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開一家民宿需要做哪些準備?

台灣民宿

七個房間、一個工作室,加上延伸到戶外的咖啡廚房,整合起來是八又二分之個空間,陳佳臨索性把這家民宿命名為「八又二分之ー」,恰好又合了費里尼的電影《八又二分之一》之名。

陳佳臨說,因為在美國留學期間被異國藝術氛圍所震撼,她一直想回家鄉打造一個藝文平合。最終她在一個普通的響午,和弟弟、建築師朋友,頭頂烈日在合南一條小路的「路衝」位置,找到了一棟早年廢棄的美軍宿舍。你都能想象,陳佳臨當時對它一見傾心的小興奮。

陳佳臨

△陳佳臨

舊屋的生命開始延續,並且始終歸於那些來來往往的人們。曾經是來合停留的美軍,現在更多的旅人故事在這裡發生。

陳佳臨把舊屋翻新、改造,經營起了這家旅店,說是旅店,其實更像是「跨界的藝文平臺」,「把不同領域的思維,發展成脈絡和個人故事,給客人實體與精神的雙重享受」。她通過更親民的方式,將生活藝術帶到每個來客心中。初衷不改。

旅店的改造,並不是簡單的復古。陳佳臨完全讓空間變得充滿現代感。七個房間,她邀請藝術家朋友,將它們設計成了不同的主題客房。

 

Q:你原先是學藝術的,從美國畢業回來後,怎麼會想到開這樣一家旅店?這家旅店,似乎把你對藝術創作的興趣,甚至對建築的一些經驗都融合進來了。

陳佳臨:大學時身邊有很多有才華的朋友與同學,但能展現大家的作品的平合卻很少,覺得可惜。後來到美國念藝術創作,老師常帶我們到切爾西區看新展覽,而費城的老城區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五,是所有藝廊的開幕派對日,我們常在那天去看最新的展覽與設計,到那裡吃免費的美味餐點。這是我感受到的文化衝擊。

那時總想:如果有機會在自己的空間裡這樣做,讓人有機會看見更多的創作可能,一定很棒吧!所以八又二分之一才會不斷舉辦藝文展覽與活動。

 

回台灣後,我先在建築事務所和室內設計公司,磨鍊了兩年。學習家裝,採訪藝術家、統籌展覽,讓我累積了很多創業的功夫,在創立藝術旅店時,給了我基本架構與概念。

之所以採用「旅店」的形式,其實是希望能把設計做得完整。過去接案,因為顧及預算與業主美學等等,多半都會有些缺憾,我想只有在自己的實驗空間,才能把實驗做足。

 

完整的空間,從空間、調性、軟體到服務、人、活動企劃等等,我希望把自己喜愛的一切,分享出去。而我喜歡這些與美相關的一切,它可以是創作的初衷,可以是一種熱情的動能,也可以是一餐美味的餐點,我想把我經歷過的一切,轉化再轉化,形成一種理念,讓來客可以放心地把自己交給我們。

這些都是思考過後的決定,絕非偶然。巧合可以是甜美的意外,而如何發展成脈絡,就需要整合的功夫,我希望實驗一種「脈絡」的可能性。

當然迴歸到商業上,它仍在一個微妙的平衡裡,冷暖自知,不過我喜歡這種如履薄冰的創業危機意識,這讓我能夠常常在理性和感性中,尋找可能性,而判斷也更加有創新性。

 

Q:八又二分之一的原址是一棟美軍宿舍,是什麼打動了你?當然一方面可能是在建築事務所這段經歷,給了你對空間改造的敏感度。

陳佳臨:在建築事務所的經驗,確實能讓我多些大膽的假設。在找到這個舊舍之前我已有回鄉創業的打算,一直在找適合的據點,直到看到這棟一見傾心的荒廢老房,我才下定了決心。

從故事性上,美軍宿舍原本就是一個充滿旅人情懷的聚集所。在地點上,它隸屬南區,而我自己就是南區長大的孩子,所以第一個案子能在南區,也是我心之所向。

八又二分之一是前後兩棟,中間夾著戶外庭院。前棟是屋主的老家,後棟是美軍宿舍,中間原本有相隔的圍牆我們將圍牆拆掉,讓前後兩棟共處一院,這也是我想實驗的 1+1=1, 只是這個 1 力量更大。

屋主的老家,被我改成了咖啡廚房,保留了外殼結構。我把外矮牆也拆除了,改用黃金串錢柳做綠籬。原本大門的位置,現在種上了桂竹,以垂直的姿態向路人宣示它的神秘。

 

頹圮的屋瓦請古蹟修復的師父重新整建,用水泥瓦重新包覆了屋頂。原本灰色的洗石子,改成了白色的石頭漆,讓舊介面能夠有新的介質。內部以黑白紅,實驗中西混搭的空間,創造出在竹林喝咖啡的異國情調,將中式案桌剖半嵌入吧檯裡,並擺上我親手料理的西式輕食。

後棟的美軍宿舍,原為五個小家庭的居所,現被我們改為七個房間與我的個人工作室,讓短居一晚的空間緊實而豐富。二樓的房間都特別開了天窗,讓陽光能以另一種姿態進到房內,早上五點天光是藍色的。光影有了不同的質感,房內有了另一種溫度。

其中有兩間特別的樓中樓房型,讓大家有機會到閣樓睡覺,看見傳統屋架的特別之處。另有四間是主題房型,通過光線整合與階梯,創造一種小時侯搭枕頭山,將自己深陷進枕頭山中的童趣感,最後一間是最大間的房,利用中式臥榻的概念來進行創作。

 

Q:台南是怎樣的一座城市?

陳佳臨:台南市氣候非常好,比如現在正是黃花風鈴木盛開的季節,整個城市都被黃花簇擁包圍著,景色甚是美好。這裡不像台北那種都會區,高樓林立,這裡開發早,是台灣的第一座城市,城市街道比較小,巷弄也很有味道。這裡的房子不高,所以抬頭就能看到藍天。

我很喜歡這座城市,這裡的人多半純樸,即使到外地求學生活,都還是有樸直的一面,所以我希望若有家庭,也能讓小孩在這裡成長。而作為旅店,也希望可以推廣這個城市的可愛、親切與沉著的緩慢步調。

撰文 | 何志偉

photo | 陳佳臨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