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眼皇後」劉雪華:一個白富美的悲情史詩

劉雪華

01

1959年,北京錦仕坊街的老劉家迎來第五個孩子,取名為雪華,寓意純淨華貴。

在那個窮困的年代,擁有雙碩士學位的劉父,給了一家人衣食無憂的生活。

但這樣的生活,卻沒能讓劉雪華被捧在手心。

在老劉家,劉父擁有絕對的話語權,他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把5個孩子管得服服帖帖。

要是哪個孩子犯了錯,下跪認罰是常事,而劉雪華是跪得最多的一個。

她三四歲的時候就像關不住的鳥兒,一會跑去喝生水,一會串進胡同裡,劉母一天都不知道要找她多少回。

有一次,劉雪華走丟了,被帶到了派出所。

當民警火急火燎通知劉雪華家人來接時,她卻看電視上的《三打白骨精》看得入迷。

等她叔叔趕到派出所時,劉雪華為了多看一會電視,居然和民警說不認識他。

這是劉雪華第一次看電視,她怎麼也沒想到,多年後自己會出現在熒屏上。

劉雪華5歲那年,整個劉家都搬到了香港。

在那個大環境下,劉父更加期待把她培養成一個知書達理、才藝精通的大家閨秀。

於是,在劉雪華12歲那年,劉父就讓她開始學習國畫。

劉雪華畫得倒是不錯,只是這條路偏偏不在她的喜好上。

為了逃避父親的管教,劉雪華早就摸索出了一套「生存法則」。

在劉父面前,她溫柔乖巧,可是一出了家門,她就成了跳脫的兔子。

甚麼扔鉛球、打籃球、騙同學,所有父親不讓劉雪華做的事,她都做了一個遍。

更可怕的是,受影視劇的影嚮,她把自己活成了一個「戲精」。

在公交車上,她會裝可憐,博取別人的同情和安慰。

在運動會上,她會裝作自己很強,贏得同學的掌聲和鮮花。

「戲」演多了,「幻想癥」就來了。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瓊瑤小說風靡兩岸三地,劉雪華是最狂熱的粉絲。

