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職業更擔心自己會猝死?程序員只能排第 3

猝死

文:董道力、高雅馨

猝死與我們的距離,到底有多近?

今年春節期間,一則 「B 站員工過年加班猝死」 的話題掀起人們的討論。不論真相如何,這件事情都再一次勾起了不少人對猝死的恐懼。

把時間線往前推,近幾年來關於猝死的新聞還有很多。

2019 年 11 月 27 日,演員高以翔在錄制節目時突然暈厥,節目組稱醫院診斷其為心源性猝死;2021 年 1 月 1 日,《巴啦啦小魔仙》女主角之一孫僑潞因心梗猝死離世,年僅 25 歲;2021 年 1 月 5 日,時尚博主 「雅魯藏布江女人」 在北京飛往上海的飛機上,由於心髒驟停不幸離世……

除了被大家知曉的猝死事件,還有更多人在無聲無息中被奪走了生命。據國家心血管病中心發布的《中國心血管健康與疾病報告 2020》,在我國,每年有 54.4 萬人逝於心源性猝死。相當於每分鐘,就會有 1 個人因猝死離世。

猝死,已經成為懸在當代人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01

近 6 成 00 後擔心猝死  最怕猝死的職業是主播

或許被過往的猝死案例敲嚮了警鐘,不少人意識到,猝死距離我們每個人都並不遙遠。

根據丁香醫生《2021 國民健康洞察報告》,總地來說,超過一半的受訪者都曾有過對猝死問題的擔憂。

從不同年齡層來看,越年輕的群體,往往越容易擔心自己會猝死。在 00 後群體中,近六成人有過 「擔心自己會猝死」 的想法。而這一比例在 70 前群體中,僅為 38%。

盡管猝死的誘因有很多,但根據丁香醫生官方微博話題評論,加班值班是人們最擔心自己會猝死的時刻。而對不同行業來說,擔憂的程度也不盡相同。

如果按職業來細分,有 71% 的主播曾擔心自己會猝死,在所有職業中占比最高。其次是快遞員(60%)和程序員(59%)。

在最擔心猝死的 15 個職業中,號稱 「宇宙盡頭是編制」 的公務員排行倒數第一。盡管近 5 成公務員表示擔心過自己會猝死,但比起上榜的其他行業,他們的 「生存壓力」 已經算相對輕松。

以均值 52% 為分界線,我們會發現,猝死壓力較高的職業普遍存在著工作強度高、競爭激烈、自由度較低的特點。

比如最怕猝死的主播,別看直播間裡的他們光鮮亮麗、熱情亢奮,仿佛永遠不會累,但主播行業頭部效應明顯,絕大部分資源已被頭部大主播搶占,剩下為數不多的流量也成為眾多小主播眼中的 「香餑餑」,激烈的生存環境給從業者造成很大壓力。

除此之外,工作節奏快、上播時間不固定、鏡頭前不能摸魚等因素,也使主播們時刻處於緊繃狀態。對他們來說,晝夜顛倒、飲食不規律、睡眠時間短是常有的事。

而快遞員、程序員、自媒體工作者等職業,留給大眾的印象無外乎辛苦、壓力大、加班多。他們對於自身猝死的擔憂,也超過了眾多職業的平均值。

#02

為甚麼越來越多的   年輕人擔心猝死?

為甚麼年輕人如此擔心自己會猝死?

我們分析了知乎問題 「為甚麼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猝死」 中的回答,並總結出三個方面的答案 —— 過勞的工作、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與生理原因。

1. 過勞的工作

可以看到,工作是人們談論最多的關鍵詞,與之相關的加班、公司、過勞、上班等詞也被頻頻提及。

不記得從何時起,打工人猝死的社會新聞已數見不鮮。2020 年 12 月 29 日淩晨 1:30,拼多多一名 23 歲女員工倒在了下班回家的路上,其內部通訊軟體 knock 上還留著 「肺寶為多多守邊疆」 的簽名;2021 年 11 月 5 日,比亞迪一員工猝死,根據打卡記錄,其 10 月份有 26 天工作時長在 12 小時左右。

頻頻爆出因工作強度過大而猝死的新聞,讓朝九晚十的打工人自動將猝死與加班熬夜聯想在一起。而熬夜過程中,身體上可感知的變化,也讓人忍不住擔心猝死隨時都會到來。

「因為工作原因經常熬夜加班,最近連續兩天熬到 4、5 點鐘,很明顯地感覺身體吃不消。有時候深夜對著電腦心髒會疼,頭也很疼,很擔心自己會猝死。」27 歲的阿良告訴我們。

2. 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在上榜關鍵詞中,熬夜、睡眠、休息的背後體現了年輕人不規律的生活作息。

即便為了上班 / 上課不得不早起,年輕人依然放不下晚睡的壞習慣。通過熬夜刷行動電話換取即時快樂,把一天中完全屬於自己的睡前時刻無限延長,刺激著年輕人深夜亢奮的神經。

「白天上班特別的累,感覺一起牀就開始進入工作狀態,所以晚上屬於自己的時間總是能晚睡就晚睡。」 小於告訴我們,「看到過一些關於猝死的新聞,但仗著自己年輕,還是忍不住熬夜。」

《科學大觀園》曾刊登過科普熬夜猝死的文章,其中提到:「盡管熬夜通常不會造成猝死,但是熬夜會影嚮心血管健康,增加普通人群心源性猝死的風險。」 年輕人一邊 「作死」 熬夜,一邊在睡眠之外的地方努力找補,於是 「朋克養生」「保溫杯裡泡枸杞」 也成為前幾年的熱詞。

