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精神病院懷孕的女人

精神病院

文:劉瑞明

見到坐在面前的陌生人,她低頭不語,沉浸在手機遊戲中。下午的幾個小時裡,只有在給遊戲裡的小貓餵飯、洗澡時,她的臉上才露出笑容。

▲曉雨懷孕的影像報告單。受訪者供圖

因為懷孕,曉雨的腹部已微微隆起。

見到坐在面前的陌生人,她低頭不語,沉浸在手機遊戲中。下午的幾個小時裡,只有在給遊戲裡的小貓餵飯、洗澡時,她的臉上才露出笑容。

「 我爸總不讓我玩,說這麼大了還玩小孩子的遊戲。」曉雨說。丈夫如海側身看著她,「 曉雨雖然23歲了,但只有幾歲小孩的智商。我也教過她玩別的有操作性的遊戲,她都學不會。」

曉雨懷孕已有四個月。

今年7月,她在河北魏縣精神康復醫院治療,住院期間,郭廷與她發生關係,導致曉雨懷孕。

院長張付章提及,曉雨患有雙向情感障礙,具體表現是孤獨、不接觸人等。院方認為,事發時,曉雨已基本康復,因此醫院對她管理比較鬆。 「 即使是精神病患者,也有自己的情感。」

家屬並不認可這一說法。

在婆婆石林看來,曉雨精神異常,對自己的行為沒有清晰的辨知能力,「 郭廷的行為應屬於強姦。」

11月11日,在當地公安人員的陪同下,曉雨前往河北醫科大學第一醫院司法鑑定中心進行精神鑑定。

郭廷被醫院開除後,被警方監視居住。他父母常年在外,靠收廢品為生。郭廷嫂子表示,後續此事如何處理,需要等他的父母回家後商量決定。

魏縣公安局魏城鎮責任區中隊的工作人員提到,他們已詢問了當事人有沒有強姦暴力的行為存在,目前只能通過司法鑑定,確定曉雨是否具備行為能力。

關於這個孩子是否生下來,家人也還在考慮。

石林覺得,曉雨雖然患病,但一家人相處也還算和睦,是郭廷,毀了他們原本幸福平靜的生活。

▲曉雨在玩益智休閒類游戲。新京報記者 劉瑞明 攝

「 怎麼會懷孕呢?」

河北魏縣北皋鎮,距離縣城20公里外的村莊里,一棟平常的農家小院,就是如海和曉雨的家。

客廳的白色牆面上,掛著兩人結婚時的照片。照片中,曉雨穿著白色紗裙,依偎在丈夫的懷中。但婚後的生活裡,曉雨和婆婆住在一個房間,睡一張床,丈夫則獨自居住在隔壁房間裡。

他們結婚剛滿一年。

婚後如海與曉雨只同居兩天,此後便分開居住,如海平日則在外打工。今年三四月份,石林發現曉雨不愛說話,白日里也總是睡覺,時常發脾氣。家人商量後決定,將曉雨送去縣城裡的精神康復醫院治療。

這是一家封閉式管理的精神病治療專科醫院。石林覺得,讓曉雨住在這裡,家人很放心。

醫生告訴家屬,曉雨患有精神分裂,住院三個月就可以治好,治療費用在6000元左右。住院期間,石林常去看兒媳,「 我們把她當作寶貝一樣捧在手心,她愛吃東西,每次去醫院的時候,我們都給她帶零食、水果。」

7月19日,住院近100天后,曉雨從魏縣精神康復醫院出院。

對於曉雨出院,雙方的說法不一。曉雨的舅舅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當時家裡是因為沒錢繼續治療了,才選擇出院。而院方則提出,經過醫院的三個月治療,曉雨已經基本康復,思維跟正常人一樣。