書裡那些悽美的愛情故事,不知不覺地為劉雪華的愛情觀埋下第一粒種子。

當這個青春少女渴望活成瓊瑤女主時,就註定了她一生的坎坷命運。

02

1978年,19歲的劉雪華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

這幅俏糢樣,很快就入了林楚楚的眼。

這個林楚楚是香港著名女演員,是黎姿的祖母。

在她的建議下,劉雪華準備考長城電影公司。

當時的「長城」在香港影壇是數一數二的公司,要是進了這個公司,劉雪華離瓊瑤女主的夢想又更近了一步。

可是,劉父堅決不讓劉雪華走這條路,在他看來,「戲子」是九流職業,上不了臺面。

最終,在林楚楚的說服下,劉父才勉強點頭。

從小就癡迷電視的劉雪華,輕而易舉就拿到了「長城」的入場券。

到這裡,命運的轉盤開始撥動,機遇和深淵都在等著劉雪華。

剛出道的劉雪華運氣很好,一口氣就接了《情不自禁》《通天臨記》《白發魔女傳》等戲。

只可惜,怎麼演就是紅不了。

就在她迷茫之際,愛情卻悄悄降臨了。

那是1980年,劉雪華身邊出現了一個姓陶的男人。

這個男人比劉雪華大13歲,不僅財大氣粗,還百般體貼。

劉雪華向來是生活白癡,有了陶先生後,衣食住行都被安排得妥妥帖帖。

不過,陶先生有一個特殊癖好,就是愛搓麻將,常常搓起來就沒日沒夜的。

這讓劉雪華十分不滿,為此,她不知道鬧過多少回。

後來,陶先生想了一個解決辦法,就是讓劉雪華也學會打牌。

好家夥,一入牌局深似海,此後,劉雪華再也戒不掉麻將了。

那時候,劉雪華的日子過得十分滋潤,白天去片場,拍完戲後就有司機接她去打牌,晚上陶先生來付支票,無論輸多少,他照單全收。

若是陶先生願意一直護劉雪華安好,也就沒有後面的狗血劇情了。

03

1981年,劉雪華被TVB註意到,邀請她拍了《他的一生》和《妙手神偷》。

這兩部劇雖然反嚮平平,但她那張漂亮的臉蛋還是引起了TVB高層的興趣

剛好劉雪華和長城電影公司的合約滿了,於是,TVB向她拋出橄欖枝:只要簽訂長約,就能和周潤發合作。

當年的周潤發,正憑借《上海灘》紅極一時,若是能搭上這個大咖,不愁沒飯吃。

但劉雪華轉念一想,長約就意味著以後就要受TVB限制,不管做甚麼都有枷鎖。

一直自由懶散慣了的劉雪華,可不跳這個坑。

但生活就是,東邊不亮西邊亮。

有一天,劉雪華經過邵氏電影公司時,剛好被武打演員狄龍看到,他驚呼:「這個女孩子一定會武功,走路都帶著風。」

在武俠片盛行的年代,這句話成功激起了劉雪華的武俠夢。

就這樣,劉雪華一頭紮進了「邵氏」。

從《魔界》《武林聖火令》到《楊過與小龍女》,她和爾冬升、莫少聰、張國榮都合作了個遍,吊威亞都吊到吐了,就是沒見甚麼水花。

1983年,邵氏電影公司走到窮途末路,劉雪華投入亞視的懷抱。

很快,一部《少女慈禧》讓她一炮而紅。

這部劇曾一度風靡泰國,還讓劉雪華受到泰國皇後的接見。

這麼一來,各個公司都對劉雪華虎視眈眈,想把她挖到自己旗下。

這一年,劉雪華24歲。

她帶著「俠女」的光環,在金牌制作人楊佩佩的力邀下,頭也不回地去了臺灣。

沒想到,這一去竟是另一重天地。

1984年,劉雪華一口氣簽下了《笑傲江湖》和《霹靂雷霆》的合約。

在這兩部戲中,劉雪華都是第一女主,眼看著又要紅一把,但她卻演得十分不開心。

被逼軋戲不說,《霹靂雷霆》的劇本完全沒有章法,讓劉雪華每天不知道自己在演甚麼,更不知道演完今天明天要幹甚麼。

最令她無語的是,這部戲拍著拍著就改名為了《傲嘯江湖》,頗有魚目混珠之嫌。

還好,劉雪華拍《笑傲江湖》時,深得導演劉立立的心。

劉立立和瓊瑤是老友,她便將劉雪華引薦給了瓊瑤。

到這裡,屬於劉雪華的時代要來了。

04

1985年,瓊瑤看著金庸小說不斷被修改翻拍,向來不想修改自己小說的她,也找來寫手將《幾度夕陽紅》改編成劇本,又找來劉雪華、秦漢一起合作。

秦漢以前合作的都是林青霞、林鳳嬌這樣的絕世美人,當劉雪華出現在他面前時,他大吃一驚:「怎麼這麼醜!」

可是,時間久了,秦漢對劉雪華卻刮目相看。

劉雪華在香港長大,但國語一點都不輸秦漢,而且所有的哭戲她都信手拈來。

