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徒是怎麼輸光的?自視不凡,並寄希望于越來越小的偶然性

賭博

文:鄧元傑

炒股賭博時有這樣一種人,大多數投資是虧損的,總想翻本,於是越賭越虧,越虧越賭。為了翻本,賭注越來越大,滿倉融資加槓桿,最後滿盤皆輸,甚至輸了房子,妻離子散,眾叛親離。

這種人當然很少,但在我們身邊,親戚的親戚,或朋友的朋友,總有這樣的人。

他們想這樣嗎?當然不想。

但為什麼會這樣?

先舉個例子。我就認識這樣一個人,北大畢業,現在已經40齣頭,女朋友早跑了,沒結婚沒房子,欠了一屁股債,現在還在炒股。

他的口才很好,和他聊天覺得他是高手,加上是北大畢業,很多人就上當了,借給他錢,或者把錢交給他操作。

但無一例外,最後都輸光,或者投資人收回操作權。

有一次融資爆倉,欠了好幾萬,對親戚同學賭咒發誓,說借點錢吧,這是最後一次了,把這幾萬還了就再也不炒股了,找個正經工作。

大家一想他北大畢業,多年前的月薪也有一萬多,掙錢能力還是有的,浪子回頭金不換,於是就借給了他。

他把錢還完以後還剩兩萬多(廣泛撒網多借了),於是不回家鄉,也不找工作,又開始炒股了。

混到最後,熟人已經沒人借給他錢,他沒錢了只能去送外賣。但做了幾個月外賣掙了點錢,或者又在網上忽悠來一筆借款,就又蹲到出租房裡炒股了。

直到現在,都是如此。

今年上半年是牛市,他頻繁操作,又虧了。

他又問我借錢,但我已經上過一次當了,怎麼可能再借。

現在的問題是:他為什麼會這樣?

很多賭場裡的賭徒,也是這樣。窮得只剩下條褲衩了,但只要有點錢,又去賭了。

這種人已經不可救藥。

但是,僅僅用「沉迷於賭博」是解釋不通的。或者說,「沉迷於賭博」只是表面原因。

通過觀察歷史和現實,我發現這種人往往有兩個共同特點:

1、自視不凡,自以為聰明和水平高,輸了之後當然不服氣。

2、一般人不服氣就算了,但這種人為了證明自己確實卓爾不群,就會加大賭注。他們不僅要翻本,更重要的是向別人證明以前的錯誤都是偶然的,他的水平一如既往的高。

可惜,越輸就越沒面子,越沒面子就要越加大賭注,頻繁操作繼續賭,於是輸得就越快。由此進入惡性循環。

那麼,這種人為什麼要向別人證明自己的水平呢?

往小了說,是為了面子。往大了說,是為了權力。

即便向親朋證明自己的水平一如既往的高,也是為了維護自己在社群中的影響力、號召力,這是一種非正式權力。

那個北大畢業的就是這樣。他出身農村,是家鄉飛出的金鳳凰,是同學和親戚的羨慕對象、話題中心。畢業後的工作也不錯,月薪很高。在親朋眼裡,這種人必須搞好關係,甚至是拍馬屁的對象。

他在親朋中長期享有聰明能幹的形象,一直都戰無不勝。時間一久,他越來越在意這種形象,繼而要維持這種形象。

這就是人的心理變化過程。是在漫長的時間裡,不知不覺變化的。

炒股,是他維持形象和權力的一個重要手段。而親朋,也願意把錢借給這麼個聰明勤奮的人。

可惜,他募集了親朋一百多萬資金,滿倉加槓桿,在2015年股災中輸了個精光。

說到輸光敗光,歷史上還有一個著名的例子。

蘇州最有名的園林是拙政園,號稱「北頤和南拙政」,是南方第一園林。這個園林是明朝嘉靖年間一個叫王獻臣的人,窮一生之力修建的。他辛辛苦苦一輩子,給獨生子留下了這個著名園林。

可惜他的兒子是個敗家子。

由於王獻臣是進士出身,干過錦衣衛,晚年任永嘉知縣,也就是管理今天的溫州永嘉縣,離蘇州不遠,蘇州的官紳和地痞流氓都拍他兒子的馬屁,讓王公子長期享有眾星捧月的感覺,覺得自己很了不起。

王公子天性懶惰又嗜賭,王獻臣在世的時候還能管教這小子,但死後不到一年,家產已快被這個敗家子輸光了。

王公子也很奇怪,過去幹什麼事都順風順水,在賭桌上贏多輸少,怎麼現在獨立當家了,反而百事不順呢?

