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吃飯的儀式感,還得看雲南跳菜

論吃飯的儀式感,還得看雲南跳菜

眾所周知,雲南的少數民族各個能歌善舞,他們可以因為任何理由就把身子搖擺起來。

比如說潑水節上,一臉盆的水就能讓他們樂上一天,還有火把節,升起篝火能跳到天亮。

而位於雲南大理的南澗彝族自治縣,更是奇怪,當地人特別鐘情在上菜的時候跳舞。

人口只有不到20萬的南澗,卻因為當地人擅長邊上菜邊跳舞而被譽為「中國民間跳菜藝術之鄉」。

一個雲南朋友曾開玩笑說,菜碟才是南澗彝族人的真正本體。把菜碟放他們手上,就會觸發舞蹈開關。

南澗跳菜,雅稱「奉盤舞」,俗稱「抬菜舞」,彝語稱為「吾切巴」。

南澗跳菜獨樹一幟,不僅融合了街舞和民族舞的元素,還將雜技的奧義也融會貫通,堪稱美食表演屆的先驅。

跳菜者的姿勢各異,變化多端,剛柔相濟,旋轉自如,有的用頭頂,有的用手托,有的用肩抬,甚至嘴巴也有用武之地,身體的托菜功能被開發到了極限。

嘴巴能托多少盤菜,取決於能咬住多少根湯勺。

海底撈的招牌撈面表演在南澗跳菜面前也只能幫忙做暖場,因為不是誰都能輕輕松松用一張嘴端起五碗菜。

論吃飯的儀式感,還得看雲南的南澗跳菜。

有人說去南澗參加宴席,自己帶張凳子就行,凳子紮在哪裡,當地人就能用嘴巴把一桌子的菜給你叼到哪裡,其他地方都沒有這種級別的待遇。

就算客人來的多也不要緊,因為他們可以靠一張嘴巴就同時搬起好幾張桌子。

當地人不僅篤信人多力量大,還精通曡羅漢祕技。

「一位女跳菜者竟然駝起了一個壯實的彝家大漢,而大漢的嘴裡竟還咬著一張八仙桌,桌上擺了好幾個裝滿菜的大碗。這還不算,他們不但嘴裡咬著桌子,還能不斷地跳動著舞蹈。」

通常一個跳菜者最大負荷是24道菜,這實在是驚人的數字。

一個朋友看了跳菜表演後認為給南澗人一個支點,他們能將整個廚房都端起來,我十分贊同這句話。

去南澗吃飯,很容易菜上完了你還沒吃飽,因為跳菜表演太精彩,都顧著鼓掌,沒人動筷子。

上回一個攝影師,特地跑到二樓架著長焦攝像頭,就是想拍下跳菜失誤撒漏的畫面,結果他等到菜都吃完了,都沒有捕捉到想要的素材。

同時托那麼多菜,還一邊跳舞,他們卻能做到一滴不漏,這才是最了不起的地方。

「我好哥們就是南澗的,他家殺豬我們一群去他家吃飯,幾個跳菜大哥可厲害了,超大一托盤連湯帶水的一滴都沒撒出來。」

俗話說,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這得益於他們平時的針對性訓練。

在南澗跳菜的訓練方法中,可以看到《頭文字D》的影子。在訓練過程中,他們一般會先在碗裡放沙子,舉著沙碗跳。等到沙碗跳熟練了,再將沙子改為水。訓練的嚴苛,外人很難想象。

一旦練到嘴叼八仙桌這一步,你就能躋身跳菜圈的一線梯隊。

要練嘴叼八仙桌,首先得牙口好,練習過程中用板牙咬住八仙桌。很多人以為重量全由牙齒承受,其實不然,大部分重量是通過八仙桌的桌腿頂在肚子上,而嘴是用來控制方向的。

剛開始的練習的時候,得在八仙桌上放一碗水,跳的過程中不能讓水灑出來。跳菜的訓練過程,像極了武俠電影裡的功夫小子,一心求師然後一步步苦練最終走向一代宗師的過程。

跳菜的動作特別多,這些招式也確實受到了武俠小說的啓發,比如像蒼蠅搓腳、鷺鷥伸腿、金鹿望月、野雞吃水。

用武俠小說的方式上菜,你甚至會懷疑金庸寫的淩波微步是不是真的在大理流傳了下來。

當地人沒有統計出到底有多少跳菜招式,因為每天都有新的招式被跳菜者創造出來。

在跳菜的圈子裡,一直流傳著一個規矩,一旦上場,不能出一點差錯。

主人精心準備的宴席,所有客人都沖著跳菜過來,不能因為跳菜出差錯,就把主人的名聲給毀了。因為這條準則,讓跳菜訓練始終向著更快更高更強的奧林匹克目標。

很久以前,南澗跳菜傳男不傳女,而今人們不受拘束,只要喜歡跳菜,男男女女都可以去學習。近幾年來,南澗當地的職業學校裡還專門開辦了一個跳菜班,作為南澗跳菜的一個傳承基地。

今天當地已經有一百多支跳菜隊,比有些城市的足球隊還多。

在當地邨寨,舉行喜慶、婚禮、喪事等活動的時候,跳菜必不可少。遇到喜事,用跳菜助興,而遇到喪事,可以用跳菜化悲。和嗩吶這種樂器一樣,跳菜也可以從一個人的出生跳到他的頭七。

如果你問跳菜有甚麼意義,當地人會告訴你只要他跳得足夠穩、足夠快,菜就不會倒、不會涼,生活也是。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