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2 日

《隱祕的角落》原著裡,最讓人毛骨悚然的一句話

文:齊亮

看完電視劇《隱祕的角落》,我找到原著小說《壞小孩》看了一遍。 小說和電視劇有很大不同。小說裡,男孩掌握了壞人犯罪的視頻,以此脅迫對方,殺害了自己的父親和父親的女人。 

為什麼要這麼做? 

除了內心的憤怒與委屈,驅動他殺人的還有一個原因: 

就算我真的殺了人,我不滿十四周歲,能怎麼樣?」 

這是小說中最讓我毛骨悚然的一句話。這句話還出現過一次,是在男孩把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從少年宮的窗戶上推下去摔死之後: 

朱朝陽道:「未滿十四周歲是無刑事能力的,我不用承擔刑事責任!……即便警察發現是我乾的,也沒事,到明年一月份我才滿十四周歲,現在未滿十四周歲,犯罪了沒事!」

丁浩不相信地搖搖頭,自己算了一下,道:「我還有四個月才十四周歲,普普更要過兩年,照你這麼說,我們去街上殺人都沒關係呀。」

「反正不會坐牢,聽說會進少教所。」

丁浩不解問:「進少教所跟坐牢有什麼區別?」「不太清楚,反正不會坐牢。進少教所的話,好像也是接受義務教育,到十八週歲就能出來了。」朱朝陽表情透著一股久違的輕鬆,「不管怎麼樣,總之不會承擔刑事責任。」普普笑了笑:「看吧,最壞結果無非是到少教所待幾年,你大可以放輕鬆點。」

 當殺人因為某些原因(比如年齡之類)而不用償命,不用接受等價的懲罰,還有什麼能約束那些殺心已起的人們。 經濟學家加裡·貝克爾的研究顯示:犯罪並不是一種純粹的非理性行為,罪犯也會衡量成本、收益和風險。如果被抓住的風險增加,被懲罰的程度加重,人們就會減少犯罪,相反,如果社會出於聖母心寬容犯罪,犯罪率就會上升。 另一位經濟學家列維特的研究顯示:

1:孩子們一旦到了刑事責任年齡,犯罪率就會急劇下降。(比如有的州19歲為刑事責任年齡,19歲青少年的犯罪率就遠遠低於18歲的。)

2: 1978-1993年,由於美國的司法體制普遍寬容,青少年暴力犯罪事件急劇增加。 

列維特引用了紐約市一個剛過刑事責任年齡的16歲少年的話:「在你還是個小孩兒的時候,你可能被關進少管所。但現在你有資格進監獄了。監獄可不是個好玩的地方。

經濟規律是具有普世性的,不管是在虛構的小說裡,還是在真實的新聞裡,凶手叫囂著「反正我還未滿18歲」「反正我還未滿14歲」的聲音我們已經聽過太多次。

法律對未成年人的寬容當然是出於善意,但這種善意帶來的是好的結果,還是事與願違,是「殘酷「的經濟學規律警醒我們去思考的。 

或者說,每當我們不尊重經濟學規律,現實就會變得更加殘忍。

 「就算我真的殺了人,我不滿十四周歲,能怎麼樣?」 

希望有一天,永遠也不要再聽到這樣的聲音,再看到類似的新聞。希望這樣的台詞,永遠只出現在小說之中。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