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中學人質劫持事件,凶手臨死前的喊話視頻曝光出來了,近距離還原全程細節

昆明人质案

雲南師大實驗中學劫持事件,造成1死7傷,牽動了全國人民的心,雖然犯罪嫌疑人被當場擊斃,但是很多細節都仍然模糊。今天吃瓜箘就來帶大家看看這次劫持事件,近距離還原整個事件,並跟蹤後續的一些進展

先介紹一下事發地,雲南師大實驗中學是一所什麼級別的學校。

這學校的建校歷史可以追溯到1940年,是西南聯大在昆明時籌建的一批中小學、幼兒園之一。建設路這裡的校址,前身是師範大學附屬中學,這學校是在10多年前的時候,都是最頂尖的一個。考進去的學生,都是學力最強、能力最強的學生。進去的學生純放養,在當年沒有985院校這種劃分的時候,都是一本、211起步。

2003年師大附中原址現在變成民辦初中,也就是師大實驗中學。同樣也是受家長們熱追的頂級學校,在只能搖號入初中之前,這個學校也是小升初學生熱鬧報考的好學校。家長們努力的學區房,也就是瞄準這樣的學校去的。就是這樣牛逼的學校。

建設路這個位置,也算是昆明比較有歷史的老城區,歷史上有名的很多老街道都在這一圈地方,旁邊一公里不到就是翠湖,周圍全是昆明的歷史名校

從這個角度看,這個劫持人質的人渣,並不是隨意選擇了一個學校下手,無論是很可能家住學校附近(周圍的確有很多老小區、老本地人),還是就瞄準了想下手這樣的好學校,都是非常可惡的。

在劫持孩子之前,這個罪犯已經造成了多名孩子受傷。全是腰腹受傷,可以想像這個罪犯上來就是捅孩子的腰腹部,而且四個都是女孩子。他的目標非常明確,就是瞄著身體最弱的要害部位捅。所有的孩子都是捅傷,根據傷口情況判斷,捅人的刀子大概有30厘米長

根據昆明附一院醫生的爆料,重傷的孩子,因為傷到了胸腔大血管,送來的時候就已經不行了。雖然當時在場的熱心市民,第一時間採取了按壓等各種措施,想要給他止血,但最終無奈還是傷勢過重。看著他的小黃人書包,這應該是一個非常陽光、積極向上的男孩,拿著返校後的各種作業,憧憬著寒假的美好,剛剛邁出校門,就慘遭畜生的毒手。

  

現場大家都瘋了,以當時的場面看,這個被劫持的孩子真的很淡定,他救了自己,也給了前來救援的警察贏得了時間。他揮手請警察不用上來救他,還提醒處置人員和群眾:「不要過來」,以免激怒罪犯。

好在最後孩子狀況還不錯。(雲南話中的吹牛是聊天的意思,並不是我們想的那種意思,麻煩大家不要誤解被挾持男孩)

被劫持的小萬同學的姐姐,今天探訪了他,還透露了一些細節:「今天來他家看他,他狀態非常好,還能有說有笑,他還能打王者,玩遊戲。就是脖子上有劃痕,看著太心疼了,很佩服他的冷靜。

他說歹徒讓他哭讓他叫,拿刀架著威脅他,他還跟歹徒談判,讓歹徒冷靜,他說人質死了就沒有跟警察提條件的資格了。歹徒還問他喝什麼,他說他要喝可樂,歹徒讓他拿著鏡子對著警察。他平時就愛玩一些射擊類的遊戲,他趁著喝可樂把鏡子放下,給警察製造機會。

不得不說,他真的太勇敢太冷靜了。去世的同學很偉大,被捅了還讓身邊的同學快跑。年紀大了真的聽不得這些,太想哭了,該死的歹徒就應該拉出來槍斃一萬次。

  

還有一個需要點贊的,是這位當天剛剛拿到記者證的《都市條形碼》女記者。在相持階段,犯罪嫌疑人曾主動要求與人交談,她主動上前與犯罪嫌疑人交談,對穩住犯罪嫌疑人的情緒起了很大作用,延緩了嫌疑人多次想行凶的想法。為狙擊手提供了一個最佳窗口期,順利營救了人質。

  

順便闢謠一下:網上流傳的那張圖,跪著的並不是他爸爸,而是一名警察,他當時想過去交換當人質。他們都是了不起的英雄。

順便給吃瓜群眾們普及一個常識,特警狙擊手在處理這種警情的時候,開槍是要上級領導批准的,不是狙擊手想開槍就開槍。

劫持這種的一般都能拖很久,至少幾個小時沒有問題。第一批趕到的一般是派出所民警或者巡邏警,如果是小城市一般連手槍都不帶。第二批趕到的一般是特警支隊的了,這個時候才有狙擊手會趕到現場,一般情況下這個時候市局的局長就應該到了。

我搜了一下往常的例子,一般都是市公安局局長下令的,如果情況特別緊急沒趕到的話大概率應該是特警支隊長一級的簡單和上級溝通後下令吧。領導下令後,具體到幾分幾秒的開槍時機當然是狙擊手自己把握。

大家仔細看視頻,在劫匪劫持地點的右邊,有一個大鐵門,在最終槍響之前,有特警的指揮員透過大鐵門觀看劫匪的情況,並作出了射擊的手槍手勢。個人判斷,這是現場指揮的領導,根據當時的情況,當機立斷做出的擊殺決定。

再來看看當初的劫持視頻,劫匪叫嚷著:

「我自幼在文林街看著我母親被批鬥,長大後我吸毒,吸毒知道嗎?我吸過毒但我已經戒毒十年了。但這個社會不接納我,是這個社會不給我機會,所以我要報復社會。殺警察?我只能殺一個,所以我要殺小孩。現在或許我頭上就有一桿槍,對面的黑狗(指的是警察)隨時可以讓我死,但我不怕,因為中國人的生命都是螻蟻,而官員他們貪污,腐敗……」

戒沒戒毒十年,我不知道,但從這段話就可以看出,他對社會充滿怨恨,或許是近期某些事情刺激到他,例如工作受挫,或是生活受氣,所以直接爆發了。

即使退一萬步說,他說的都是真的,但我認為,他的刀子,揮錯了地方。

他揮刀砍向的人,正是最有可能改變這個社會的人。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