曉雨出院後,暫時在親戚家居住。石林回憶,兒媳在一次吃飯時,突然嘔吐,她還以為曉雨是精神病發作,又去醫院給她開了藥,但曉雨此後仍經常嘔吐。

8月底,石林帶著曉雨去鎮上的衛生院檢查,才發現兒媳已經懷孕。醫院的報告單顯示,妊娠40天左右。

「 當時我心裡著急,覺得我兒子沒碰過她,怎麼會懷孕呢?」按照日期推算,石林認為,曉雨應該是在魏縣精神康復醫院治療期間與他人發生關係,導致懷孕。

家人曾前往醫院討要說法。

在醫院裡,石林大聲質問道,「 一個封閉醫院,怎麼能讓一個精神有問題的女患者懷孕呢?」爭執間,一名男護工站了出來,承認自己和曉雨發生了關係。

石林忍不住上前打了對方兩耳光,隨後醫院向當地公安機關報了警。石林表示,當時警方把曉雨和這名男護工郭廷叫到公安機關進行詢問。 「 民警說需要回家等通知,具體案情等鑑定結果出來才能有定論。」

魏縣精神康復醫院院長證實,曉雨懷孕是因為與郭廷發生關係後所致,但他認為,「 兩人均是自願。」

石林對這個說法並不認可。

「 曉雨精神異常,不懂男女之事,對自己的行為沒有清晰的辨知能力,這事和是否自願沒關係,郭廷的行為應屬於強姦。」

▲醫院二層和三層之間的鐵柵欄。新京報記者 劉瑞明 攝

樓層間打開的鐵柵欄

家人曾嘗試詢問曉雨,「 你知不知道自己怎麼懷孕的」。曉雨只是搖搖頭。但在提及護工郭廷時,曉雨顯得有些不安,一邊用手撓頭,一邊用手摳著褲腿,「 不清楚,我不記得這個人。」

回憶在醫院裡的生活,她覺得不喜歡,因為「 沒人陪,只能聽歌或者玩手機」。

魏縣精神康復醫院院長張付章提到,曉雨所患的病是雙向情感障礙。 「 具體的症狀表現是孤獨、不接觸人、沉默、急躁。」雙向情感障礙屬於心境障礙的一種類型,指既有躁狂發作又有抑鬱發作的一類疾病。

「 她剛入院時,低著頭,不願意說話。後來經過藥物的治療,逐漸恢復了笑容。」院方一位副院長說。

魏縣精神康復醫院實行封閉式管理,醫院二樓是男患者病區,三樓是女患者病區,樓層之間用鐵柵欄隔開,「 只有醫護人員用鑰匙打開柵欄上的鎖,才能在樓層之間通行。」院長張付章說。

提及醫院的日常管理,張付章表示,平日由男護工看管男患者,女護工看管女患者。男女患者平時是不能串樓活動的,只有每天早飯及晚飯後,樓層間的通道會被打開,患者可前往三層的娛樂場所里活動。

護工郭廷負責分管患者的日常用品和日常服藥等工作,住在該院二樓護理工宿舍。張付章表示,住院期間,曉雨住在該院三樓女病號區,郭廷會通過二層和三層之間的鐵柵欄門口,把零食遞給患者。只有在送零食時,曉雨與郭廷才有簡單的接觸機會。

事發時在7月19日。

醫院內部通報中提及,當日所有患者和護工人員前往三樓活動場所娛樂期間,曉雨從三樓下至二樓向郭廷討要零食。郭廷說不能亂拿他人的零食,曉雨不聽勸阻,其間用雙手抱住郭廷。

通報稱,兩人抱了約兩三分鐘後發生關係。

魏縣精神康復醫院一位任姓副院長提到,7月22日前後,曉雨已基本康復準備出院,當時言語和思維跟正常人一樣。這個時候醫院對她管理比較鬆,所以才發生這樣的事。 「 即使是精神病患者,也有自己的情感。可能曉雨情感上比較孤獨,跟男護工郭廷產生了感情。」

