的2%。大多數人的出國旅游計劃都要泡湯。

美國和英國之類的國家已經放開旅行,但是中國還是「嚴防死控」,尤其是防止境外輸入。所以在可以預料的一段時間,中國公民出國旅游還會受到嚴格控制。

入境中國依然很複雜。有些城市已經不許有國際航班進入,比如北京的航班,就分散到上海、鄭州、南京這些地方。

大多數中國地區對入境人士實行「21+7+7」制度。對比以前的14天隔離要求更嚴了。出國一回來,一個月時間就是被隔離和多次核酸檢測,費用自負,隔離賓館也比普通賓館價格貴很多。

看這些排隊坐飛機出國的留學生,我想他們大概要過很久才可以回國。如果以後的中國還是這樣的嚴防死控政策,或許他們就得幾年時間沒法回家。機票太貴,暑假的時間並不長,一回國就有35天的寶貴時間在隔離和自我監控中浪費掉。而他們的父母又拿不到護照出國,或許接下來幾年就是「骨肉分離」,只能打電話、微信聊天了。

第一年出國的留學生大多數會有思鄉病,希望他們能熬過。父母生病也沒法回家照看。若是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病重去世,臨死前大概也沒辦法見一面。

若是戀人,一方出國後就可能幾年見不到面,大多數年輕人的愛情大概就這樣黃了。

關於防疫政策,到底應該是嚴防死控,還是開放,不同觀點截然相反。這幾天在中國有一場爭論,高強和張醫生成為爭論熱點。

其實一年前,高強的觀點和張醫生是一樣的,他認為應該放松管控,以恢複經濟。去年四月,高強說:

當前我們面臨的突出問題,不是如何防控疫情反彈,而是社會和民眾在經歷幾個月的隔離封閉之後,如何活起來,盡快恢複經濟社會的元氣,盡量挽回新冠疫情造成的經濟社會損失。有些專家提醒說,在全世界疫情大流行的情況下,中國必須始終保持高度警惕,嚴防疫情卷土重來。這些話聽起來似乎有理,實際上卻感到有些聳人聽聞。因為中國已經經受過新冠疫情的第一波嚴重沖擊,已經建立起有效應對疫情的思路和機制,也已經建立起應對疫情的隊伍和方法。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的情況下,我們的防疫工作重點,不應該繼續應急時期的封閉與隔離,而是全面落實黨中央的部署和要求,及時將防控機制從應急狀態轉移到常態機制上來,充分發揮專業機構、專業人員的作用。在做好防疫工作的同時,還必須盡快恢複經濟生活,盡快恢複教育文化醫療秩序,積極鼓勵民眾就業、消費。

看到這些留學生出國的狀況,我覺得去年這個時候高強先生說的話是正確的。至於今年他為何突然改變立場,站在去年觀點的對立面,我們不得而知。

這些留學生若是待在英美,就要享受「與病毒共存」的生活。至於英美的這種政策是否好,當然是他們自己的國民說了算。美國開放後,已經出現報複性旅游高潮,可見大多數美國人是喜歡自由的。

來源  南洋富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