終於有一天,王公子和蘇州徐家的三少爺,在酒席宴上來了場豪賭,賭注就是拙政園。徐三少爺的賭注是三千兩白銀。

要賭拙政園,王公子內心還是有一點膽怯的,因為他知道拙政園是他爸爸畢生的心血,歷時十八年才得以建成。萬一輸掉了,真的是敗家子了。

拙政園也遠不止這點錢。但徐三少爺說,骰子只有紅色的六點朝上,才算徐三少爺贏,其他情況都算王公子贏。所以從概率上說,王公子的贏面很大。

屢戰屢敗的王公子已經賭紅了眼,加上酒過三巡,頭腦發熱,公子哥兒爭強好勝的脾氣又上來了。更何況徐少爺已經將了軍,率先把籌碼推到檯面上,表示自己賭得起。他如果軟了,這面子往哪兒擱?

在短暫的思考後,王公子拍案而起。

他輸了。

他不知道徐少爺出了老千,篩子是特製的。

第二天,「王家不肖子敗光祖產」的消息傳遍了蘇州。從此,拙政園--這座包含現在忠王府及周邊地區、坐落在蘇州鬧市區的大園林,就歸了徐家。

王老太爺如果有在天之靈,會不會氣得掀棺材板?

早知如此,自己一輩子的奮鬥還有什麼意義?!

從生物學上說,這種嗜賭無度的人,是輸贏不斷刺激腦垂體,身體已經離不開某種分泌的化學品了。

也就是說,賭博本來是娛樂,但是這種人逐漸把娛樂變成了搏命。頻繁而巨大的失敗,間雜著短暫而局部的成功,在不斷刺激這種人的大腦,讓他們的腦垂體分泌出他們最終依賴的某種化學物質,導致他們早已上癮,終生不可自拔。

他們的生活已經破碎。如果給他們錢或權力,他們一定會在短期內折騰得乾乾淨淨。

作為個人,折騰完自己的財產或家產也就罷了。但就怕這種人有更大的權力,把公司敗光。

這種人始終自命不凡,他們陶醉在過去長期的成功中。而過去的百戰百勝,疊加後來的百戰百敗,會讓他們的心理更不平衡,更不願意放棄權力。他們不會反思自己,不會覺得大環境已經變了,只會覺得是自己運氣不好。於是,他們會投入到一次又一次更大的賭博中,總想用一次輝煌的成功來重新證明自己,挽回在員工心目中的形象,並向員工證明:自己繼續掌管公司,不僅合法,而且也是合理的。

這麼做的結果,就是遭遇一次比一次更大的失敗,最後就是血本無歸,公司垮台。

我之前寫的《一個豬頭一樣的富二代,是怎麼在十幾年裡搞垮一家大公司的》,就是這樣的人。

這種人如果掌管一個公司,面對節節失敗,會主動讓權嗎?

不會。

因為他們太在意麵子,太在意自己的形象。他們知道,如果讓權就再也沒有機會證明自己了,所以要繼續抓住權力,比過去更緊地抓住權力,以便繼續證明自己。

他們當然明白自己正遭遇節節失敗。但面臨困境時,他們不僅不會讓權,反而會更加打擊異己,打擊那些說真話的人,因為他們感覺在這種人面前,自己的面子和形象已經受損。於是,公司日益變成一言堂。

能在日益變成一言堂的、每況愈下的公司老闆手下當高管並受到重用,這些高管的人品和水平也就可想而知了。

具體地說,這些高管不是為了挽救公司,而是趁公司倒閉或被收購前儘量撈取好處。所以賢者和能者會被逐漸淘汰,最終公司會被一群低能者管理,繼而遭到更大的失敗。

而由一群低能者管理的公司,還可救嗎?

