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私德亂公義,德之賊也!

川普
文: 西奈山峰
昨天的文章「一分鐘檢測你的白左含量」,寫的是美國一個法官的判案。他判一個93歲的老人開車違法不成立,因為老人車裡載著他63歲患病的兒子。不僅無罪,法官還對老人表示祝福。
人們喜聞樂見這類視頻和文章,它們也對啓蒙蠻族有潛移默化的作用,有些雜志的定位就是這類內容。

而我的文章認為,這個法官是個葫蘆僧,他混淆了情與法,作為社會公正的源頭,他的這種判例將會讓法律成為擺設,理應公正的判案將會淪為隨意的文學性的浪漫審美。

一位朋友在群裡留言:

他的意思是說:通過我的分析,他醒悟到了這種雞湯式的故事的毒害性,但這種醒悟很可能僅限於這次,再遇到其它改頭換面的雞湯故事時,不能保證再次被迷惑。

他提到的「白左病毒」,其實是我們每個人內心中善良的天性,同情之心、惻隱之心、羞惡之心等等。這些人性都是好東西,所謂人之為人,人性高貴,內在品質就是這些。

那位葫蘆僧法官當然也有這些,促使他成為葫蘆僧的動力也正是這些。只是,他用錯了地方,用高貴的東西污染了公正的水源。

仍然以這位法官為例。法律是尺子,法官是使用尺子的人,但他不是制造尺子的人。但這位法官在這個案件中,卻充當了一個制造尺子的人,嚴重僭越。

他正確的做法,應該是按照法律文本當庭宣判被告有罪,並判之以對應的處罰。但他可以在事後私下幫助老人父子,哪怕老人死後他接替老人照顧他的病兒,都是他的自由。

但他卻因為對違法事實之外的同情心而宣判無罪,這個行為也許能證明他是一個好人,但首先證明的,是他並非一個合格的法官。

至於朋友說的「白左病毒」,其實那叫善良,是人類最可寶貴的東西。

但是,善良是你對自己的要求,而不應加之於人,更不應像那位法官一樣去用之於混亂法律,他的那個判決,實質上是一種情與法的淫亂。以私德亂公義,德之賊也!

每天釘自己十字架,可能很幸福,可能直通天國,但我們不能因此去釘別人,也不能因別人不釘他自己而譴責他。

歐美白左,尤其是白左政客們,犯的正是這種情與法的淫亂罪錯。譬如對待非法移民,明明有移民法文本在那裡,他們卻打著平等博愛的旗號胡亂作為,人人置法律於不顧。久而久之,推而廣之,號稱法治社會的歐美社會,就被這種自以為義道德綁架了。

對這種政客,應該每人免費贈送10名非法移民,不可挑肥揀瘦,不可始亂終棄,不可半途而廢,個個都得打左給右、原諒七十個七次釀嬸兒的待遇,3秒鐘之後,他們就知道甚麼是誠實了。

來源      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