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真的能飛起來──東西方的「白日飛升」者

人體起空

在西方古代傳奇中,曾經有關於人在沒有其他輔助設施的情況下起空飛離地面達90公分的記錄。其實,關於人體起空的歷史記載遠不止這些。東方神話中的神仙都有起空的神技。而一般人其實也可以掌握這項技能,比如說印度的瑜珈師、隱士與行者中,都不乏有能夠起空漂浮的「特異功能」者。

據說古印度修行經典「Vedas」中就有一章是在談起空的,指導人如何達到離開地面的狀態。遺憾的是,許多印度古文與思想概念已經在漫長的歲月中流失得無法復原,從而使得一些無價的篇章未能被翻譯成現代語言。有資料說古代的起空者並不是要向世人展現這項絕技,而只能在最適當的地方和時間進行,作為宗教修行和儀式的一部份。

起空技能至今還保留在印度與西藏。許多從事東方研究的學者都曾提到「飛行喇嘛」的現象。如英國探險家大衛尼爾(Alexandra David-Neel)就曾見過和尚飛行。他描述說這個僧人像網球一樣地在地上一次又一次地彈起,一次可以飛行數十公尺。他還描述說這位高人有遙視能力,在大白天也能看到遠方的星辰,並以此作為旅行嚮導。

歐洲人也在很早就知道起空。在中世紀,東、西方的起空者有一個大不同那就是歐洲僧侶不像瑜珈與喇嘛那樣是經過專門的修行(原文稱訓練),而是在達到一種終極的宗教精神狀態後飛升到半空中的。

例如,卡爾默萊特的修女聖泰瑞莎是中世紀記載中的第一個起空者。她曾在230位天主教教士面前起空。在1565年的自傳中,聖泰瑞莎談到了她這項「天賦」。值得注意的是,她自己並不想要飛。她曾經獨自祈禱了很長時間,為的是上帝能解除對她恩典的特異功能。一天晚上,上帝終於聽到了她的心聲,自那晚起,她就沒有再起空過。

喬瑟夫.戴沙(Josef Desa)曾是最負盛名的「飛人」。他出生在南意大利一個有虔誠信仰的家庭。孩童時的喬瑟夫就有通過苦行達到入神狀態的傾向,後來甚至會因為欣喜而起空。其中的一次是這樣的,喬瑟夫來到羅馬,教皇烏爾班八世特許他謁見,他便喜不自勝地起空了。喬瑟夫起空的記錄前後至少有上百次,這在官方記錄中有記載。但是,教徒們卻對喬瑟夫起空能力感到有些難堪。喬瑟夫不斷的被從一處修道院遣送到另一處。因為不管他去哪裏,有關這個「神奇人物」的傳說就會不逕而走,人們從鄰近城鎮、村落趕來就站在修道院外等著觀看奇蹟。最後喬瑟夫被送到奧斯摩(Osimo)的修道院,他在1663年秋天去世。後來他被教皇正式封為聖者。

惠姆( Daniel Douglas Hewm)是19世紀最有名的起空者。在他頭一次起空時,起來後又落下,到第三次時已經碰到天花板了。惠姆後來學著自己控制起空。他在數千人面前表演這項特異功能。觀眾包括名人薩克雷(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馬克吐溫、拿破侖三世與其他政治人物、醫生以及科學家。惠姆從來沒被指控是在欺騙觀眾。

中國的古書中也有很多人體起空的故事。與其他東方的起空實例一樣,基本上是發生在修道人中。人們常說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講的就是西漢時漢高祖劉邦之孫淮南王劉安得道時,大白天升天而去的事跡。

古往今來雖然不乏起空者,但是在歷史長河中仍然是鳳毛璘角,多數人只能從書中讀到,或者聽說過。現代社會中,人們對於目前的科學還無法解釋的現象就更是懷疑再三,因此對於人能飛起來的現象一直很有爭議。

有些研究者認為起空現象是人的腦部釋出特殊的精神能量而產生出來的生物重力場。俄國生物科學博士杜布拉夫(Alexander Dubrov)認為生物重力場是由起空者創造出來的,因而起空者本人可以控制這個場或改變飛行方向。當然了,對此宗教界和修煉界也有他們自己的解釋。

另外,修行界對於起空等特異功能的態度是很嚴肅的。如上文中提到的修女聖泰瑞莎,她有了起空的功能之後,甚至祈禱要去掉它。不管對佛家、道家、或基督教來說,起空是人修到一定境界中一種很自然的狀態,並不是追求就能達到的,也不是用來炫耀的。至於說有幸能親眼看到起空現象的人,也許是他們的緣份和福份吧。

古時道家擇徒,要求很嚴格,必須德行好方可成器。佛家與西方宗教中,基本上也是心裡虔誠的向善者才會出現這些功能的。所以他們都不會用其行不義之事。也許天理就是這樣安排的吧。




1936年6月6日,在印度南部有調查人員拍攝並詳查一次起空現象,
一名印度瑜珈師普拉瓦(Subbayah Pullavar)在晴朗無雲的中午
當著一百五十名視線清晰的見證者的面前離地起空五分鐘。
《插圖倫敦新聞》(Illustrated London News)刊登了這則新聞與照片
 




普拉瓦(Subbayah Pullavar)在一百五十名見證者的面前離地起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