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記》:與唐僧結拜的並非李世民,另有其人

唐僧
作者:午夢堂主

因為《西游記》電視劇裡,女兒國國王一句句嬌滴滴「禦弟哥哥」的輕聲呼喚,讓唐僧的這個暱稱從此深入人心。

不過,真實历史中,去西天取經的玄奘法師並沒有和當時的李世民結為異姓兄弟,不但沒有,當時的玄奘法師去往印度求取真經,還被當局明令禁止,可憐的玄奘,只有偷渡,在偷偷西行的路上,他經历了邊關衙役的抓捕,強盜的騷擾,又历經了茫茫沙漠的九死一生,才跌跌撞撞走出了大唐的邊界,來到了伊吾。

所以,真實历史中的玄奘是沒有機會見到李世民的,當然更不可能和他現場結拜,然後皇帝還給他安排了一個盛大無比的餞行,在萬眾矚目中,浩浩蕩蕩風風光光踏上西去求經之路。

雖然真實的历史並沒有這般光鮮奪目,不過,在玄奘偷渡到達伊吾之後,他還真遇到了一位皇帝和他結拜為異姓兄弟,且對他頂禮膜拜禮遇有加,臨行時,又給了舉辦了盛大的送行儀式。

因此,小說和電視劇裡,唐僧和李世民結拜為兄弟,並非全然胡說,結拜的事是有的,只不過,這個人不是李世民,而是高昌國國王麴文泰。

高昌國位於今天的新疆中東部吐魯番盆地,因此地「地勢高敞,人庶昌盛」,故得名「高昌」。公元460年,在柔然的幫助下,高昌建國,後幾經戰亂,公元501年,麴嘉奪取王位,高昌從此進入長達一百多年的麴氏統治時期。麴氏傳至第八代麴伯雅時,正逢隋朝統一全國,這時,麴伯雅決定歸附隋朝,以圖麴氏江山永固。

沒想到麴伯雅一邊倒地依附隋朝,卻因此招致國內保守派的激烈反對,並祕密發動政變,麴伯雅不得不在大將軍張雄的護衞下,匆匆逃往西突厥。

六年後,隋朝滅亡,大唐一統天下,在唐軍的幫助下,麴伯雅再回高昌,成功複國。

麴伯雅之後,其子麴文泰繼位,大將軍張雄建議麴文泰歸順大唐,麴文泰聽從了張雄的建議,與唐朝積極開展友好交流。

正是在兩國使臣往來頻繁的貞觀初年,一向崇信佛教的麴文泰聽說了玄奘西去取經的消息,當玄奘剛到伊吾國,早已等候在那裡望眼欲穿的高昌國使者,立刻就要把玄奘接到高昌國去。實際上,高昌國並不是玄奘西去求經的途徑之地,可是,架不住使者的滿腔熱情和軟磨硬泡,玄奘只好勉為其難繞道去了高昌國。

一路馬不停蹄風塵僕僕,玄奘跟著使者到達高昌國附近時,天色已晚,於是提議先找個地方休息一晚,等天明了再趕路,沒想到高昌國的使者們說甚麼也不幹,他們異口同聲道:「我們的高昌王帶著大臣和家人們,都在熬夜等待法師到來,法師您今晚若沒到,他們便要通宵等待。」

一聽高昌國上下敬重如此,雖經一路顛沛流離,玄奘也推辭不得了,只好跟著使者的車馬,在蒼茫夜色中繼續趕路,直到三更時分,才到達高昌王城。

這個夜晚,真的讓玄奘畢生難忘。但見高昌王城處處高燒燈燭,恍若白晝。在城門口,宮女們簇擁著國王和王妃們,盛裝迎接法師降臨。懷著無限崇敬之情拜謁過玄奘之後,麴文泰又親自扶玄奘坐上只有國王才可以坐的豪華轎子,而後浩浩蕩蕩進入王城,接受文武百官的頂禮膜拜。

激動人心的一夜之後,第二日,麴文泰開始提出了自己的請求,他熱切希望玄奘法師能留在高昌國擔任佛學博士,和本國僧眾一道共同祈佑麴氏江山永固,福澤綿長。

一聽說要他長留高昌,玄奘立刻不幹了,他此行的目的是前往西天拜佛求經,留在高昌國算哪門子事啊?