而劉雪華面對比自己大十幾歲的秦漢,卻有一肚子鬼主意。

當時,秦漢總是一上廁所半天都不出來,劉雪華沒有辦法,就跪在廁所門口,逼秦漢早點完事。

在拍吻戲的時候,劉雪華會偷偷吃幾瓣大蒜,等開拍了,還故意往秦漢嘴裡吹氣,但秦漢也只能強忍著裝出陶醉糢樣堅持拍完。

導演劉立立在監視器前看著,笑得四仰八叉。

當然好脾氣的秦漢,也不堪示弱。

在劉雪華不註意的時候,他會把剪下來的腳趾屑塞到劉雪華的鞋子裡,讓她哭笑不得。

最後,這部劇火遍兩岸三地,將秦漢和劉雪華的事業推上高潮,這兩人也成了炙手可熱的熒幕情侶。

不過,那時候的秦漢剛和林青霞複合,劉雪華也沒到空窗期,兩人就只能當兄弟了。

《幾度夕陽紅》過後,劉雪華備受瓊瑤青睞,尤其是她那「左眼一滴淚,右邊兩滴淚」的演技,堪稱經典。

此後,「亞洲哭後」「淚眼皇後」的標簽,死死地釘在她身上。

這一年,在瓊瑤的羽翼下,劉雪華徹底放棄香港影壇,住進了瓊瑤的小屋。

1986年,還沒等觀眾走出《幾度夕陽紅》的故事,瓊瑤立馬集合原班人馬,趁熱打鐵開拍《煙雨濛濛》。

秦漢演何書桓,劉雪華演陸依萍,兩人又在戲裡幹柴烈火了一把。

這部劇煽情到了極點,幾個月拍下來,秦漢直呼:五髒六腑,大受創傷。

不過,這個撕心裂肺的故事,依然在臺灣大受歡迎。

接連兩部爆款劇,劉雪華成功入圍「臺灣電視金鐘獎」,距離影後僅一步之遙。

在「最受歡迎的藝人」榜單中,劉雪華的票數遙遙領先。

一時間,鮮花和掌聲紛湧而至,她的星途更加一發不可收拾。

05

1987年,劉雪華和秦漢三度合作《庭院深深》

戲裡那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在劉雪華的淚水漣漣中,自然又是一部爆款。

就連秦漢都說:「和林青霞都沒有戲裡這種感覺。」

最終,這部劇的收視率達到50%,超越了當年所有的電視劇。

而秦漢和劉雪華也拿下了影視界的最高獎項:金獅獎。

到這裡,瓊瑤劇已經連續三年霸占市場,觀眾也開始審美疲勞了。

但瓊瑤對此毫無察覺,又按照老套路拍了一部《在水一方》,結果收視率暴跌。

備受打擊的瓊瑤,這才意識到,要改變電視劇的改編方式。

於是,她將兩部小說《彩雲飛》和《海鷗飛處》融合成了一部《海鷗飛處彩雲飛》,依然打算啓用秦漢和劉雪華。

劉雪華和瓊瑤十分對胃口,不管演甚麼,她都聽瓊瑤安排,並且從不擺架子,也不偷懶耍滑。

但秦漢不同,人到中年的他,名利雙收過後,他開始厭倦八點檔電視劇。

就在他拒絕瓊瑤時,制作人平鑫濤和劉立立輪番勸說,他才勉強答應。

但瓊瑤給這部劇下了「猛藥」,劇中基本沒有正常人,每個人都像隨時爆炸的火藥桶。

這樣的誇張劇情,收視率倒是不差,但觀眾開始反感,連廣電都看不下去了,直言會對青少年觀眾產生不良影嚮。

這時候的秦漢趁機和瓊瑤解約,果斷轉型另覓天地。

老搭檔秦漢走了,但和劉雪華「談情說愛」的人卻更多了,還會不小心擦槍走火。

06

1990年,瓊瑤開始籌備《六個夢》系列電視劇,找來張佩華和劉雪華配戲。

這個張佩華,早就憑借《昨夜星辰》火遍臺灣,還是萬千女性觀眾的夢中情人。

一開始,劉雪華對張佩華沒甚麼感覺。

後來有一次,兩人去北京拍攝,天寒地凍的,劉雪華甚麼都吃不下,還好張佩華做得一手好飯,經常燜肉給劉雪華吃。

在一鍋鍋滿屋飄香的肉味中,劉雪華的心就被融化了。

還沒等戲拍完,這兩人就拉上了小手,金童玉女,羨煞旁人。

誰曾想到,回臺灣後,張佩華就像變了一個人。

飯也不做了,天天等著助理送盒飯。

劉雪華是個喜歡浪漫的人,紀念日總會在房間裡擺滿蠟燭,但張佩華一句「好像片場道具」讓她興致全無。

最讓劉雪華忍受不了的是,張佩華愛藏獒愛到癡狂,為了買藏獒不惜千裡迢迢跑到西藏,一擲千金更是常態。

和張佩華在一起的日子,劉雪華天天和藏獒爭奪寵愛。

可是,盡管美人在側,張佩華都獨獨偏愛藏獒。

兩三個月後,劉雪華實在忍受不了,就和張佩華分手了。

瓊瑤得知消息,整個人都懵了:「啊,我還專門為你們寫了一本小說叫《雪珂》呢!」

不過,劉雪華和張佩華都是專業演員,又和瓊瑤是老熟人,還是像朋友一樣演完了《雪珂》。

後來的張佩華無心演藝事業,全身心投入養藏獒,倒也收獲了一子一女的圓滿家庭。