▲曉雨家中牆上掛著的婚紗照。新京報記者 劉瑞明 攝

「 結婚就是能有人陪著」

11月12日,曉雨和丈夫暫住在邯鄲的親戚家中。面對著坐在自己面前的陌生人,曉雨著低頭不語,沉浸在手機遊戲裡。

在曉雨眼中,談對象就是兩個人能聊天。她說,自己也不懂結婚意味著什麼,但是結婚是開心的,丈夫有時候會陪她一起玩、出去看看或者買衣服,「 結婚就是能有人陪著」。

結婚前,她和父親生活在魏縣北皋鎮一個村子裡。父親已經69歲,一直是單身,因患有殘疾,腿腳不便。對於婚前的生活,曉雨提到的更多的是「 無聊「 。

曉雨是由她父親抱養的。

大概在14歲的時候,她從鄰居口中得知,自己不是父親親生的女兒。 「 我聽到這句話,很難受。」曉雨說,父親和抱來的人已經聯繫不上,她還想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可不知道該怎麼找。

因為性格內向,害怕別人說自己是被抱養的,曉雨沒有什麼朋友,小學5年級就已經輟學。 「 跟別人玩不到一起去,但是一個人又很孤單、無聊。」

她也出去打工過。輟學後,小雨跟隨著親戚,坐車來到青島一家服裝廠打工,主要給衣服打包和檢查衣物有沒有異常。因為當時未滿18周歲,她利用親戚的身份證,在工廠裡留了下來。

「 打工的日子很快樂,除了乾活,下班了還能和別人出去玩、逛街買衣服和吃的,在村子裡時就沒人陪我做這些。」曉雨說。

養父怕曉雨在外找對象,勸說女兒回到村里。回村後的多年時間裡,曉雨的世界裡只有自己和父親,「 沒有朋友,很少出門,偶爾去鎮上給自己買點東西。無聊的時候就在家看電視連續劇。」

2019年,曉雨是在媒人的介紹下,遇到了自己的丈夫如海,她比如海大一歲。

去年農曆9月,兩人在村里辦了婚禮。石林告訴新京報記者,家裡向親戚朋友借了20萬用於彩禮和婚禮,在當地農村,男多女少,「 女孩子是寶貝。」

婚後如海發現,曉雨不讓他碰,也不懂男女之事。

當時如海覺得,曉雨只是年齡尚小,過段時間慢慢磨合就會好。兩人一直分房間睡,但他認為彼此相處和睦,「 有時候我買了零食回來,她就很高興得跑到我屋裡。外出時,我做什麼都會帶著她。」

因為接觸機會少,在婚前,如海沒有發現曉雨在精神方面有問題。 「 婚後發現這方面的問題時,當時也覺得不開心,但是後來慢慢地就平復了心情。既然已經娶了她,就這麼把日子過下去吧。」

平日里,曉雨就和婆婆住在一起。兩個人睡在一張床上,但是她們兩人很少說話,「 基本躺下就睡。」石林說。

在家人眼裡,曉雨的智力不正常,平日里喜歡睡覺,也不愛說話,喜歡玩一款名為「 湯姆貓」的手機遊戲。幾個小時的聊天裡,只有在給遊戲裡的小貓餵飯、洗澡時,她的臉上才有笑容,露出一口白牙。

「 我爸不讓我玩,說我這麼大了還玩這種小孩子玩的遊戲。」曉雨說。如海側身看著她,陪著妻子一起玩了起來,「 她只有幾歲小孩一樣的智商。我也教過她玩別的有操作性的遊戲,她都不會玩。」

▲涉事的魏縣精神康復醫院 新京報記者 劉瑞明 攝

等待鑑定結果

時至今日,曉雨一家沒有收到護工郭廷一方的道歉,如海說,他也在等相關部門給出的說法和答复。而郭廷被扣除3個月工資後,於8月底被醫院開除,當地警方對他採取了監視居住措施。

一份由魏縣公安局出具的《監視居住執行通知書》顯示,因為案件的特殊情況或者辦理案件的需要,採取監視居住措施更為適宜的,此事由魏縣公安局車往鎮派出所執行,居住期限從11月11日起算。

魏縣精神康復醫院認為,此事的發生,進一步說明他們醫院在製度管理上存在不到位的地方,今後要吸取教訓,進一步建立健全各項規章制度,加強明確分工,責任到人,堅決杜絕此類事件的發生。

