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追殺張文宏的人,拜托你們做個人吧

文: 古原 

張文宏現已成為網路追殺對象。

一大群所謂革命群眾,緊咬著不放。

就是因為「與病毒共存」一詞,導致了張文宏醫生站在風口浪尖。

這些人,大有不把張文宏打倒就不罷休的勢頭。

而採取的手法就是扒歷史黑料的方式。

翻箱倒櫃,讓他們找出來一個博士論文抄襲的黑料。

抄襲是不是存在呢?在論文的綜述中是有的。

張的博士論文,一共95頁,被指控抄襲的是倒數第三部分「綜述」,在大篇幅的圖形、數據、描述的實驗部分之後,在「參考文獻」和「致謝」之前。

兩文的共同特徵是,都大量援引了國外實驗情況,作為研究結果的情況介紹。張在「綜述」部分裡,確實和黃的論文有大段篇幅是一樣的,而一樣的部分,基本就是對國外論文的描述。

比照一下,張的綜述大概有13頁,其中和黃存在雷同成分的有4、5頁,比黃的綜述原文多了不少。可以說,張的綜述總體來說是在黃的綜述後面又做了大篇幅綜述。

我無意為張醫生辯護此事。

可以說是瑕疵,也可以說是錯誤。

即使是錯誤,我也不認為這是個多大的錯誤,無非是張醫生偷懶,直接拷貝唄,要避免抄襲其實很簡單,用自己的語言再寫一遍就好了。

而這個事是20年前的事了。

翻個人黑料,打棍子,查歷史底帳,檢視每一個人的言行歷史上有沒有錯誤,用這種方式來打倒一個人,是典型的文革作風。

一看那些話,甚麼「漢姦」「不學無術」「投機鑽營」「反動學術權威」,大概可以看出攻擊張文宏的人群基本面了,是甚麼樣的知識層次,動機與目的是為了甚麼。


▲網上流傳的張文宏醫生的漫畫,作者大屍兇,本意是為反諷與警示(圖/網路)

比如率先向張文宏發難的「大盛說」,其著名言論包括「在四川盆地挖坑丟核彈,讓全人類一起滅絕」,就是這種自詡「保護著你們這個國度的盛靈」的人,質疑上海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

20年前的錯誤,與他今天的言論有關系嗎?

他論文存在抄襲,能影嚮他是中國最好的傳染病專家之一嗎?

他歷史上犯過錯誤,能證明他今天所有的言論是胡說八道嗎?

文革時,把個人所有歷史需要交待的清清楚楚的,但凡找到一點存疑的地方,都得打倒在地永世不得翻身,這幫網路暴民想重複這段歷史嗎?

張文宏沒有說過現在中國要開放,要任由疫情發生。

他所有的言論,全部是基於中國人擁有了群體免疫力後,在病毒不可能被消滅的前提下,需要考慮與病毒共存。

那現在都有了群體免疫力嗎?當然還不具備這個條件。

印度那麼慘,是因為張醫生的這種觀點嗎?印度是在疫苗接種率極低時大規糢爆發的,當然會引發問題。

張醫生反複強調,是在免於恐懼的前提下,也就是群體有防護能力了,這時,應該考慮這個問題,因為病毒不會消失 ,我們能搞十幾年清零式的防疫嗎?

病毒會不會消失是個專業問題,病毒還有可能感染動物,即使人類身上所有的病毒全部消失了,還有可能通過動物又重新回到人間。

比如H1N1流感病毒,叫作豬流感,因為豬會傳播這種病毒,你能說為了不讓這種病毒暴發,將所有的豬也殺了嗎?讓豬也全部戴上口罩,發現一例就把豬送到賓館去隔離?

流感病毒就不可怕嗎?

因為流感,送進ICU,用上葉克膜,還救不過來的大有人在。

張醫生不過是從專業上講述人類面對病毒的常識。這是科學!而不是政治觀點。

退一萬步來說,張醫生說的不對,那是從科學上可以討論的。

但這些人不是科學辯論,而是政治攻擊。

不但去翻張醫生的歷史去找黑料,還要戴帽子,打棍子。

他們說,張醫生要否定中國文化,建議不喝稀飯吃牛奶雞蛋。

且不說張醫生說的對不對,他又沒搶走你家的稀飯,你可以天天早上喝稀飯,甚至你天天喂嬰兒吃稀飯也沒人管你啊,這也能算一條罪狀嗎?