而劉雪華卻在瓊瑤劇的「侵蝕」下,一點點走向深淵。

1992年,秦漢和林青霞20年的糾葛終於畫上句點,大家都以為秦漢和劉雪華有戲。

但一部《風裡的愛》,讓劉雪華和劉德凱結下不解之緣。

這一年,劉雪華33歲,事業已圓滿,唯獨少了一個知心愛人。

另一邊的劉德凱即將到而立之年,但依舊風度翩翩,英俊瀟灑。

向來最懂女人心的劉德凱,輕而易舉就撬開了劉雪華的心門。

按理說,這對情侶該是天作之合,但幸福的背後偏偏藏著許多暗箭。

07

1994年,劉雪華演完《煙鎖重樓》後,徹底告別了「瓊瑤禦用女主角」的身份。

而劉德凱卻搭上瓊瑤,演了《新月格格》後,迎來事業的井噴。

這時候的劉雪華,全身心都撲在劉德凱身上,渴望一個家。

可是苦苦等待,等來的卻是劉德凱尚未離婚的消息。

早在十幾年前,劉德凱就和「配音皇後」王景平閃婚,還連生了三個孩子。

婚後,劉德凱和女演員徐貴櫻有過一段風流往事。

但這些劉雪華一無所知,還無緣無故當了「第三者」。

得知真相的劉雪華,哭得撕心裂肺,卻抵擋不住劉德凱的甜言蜜語。

後來,王景平忍無可忍離了婚,劉德凱依然遲遲不願兌現諾言。

轉眼到了1997年,年近40的劉雪華懷了孕,劉德凱才松口兩人將奉子成婚。

當時這個消息轟動了整個臺灣娛樂圈,所有人都在期待他們修成正果。

當時這個消息轟動了整個臺灣娛樂圈,所有人都在期待他們修成正果。

就在籌備婚禮的時候,劉德凱接到了瓊瑤的《一簾幽夢》邀約,必須去法國拍攝。

劉雪華想著沒甚麼,等戲拍完再結婚也不遲。

結果,還沒等到劉德凱回來,他和20歲法國女孩安琪的緋聞就先傳入了劉雪華的耳朵。

當劉雪華打電話質問劉德凱時,他心安理得地取消了婚約。

沒過多久,劉德凱就帶著安琪回國,並且高調公開戀情,還宣布了婚期。

在輿論沸沸揚揚中,心灰意冷的劉雪華,在浴室滑倒,動了胎氣。

由於月份太大,劉雪華危在旦夕,只能摘除她的子宮。

而這時候的劉德凱,卻若無其事地和安琪舉辦了盛大的婚禮。

雙重打擊,徹底擊潰了劉雪華,她一心尋死,還好被人發現才撿回一條命。

或許是上帝可憐劉雪華,在她低迷之際,又賜給了她一段緣分。

08

1999年,劉雪華和編劇鄧育昆相識。

鄧育昆比劉雪華大13歲,長得醜,結過婚,有孩子,但他一天一首詩的浪漫,讓劉雪華招架不住。

很快,兩人就走進了婚姻殿堂。

還別說,這對半路夫妻,倒是十分契合。

婚後,劉雪華在大陸拍戲,拍完就回臺灣和鄧育昆享受二人世界。

劉雪華生活能力很差,不會看導航,不會用電子產品,也不會開車,但鄧育昆會幫她搞定一切。

這種父親般的照顧,劉雪華感到安心且踏實。

她那一聲聲「爸爸」,喊得鄧育昆心都碎了。

要是得空了,劉雪華就會喊來自己的牌搭子,一起在家裡打牌。

鄧育昆不擅長打牌,劉雪華會教他,輸了的人就打屁股、打手心,像極了兩個孩子。

不僅如此,沒有生育能力的劉雪華,把鄧育昆和前妻的孩子視如己出。

有了鄧育昆,劉雪華和瓊瑤的悲情故事徹底剝離了。

可是,12年後,這一切美好都化作了相思淚。

可是,12年後,這一切美好都化作了相思淚。

2011年,鄧育昆在上海墜樓身亡。

一時間,謠言四起,有人說他是不堪房貸壓力,有人說是因為和劉雪華爭吵。

一時間,謠言四起,有人說他是不堪房貸壓力,有人說是因為和劉雪華爭吵。

面對各種陰謀論,劉雪華心力交瘁,只能拋出一句:「傳聞都是假的。」

令人唏噓的是,這段平淡幸福的婚姻,還是沒能逃過瓊瑤式的悲劇。

鄧育昆走後,劉雪華將心思都寄托在了拍戲上。

從《甄嬛傳》到《花謝花飛花滿天》,她成了「太後專業戶」。

雖然都是配角,但老戲骨的功力倒也讓觀眾過足癮。

如今,年過六旬的劉雪華,臉上寫滿了歲月的磨礪和命運的記號。

一生漂泊,到頭來還是孤身一人,真是命運弄人。

多年前,瓊瑤劇讓她達到事業的巔峰,誰能想到,她的一生才是最狗血的瓊瑤劇。

戲如人生,人生如戲;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來源:我是愈姑娘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