所以,聽罷麴文泰的一番話,玄奘馬上就拒絕了,並且表示自己西去求經決心無比堅定,絕對無法動搖。

麴文泰聽罷,仍然不死心,他開始用各種方法、利益勸說玄奘留下來,華美樓閣、錦衣玉食、奇珍異寶,所有世間富貴,麴文泰恨不得全部都擺到玄奘面前,只為換他長留高昌。

見麴文泰以利誘之,一再勸說,玄奘索性橫下心來,以絕食表明心志,並放話道:「如果你們執意強留,也只能留下我的屍骨,留不下我的心!」

玄奘說到做到,在接下來的數日內他不吃不喝,直至奄奄一息。見法師意志信仰堅定如此,麴文泰愈加敬服,只得含淚答應放行,又誠懇提出請求道,希望法師在高昌國弘法一月後再西行,待他年取經歸來後,再來高昌弘法三年。

面對篤信佛法虔誠無比的麴文泰,玄奘亦鄭重答應了他的這兩個請求。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裡,高昌國大開道場,國內王公貴族、大臣嬪妃全部到場。玄奘升帳弘法時,帳下三百餘信眾,個個側耳傾聽,人人喜沐法雨,歡喜踴躍。

而在這一眾信眾中,最虔誠的人,大概非麴文泰莫屬了。每次玄奘升帳說法時,麴文泰都是親捧香爐,親自引路,又在玄奘升坐時,跪伏在地,以自己的脊背做腳蹬,讓玄奘踩著他的背升至高座趺坐弘法講經,讓玄奘感動至極。

這寶貴的一個月,玄奘法師為高昌國信眾講解的是佛教典籍《仁王般若經》。日日聆聽玄奘莊重威嚴又慈祥悅耳的講經之聲,麴文泰對玄奘的敬佩之情與日俱增,以至在一個月的約定期限即將結束之際,麴文泰誠懇熱切地請求要與玄奘結為異姓兄弟。

盛情如此,玄奘聽罷,也欣然應允。不久,在麴文泰之母張太妃的主持見證下,麴文泰和玄奘正式結拜為兄弟。

對母張太妃共法師約為兄弟。——《梁書·高昌傳》

一月講經弘法結束後,玄奘即將西行。為了讓玄奘西去路上有人伺候照顧,麴文泰專門剃度了四個小沙彌,陪伴玄奘一路西行,又為他準備了大量錢財物品。計有衣服三十套、黃金一百兩、銀錢三萬、綾羅綢緞五百匹、馬三十匹,還有二十五個挑夫。這些人力財力物力,足夠支撐玄奘西行使用二十年之久。

不僅如此,麴文泰還寫了二十四封書信,請求玄奘西行路上遇到的二十四個西域各國的國王給予法師西行求法提供必要幫助。

正是這二十四封書信,讓玄奘得以順利通過沿途西域各國。

離別那日,高昌國的天空飄著蒙蒙細雨。

麴文泰抱著玄奘痛哭,王公大臣、宮女嬪妃無不泫然涕下,玄奘亦淚水潸然。

數百信眾將玄奘送至十幾裡路後,麴文泰讓嬪妃及隨從先回,自己又和大臣們將玄奘再送十幾裡路,麴文泰痛哭道:「禦弟此去,一路珍重,若再相見,知在何日?真令人心碎腸斷。」

