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媒報導美國大選左右為難

文:鍾原

美國大選之日越來越近,中共押寶眼看落空,中共高層顯然坐立不安,中共黨媒也心急如焚。10月25日,新華社連發兩條美國大選的報導,一條還放在首頁醒目位置。

中共高層當然不希望川普連任,但如今形勢明朗,假如中共黨媒繼續傾向拜登,一是很快就會自己打臉,二是擔心進一步惹怒川普。但中共又確實不甘心,畢竟在拜登和一些民主黨政客身上花了不少錢,左右為難之際,中共又開始抹黑美國民主政治,卻等於變相證實了拜登與中共的金錢醜聞。

中共可能沒有想到,大多數中國人本不了解美國民主,也不大關心美國大選,中共黨媒連篇累牘的報導,無疑會引起中國人思考,美國可以選舉,總統可以輪換,候選人可以表達不同的政策和觀點,還可以辯論,讓選民更好的思考和選擇,為什麼中國不能呢?中共政權的一言堂、獨裁還能持續多久?

新華社的無奈

新華社關於美國選情的最新報導,《特朗普(川普)提前投票給自己 拜登發力『搖擺州』賓州》,放在首頁不起眼的位置上。

報導引用了川普的話,「我投票給了一個叫特朗普(川普)的人」,並描述川普轉戰搖擺州的馬拉松式競選集會。新華社多日來的報導中,至今沒有發布一張川普現場集會的照片,大多數中國人只能想像,競選集會可能是什麼樣子?黨媒當然不想讓中國人知道美國選舉的實情,更不想讓中國人看到美國選民自發簇擁川普的景象。

報導還稱,拜登當天舉行兩場「免下車」競選集會,同樣也沒有照片。黨媒當然也不想展示拜登集會現場人數寥寥,汽車也算觀眾。

新華社的報導也再次迴避拜登的醜聞,特別是與中共之間的金錢關係,同時也沒有再提拜登民調領先的內容。但報導最後卻抹黑,稱美國選舉是一種「燒錢遊戲」,還給出了數字,稱「拜登競選團隊在16日至23日一週裡投放了5430萬美元電視和廣播廣告,特朗普競選團隊投放了約2100萬美元電視和廣播廣告」。

但黨媒卻沒有比較一下,中共一個大貪官貪腐的錢,就是美國選舉費用的好幾倍,轉移到美國的資產,更是天文數字。如果能徹底制止中共貪腐,驅除一黨專政,形成完善的監督機制,確保政治清廉,相信大多數中國人願意花比美國選舉好幾倍的錢,獲得民主選舉的權利。

10月23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在特拉華州威爾明頓的女王劇院進行競選造勢活動。(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中共政權的金錢政治觀

中共黨媒當然不懂民主,新華社接連發出另一篇報導,《美國選舉背後的金錢與政治勾連》。這篇報導本想繼續抹黑美國民主,但正值拜登醜聞越燒越烈,這樣的題目,令人馬上就聯想到了中共高層用金錢拉攏拜登和一些民主黨政客的事實。中共一直高調反腐,卻一直在用中共式的腐敗,企圖腐蝕美國的一些政客,著實夠諷刺!

新華社的這篇報導,等於變相承認了拜登的醜聞,也承認了與中共的關係。中共黨媒本想給中國人繼續洗腦,沒想到直接向美國和西方國家傳遞了一個信號,中共政權一直在用金錢和骯髒的勾當,試圖操縱美國和西方各國的政治。中共也在告訴西方各國,在中共高層眼裡,他們根本不相信西方民主政治,中共的金錢政治觀決定了,中共在西方各國還會繼續腐蝕拉攏手段。

