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劫持人質案紀實:被勇者拯救的勇敢男孩

昆明人质案

作者 | 南風窗記者 施晶晶

昆明紅塔西路的冬櫻開得正豔,展示著春城的四季如春。

如果不是那個姓王的凶手,雲南師範大學實驗中學初一初二的學生,本來可以在這個週末快樂地開啟寒假。

但1月22日下午5點,凶手持一把尖刀闖到校園,造成了1死7傷。而他本人,倒在了現場的槍聲裡。

昆明警情通報

22日傍晚,昆明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一名醫生趕到醫院時,一個傷情最危重、由路人開車送來的孩子已最早到達醫院進行搶救:「到了發現不行……用機器維持著。」

家屬在急診科門口哭。「孩子瘦瘦小小白白淨淨,利索的短髮……可惜傷太重,傷到了胸腔大血管。」心肺復甦按了半小時。

這名醫生用文字還原了幾個孩子的就醫經過,但他婉拒了南風窗記者的採訪。據他透露,仍有一個孩子在ICU搶救,當天做手術時,血壓40/20。

另外幾個孩子,有一個腎臟受了傷,但腎保住了;另一個沒傷到臟器;被劫持的男生最是幸運,「沒事」,他寫道。

被劫持的男生是萬勇。在醫院的病床上,他對前來探望的人們回憶了事發情形。他用兩個食指比劃出長度比自己肩膀稍窄一些的凶器——那是一把架在它後頸、傷了同學們的尖刀。

比起另外6名同學,萬勇是幸運的,但他同樣勇敢且堅強。人們記住他微微揮著手,對警察們說「不要過來」,他在歹徒被擊斃後,立刻像子彈一樣站起來,然後迅速逃脫,往台階下沖,表現得相當勇敢和機智。

校門口

1月22日下午5時許,是初一初二學生的放學時間,學生們背著期末試卷和寒假作業,往校門口走去,包括萬勇在內,沒有人對那個頭戴黑色鴨舌帽、一身黑衣的男人有所警惕。

突然,他用刀隨意地刺向人群,刀刃先後落在了幾個學生身上,並劫持了同樣剛出校門的萬勇。

先走出校門的初二學生汪幸聽到一陣騷動,回頭髮現,身後的校門「瞬間變得一乾二淨——除了一個躺在地面上的同學、幾個退縮至角落的老年人以及被挾持的一個同學」。

刀刃上的幾點血跡,讓他恐慌。在他的複述文字裡,他說:「當我想到犯罪嫌疑人可能就從我的身邊與我擦肩而過,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臟就跳個不停。」他逃離了校門口,路上,警笛聲從他身旁響過。

三輛警車呼嘯而過之時,陸茗正在實驗中學附近吃燒烤。她預感出了大事,跟著到了已經拉起警戒線的案發現場。路上她看到,2輛救護車從實驗中學側門駛出,時間大概是5點半。

通過現場視頻看出,校門口的黑色鐵門已經關閉,只剩下散落一地的書包和練習冊,留下了慌亂的痕跡。

隔著一條大概不到50米寬的馬路,陸茗看到正對面的歹徒用刀架著萬勇,坐在學校台階上。一名女子接近凶手,遞給他一個白色喇叭。

警、匪、人質的僵持已經開始。

僵持

抵達現場時,陸茗注意到,有個只剩保暖內衣的警察在穿衣服,像是剛脫了外衣。後來她聽說,這是警察想靠近歹徒,脫衣讓他放鬆警惕,但對方拒絕讓警察上前。

凶手一度用刀威脅萬勇,這名不過十三四歲的男生帶著哭腔叫「救救我」。「叫得很慘,圍觀的人有些都哭了」,陸茗告訴南風窗記者,但萬勇沒有真的哭,也沒有輕舉妄動刺激歹徒。

現場視頻裡,凶手用喇叭喊話時,萬勇被脅迫著坐在歹徒身前,有不到2秒的時間,他把右手舉到胸前,左右輕輕晃了晃,但語氣不帶顫抖地,像是對台階下的警察說:「不要過來。」聲音很輕,但透過擴音喇叭,還是傳了出來,讓歹徒的發言有了一瞬間的卡頓。

萬勇揮手

期間,陸茗聽到凶手說:「希望救這個男孩的舉手。」她看到警察都舉了手,圍觀的幾百人裡,也有好些舉了手。

一個被謠傳是萬勇爸爸的男人,跪在台階之下,後來被萬勇的表姐闢謠是警察,當時是想代替萬勇當人質。

案發現場跪在地上的男人

僵持期間,還有一個警察翻上了凶手背靠的那堵高5、6米的牆頭,但在上面待了幾分鐘後,無法下手,又退了下來。「一是可能會傷到孩子,二是歹徒一抬頭就會發現他。」陸茗告訴南風窗記者。

幸運的是,歹徒戴著的黑色鴨舌帽遮擋了一部分視線,這一舉動沒有被他發現。

僵持仍在持續。

中間,歹徒突然要求見記者,且強調必須是女記者。剛好在現場的一名雲南廣電年輕記者挺身而出,上前溝通。

陸茗看到,這名藍衣記者上去時,當著歹徒面擰開瓶蓋喝了水,結合現場畫面推斷,之後這瓶水應該遞給了凶手。

原先她蹲在歹徒右側的平地上,「突然不知怎麼了,(大概)是拿刀威脅孩子,孩子大叫『不要過來』 『求求你不要靠近』之類的,藍衣服就退到下面的台階上了。」陸茗對南風窗記者回憶道。

