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戰,到底會給俄烏兩國人民帶來甚麼?

何清漣:俄烏戰爭,一場不由烏克蘭自主的戰爭
文:古原

這次俄烏戰爭,成為世界焦點。

怎麼來理解戰爭對於普通人的意義呢?他僅僅是意味著戰爭中平民的傷亡嗎?

不,戰爭遠比你想象的殘酷的多。

俄烏戰爭

財產的損失

俄羅斯股市暴跌,盧布暴跌。

無數持有現金和金融資產的俄羅斯普通平民,財產一夜之間大幅縮水,這還僅僅是開始。我認為這一次戰爭,會導致俄羅斯徹底淪為一個軍事上的二流國家,經濟上的三流國家。

普通的俄羅斯人在幹甚麼呢?在拋售盧布,購買黃金和美元。但絕大多數人還買不到黃金和美元,於是他們就拿盧布去買房,甚至有些人去買能儲存的酒。

現在俄央行已將利率提升到20%以上,這代表甚麼?民間投資基本上就全部停止了。

離開俄羅斯,會成為未來俄羅斯高層級人才的必然選擇。

烏克蘭呢?人們紛紛拋棄家園,逃往國外,成為難民。

無數納稅人的稅款變成軍火,在爆炸中煙消雲散,而這帶不來任何財富的增長。這些軍火本來是可以成為資本,成為生產力效率的來源,但卻在戰爭上化為烏有。

烏克蘭本來就是歐洲最窮的國家之一,那戰爭後,他們能變的富裕嗎?動亂之地,沒有和平,哪來的繁榮呢?

有點能力的烏克蘭人早就離開烏克蘭去國外謀生了,那留下來的,只能承擔戰爭的苦難,去迎接更加貧困的日子。

國戰的生命損失

甚麼叫國戰呢?國戰是總體戰,是政客將所有的平民的財產和生命綁了戰車上進行的戰爭。

俄羅斯通過銀行禁止人們將盧布取出,減少拋售盧布的數量,無數平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財富消失,在國戰中,一切該國平民的所有財產都是戰略的資源。

戰爭還剛剛開始,未來要消耗多少稅款,人們還不知道,但可以肯定地說,俄羅斯軍費不攀升是不可能的。

歐洲各國都已經開始加大軍費的支出,以應對俄羅斯可能的威脅,而俄羅斯政府必定要採取同樣的手段,以應該將來的沖突。

國際油價高企時,或許俄羅斯政府還可以支撐一會,如果出現下跌,那俄羅斯政府要維持軍力就必須向民眾更多的徵收稅款,徵募更多的兵力,用人力作為盾牌和武器來應對升高的戰爭風險。

烏克蘭政府也不例外,澤連斯基發布命令,不允許成年男子離開烏克蘭,強制當地人成為軍人,參與戰爭,甚至主動發槍,試圖讓平民參與戰爭,搞成一個全民皆兵的戰爭態勢。

這意味著,如果真有大量平民參與攻擊俄羅斯軍隊,那平民也將成為國戰中的士兵,視為打擊對象,因為軍隊無法分辨對方是敵還是沒有威脅的普通人。

不管你的政治立場如何,國戰中,你都是戰爭的一方,平民沒有資格中立,因為這是國戰。

國戰是自二十世紀才開啓的戰爭糢式,這使得戰爭的死亡人口大幅增加,戰爭的災難也愈加深重。

更加強烈的國家主義

國戰,只會導致國家主義觀念更加強大。

戰爭不再只是政府的成敗,而是該國老百姓每一個人的成敗。

歐美對俄羅斯的制裁,很多都在推動國家主義觀念進一步上升,運動員不允許參加比賽,音樂家不允許上臺表演,拜登甚至聲稱要沒收俄羅斯籍富人的財產,無數企業的產品都得在政府制裁中被禁止出口。

這會帶來甚麼呢?那就是讓每一個人都認為自己與國家是一體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他帶來的後果是更加支持國家的軍事化,更加能容忍軍事化帶來的稅收增長。羨慕軍事強權國家,認為這樣的國家才能保護民眾將成為流傳的常識,這種常識往往很難反駁。

因為活生生的例子就擺在眼前,不管是站在烏克蘭或俄羅斯的立場,都可以得出這一結論。迷戀暴力,將成為常態,而這就是軍備競賽的觀念來源。

落後就要挨打的觀念將深入人心,因為每一個人都因政客的軍事冒險受損,而這個軍事冒險就更容易解釋為保衞國家和人民利益。

國戰將讓每一個不同國籍的人認知到,國籍這一個身份成為利益不同的標志物。而在更加和平的時候,國籍只不過是一個居住地的標志。

烏克蘭人和俄羅斯人,都在國戰中,變的更加團結了,澤連斯基的支持率達到了90%,普京的支持率升高到70%,但這種團結毫無意義。

這代表著人們將生命和財產安全更加寄希望於政客,這種希望將導致權力的進一步擴大、稅收的進一步增加,更多人被徵入軍隊。

預期的損失

歐洲各國在這次戰爭中空前團結,一改在格魯吉亞戰爭中的中立立場,對俄羅斯發起了大規糢的制裁,並運送大量武器支持烏克蘭。

這代表著烏克蘭和俄羅斯地區未來的安全形勢都不樂觀,即使烏克蘭政府與俄羅斯政府達成了某項協議結束戰爭,但歐洲各國政府將更加靠近美國,甚至有可能從反對烏克蘭加入北約到歡迎,從而讓地區沖突增加巨大的不確定性。

而烏克蘭國內的俄烏兩族,在經历過重大戰爭後,將進一步撕裂。

民族沖突,美俄沖突,俄歐沖突,俄烏沖突,在這一地區有可能長期存在,而民族沖突將成為各政客利用的點,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在這種理念指導下,共同生活了幾百年的俄烏兩族人民,可能會在不同國家的武器支援下,發動更大規糢的戰爭。

頓巴斯即使獨立分裂出去了,下一個州呢?

戰爭不會建立共識,只會帶來仇恨,而仇恨就是分裂的源頭。

那麼,在這種預期下,怎麼吸引投資,怎麼發展經濟,怎麼建立長期穩定的產權觀念?

烏克蘭和俄羅斯都將進入更加貧困的未來,而政客們只會將貧困的因歸因於外國勢力,因為這也是貧困的來源之一,中斷貿易當然會導致貧困。

後果呢,民眾更加會對政客形成依賴,將其視為救民眾水火之英雄。對北韓的長期封鎖,並不會導致北韓領導人的政治地位被威脅,而是恰恰相反。

現代戰爭比古代戰爭要更加殘酷,過往也許還只是君主和貴族之間的戰爭,而國戰,則是全體民眾之戰爭,打擊對方國的所有經濟基礎稅收來源甚至兵源,會成為對立國的終極目標。

所以,永遠要抵制國戰,任何發起國戰的人,都是不正義的,這將是兩國平民巨大的災難。

而國戰要消失,必須消除總體戰的戰爭思維,更不要將平民納入戰爭的制裁範圍,因為這種手段只會讓國戰成為常態,讓世界又一次進入新一輪的軍備競賽中去。

這是全球之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