報導稱,「金錢政治已成為美國的深層次問題,其負面影響廣泛而深入」。

拜登醜聞,確實暴露了美國政治的深層次問題,並且與中共政權直接相關。黨媒主動證實這樣的關係,無疑於證明了川普與中共政權脫鉤的正確決策。

報導還稱,「二戰後當選的13個美國總統中,僅杜魯門一人的凈資産峰值不足100萬美元,而另外12人中不乏千萬甚至億萬富翁」。

中共黨媒可能忽略了,這些所謂的千萬、億萬富翁,與即將召開的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的中央委員們相比,恐怕都會自愧不如。目前的中央委員204人,候補委員168人,這些人掌控的財富,恐怕佔中國人財富的大多數,無法確知的只是佔多大的百分比數字。

中共黨媒可能還想用所謂的馬克思階級論,試圖誣衊美國的有產階級,但中共官員們,實際沒有一個是無產階級,他們個個腰纏萬貫,卻每天宣讀自己都不相信的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並號稱代表中國人中真正更多的無產階級,這樣的日子還能維持幾天?

中共的權貴與美國富翁的本質不同在於,美國富翁靠自己的能力、本事和勤懇賺錢,這樣的人如果當選總統,也會用同樣的方法運作國家,那是美國的幸事。中共權貴靠貪腐賺錢,靠權錢交易賺錢,他們不可能關心國家、人民的利益,中共高層還一直試圖與拜登之類的美國政客進行權錢交易,試圖向美國輸出同樣的腐敗。美國人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中國人難道會心甘情願嗎?

10月23日,美國總統川普在佛羅里達州的村莊馬球俱樂部舉辦競選活動、發表演講。(Joe Raedle/Getty Images)

獨裁者對民主的敵視

新華社的報導還引用某人的話,「聽命於金錢是我們的政治體制和個人生活中最大的敗筆」,進而稱美國大選不公平。幾天前,中共黨媒還樂觀的報導,拜登的民調大幅領先,如今,拜登眼看出局,中共黨媒就把美國民主描繪稱金錢政治,高喊不公平。

中共黨媒無意中暴露了對民主政治的強烈敵意,只要中共的腐蝕、拉攏沒有達到目的,一切都是不合理的。這也暴露了獨裁政權對民主社會的一貫敵意。

今年的美國大選中,確實曝光了美國有些政客的權錢交易問題,但馬上就成了醜聞,也許有人迴避,但沒有人為其背書,幾乎所有人都在譴責、關注,並將極大影響最終的選舉結果,後續的法律追責恐怕隨之而來。這恰恰表明,美國民主政治擁有強大的糾錯機制,同樣也證明,大多數美國人秉承共同的善惡、好壞標準,堅持共同的普世價值,這也是美國社會的基石。

中國社會恰恰最需要類似的精神氛圍。中共政權在香港不承認一國兩制,試圖強制推行獨裁製度,引起了香港人民的強烈反抗,這是自由、民主意識對抗獨裁政權的勇敢實踐,彌足珍貴。中共擁有兩百多萬軍隊和一百五十萬武警,但卻害怕幾百萬手無寸鐵的香港人,這就是獨裁面對民主、自由呼聲顯露的恐懼。面對美國強大的民主政治,中共高層實際更加恐懼,高喊對美一戰,恰恰反映出中共高層內心恐懼到了極點。

新華社報導最後還引用某人的話,說美國社會「貧富不均」,可能還想顯示所謂的社會主義優越。但中國社會的貧富不均已經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中共建政71年,至今也沒有解決數千萬人的脫貧問題,也不得不承認6億人月均收入不足1000元。中共權貴階層佔有了全中國最大的財富,連中國的貧富不均都不關心,真的會關心美國的「貧富不均」嗎?當然不是,中共企圖製造美國內部的矛盾,試圖從中漁利。

但是,中共高層卻想不到,美國社會就是一個允許不同聲音的社會,這才是美國強大的根本。如何對待中共政權,幾十年來在美國一直都有不同的看法,如今,事實教育了美國人,如何對待中共政權,美國人的聲音顯然會越來越一致了。

來源:大紀元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