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19 日

港片裡的報社

文:曹米糯

是看港片長大的孩紙,心理學研究認為青春階段是人類記憶的「高峰期」,所以即便90年代香港電影已經由盛轉衰,八零後依然會對那一時期的港片念念不忘,甚至還會出現一定程度的「美化」。比如1996年由程小東執導,李連杰關之琳金城武楊采妮聯袂的《冒險王》,我本人就非常喜歡。

這是一個「戲中戲」的故事:李連杰飾演的作家在現實生活中窩窩囊囊,於是他只好寄情於文字,在連載小說中將自己塑造成民國時期文武雙全的「冒險王」。

為了追查鹽幫代代相傳的神奇寶盒,冒險王循著線索找到了位於上海的正義日報社。大概是因為報道的內容太過尖銳,找上門來縱火、打砸的仇家絡繹不絕,但報社主編(羅家英飾)毫無懼色,振臂高呼道:「正義是不怕被人拋棄的,就算被拋棄了也是訓練我們!拋棄越多,毅力越大!我們要堅持下去,不單用一隻手寫,還要用一雙手寫,這就是我們辦報的精神!」

▲《精武風雲·陳真》劇照。

雖然《冒險王》是一部動作喜劇,一切以娛樂為主,但了解民國時期出版業艱難處境的觀眾還是能夠從這些嘻嘻哈哈的情節中窺探到不少歷史的影子。同樣是發生在民國時期大上海的故事,2010年由劉偉強執導、甄子丹領銜的《精武風雲·陳真》中也出現了一間秉持著正義原則的報社——滬江時報社

當時日寇入侵上海,沒過多久,東京總部發來一份「死亡名冊」,密密麻麻地記錄著上海城內所有公開反對日軍的人員名單。為了在一個月內徹底除掉這些「異見者」,日軍故意將名單泄露,引起恐慌;與此同時,日本殺手全員出動,商界人士、教育界人士、文化界人士、甚至不滿日軍的外國友人,一個接著一個被害。

終於有一天,作為進步人士和地下組織的祕密基地,滬江時報社也成為了日軍的眼中釘肉中刺。他們派精銳殺手明目張胆地闖入,大肆打砸,不留活口,儘管陳真聞訊趕到,但報社的員工、副主編、主編還是沒能逃出日軍的魔掌。主編臨終前握著陳真的手,只說了一句話:「不要放棄……」

▲《十月圍城》劇照。

去年紀念《十月圍城》時,我們還提到過歷史上確有其人的革命先驅陳少白及其創辦的《中國日報》。當然,我們今天不講歷史,只講電影。

《十月圍城》開篇沒多久,陳少白便被清廷派往香港的暗殺組織綁架,《中國日報》也被港英政府下屬的警局探長史密夫查封,官方說法是:「《中國日報》宣揚孫文來港消息,煽動民眾不良情緒,即時查封,沒收報紙,收繳機器,以正市風。」

這一系列變故激怒了報社的幕後金主——商人李玉堂,他當著史密夫的面聲嘶力竭地對報館員工喊道:「機器壞了,用蠟板刻!用手寫!繼續宣傳孫文先生來港消息!」

暴力查封打敗《中國日報》了嗎?當然沒有。李玉堂非但沒有灰心喪氣,反倒更加堅定了自己捍衛真理與正義的決心,他站在報館的廢墟上,一字一句說得清清楚楚:「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們不能各自為戰,必須有統一的規劃,集合社會各界力量,擰成一股繩。孫文先生這次來港,就是要把全國幾十股分散的力量擰成一股繩,策劃明年、後年、大後年起義,到那時,革命之火就會成燎原之勢,整個中國就會地動山搖,一個嶄新的世界就要到了!這麼偉大的行動,發源地就在我們這裡——我們報社——我們都是其中的一份子!」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