藍衣記者與歹徒溝通了大約半小時

孩子一叫,同樣緊張的還有圍觀者,人群裡跟著發出揪心的「啊——」,還有人罵出了髒話。

現場畫面還顯示,一瓶可樂被送到了萬勇手中,他還喝下了。

天色漸沉,100分鐘過去了,每個人的心都被揪著,等待著下一刻的轉機與解救。

槍聲與解救

「我不是報復社會。」這名56歲的凶手仍在為自己辯解,試圖用平生的遭遇為自己的殘暴合理化。

「上面搞不好有一桿槍對著我。」他自以為清楚身在的處境,但這不意味著他可以預判警方的行動,更不會讓他逃避懲罰。

凶手終要為自己的殘忍惡行付出代價。

6點40分,機會出現了。

一聲槍響出其不意,震住了在場所有人——目標自然是歹徒。他的黑色鴨舌帽隨著槍響彈開並掉落。

一秒鐘內,十幾名警察大步向台階上沖,圍向凶手的屍體周邊。警方行動的下一秒,萬勇也像子彈一樣從地上彈起,拔腿向台階下沖,遠離那個劫持自己長達100分鐘的凶手。

匯合中,兩名警察一把抱起萬勇,背向斃命的劫持者,支著萬勇的雙手,帶著折返安全地帶,將孩子送到母親身邊,隨後被救護車送往醫院。

擊斃歹徒後萬勇被迅速救下

聽到槍響,圍觀人群先是一愣,然後馬上鼓掌歡呼。大家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陸茗看到,人群裡有女人趴在男人的懷裡,「好像很難受的樣子」;年紀大的女人在抹眼淚,有人在給家裡打電話,說「學校出事了」。

封閉的校園裡,一名初三學生說,原本因為要上晚自習,要到6點40分才放學,事發時,他和同學還在教室裡上課。大概5點半左右,他們就被通知不能離開教室,「上廁所和接水都不能出去」。

6點到6點半期間,老師讓他們拉上教室的窗簾,之後,槍聲傳來。「我從來沒有聽過真正的槍聲,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原來槍聲是那麼響亮,那麼震撼,甚至讓整個人心都顫抖起來。」學生用文字記錄下了那段危險時刻。

一直到晚上7點半左右,他們才收到允許放學的通知,到教室門口迎接他們的,是各自的家長。離開學校時,他們注意到,前大門繼續封鎖著。也是這個時候,老師才告訴大家,校門外的那起傷人劫持事件。

目擊了現場,倉皇中回到家的汪幸,花了3、4個小時才緩過來。在一個個群聊和私聊的對話窗裡,同學和家長相互報平安,他得知了幾個同學遭難的噩耗,還知道了凶手的下場。

餘聲

1月23日傍晚5點半,萬勇的表姐在微博報平安。從中判斷,萬勇已經回了家:「有說有笑,還能打王者……就是脖子上有劃痕。」看起來,比上午在醫院時的虛弱已經好了很多。

萬勇的脖子留下了刀痕

這條微博講述裡,呈現出更多萬勇在現場的細節。

他對家人說,自己跟歹徒談判,讓他冷靜,說人質死了就沒有跟警察談條件的資格了。而那瓶可樂之所以出現,也是他的提議。歹徒原先讓他拿著鏡子對著警察,他趁著喝可樂把鏡子放下了,給警察製造機會。

透過他,還原了那位不幸去世的同學留下的最後一句話,他想告訴身邊的同學——「快跑」。

萬勇表姐的微博

雲南師大實驗中學的所在,是昆明的人文之地。以案發地為中心,地圖顯示,方圓1公里的範圍裡,聚集了至少8所幼兒園、8所小學、5所中學和8所大學。

這裡充滿希望,又極為脆弱,尤其需要及時有效的盾,抵擋來自凶手的戕害。

實驗中學1公里半徑內的幼兒園數量

此刻,我們為逝去的年輕生命悲憤惋惜,為仍未脫離生命危險的孩子祈禱,為受傷的孩子心痛,為受驚的學生送去祝福,給予凶手以言語不能道盡的譴責。

我們恐懼、悲傷,但仍需抱有希望。無論是被卷進漩渦的人,還是圍觀的人,都首先需要被安撫和治癒,也需要汲取繼續前行的勇氣和力量。

它來自果斷出手、快速抱起萬勇的警察,來自那位挺身而出的藍衣女記者,來自爭分奪秒送醫、搶救的路人司機、醫護,更來自堅強、有勇有謀的少年萬勇。

平凡的日子裡人們互不相識,事發猝然的時候,每一個人都是他人的英雄,這就是我們憧憬的社會。善意築起厚厚的牆,對抗著突然出現的邪惡。

1月22日這天,昆明的夜晚寒涼,有人拍下了雲南師大實驗中學大門電子顯示屏上滾動的標語:

2020,我看見過星辰,也看見過塵埃。所幸,都翻篇了。

願今年所有的遺憾,皆是明年美好的鋪墊。

2021,所求皆所願,所行皆坦途。

實驗中學學校門口的標語

(文中萬勇、陸茗、汪幸為化名)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