院長張付章也提到,目前衛生健康局的工作組對他們的醫護人員資質等方面進行了整頓。但醫院認為,這是男護工郭廷的個人道德問題,在道德層面是難以防範和管理的。

現年30歲的郭廷,在魏縣精神康復醫院工作已有三四年,老家就在縣城20公里外的一個村莊里。村支書郭利強告訴新京報記者,郭廷在村里屬於大齡單身青年,「 因為他外貌不佳,加上農村彩禮較高,一直沒有討上媳婦。」

郭廷的父母常年在外,靠收廢品為生,經濟情況一般。郭廷的嫂子霍女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後續此事如何處理,需要等他的父母回家後商量決定,目前當地派出所已經介入。

11月11日,魏縣公安局的工作人員陪同曉雨及其家人,前往河北醫科大學第一醫院司法鑑定中心進行精神鑑定,目的是配合魏縣公安局的後續辦案。

司法鑑定中心的收費票據顯示,曉雨在該院做了精神狀態鑑定、行為觀察和治療、性自我防衛能力評定等項目的鑑定。曉雨的丈夫如海稱,鑑定結果需要30個工作日之後才能出來。

魏縣公安局魏城鎮責任區中隊的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警方已經受理此案並介入調查。他們已經詢問了當事人有沒有強姦暴力的行為存在,目前只能通過司法鑑定,確定曉雨是否有行為能力。

▲11月11日,曉雨做精神鑑定的收費票據。新京報記者 劉瑞明 攝

定罪與否的焦點

11月12日,新京報記者從魏縣相關部門獲悉,針對魏縣一女患者住院期間懷孕一事,當地成立由衛生健康、公安、婦聯、民政等部門組成的工作專班,調查核實相關情況,並依法依規處理。

當地衛生健康局已組建專項調查組,進駐魏縣精神康復醫院依法依規開展全面整頓。同時對全縣醫療機構進行依法執業排查整頓。

邯鄲市婦聯權益部部長胡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邯鄲市婦聯已於10日開始密切關注此事,魏縣婦聯和當地鄉婦聯已積極配合專門小組來核實調查此事。後續對曉雨的維權關愛將依據鑑定結果來具體展開,確保維護好婦女權益。

12日,魏縣婦聯工作人員馮海利表示,目前縣婦聯正在積極協調各部門對此事進行處理。

此前,鄉鎮婦聯工作人員已經去曉雨村里了解情況,等曉雨的精神鑑定結果出來後,縣婦聯會根據法律規定,在職權範圍內,根據當事人的需要,時刻準備著提供心理疏導等援助。

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所韓驍提到,監視居住是在公安機關對案件進行偵辦期間,對於犯罪嫌疑人採取的一種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

我國《刑法》規定的強姦罪罪名,保護的法益是女性的性尊嚴與性自由,在本案中,能夠確認的客觀事實是男護工與女病人之間發生了性關係,並造成了一定後果,定罪與否的焦點就落在了女病人是否具有正常的認知能力和判斷能力一點。

韓驍表示,如果鑑定結果能夠支持女病人恢復健康,具有一般的認知和判斷能力,能夠做出自主選擇的話,則女病人所述的證言可能被採納。如果鑑定結果顯示,女病人的精神狀況並不能支持其做出在此行為上的認知以至判定,男護工的行為很大可能上將構成強姦。

從民事領域看,儘管說醫院和男護工之間存在勞動關係,簽署過勞動合同,但依據《侵權責任法》相關規定,工作人員為職務行為以外的行為造成對他人的侵害的,而應自行承擔相關責任。

「 如果將醫院認定為具有安保義務的經營場所的,醫院可能要在安保義務的範圍內承擔其應當承擔的侵權責任。」韓驍認為,如果認定醫院確有病人管理、看護方面的漏洞,導致女患者受到侵害的,醫院應當承擔一定責任,對相應損害進行賠償。

現如今,曉雨懷孕已有四個月,加上她在懷孕期間經常服藥,家人還不知道是否應該讓孩子生下來。石林說,可以明確的是,如海不會和曉雨離婚,「 還是希望他們兩個能好好過日子。」

(文中曉雨、如海、石林、郭廷均為化名)

來源     剝洋蔥people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