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寫劇本:如何構思讓大家有興趣的故事呢?

35位頂尖電影編劇的創作方法!

英國演員加裡·奧德曼(Gary Oldman)

不要讓讀者無聊!

不要讓讀者枯燥!

不要讓讀者索然無味!

「你奔向電影院的時候,應該像騎著火箭一樣High!」

——加裡·奧德曼

看這本書你大可以持懷疑的態度。只要你願意,可以隨時對我所說的提出反對。如果我說了甚麼你覺得低能白癡的話,盡管拍磚。不管你做甚麼,只求別乏味無聊。這是唯一神聖不可侵犯的規則。如果一個場景、你的故事構思或你的主人公乏味無聊,那就請你直接擱筆吧,除非你能找到一個方法讓它不那麼乏味無聊。

如果你的故事是自傳性的,這問題尤其棘手。

你告訴人們:「喲,它就發生在我身上,是如此強烈。」我很難過地通知你,這遠遠不夠。你覺得興奮只是因為你自己經历過而已,不代表它也能讓讀者興奮。你的狗狗去世了你痛苦流涕不代表讀者也會。尤其是飛度之所以掛掉,只是因為保險箱倒下壓死了它。

你的人生也許並不是上好的電影題材,所以一定要註意把它改編成戲劇,然後應深深挖掘你的內心,發掘出那種深埋的情緒。你可以就自己的感受寫一部了不起的電影,強烈的情感是全宇宙通吃的,也會像流沙一樣深深吸住你的讀者,讓他們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我們也許不會關心你九歲的時候做了些甚麼,但是我們肯定關心你的感受是甚麼。我寫的一個關於西貢淪陷的故事,來源於孩提時代我看《音樂之聲》(The Sound of Music)時,看到一家人為了逃避納粹的追捕努力逃出這個國家時的恐懼。我陷入自己深深的恐懼之中,寫出了這個劇本。結果證明,它也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鳴,我賣出了我的劇本。

從前,比利·鮑勃·松頓(Billy Bob Thornton)當演員的時候,時運不濟,處境堪憐。因為精神極度苦悶,他躲在他的房車裡對著鏡子做鬼臉,開始對著自己傾訴內心的感受。就是從他支離破碎的靈魂深處,撕心裂肺的對鏡惡罵中,他壓榨出一個驚人的角色——《彈簧刀》(Sling Blade)中的卡爾。卡爾不是比利·鮑勃,但是他們分享了同一種名為情感的結締組織。因為對這種深刻悲哀的真切了解與細致描摹,他得到了一座金光閃閃的奧斯卡小金人。

《舞國英雄》(Strictly Ballroom)劇照

你對競爭激烈的國際標準舞有所了解麼?一無所知,對麼?看《舞國英雄》(Strictly  Ballroom)的頭十分鐘,電影制作者就能讓你確信充滿競爭的國標舞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不被人理解,並代表你就是一個藝術家。」

——保險槓招貼

你發掘了它,並不意味著其他人也會在乎;你認為這是個偉大的構想,並不意味著它確實就是偉大的構想。如果你的構想壓根就不偉大,你就是在浪費時間。我說的是一個偉大的構想。《X檔案》的作者有時需要連續六個月每天工作十小時才提出一個構想,最終成為電視劇集中的一集。這可不是一個輕松的事。

好消息是在這個階段你浪費的只是你自己的時間。對了,你還浪費了本來出去壘磚可以掙到的錢,可惜你卻獃坐在咖啡館裡根據一個只有你自己關註的構想寫著劇本。

就因為你花時間寫了,就會有人想去讀它?或者想去看這部電影?真的?真的麼?別浪費你自己的時間,或者別人的時間了。

 

「寫你所知的。」 

——每個啓發想象力的寫作老師

  

「他寫他所知的。但這維持不了多久。」

——霍華德·內梅羅夫 

《教父》(The Godfather)劇照

美國桂冠詩人內梅羅夫深知寫作其中真諦!從某種意義上說,如果你是一個真正的作家,你不能只寫你所知的。你必須蒙上雙眼站在跳板的末端勇敢地跳出去,向前延伸延伸……寫作時你可以運用你所知的,這是當然,但是也允許你走出得心應手的舒適區。

你認為那個創作電視劇《越獄》(prison break)的家夥坐過牢麼?《黑道家族》( The Sopranos)的創作者既不是臨牀醫師也不是黑手黨頭目。馬裡奧·普佐是意大利人,所以他知道意大利面、家庭、名聲等等這些對在美國的意大利裔僑民意味著甚麼,其他則都是他的虛構,這才有了《教父》(Godfather)。

「寫你所知」最有用的意義在於:把在你心裡翻江倒海的東西拿出來,用在你的作品裡。它並不是說如果你是一個二年級教師,你就只能去寫二年級教師。但是如果你是一名二年級老師,你寫的也確實是一位二年級老師,一定要確保她身處於一個情感的故事中,而這種情感能深深吸引住所有人。

文丨威廉·M·埃克斯(美)  譯丨周舟

摘自《你的劇本遜斃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