玄奘勸慰道:「陛下放心,此去三五年一定回來,到時我定至高昌弘法三年,決不違約!」

自此灑淚一別之後,玄奘原本以為的三五年時間,最終卻是,自貞觀三年從長安城出發,直到貞觀十九年,他才返回長安。

這一路西行取經求法,他往返十七年,旅程五萬裡,所历「百有三十八國」,為大唐帶回大小乘佛教經律論共六百五十七部。

多少個三五年過去了,玄奘早已蒼老衰朽滿面風塵,而尤其令他無比傷心落寞的是,當他在返程回國途中行至於闐國時,原本打算再次繞道至高昌國履行當年諾言時,竟驚聞高昌國已於三年前的貞觀十四年滅亡了,而對他情深意重的麴文泰亦於這年八月去世,玄奘不禁灑淚長嘆,憂傷不已。

原來,自玄奘西行後,聽從了大將軍張雄的建議與大唐交好的麴文泰,始終不能忘卻其父麴伯雅因親隋而历經的六年喪國之禍,因此,表面上與大唐交好的麴文泰卻暗地裡投靠西突厥,以尋求更多保護。

作為邊疆小國,麴文泰不把所有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的做法本來無可厚非,可是,麴文泰到底年輕,仗著高昌遠離大唐,漸漸幹起了為非作歹的事來。

作為絲綢之路的要道,高昌國是無數大唐商人和使者往返西域各國的必經此地,可是卻常常在此遭到攔路搶劫,往返使者也常被無端扣押。

大將軍張雄去世後,麴文泰更加肆無忌憚地公開與大唐作對,不但逢年過節不再去朝拜,而且公然在絲綢之路上設立關卡,肆意擄掠錢物。

這時,唐朝的將軍們再也不能容忍了,一個個摩拳擦掌要去攻打高昌,給他一個狠狠教訓,李世民卻想再給麴文泰一個機會,親下詔書要他前來說明情況,結果在危險邊緣一年年瘋狂試探,膽子越來越大的麴文泰竟直接給拒絕了。

上猶冀高昌王文泰悔過,複下璽書,徵之入朝,文泰竟稱疾不至。——《通鑒紀事本末》第二十八卷

這下,可把李世民給徹底惹毛了,直接撂下狠話道:「明年,當馬兵以擊爾!」

此時的麴文泰仍然堅信大唐離此有七千裡路,縱兵臨城下,他們內有堅固城池,外有西突厥保護,而唐朝遠徵軍到時候一定因路途遙遠、糧草艱難而主動撤退:

「若頓兵城下,不過二十日,食盡必走,何足憂也。」

——《通鑒紀事本末》第二十八卷

事實證明,麴文泰低估了大唐的實力和決心,也太相信所謂盟國的大力支持了。

貞觀十三年冬,唐太宗派大將侯君集等率大軍遠徵高昌,兵臨城下時,西突厥卻裝聾作啞,沒有派出一兵一卒。無奈之下,麴文泰被迫三次派人向大唐求和,李世民全然不鳥他。真是,當初有多狂,如今就有多慫。

貞觀十四年,麴文泰驚懼而亡,其子麴智盛開城投降,立國140年的麴氏高昌從此滅亡。後來,李世民將高昌國改為西州,並在此設定安西都護府。

撇卻麴文泰對大唐的背信棄義,單從麴文泰對玄奘西行求法路上給予的巨大幫助,以及他對玄奘的敬重禮遇、情深意厚至此,確實讓人無比感佩動容。

因此,《大唐西域記》書稿寫作完成後不久,當聽說麴文泰後人麴智諶被安置在洛陽,且不久將赴安西都護府任職時,悲欣交集的玄奘立即托人將《大唐西域記》寫本贈予他。

昔日篤信佛法的高昌國不在了,情深意重的高昌王去世了,隔著生死長河,那一聲聲禦弟的親切呼喚,玄奘再也聽不到了。

故人永不見,此時的玄奘,惟願這本《大唐西域記》能代替年邁衰朽的自己,在高昌故國的亭臺樓閣間,細雨霏霏時,靜靜訴說那一段憂傷久遠的往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