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的翻騰:賀錦麗升職記

賀錦麗

文:二大爺

2019年,已經86歲的加利福尼亞資深政客,曾經擔任舊金山市長、加州議會議長的威利·布朗(Willie Brown),在舊金山紀事報上發表了一篇爆炸性猛文。

這篇題為《當然,我和Kamala Harris約會了,那又怎樣?》的文章,介紹了這個政壇名聲一直不怎麼樣、但卻是不倒翁的老朽,當年和下屬的一段婚外情。

布朗作為花花腸子,早在1981年就和原配分居,利用自己的政壇地位,獵豔無數。1994年已經60歲的布朗遇見了時年29歲供職於舊金山地區檢察官辦公室的Kamala Harris。

《舊金山紀事報》的報道

這段相差31歲的老少戀是不是基於所謂的愛情,恐怕只有當事人清楚。但外人可見的是,Kamala Harris從此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務員,開始了火箭般的躥升。

當年Kamala Harris就轉戰政壇,輕而易舉的進入了加州失業保險上訴委員會、加州醫療援助委員會等機構掛名,不僅有了社會地位,而且每年可收到數十萬美元的報酬。另外她所開的豪車也來自於老布朗的贈送。

作為投桃報李,Kamala Harris公然以伴侶身分陪著老布朗出席各種社交場合,成功躋身於加州政界核心圈。

Kamala Harris的中文翻譯是,卡瑪拉·哈里斯。她在2020年成為民主黨總統競選人拜登搭檔。她還有個當年為了爭取華裔選民而專門起的中文名字:賀錦麗。

雖然賀錦麗在多數場合把自己歸結為黑人,用以爭取黑人群體的支持,但其實從血統上來說,她跟黑人隔得不是一般遠。略顯黝黑的膚色只不過是來自於印度裔的母親和牙買加裔的父親。而且特別諷刺的是,她父親的祖先Hamilton Brown是牙買加的奴隸主,從事過奴隸販運。當然這些故事,在左派當道的美國主流媒體界,是從來不會提起的。

這個單親家庭長大,幼年還是在加拿大度過的女性前半段的人生沒有特別的故事,能夠進入加州大學哈斯汀分校就讀,完全是利用非裔保障名額——所以乾脆就從此以非裔自居。在25歲拿到法律博士進入公職隊伍後的相當長一段時間中,基本是默默無聞。直到遇見她的貴人布朗。

1995年布朗當選舊金山市市長後,把賀錦麗立即安排到舊金山檢察官辦公室的職業犯罪部門任職——布朗多年來一直面臨任人唯親和貪腐的指控,他的如意算盤是,必須在提起刑事訴訟的部門安排上自己的人。顯然,新相好再合適不過。

不滿布朗的檢察官趕走了賀錦麗,但是他顯然低估了布朗的力量。這個政壇老油條在2003年利用自己的人脈資源,讓舊金山的富豪們慷慨解囊,為了賀錦麗大為造勢並募集了雄厚的競選資金,最終讓履歷單薄的賀錦麗一舉當選舊金山地方檢察官,控制了這個司法關鍵部門。這場競選還有一個小花絮是,由於賀錦麗募集的資金遠超過法律規定的21萬美元,而是翻了三倍,達到了62萬美元,為此她繳納了34000美元的罰款。

老布朗對自己的操作很滿意,所以敢於在2019年的文章中大言不慚的說,他除了捧紅了賀錦麗,對其他大名鼎鼎的民主黨政客——比如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的職業生涯也有貢獻。他的結論是:這就是政治。

這樣的政治顯然讓布朗和賀錦麗都受益匪淺。美國司法體制中檢察官的權力十分大,可以決定刑事案件是否起訴。賀錦麗上任僅八個月,便撤銷了針對布朗和其親信貪腐的八項指控。

布朗的另一個金主拉米雷斯(Ricardo Ramirez)靠著和布朗的關係,壟斷了舊金山三分之一的公共工程項目,但由於偷工減料,面臨牢獄之災。但在賀錦麗的操作下,最終僅僅罰款42.7萬美元了事。

