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華人在美國的「 遭遇」,看國人對「 法治」的誤解

法律

文:北遊  

在中國人的日常生活裡,法律佔的比重並不高。

不到萬不得已,中國人一輩子可能都不會想跟法律打交道。

相對而言,美國人的日常好像不太一樣。

一位網友講過這麼一個故事。

1992年,他帶著孩子在美國超市閒逛的時候,百無聊賴突然想抽根煙,卻發現身上沒帶打火機。

說來也巧,這時他突然在超市一個大櫃子下面發現了一隻打火機,他不知道是別的顧客不小心掉的,還是超市貨櫃上落下來的,他順手就撿了起來,仔細看打火機後面有個價格標籤:0.99元。

很顯然,這個打火機是超市的商品,他害怕別人看見,就趁人不注意偷偷放到了他孩子的衣服兜里。

因為他當時在美國的狀況很窘困,並不富裕,所以他那天也只是在超市閒逛,並不想買什麼東西,有了打火機,他於是帶著孩子離開超市,準備找個地方抽煙。

正在他剛剛離開超市的時候,身後一個小伙子叫住了他,說他偷了超市的東西。正在他裝模作樣,左翻一兜,右翻一兜,辯解沒有偷的時候,他兒子把打火機從衣服兜里拿了出來,說「 我爸把打火機擱在我兜里」了。

面對年幼兒子的「 舉報」,他頓時無語,只好承認確實拿了這只價值9毛9的打火機。

然而,小伙子的態度很和善,讓他以為在超市添了幾份表格,補上打火機的錢,就會被放走。誰知門外等待他的卻是荷槍實彈的警察,他因在超市偷竊的罪名被逮捕,他頓時慌了神,給警察解釋這才9毛9,美國警察說,這事跟商品價格沒關係,並直接帶上手銬於第二天上法庭受審。

當庭法官鑑於他是初犯的情況,給了他的三個選擇:

1、承認偷竊,罰款500元,留有犯罪記錄;

2、承認可能偷竊的事實,但放棄打官司的機會,罰款200元並做40小時義工,只要半年之內不再犯同樣的罪,就不留犯罪記錄;

3、不承認偷竊,則雙方對簿公堂,各自舉證,敗訴者賠償對方,並有可能因此入獄半年。

當時他毫不猶豫就選擇了第二種判罰,在警方的交費窗口交了200元,還需要補上0.99,用以支付那隻打火機。

這位網友在之後學了法律後,才知道,這種設定就是美國法律的一條重要原則,叫「 佔便宜之人,永遠不能被鼓勵」。

你不但要交罰金,還需要支付你偷竊東西的全部價款。你既然敢犯法,那麼你依靠不當手段賺取的所有收益,你佔的所有便宜都需要「 吐出來」,而不僅僅是交納罰金了事。

因為一隻9毛9的打火機,付了200.99美金,做足了40小時的社會義工,這位網友最後感嘆到,經過這一次慘痛教訓,他不管走到美國哪裡,也不管周圍有沒有人看見,只要不是自己的東西,他絕對不會再去碰。

沒有美國人對他進行過道德說教,他這麼自覺是因為他切身體會到了,如果有人犯法,美國法律會毫不留情的羞辱他,而且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可能性。

法律在美國當然不是笑話,而是日常。如果你把美國法律當笑話,那你很快就會笑不出來了。

作家林達當初去美國的時候,也經歷過類似的「 震撼教育」。

以「 自由」著稱的美國,在國門初開的中國人看來,當然是什麼都可以做,沒有什麼約束的自由天堂。

林達在踏上美國國土之前也是這麼認為。

沒曾想,到了美國才幾天時間,林達就頓時感覺到了「 不自由」:因為身邊的一個好友被拘留了。

原來,這位好友和朋友在自家河裡划船釣魚,不小心越出了自己的地界,由水路進入了公園範圍。結果被警察發現,宣告他們違反了當地兩條法規,林達記得其中一條是沒有事先取得在公園釣魚的許可證。

初到美國的林達當時感覺非常不可思議,就這麼一點無心之過,居然會嚴重到被美國警察拘留的地步。

從那以後,林達就開始意識到,中國人對於美國社會的自由和法治實在有著太多因文化差異帶來的誤解。

林達在自己的書裡就提到一個案件。

在這個案件裡,當事中國留學生夫婦的孩子不但被政府收走,還可能面臨虐待罪的起訴。

事情的緣由其實是個意外,留學生夫婦中的的妻子出差,丈夫臨晨被孩子吵醒,在換尿布沖洗孩子時,兩次失手使孩子從手中落入浴缸。此後孩子一直啼哭。這位父親到下午三點看到孩子依然哭鬧,怕他有傷就帶他去了醫院。

誰知醫院在發現孩子有骨折等問題,馬上就去報了警。

就這樣,這對夫婦不但被收走了孩子,甚至可能被判虐待罪。

這在中國人看來,是不是很不可思議?自己的孩子,疼愛都來不及,不過是失手掉到浴缸導致骨折,怎麼能說是虐待?

但是,美國人不這麼想,美國法律的邏輯是:一個嬰兒被摔了兩次,卻在長達近十小時的時間裡得不到檢查和醫治,這種情況只能夠叫做被虐待。

這就可以看出中國人和美國人的思維模式有著天壤之別。

中國人看問題,主要是揣摩態度,態度對的,那麼就不算有錯,中國夫婦沒有主觀虐待的可能,所以不算虐待;

但美國人是法律思維,不看動機和態度,而只看行為和後果,孩子骨折了,這是事實,那麼依據這個事實,就可以解除你監護的權利和指控你虐待。

美國法律還有個規定:12歲以下的兒童必須時時有人照看,以免發生由於孩子不懂事而導致的危險。

按照同樣的法律原則,意味著法律並不管你家長有多麼繁忙,有多麼愛你的孩子,這些主觀因素法律統統不會考慮,美國法律只看行為和後果,你只要沒有時時在旁,你就是違法。

從以上幾個案例,我們可以洞察到,美國法律的精神有個很重要的原則,那就是絕不會讓罪犯感覺到,違法是可能被鼓勵的。

佔了便宜,法律會讓你連本帶利吐出來。

有可能因為說謊而脫罪,法律就只看你的行為和結果,而不會管你說了什麼,是什麼動機。

如同之前那位中國留學生的案例,誰能完全排除中國留學生因孩子哭鬧導致情緒失控,去摔孩子這種可能性呢?成人出於自保,會編造各種謊言,嬰兒不會說話,就需要法律來保護,即使可能因此冤枉了好人。

法律不會去判斷你是不是一個好人,法律只會防範一切可能的惡行。

萬變不離其宗,任何國家法律制度的框架和流程設定,背後都是這個國家法律文化的體現,蘊含著這個國家的國民的文化性格和習慣。

美國法律之所以有這樣的原則,是因為美國人認為,人性敗壞墮落,人人都是潛在的罪犯,如果沒有法律攔著,人人都會去做壞事。

法治不是為了搭建天堂,而是為了懲罰罪惡,這才是「 法治」的真正含義。

而中國人對「 法治」的誤解,大多數就源於這種文化上的差異。

  來源    北遊獨立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