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缺的類型片,是小妞電影《愛情神話》

《愛情神話》

文: 杜恩

因《平原上的火燄》《超能一家人》《零度極限》等電影相繼撤檔,今年國產賀歲檔的熒光暗淡不少。

與此同時,前段時間低調上映的《愛情神話》雖然沒能創造票房神話,討論度和口碑卻在不斷上漲。

表面上看,《愛情神話》講的是老白這個上海中年男人的情感糾葛,實際上,電影的精神內核卻圍繞在李小姐、格洛瑞亞和蓓蓓這三個女性「失意者」身上。

在外光鮮亮麗,回家卻不得不面對雞零狗碎的李小姐;有閑有錢、老公失蹤,卻內心空虛的格洛瑞亞;因為出軌和前夫離婚,之後愛上跳探戈的蓓蓓——三個截然不同的女人因為老白而產生交集。

三個中年女性的情感故事。/《愛情神話》

90後導演邵藝輝不僅神奇地破除了人們對上海這座城市的仰望與隔膜,更可貴地向觀眾描繪出一種主流想象之外的愛情灰色地帶。毛尖老師說:「這是中國銀幕愛情的一個裡程碑」「中國電影的一次狙擊戰」。

《愛情神話》為甚麼能夠廣受好評?或許是因為近年來,出彩的「小妞電影」實在太少了。

曾經的國產「小妞」時代

小妞電影,指的是那些劇情輕松浪漫,多以都市女性角色為主角、男性角色為配角,描寫女性成長故事,表達女性內心情感的愛情電影。

國外的小妞電影最早可追溯到1962年的《蒂凡尼的早餐》,拜金女和軟飯男在尋找幸福的路上跌跌撞撞,最終明白幸福的真義,這一故事糢板在60年後還被某些國產編劇借鑒、使用。

奧黛麗·赫本的代表作。/《蒂凡尼的早餐》

從此,小妞電影一躍成為好萊塢電影工業中不可忽視的力量。進入新世紀後,由熱銷小說改編的電影《BJ單身日記》,以2600萬美元的成本贏回2.8億美元的全球票房,再次說明小妞電影的強大生命力。

在中國,以「小妞」作為主角的影像嘗試最早出現在電視劇中。1998年的《還珠格格》、2003年的《粉紅女郎》,或許就是國內最早的小妞電視劇。

直到2008年,華語電影才開始了「小妞電影」這一類型片的嘗試。由徐克指導,周迅、張雨綺、桂綸鎂主演的《女人不壞》首次拉開了國產小妞電影的序幕。

有趣的是,同樣是發生在三個女人身上的愛情故事,《女人不壞》和《愛情神話》有著驚人的承接和互補性。前者想研究的是愛情能否被科學手段捕捉和操弄,《愛情神話》繼而探討的是,愛情到底以甚麼樣的形式存在著。

無論是萬人迷還是普女,都是吃愛情的苦。/《女人不壞》

或許是影片的表現形式過於超現實主義,《女人不壞》在當年的票房和口碑都不好。2009年,章子怡的《非常完美》上映,連續三周穩坐票房榜首,這才接過「中國第一部小妞電影」的交椅。

電影中,平民女孩蘇菲在被大明星搶走男朋友之後,展開了一場贏回男友心的奪愛大作戰,最終凱旋,激勵了銀幕外無數女性觀眾。

「小妞」一般都有兩個閨蜜,時刻提供愛情建議。/《非常完美》

2011年,《失戀33天》橫空出世,狂攬3.5億元人民幣,成為當年國產票房市場的一大驚喜,也讓所有人開始正視小妞電影的巨大潛力。

自命清高、刻薄犀利的黃小仙精準抓住了年輕都市女性的審美取向。學者李莉認為:「直到《失戀33天》中的黃小仙,才真正為國產『小妞電影』的人物譜系提供了一個具有時代特色和個性特徵的『中國式小妞』。」


失去愛情之後,應該如何度過?電影回答了這個問題。/《失戀33天》

主演白百何憑借此片確立了自己小妞專業戶的絕對地位,國產小妞電影自此開始初步建構起類型化方向。

《北京遇上西雅圖》講的也是一個拜金女愛上老實男人的俗套故事,卻可貴地包含了一系列社會性的熱點話題。

無論世事如何變遷,老實男人總有市場。/《北京遇上西雅圖》

那部《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雖然拍得中規中矩,但在同時段四部好萊塢大片的夾擊下,依然頑強地堅挺下來,最終創下7億元票房。

郭敬明的跨界系列作品《小時代》,用14億元票房劃出國產電影的現象級分水嶺——影片本身不可置疑地成為當下「小時代」們的最佳鍍膜,卻又因為混亂的價值觀和糟糕的呈現,被網民調侃至今。

一種底層窮人的富人想象。 /《小時代》

2015年,《我的少女時代》以清新、質樸的校園愛情故事,為中國小妞電影暫時畫上一個句點。

此後,就是各路大片、無厘頭喜劇和質量參差的網路大電影的時代了。

為甚麼是「小妞電影」

影視市場瞬息萬變,我們永遠不知道,「小妞」何時會漸漸隱身。

好萊塢小妞電影走向瓶頸期之時,國內小妞電影漸成井噴之勢。有研究統計,在2013年至2016年的短短三年時間裡,就有50多部小妞電影面世。

徐靜蕾、倪妮等「大花小花」紛紛投身其中,在小妞電影的藍海中尋找自己的職業定位。

回顧這些小妞電影,它們大多有一個固定糢式:女主角的形象不能太漂亮,單純、善良、普通就好,身上最好有一點小毛病,比如嘴賤、敏感、神經大條,但都在觀眾容忍的範圍之內。