他們還說,張醫生說美國醫療資源充足,應該能應對,是政治不正確,是胡說八道。

張醫生哪說錯了?美國重癥病房就是全球第一啊。

但你別把張醫生當作神仙,他哪能知道美國人在政治分裂下把戴口罩當作政治站隊呢?

上帝也算不到。

即使如此,美國世界染疫人數世界第一,也只在極短時間內出現過重癥病房短缺的狀況。

房事過程,甚麼姿勢女性最喜愛?
圖片點擊這裡看看!

如果說張宏文醫生的判斷,我覺得是沒有大問題的。

去年4月,張文宏醫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最怕的是印度、非洲這樣的地方出現更大規糢的流行,一旦出現,這將是一場人類的災難(It’sreally a disaster)。

一語成讖。

他們還把張醫生說的病毒最早出現於武漢的話拿出來鞭打。

請註意,張文宏醫生是在去年2月份說的這個話,當時說這話有問題嗎?

現在中美政治中有病毒溯源的爭議,有相互的指責,但這是重點嗎?

病毒來源於自然,才是科學界的共識,他不是政治問題,而是一個科學問題。

是美國政府將病毒來源問題政治化,你怎麼怪上張文宏醫生了?

張文宏醫生是專業科學家,不是政治人物,不需要天天說話考慮中美政治。

而這些網路暴民,沒有任何科學思維方式,只有文革遺風,就是去抓各種小辮子,挖歷史黑料,戴反動的帽子,真是日了狗了。

我一直在說,中國防疫比國外要好,因為中國普通人更尊重科學,我也很高興,在疫情期間,大家信任的是科學家,而不是信任政治人物。

而在美國,你能看到明顯是政治在淩駕專業。

共和黨支持者就是不戴口罩,這就是只講意識形態,不講科學。

但這夥暴民其實是同樣作為。

不要以為只有美國那種為政治立場決定戴不戴口罩才是政治正確;

要不要消滅病毒,支持用政治來看待疫情還是科學來看待疫情,也是在搞政治正確。

我不能說張文宏醫生說的就全部對,但是這個問題,應該由科學界來爭論。

而不是扛著政治的大旗,對張文宏醫生進行無止境的追殺。

如果講政治正確,一年前,高強的觀點和張醫生是一樣的,他認為應該放松管控,以恢複經濟。去年四月,高強說:

當前我們面臨的突出問題,不是如何防控疫情反彈,而是社會和民眾在經歷幾個月的隔離封閉之後,如何活起來,盡快恢複經濟社會的元氣,盡量挽回新冠疫情造成的經濟社會損失。

有些專家提醒說,在全世界疫情大流行的情況下,中國必須始終保持高度警惕,嚴防疫情卷土重來。這些話聽起來似乎有理,實際上卻感到有些聳人聽聞。

因為中國已經經受過新冠疫情的第一波嚴重沖擊,已經建立起有效應對疫情的思路和機制,也已經建立起應對疫情的隊伍和方法。

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的情況下,我們的防疫工作重點,不應該繼續應急時期的封閉與隔離,而是全面落實黨中央的部署和要求,及時將防控機制從應急狀態轉移到常態機制上來,充分發揮專業機構、專業人員的作用。在做好防疫工作的同時,還必須盡快恢複經濟生活,盡快恢複教育文化醫療秩序,積極鼓勵民眾就業、消費。

一年後,高強換了另一種觀點。這些網路暴民要不要追殺一下呢?

讓科學家來爭論,疫苗的有效性是多少,在打了疫苗的情況下重癥率是多少,死亡率是多少,病毒還會不會發生變異,疫苗還要不要繼續升級等等;

只有科學上的結論,才能支持現實中的防疫政策觀點。

不斷追殺張文宏,只會讓政治淩駕專業,用網路暴力來打壓科學言論,如果形成這種氛圍,讓所有的科學家說話要考慮政治正確,那才是我們的災難。

瘋狂追殺張文宏的人,拜托你們做個人吧。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