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山西首富,成了全民都想活捉的對象

山西首富

 

李兆會成了過街老鼠。

9 月 15 日,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發布了一則懸賞公告,大意是一家李兆會關聯的企業欠了美錦集團 2.16 億元,至今沒還。美錦集團申請發動群眾,幫忙找到人或者他的財產。

美錦集團給出的懸賞是:

image

簡單點說就是,人找到了給 10 萬。財產找到了最高可以給 2163 萬。

公告一出,很多網友躍躍欲試,甚至想把李兆會的照片設定成屏保。

2

李兆會是誰?

image

他是山西海鑫集團創始人李海倉的兒子。海鑫集團是做鋼鐵的,是山西最大的民營企業,集團所在的聞喜縣總產值的 70% 都是海鑫集團完成的。聞喜縣當時流傳一種說法,當地人每吃 3 個饅頭,就有 2 個是海鑫集團給的。

十幾年前,李海倉遇刺身亡,22 歲的李兆會接替他做了董事長。

李兆會曾經風光過。

26 歲時,他登上胡潤百富榜第 78 位,是山西省最年輕的首富。29 歲,他和女演員車曉結婚,那場婚禮因為花費不菲,為當地人所津津樂道。

而現在,李兆會是欠了美錦集團 2 個多億的老賴,明面上的一些資產已經被劃分給各路債主,他本人早都不知所蹤。

4

李兆會的失敗原因,被人們認為是 「敗家」 的緣故。

這種印象來源於他和李海倉截然不同的行事風格。

李海倉的衣服基本不超過 1000 元,而李兆會生活奢侈,買了私人飛機,傳聞中,他和車曉的婚禮花費 500 多萬,離婚後他還曾給網紅刷過數百萬元的禮物。

李海倉圍繞鋼鐵做產業,但李兆會把產業鋪得很開,從教育、醫藥到金融,甚麼都做,而被放養的海鑫集團,發展越來越無序。

李海倉擅長交際,在企業內外的人緣都不錯。一名在生病時受到李海倉幫助的員工,對他心懷感激。面對對手公司來挖牆腳,他說過 「你給我個宇宙飛船我也不去」 的話。

李海倉逝世後,員工們還彼此心照不宣地砸了兇手的墳,甚至還想去砸兇手的家,足以看出員工對他的感情。李海倉是從民間運焦煤的小販做起的企業家,明白 「人和」 比甚麼都重要。

而留學歸來的李兆會對人際關系不屑一顧,聞喜縣縣長曾經想拜訪李兆會,最後也沒見到。李兆會還通過 「流放」 企業元老來鞏固自己的權利,這都為海鑫集團埋下了隱患。

到了 2014 年,因為負債太高,超過了資產,海鑫集團迎來了生死存亡時刻。員工人心渙散,索性連機器也不維護了。每個人都只想要回自己被拖欠的工錢,他們甚至期盼被流放的公司元老回來重新掌權。

上百個債主來到聞喜縣討債,銀行的人也來了。在當地,貸款到期,企業和銀行商量寬限幾天也在情理之中,但對於李兆會,銀行就沒那麼寬容了,行長親自來海鑫集團敲門要債。

5

盡管李兆會花錢如流水,不懂人情世故,但說他敗家可能是種誤解。

2003 年,海鑫鋼鐵的總資產只有 40 億,到了 2008 年,海鑫鋼鐵總資產達到 124 億,李兆會讓海鑫的總資產達到了之前的 3 倍。

他在投資方面也有成績,在民生銀行和興業證券這兩項投資上,收益就大約有 30 億元。

然而,他的投資舉動,被人理解成是不務正業。

image

另一個鮮有人關註的事實是,李兆會接手不久後,中國鋼鐵行業式微,產能過剩讓全行業都虧損。根據《新財富》雜志當時的一篇報道,鋼鐵行業淨利率從 2004 年到 2013 年,十年間從 8.39% 下降到 0.48%。

所以,找點別的事做,或許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李兆會做教育、服裝、醫藥、金融,除了金融以外,其他項目基本都無疾而終,也使得海鑫集團的資產負債表越來越難看。

但這種開創商業版圖的激進,也不是李兆會獨有的。

他的父親李海倉是著名的 「資本魔術師」,他信奉 「八個茶壺七個蓋」,甚至認為 「八個茶壺六個蓋」 才對。雜志《當代經理人》提到過李海倉的資本運作有多麼大膽,在海鑫有 2000 萬元資產的時候,他做 8400 萬元的固定資產項目;在海鑫有 2 億資產的時候,他做了 4 個億的項目。

區別就在於,李海倉的寶押對了,而李兆會的網撒廣了。

7

像蘇寧的張康陽、娃哈哈的宗馥莉一樣的富二代,好歹有父親 「扶上馬,送一程」 的過渡。而李兆會上位後,遭遇的卻是當傀儡的窘境。

李兆會面對的是公司元老的輕衊,客戶和股東的冷落。因為很少接受採訪,沒人知道他怎麼熬過的接手集團的初期。

但他在接過海鑫集團的第一年,就創造了 70 億總產值,是海鑫集團有史以來的最好成績。

「父親的財富對我來說沒有快樂,只有壓力。」 挺過艱難的第一年,他和親人聚餐,他對著李海倉的遺像大哭了一場。

他才明白父親的那些時刻。

李海倉每次帶著海鑫集團完成艱巨的任務後,都會大哭一場。李兆會曾經看到過一張被父親丟棄的紙條,上面寫著 「我太累了,太累了」。

李海倉幾乎每天都待在不設門衞的舊辦公樓裡處理工作,迎來送往。在 2003 年 1 月的尋常一天,李海倉把客人送走後,被行兇者堵在辦公室裡。一聲槍嚮帶走了李海倉的生命,也帶走了李兆會閑逸的未來。

在念大三的李兆會辦理了休學,從澳大利亞飛回中國,他剃掉長發,告別了那個朋克範十足、從小叛逆而自由的自己。

李兆會坐上父親曾經的位置,還是那棟大樓,還是父親離開的那間辦公室,22 歲的他堅定地對著滿屋子的長輩說:「請讓我試著幹幾年,如果不行,我再離開。」

至少在那一刻,他不是 「敗家子」,他想擔起上萬人的生計,做一個像父親一樣的企業家。

來源:吳曉波頻道 微信號:wuxiaobopd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