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2 日

誰逼死了小學生繆可馨?

文:邊城蝴蝶夢

繆可馨,常州金壇一個五年級的小女孩,平時活潑開朗,俏皮可愛,成績優異,家中牆上貼滿了獎狀。前不久的期中考試,小可馨的語文考了全班第一。

她還很有趣,會在作文本封面上畫小人兒,和「作業」手牽手,說自己「沉迷於學習and作業」,既卡哇伊,又元氣滿滿。

這麼一個品學兼優有趣有愛的孩子,因為作文被老師批評缺乏「正能量」,或許課堂上還發生了其他事,總之,小可馨受不了了,在課後痛苦地衝出教室,爬上欄杆。跳之前,她還猶豫了一下。那短短的一瞬間,她想到了什麼?她又在留戀什麼?

15秒之後,她沒有抓住欄杆,掉了下去。

媽媽新買的公主裙,像蝴蝶翅膀一樣,在空中無力地張開。

從四樓到重重墜地,不過兩三秒。小可馨短短的一生,以及她對這個世界的美好期盼,都隨著那聲悶響,化為虛無。

一朵紅色的花,在新裙子下越開越大。

一個可愛的小靈魂,化蝶飛走了。

這是2020年6月4日下午3點14分,發生在江蘇省常州市金壇區河濱小學的事,距今已有9天。

恕我愚鈍,今天才看到這個事。

這個世界上,每一天每一秒都在發生悲劇,作為一個不再單純的成年人,我可以漠視很多苦難,但惟獨對孩子的不幸,依然會揪心痛苦。

我找到了繆可馨媽媽剛開的微博,名字就叫「繆可馨世界第一可愛」,簽名是:永遠當一個小朋友,世界第一可愛。

嗯,繆可馨,你這個小傻瓜呀,你做到了,你永遠是一個小朋友了。那些沒走完的路,沒找回來的公義,只能由我們大人來做了。

微博上的文字和截圖,瑣碎而凌亂,沒有什麼排版。一個失去女兒的媽媽,笨拙地翻出各種聊天記錄,然後截屏,試圖告訴大家,她的女兒身心健康,活潑有趣,成績優異……

我看了很久,理出了一些頭緒,再比照官方發布的消息,事件的輪廓終於成型。

悲劇的直接導火索,應該是那篇作文。寫得很差嗎?大家可以看看。

我勉強也能算一個資深文字工作者,曾修改過很多知名記者的文章,對於文章的好壞,自認為有點發言權。小可馨這篇作文,我覺得寫得非常棒,在同齡人中出類拔萃。字也很好,工整又不失童稚,看起來很舒服。我在五年級時,肯定寫不出這樣的文字。

可就是這樣一篇優秀作文,卻被班主任語文老師改得面目全非。孩子自己的觀點表達被紅圈,常識性的錯誤反而沒事,比如西遊記作者不是羅貫中而是吳承恩。小可馨又重寫了作文,卻依然過不了關,本子中間還被撕掉了兩頁紙。

一個原本自信滿滿的小孩,被老師粗暴對待,有人還說老師讓孩子跪著訂正作業,又打了她一巴掌。這樣的打擊和羞辱,當過學生的我們,都能感同身受。

一處處刺目的紅色批改,就像西遊記裡的妖怪,把一個想像力豐富的可愛孩子,擄進了陰森恐怖的山洞。

這個可憐的孩子,我能想像她是怎麼度過那煎熬的幾十分鐘的。十一二歲的孩子,她就再懂事,畢竟還是一個孩子啊。

在這麼巨大的羞辱的刺激下,一個成年人都不能保證自己的心理健康,何況一個孩子?

不要被表面的樣子,虛情假意偽善的一面所矇騙。在如今的社會裡,有人表面看著善良,可內心卻是陰暗的。他們會利用各種各樣的卑鄙手段和陰謀詭計,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讀過《大聖三打白骨精》課文,能得出這個結論,說明小可馨的觀察能力很強,也頗有社會敏感性。白骨精不就是想做壞事的騙人精嗎?

可是老師認為這個感悟,缺乏「正能量」!WTF,你跟一個小學生談正能量?

讓孩子們自由地想像,不要禁錮他們的思想,這就是最大的正能量!

我們這些歷經世事的成年人,很多時候都搞不懂什麼是正能量什麼又是負能量,一個小孩子就更不知道了。

老師凶巴巴的語氣和表情,是正能量嗎?

對一個孩子如此的羞辱,是正能量嗎?

