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給普京洗地,而是給某些左醒腦

普京
文:西奈山峰 

普京在某些人眼中可謂作惡多端,最大的「罪惡」恐怕要屬吞並克裡米亞。感覺普京仗勢欺人,無端出兵克裡米亞,逼著那裡的烏克蘭人公投,槍口下自然會「高票當選」,這是赤裸裸的強盜行徑。

普京

其實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克裡米亞原屬俄羅斯蘇社國,1955年,蘇聯將其劃歸烏克蘭蘇社國。蘇聯解體後,克裡米亞半島遂成為烏克蘭的一部份,但97%以上的居民為俄羅斯族,克裡米亞的主流自始至終都是以俄羅斯的一部分自居。

如果再往前探尋歷史,200多年前那裡的居民主要是韃靼人,那是更早時候蒙古金帳汗國的遺產。後來韃靼人少了,主要是斯大林的手筆,以他的脾氣,這些蒙古侵略者的後代沒有全部殺光、僅是流放,已經很仁慈了。

1992年5月5日克裡米亞半島宣布獨立,後來在俄羅斯的調解下決定成為烏克蘭的一個自治共和國。俄羅斯租借那裡的塞瓦斯托波爾軍港的部份作為黑海艦隊的基地。

蘇社國時代的烏克蘭曾經飽受蘇聯虐待,制造的飢荒餓死過許多烏克蘭人,獨立後他們把這筆帳算在了俄羅斯頭上。這就像有些人把海參城、江東六十四屯的帳記在普京的頭上了,卻忘了自己經常痛罵該死的大清了。

2010年2月,經歷了多年的烏俄摩擦和經濟危機的巨大沖擊後,烏克蘭再也無法承受與俄羅斯交惡的沉重負擔。當選總統亞努科維奇在影響烏俄關系的幾大問題上作出承諾:烏克蘭不會加入北約;保證俄語的地位;延長俄羅斯黑海艦隊基地的租期等。

但是亞努科維奇在政界並不被理解,更多的政客牢記著對當年蘇聯的仇恨,這種仇恨延伸到了語言方面。

在2011年庭審前總統季莫申科時曾發生過這樣一幕:當總理阿扎羅夫以俄語陳述時,季莫申科堅持要求把他的話翻譯成烏克蘭語,她說她聽不懂俄語。其實季莫申科雖然總是講烏克蘭語,但精通俄語。

2019年,烏克蘭政府立法強推烏克蘭語,克裡米亞及烏東地區不懂烏克蘭語的數百萬俄羅斯族人因此被影響到了就業、升職等等,脫離運動由此升級,直到公投以超過96%的票數決定加入俄羅斯。這既是兩廂情願,更與烏克蘭糟糕的政策密不可分。

一方面是烏克蘭政客們的恨屋及烏,一方面是同族民眾歸附的意願以及他們切實受到歧視的現實,再加上軍港的安全,普京怎麼辦?可以說無論是從歷史、從民意、從利益各方面,普京的決定都是功大於過,他只是沒有像西方左派政客那樣拖泥帶水而已。

當然在一些人眼裡,普京怎麼辦都是錯誤的,如果換成美國政客干那些事就怎麼辦都是正確的了。雖然他們總是指責別人只講立場不講事實。

什麼立場?其實普京吞並克裡米亞這些事他們並不真的關心,他們最恨普京的是他總是和「西方」過不去。其實,這些人連「西方」是什麼都沒有搞清。

西方,大致可以分為兩個西方,一個是右派的西方,即所謂保守主義的西方;一個是左派的西方,即所謂進步主義的西方。這二者本身就是水火不容的。

前不久普京索契演講,就非常明確地區別了這二者,他贊賞保守主義的西方,厭惡進步主義的西方,因為他說的明白,進步主義西方的那一套,他的民族早就領教過了(蘇聯),俄羅斯再不想回到馬恩劣那一套,而那一套正在打著諸多美好的旗號在美歐轟轟烈烈地上演。

至於普京的「友好」單位,他早就說過「俄羅斯只有兩個朋友,一個是俄空軍,一個是俄海軍」,如果這樣說還不能讓你看懂普京,那不妨看看杜特爾特去吧,而普京這只「山上的猴子」至少還沒有像老杜那樣為了自己國民利益而動不動亮出提款密碼。

 

来源  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