3. 基礎疾病等生理原因

當人們討論猝死時,身體、心髒、疾病等關鍵詞也被提起。

據中國新聞網報道:「導致猝死發生的原因非常多,但大部分人都是因為已經有了疾病基礎。例如,心髒疾病導致的心源性猝死,占猝死病因的 75%;剩下的 25% 則是非心髒疾病,包括腦血管病、肺栓塞、電擊、溺水等。」

如果本身存在心髒病、高血壓等疾病基礎,那麼發生猝死的可能性將更高。而每當出現胸悶心悸和心跳加速的癥狀,大家內心關於 「猝死」 的那盞紅燈也就亮了起來。

#03

無法逃離的猝死誘因 —— 過勞 

英國科學家貝弗裡奇說:「疲勞過度的人是在追逐死亡。」

2019 年 5 月,世界衞生組織更新《國際疾病分類》名單,將感覺精疲力盡、厭倦工作、想逃離工作崗位、心情憤懣、工作效率低等 「過勞」 現象列入影嚮健康狀況或與健康相關聯的因素。

根據 2020 年《中國急救醫學》的一篇醫學研究,勞累是造成猝死的主要誘因,占比達到 24.53%。

自八十年代起,「過勞死」 成為日本的熱門話題。但 「過勞死」 的悲劇,並沒有讓打工人停下 「拿錢換命」 的腳步。相反地,這一現象在如今的社會環境中更加普遍。

日本學者森岡孝二曾對 「到處都是工作狂」 的日本社會進行過研究,他的結論對今天的中國也很適用。

1. 互聯網讓人們沒有下班時間

在互聯網尚未普及時,打工人下班後的時間是屬於自己的。但隨著日常工作與生活的界限逐漸糢糊,「24 小時 on call」 成為不少企業的常態。隨時會嚮起的 「釘釘」「滴滴」 聲,讓打工人時刻處於緊張狀態。

根據後浪研究所《2021 年輕人加班報告》,僅有 12.54% 的受訪者表示下班回家後從不需要加班。超過 6 成人,會在下班後會回覆工作消息。

去年 6 月,位元組跳動一名實習生因在晚上 12 點前睡覺,沒能及時支持工作,在公司內 「一夜成名」;12 月,有網友向財經博主匿名投稿,稱因為晚上九點在家敷面膜,被公司處罰抄寫材料。

(據截圖,該員工被公示處罰,圖源:網路)

當移動互聯網拓寬了工作場景,活在 5G 通訊下的職場人再也沒有下班時間。對長期處於緊張狀態,隨時待命的打工人而言,過勞自然出現。

2. 學歷泛濫,工作細化,內卷加速

打工人內卷,造成了日益緊張的工作環境,也是導致過勞的重要原因。

隨著社會優秀人才數量的不斷攀升,學歷的含金量隨之被弱化。企業員工淪為 「螺絲釘」,守著眼前日複一日毫無挑戰力的工作,眼看著個人競爭力降低,深感自己處於隨時可以被取代的狀態。

焦慮,迫使打工人通過不斷的加班、延長工作時間,以求證明自己的價值,與此同時,過勞產生。

3. 生活成本高,消費主義盛行

如果說,以上兩種原因促使了打工人加班過勞,那消費主義的泛濫,則成為維持打工人過勞狀態的 「燃料」。

據獵聘《當代年輕職場人現狀洞察報告》,近七成 90 後為了賺錢而忍受加班。在消費主義社會的影嚮下,人們對於生活水平的要求不斷提高,盡可能多地搞錢,以滿足自己不斷蓬勃的消費欲已經成為常態。

4. 娛樂上癮剝奪睡眠時間

沒有娛樂活動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奶頭樂」 早已成為商家 「綁架」 消費者生活的利器。現代娛樂活動,有諸多糢式與 「成癮性」 進行了強綁定,如網游、短視頻等。在這類娛樂方式的不斷普及下,年輕人進一步丟失了睡眠時間。

華米科技公布的《2021 年中國人健康狀況報告》顯示,2021 年中國各年齡段人均睡眠時長均未達到 7 小時,2021 年人均睡眠不足 7 小時天數相較 2020 年均有所增多 3-4 天。

本就處於過勞狀態的打工人,其寶貴的睡眠時間又被娛樂活動不斷占據。屬於他們的過勞狀態再次升級。

寫在最後

《過勞時代》作者,被稱為 「過勞死問題研究第一人」 的森岡孝二,在 2018 年死於過勞。

當員工加班猝死的新聞逐漸淡去,黑夜中大廠的燈火依然通亮。因為程序員過勞而建立的 996.ICU 網站也逐漸被人遺忘。

也許同這個網站一樣,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在猝死後,換來的不過是一陣唏噓,而後便逐漸被人們遺忘,直到下一個猝死的人出現。

中國醫學救援協會會長李宗浩說過,科學家早就認識到,世界上約有 1/4 的生命是在不該失去的時候過早終止的。意外是生活的一部分,這是成年人深諳於心的游戲規則,但它並非不可改變,尤其當賭註是以生命為代價。

借用騰訊某員工的話 ——「我們離 ICU,真的就只有『再加一次班』的距離,好好想一想,用你健康的、年輕的、充滿活力的軀體,用一個又一個 20 多小時的高強度加班,換來一個所謂的『業務突破獎』,一個玻璃制獎杯,一份幾千塊錢的激勵獎金,到底值不值得。」

來源:DT 財經(ID:DTcaijing)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