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方方遇上忘恩負義的敲鑼女

敲鑼女

文:dndhf

方方又被咬了一口。

這次咬她的,竟然是那個在陽台上敲鑼救母的女子。

那絕望的鑼聲、悲傷的嘶喊到現在我還記得,沒想到她自己已經忘了,施施然註冊了微博,暱稱就是「敲鑼的我」,加了V,縱身一躍加入了討伐方方的隊伍。

她質問方方:「這次你轉我的半截記錄用意何為?」

她責怪方方:「你轉一半的時候就沒想過拖我下水會帶來這些傷害嗎?」

她警告方方:「也請你不要把我寫進你的作品裡,我不想出國。」

一兩百字的微博,一句髒話也沒有,卻句句殺人不見血,將人性的惡展現得淋漓盡致,看得我心驚肉跳。

(方方轉發的用意其實寫得很清楚。)

「用意何為」意指方方「用心險惡」,「我不想出國」意指方方是為了「出國」而寫作,她發博可以上下篇分開發,但方方卻不能分開轉,她發博不是拖自己下水,方方轉了就是拖她下水。這邏輯、這惡毒,與寫信的「高中生」、「大字報」農人、雷雷、錢詩

貴比起來,只有更沒有最,看來這討方大軍的急先鋒她當定了。

當初走投無路敲鑼救母時,怎麼不去質問轉發擴散的人用意何為,怎麼不去指責方方將其寫進了日記引發更多人轉發擴散?如今母女平安了,立馬大義凜然

負能轉正。這「華麗」的變身,別跟我說是「農夫與蛇」的翻版,因為這不是。

蛇不是人,蛇不知感恩,這不怪蛇,因為這是造物主的設計,蛇天生就是那種沒靈魂沒良知的爬行動物。

但人不是蛇,人本該感恩,本該有蛇沒有的良知,因為這也是造物主的設計。人若失去良知不知感恩,就背叛了造物主的本意,也背叛了人的道德屬性,那麼人就不僅不是人,連蛇也不如。

那麼感恩是指敲鑼女對所有幫助過她的人感激涕零叩謝不止嗎?不是。

去年我寫過一篇文章,是為了向我的讀友推薦一位好友。這位好友我稱她為周姨,原本是一位與我素未謀面的讀友。但我知道了她的故事以後,卻把她當作了親人,一直想著該為她做點什麼。

我這篇文章發出後,很快就神祕失蹤,但還是有不少讀友通過文章找到了周姨,加上了好友,開始買她的土產,給她清貧的生活帶去了溫暖。

周姨因此很感謝我,不止一次說要給我寄她賣的土產,都被我婉言謝絕了。

她有所不知的是,我在心中一直也感謝著她。我感謝她,不是因為她在我個人困難之際伸出過援手,而是因為感謝她曾經為人的尊嚴抗爭過。(詳情見我的2019電子文集)

這世上的感恩有三種,一種是人對我有滴水之恩我對其湧泉相報,一種是人在我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了援手,我因此學會了助人為樂,另一種則是因感謝那些抱薪開路者為文明的付出而學會像他們一樣堅守良知。

我感謝周姨,就屬於第三種感恩。

第一種感恩叫中國式感恩,是這界人日常理解的感恩。這種感恩,感謝的是人,而非恩,所以會催生施恩圖報,孽生所謂「升米恩斗米仇」,原本助人為樂的美事往往變得很醜陋。在我看來中國式不是真正的感恩,而是你來我往的交易。

第二種和第三種叫信仰式感恩。這裡的感恩,感謝的是恩,這裡的恩,是上帝的恩慈,是佛主的慈悲,是愛人如己,是普渡眾生,是愛的傳遞,是普世道德的接力,是從不施恩圖報只求俯仰無愧的良知。

信仰式感,才是真正的感恩,才是讓人生美好燦亮的精神。

方方為弱者寫字是為了讓敲鑼女們給自己獻花嗎?袁莉做公益是為了讓塵肺病人給自己唱頌歌嗎?小崔說人話是為了讓無聲者膜拜自己嗎?郝海東挺方方是為了讓方方回報自己嗎?我看不是,他們是為了自己的心,是為了感謝上帝恩慈、佛主慈悲、往聖先賢為人類文明趟過河翻過山。

我厭惡敲鑼女的地方,並非她反咬方方這個人,而是她忘了「恩」負了「義」,非但不想承擔任何一點道義責任、傳遞任何一點恩慈,還急不可耐加入當初將她和母親置於絕境的合力,為製造更多絕境添賣力。

她這種忘恩負義,就是這塊土地上最醜惡的一股蠻力。

所以,親們,請別拿蛇來比喻敲鑼女這種忘「恩」負「義」的人類,因為他們不配。

我們也不必對他們咬牙切齒,說什麼再也不為他們說話,因為我們為的從不是他們,而是自己的心。

我跟方方非親非故,又從未收過她任何好處,為什麼還屢遭風沙辱罵依然挺她如故?只因,她為在絕境中的人說過話、為無聲無息死去的人流過淚,她的筆下流淌過恩慈,她的身上閃耀過公義,我不挺她那就是忘「恩」負「義」。

很多讀友,也一直風裡雨裡在挺我,我幾乎很少為此而專門道謝。因為,我知道能挺我的人,多半不會圖我一聲感謝,更不會期待我的報答,而只希望我能秉持良心一直寫下去。

羅曼·羅蘭說:「誰如果在世界上遇到過一次友愛的人,體會過肝膽相照的境界,就是嘗到了天上人間的歡樂。」我真是一個很幸運的人,因為這種歡樂我已品嘗無數次。

所以,最後我想對方方女士說幾句:忘了那些撕咬你的人吧,別再去解釋,別再跟他們多說一句,他們不值得。為了那些給你歡樂的人,為了那些你心中牽掛的人,快快樂樂寫下去,寫你心中的文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