不可能了。老闆和其他管理者們已經不是在為公司、股東和員工服務,而是已經綁架了公司,公司成了他們手中維持面子和撈取利益的工具,整個公司已經不可救藥。

直到公司倒閉,或者被更強大的對手收購。

或者,如果公司和家族中還有相當多的高能力者,他們的力量還比較強,並能及時團結起來,才有可能改變公司前景。

美國福特公司就是這樣。老福特創建福特公司,把公司做到美國和世界第一,確實不易,功勳卓著。可惜他活的時間太長,到他80多歲時仍然執掌公司,把兒子都熬死了。

而當時的商業環境早已變化,老福特卻恪守幾十年前那一套,把福特公司從美國第一做成了第四,長期虧損。

最後美國政府出面,說讓排名第六的道奇收購福特吧?老福特當然不同意,可公司仍繼續虧損。

到了這一步,福特家族忍無可忍了。家族成員團結在他夫人身邊,要他的孫子--小福特接班。

老福特的身邊已經沒有一個支持者了,只能被迫讓位。

26歲的小福特也不負眾望,重振雄風,二戰以後,又福特公司做成美國和世界第二。

也就是說,要讓李兆會、老福特這種人主動讓出權力,都不可能,必須有更強大的股東或家族力量能制衡他們。

如果沒有這種制衡力量,公司的前途只有一個:破產倒閉。

這種人如果不掌握權力,個人的前途也只有一個:掙扎在生存邊緣。

就像前面說的那個北大的,沒人能制衡他對自己的決策,他有了錢還會繼續爛賭,於是只能在生存邊緣掙扎。

或者因為鋌而走險而鐺鋃入獄,甚至被槍斃,這樣可以徹底老實了。

他們的生活已經破碎,而且不可救藥。如果給他們錢或權力,他們一定會在幾年或十幾年裡把一個看起來還不錯的公司,折騰得乾乾淨淨。

對於這樣的人,你還敢和他們打交道嗎?對於這種人掌管的公司,你還敢和他們做生意嗎?

明智的人是不敢的。

因為你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鋌而走險,給自己造成巨大傷害。

對於公司來說,這種人掌管的公司的產品質量,肯定是很糟糕的。因為如果公司的戰略方向錯誤,管理者又是一群自私自利的馬屁精和低能兒,怎麼可能管理好員工,怎麼可能做出好產品?

所以其他明智的老闆,是不會和這種公司合作的。

公司向別人買東西可以,現款現貨,呵呵。但是如果公司產品賣不出去,又怎麼可能買很多?

所以,這種公司的客戶會越來越少,最終只能倒閉或被收購。

如果是個人或公司老闆也就算了,但如果執掌國家重器,就會給國家和民族造成無盡災難。

最著名的例子,當然是中國古代兩三個成年的末代皇帝,尤其是隋朝的第二任皇帝。

他才華橫溢,但卻不知進退。遇到挫折後不是及時止步,而是為了面子和地位繼續豪賭。這只能讓他和大隋朝的騰挪空間越來越小,他的身邊最後也都是佞臣。

最後,他只能寄希望于越來越小的偶然性,希望絕地翻盤。但這怎麼可能呢?

當然這是古代,君主有絕對的權力,現代社會和現代政治,肯定不會這樣。

回到賭徒的話題,怎樣避免輸光呢?

首先,絕對不要一次押上全部賭注。

其次,如果發現輸多贏少,就一定要及時收手。要止損,認命,重新思考和學習。

至於以後是不是重入江湖,那是下一步的事,但當前要做的就是及時收手!

在水平低的時候不認命,又認識不到自己水平低,就會輸光敗光。

遺憾的是,賭徒之所以輸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就是明知道這些規則也不執行。他們自視甚高,也不認為自己水平低,但在操作上會寄希望于越來越小的偶然性。實際上,這種賭徒已經成了為了面子(本質上是權力)而拼搏的精神病人。

所以,他們是不可救藥的。在生活中碰到這樣的人,要做的就是敬而遠之。如果不得不在他們手下做事,就得實現想好各種防範措施。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