據小可馨的家長透露,去年孩子因為感冒在課堂上表現不好,被這位班主任當眾扇過孩子耳光。孩子很傷心地回到了家,告訴了媽媽。媽媽很生氣,跟爸爸溝通說,希望老師以後不要當眾扇孩子巴掌。

喜歡體罰的老師,孩子能怕到什麼程度,我舉一個自己的例子。

小學四年級時,我數學非常不好,那個精瘦精瘦的數學老師又特別喜歡打人。每次上數學課,我覺得跟世界末日沒什麼兩樣。尤其是數學老師掃視著全班學生,點名讓人上黑板做題時的樣子,如果換上一雙綠油油的眼睛,就是一個準備吃羊的大灰狼。有一次點到我去做一道數學題,我拿著粉筆,站在黑板前,腦子一片空白,雙腿控制不住地直打哆嗦。越怕越寫不出來,越寫不出來越怕。最後我被狠狠地踢了一腳,然後被拎在在黑板邊的牆角裡,站了一堂課。

那時,我覺得被全世界拋棄了,低著頭不敢看任何人,每一道目光似乎都是嘲諷。

很多年後,這些細節和當時的感受,我都還能清晰記得,可見當時有多害怕。

我的恐懼,相信就是小可馨的恐懼。

孩子是家庭的全部。上學時還開開心心的,下午就聽說自己孩子墜樓了,給哪個家長都受不了。

小可馨15點14分墜樓,老師卻在15點42分才通知家長。但一切都晚了,這個可愛又有趣的孩子,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4點左右,父母趕到醫院時,被告知孩子已經送到殯儀館了,連最後一面都沒見到。

然後一直錄口供到10點多。回到家想看看孩子的iPad上有沒有線索,發現已經被踢出群聊。

哭到暈厥,討要公道,地方介入……一切都經常發生,就不描述了。我相信有關部門和法律,會給孩子一個公道,也會給當負責任的人一個懲罰。

但有一幕是我沒想到的。

小可馨還躺在殯儀館裡,她的媽媽哭得要死要活。但同樣為人父母,有的家長已經沾著小可馨的鮮血,在班級群裡為老師洗地。更讓人心寒的是,起碼有22個家長在群裡豎起了大拇指,為袁老師沒有錯點贊。

什麼樣的形容詞也形容不出這種家長的卑劣。小可馨和你的孩子同學一場,還甜甜地叫過你們叔叔阿姨。你們不能站出來為她討個公道,沒有辦法像她的父母一樣勇敢,這個可以理解。不敢反對的話,沉默也可以。可是你們不是,你們選擇去拍班主任的馬屁,排著隊踩著小可馨的屍骨,只為你家孩子不被穿小鞋。

這樣的一幫人還有絲毫人性嗎?你們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兔死尚且狐悲,你們連禽獸都不如。

有些國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從不敢為自己爭取權利,如果跪著可以偷生,他們寧願一直跪著。如果可以踩著同類的屍體往上爬,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從背後捅刀子。他們不會想著,如果下一個輪到我,誰來幫我。總是心存僥倖,下一個怎麼可能是我。和這些人同處一個國家,我深感悲哀。

那位極度冷血自私的家長在下午4點多發出倡議,家長們點贊到晚上7點多。直到7點28分,才有一個家長看不過眼,站出來說了句公道話。

應該說,繆可馨的父母很有修養,即使痛失愛女,也沒有失去理智謾罵指責袁老師。除了說她打過繆可馨巴掌,再無別的過激言語。

這位袁老師平時什麼樣呢?

她平時對班上同學多有打罵,勢利刻薄。有她教過並畢業多年的學生,在知乎上站出來說,「這麼多年,終於翻車。」

還有她教過的學生實名出來指證,說袁老師「一個勁就知道問學生家長要好處,然後侮辱學生,我家窮沒錢給,她就把我從中間放最後面,我沒犯錯平時經常侮辱我,脫褲子打屁股,倒茶葉水在我臉上」。

繆可馨家長說袁老師去年暑假辦過作文培訓班,但是繆可馨沒去,因為已經在培訓機構報了班。

袁老師還收過繆可馨家長的紅包,並夸可馨「智商絕對,情商也高」。

到這裡,真相似乎已經很清楚了。但它未經官方認可。

目前當地官方已經給出通告,稱經過走訪班級45名學生和3名老師,沒有發現當天課堂有辱罵毆打學生的情況。這種調查結果,我相信也是事實。
教室裡沒有監控,證人們只有十歲出頭,他們還要繼續上學、繼續面對老師。也許很多年後,等他們長大了,內心足夠強大了,那天教室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也就水落石出了。

只是他們當年的同學繆可馨,生命永遠定格在一個六月的午後。

沒有證人,就無法指證,但小可馨的家長沒有放棄。她的媽媽在朋友圈發帖,希望知情的好人能站出來,提供證言。
有勇敢的人站出來嗎?希望有吧。

但是,小可馨真的是被一個老師逼死的嗎?答案留給聰明的讀者自己去想。

如果不從中反思我們的一些教育思想和方式,不得出哪怕一點點教訓,不做出哪怕一點點改變,那麼繆可馨就白死了。以後,還會有其他悲劇繼續發生。

人間值不值得,就看我們怎麼做。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