越普通,越「小妞」。/《我的少女時代》

女主角生來普通,但她們的衣食住行通常又和都市最前沿、精致的生活方式發生點關聯,即便是跟《小時代》裡的林蕭一樣,在兩個霸道總裁後不停轉換著,幫她們拎包。

男性角色作為影片中的點綴,不能非富即貴,暖男長相不能太好,富二代不能太有禮貌,霸道總裁得帶點潔癖,小男人必然體貼入微。

電影情節不會太過複雜,但全程都得極具戲劇性。男女主初次相見互不待見,在歡快、滑稽的劇情推進過程中,漸生情愫,領悟到幸福的真諦,最終守得雲開見月明,愛情事業雙豐收。

觀眾喜歡看歡喜冤家談戀愛。/《喜歡你》

俗套的劇情、固化的敘事結構,卻能屢屢以小博大,創造票房奇跡,小妞電影的成功源自創作者對於社會語境的敏銳把握和精準的市場定位。

自誕生起,小妞電影就明確以都市年輕女性為主要觀影目標。曾有研究表明,當下影院受眾的男女比例大概是四六開,平均觀影年齡是24歲,將近90%的受眾是在30歲以內的觀眾,其中未婚者占據絕大部分。

換句話說,都市年輕單身女性正在成為中國電影市場的消費主力軍。

面對每天繁重的生活壓力、複雜的婚戀環境,她們仍然懷揣對愛情的向往,自然很容易和電影中的「小妞」們產生共鳴。

「她經濟」的繁榮也讓小妞電影在銀幕之外創造出更多新的消費可能。《失戀33天》上映後,無鏡框眼鏡立刻成為熱銷產品;《等風來》播出後,原先少人關註的尼泊爾也成為國內青年男女的熱門旅游地。

靜靜地,等風來。/《等風來》

小妞電影的流行、「她經濟」的繁榮,都側面證明了,當下流行的影視敘事,有時並不能精準地滿足這一部分受眾的需求。

優秀的「小妞電影」,我們太缺了

對於小妞電影的批評和詬病,一直存在。

有學者專家認為,小妞電影所表現出的是一種「偽女性主義」。它們雖然折射出都市女性對於身體和空間的精神焦慮,但本質上仍然延續了傳統觀念。

「小妞」們的形象氣質,一貫的低齡化、孩童化,盡力摒除性感元素。而性感女性角色的處境,星爺早在《美人魚》中用一句話表達清楚:「我有錢有身材,追我的人從這裡排到法國,我拿300億出來跟你玩,你當我是空氣呀,居然去泡一條魚!」

彈幕裡全是連夜到法國排隊的人。/《美人魚》

此類電影中,判斷女主是否幸福的關鍵,往往在於她有沒有找到一個可以托付一生的人。

「他也許不會帶我去坐游艇、吃法餐,但是他可以每天早晨都為我跑幾條街,去買我最喜歡吃的豆漿油條。」《北京遇上西雅圖》女主的這句經典臺詞,赤裸裸地拋出了一道情愛選擇題:游艇法餐,還是豆漿油條?

學者李莉認為,小妞電影常以一個不「規範」的、反秩序的女性形象或女性故事開始,以一個經典的、規範的情境為結局;於是,這類影片所表現的「個性」,也往往有始無終。

除此之外,小妞電影被詬病的,還有對於消費主義全然的擁抱。

《小時代》用大量鏡頭展現城市的紙醉金迷,光是演員服裝就有3000多套;《杜拉拉升職記》中,當杜拉拉遭遇情感危機,解決方式竟然是瘋狂掃街,分期付款買下一輛馬自達MX-5。

事業、愛情兩手抓,真的像電影裡那麼容易嗎?/《杜拉拉升職記》

通過消費文化自我賦權的女性書寫方式,漸漸不被今天的觀眾所接受,這或許是小妞電影衰落的主要原因。

2015年的《五十度灰》算是好萊塢小妞電影的回光返照之作,同樣是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劇情,看似正視女性欲望,實際上卻是以女性身體的缺席為重要前提。

同年,《我的少女時代》上映,給國內小妞電影市場劃上一個句點。此後,類型片的大幕開啓。

《戰狼2》《我不是藥神》《懸崖之上》《你好,李煥英》……各種現象級類型片你方唱罷我登場,各類喜劇電影更是常年在線。

在類型片的大時代裡,小妞電影式的女性書寫變得相對稀薄。它的風格重新移植到小妞電視劇之中,《三十而已》《二十不惑》《愛很美味》……每當這些主打女性故事的電視劇出現時,網上都會引出一番討論。

前段時間的《愛很美味》再次刷屏。

從某種意義上,《愛情神話》的出現,代表著小妞電影中一種整體性女性氣質的回歸。此後,大銀幕上女性的愛情選擇,可以不再只是非此即彼的游艇法餐和豆漿油條,也有可能是一盒處在中間地帶、打發無聊的蝴蝶酥。

參考資料

[1]《20 世紀 90 年代以來「小妞電影」研究綜述》王姝、王雨純

[2]《中國式「小妞」———國產「小妞電影」面面觀》李莉

[3]《從女性主義理論看國產「小妞電影」的發展與困境》郭偉平

[4]《「小妞電影」——「她經濟」背後的女性心理、女性視角及其他》李蓓蓓

[5]《拿來主義」之殤:中國小妞電影的溯源舶來與符號困境》羅樂

[6]《小妞電影與女性主義——以電影<剩者為王>為例》熊一然

[7]《國產小妞電影創作特色研究》薑悅

[8]《「小妞電影」中男性氣質的審美與消費——女性觀眾觀影愉悅研究》張金玉

[9]《從此,沒有鐵證如山的愛情》毛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