賀錦麗任內最著名的政治操作,可能就是擺平了加州教會性侵兒童的大醜聞,在憤怒的民意下,最終那些犯事的牧師安然脫身,財力雄厚的教會用金錢達成和解。從此教會成了賀錦麗政治獻金的一大來源。她還在任內推動了臭名昭著的加州47號公投——這個法案盜竊和搶劫不超過950美元,都屬於輕罪,可以不予檢控。這條法案讓很多小偷和搶劫犯有了輕易脫罪的標準,反而更加有恃無恐。這讓很多以小本生意為主、本本分分過日子的華裔面對侵害更加有苦難言。

這個女人推動的爭議極大的法案還有加州大麻合法化(已經實現),以及要求聯邦政府撥款1000億美元,幫助400多萬黑人購房,以彌補歷史上的種族歧視帶來的傷害。其實加州從立州開始就是自由州,從來沒有一天所謂的奴隸制。

為「黑命貴」站台

很多人以為賀錦麗有個中文名,或者會偏向華裔。這是天大的誤解。中文名除了幫助賀錦麗爭取加州華裔的選票外,再無其他用處——比如加州號稱「新排華法案」的「高技術移民公平法案」(Fairness for High-Skilled Immigrants Act),賀錦麗牽頭人之一。簡單來說,這個法案會取消綠卡的國籍配額限制,按照「先到先得」,由於積壓的申請中,絕大多數申請人都是印度人,所以該法案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印度裔,而排在其後的華裔將是最大的受害者。

從政道路上的種種非議,在加州這個左派大本營中,不僅沒有成為賀錦麗節節高升的攔路虎,反而為她贏得了更多左翼的基本盤。

2010年,賀錦麗更進一步,在布朗的支持下贏得加州總檢察長選舉。這個時候,嘗到了權力滋味的賀錦麗已經完成了情婦到政客的蛻變——她想要的靠山已經不止於布朗這樣的人。

為了樹立自己的形象,她2014年嫁給了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老公利用她當總檢察長的優勢,壟斷了加州多家大公司的法律業務代理。他所在法律事務所早在2002年就進入中國市場,有不少客戶是知名大企業,如騰訊、南航、東航、招商集團等。

賀錦麗夫婦

早在2007年,賀錦麗就把尋找新靠山的目標定在了當時民主黨明星參議員、後來成為總統的奧巴馬。同樣都是靠非裔報送名額入讀名校,同樣在政壇都打黑人裔的招牌,又有相似的家庭背景,讓賀錦麗很快就引起了奧巴馬的注意。2013年在為奧巴馬站台的一次活動中,奧巴馬讚美賀錦麗是「全美最漂亮的總檢察長」。

從此,賀錦麗開始把雄心擴展到全美的政治舞台。2016年,適逢當了參議員24年的民主黨人波克塞宣布退休,賀錦麗嗅到了進軍國會的機會,在總統奧巴馬的站台和背書下,賀錦麗意氣風發的邁入華府,完成了神奇的蛻變。

為此,對賀錦麗知根知底的舊金山紀事報曾用「sleeping her way to the top」來形容賀錦麗。用中文翻譯的話,大概就是「一路睡到頂」。

當然賀錦麗的野心絕不僅僅是在國會當個安靜的參議員那麼簡單。別人稱呼她為「女版奧巴馬」——她也確實想仿效奧巴馬。所以在自己的第一個國會任期內,立足未穩就公開宣布要參加2020年總統競選。但在第一輪投票中就慘敗,被迫退出。在和拜登的辯論中,賀錦麗抓住種族主義的把柄不放,惹得拜登極為不快。

拜登選擇賀錦麗作為競選搭檔,並不是他真的不記仇或者欣賞賀錦麗。這裡面除了奧巴馬在幕後操作之外,更重要的,是「黑命貴」風潮之後賀錦麗可以作為民主黨的一張種族牌。而且她雖然風頭很勁,但事實上在黨內根基還淺,對拜登這種在華盛頓混了47年的政壇老鳥來說,這種資歷和能力都有限的新人來當自己的花瓶,再合適不過。

賀錦麗在11月7日以「當選副總統」的身分在特拉華州向全美發表講話。她意氣風發的說:「今晚正在看著這一刻的每一個小女孩都會看到,這是一個充滿可能性的國家。「

我想不是每一個小女孩都願意或者能夠了解政治勾兌的黑暗,也不是每一個少數族裔的女性都會選擇這樣的人生。這種經不起歷史推敲和審視的」可能性「,恰恰是目前美國政治面臨的某種危險。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